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生活锦囊 > 正文

古代的经纪人“牙子”

2016-07-27 04:43:20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经纪人是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行业,在许多商业领域内,如证券业、保险业、房地产业等,都可以看到经纪人活跃的身影原文www.55555333.cc
  
  其实,中国古代也有“经纪人”,称为“牙子”,也叫“牙人”“牙郎”,他们从事的职业,就是撮合买卖双方,帮他们做成交易后收取佣金。
  
  “牙”为何意,尚无定论。北宋刘攽在《贡父诗话》中引用了友人刘恕的解释,他认为“牙”就是“互”,因为两字相似,“互”是被误写成“牙”字的。后来,人们对“牙子”得名的解释大都沿用这一说法。如明代陶宗仪在《辍耕录》中说:“今人谓驵侩者为牙郎来自55555333.cc。本谓之互郎,谓主互市事也。唐人书互作牙,互与牙字相似,因讹而为牙耳。”
  
  对于“唐人书互作牙”的说法,有人不认同。清代赵翼在《陔余丛考》的“牙郎”一节中,以《旧唐书·安禄山传》中的一句话“禄山初为互市牙郎”为依据,认为在唐代“互与牙已属两字”。“互市”是“牙郎”活动的场所,这说明唐朝人已经能区别使用“互”和“牙”两字了5~3~故~事~网
  
  虽然目前尚无法肯定,“牙子”的“牙”是由“互”字转化过来的,但是“牙”字确实和“互”字的含义有一些关联,即牙是由上下两排牙齿组成,故存在“相互”关系。
  
  关于“牙子”因何而得名,还有其他说法。有人说,牙是在唇与舌之间活动的,恰如“牙子”置身于买卖双方之间。也有人说,“牙子”大都能说会道,是因其伶牙俐齿而得名。
  
  至于陶宗仪说的“驵侩”,则是“牙子”的前身欢迎55555333.cc。唐代司马贞在给《史记·货殖列传》做的注中说:“驵者,度牛马市;云驵侩者,合市也。”原来“驵侩”就是专门在牲口交易市场上,为买卖双方拉线牵头的人,他们是从古代农耕社会中土生土长出来的,是中国最早的“经纪人”。后来,“驵侩”也用来泛指各类市场上说合买卖的人。
  
  大约从唐代起,“驵侩”的称呼逐渐被舍弃,各种各样靠帮别人做成买卖而赚钱的人,都被冠以“牙”的名号。如安禄山是马市“牙郎”,《水浒传》中“浪里白条”张顺是“卖鱼牙子”5~5~5~5~5~3~3~3~c~c。“牙子”的门类越来越多,在明代水路运输发达的地区还出现了“船牙”,他们充当货商和船户的中间人。
  
  随着“牙”这一称呼的普及和流行,“牙子”活跃的交易市场也改称“牙市”,随后又出现了有一定经营规模的商行,称为“牙行”。如冯梦龙《喻世明言》的卷首小说“蒋兴哥重会珍珠衫”中,就说苏州的枫桥地面是一个“柴米牙行聚处”。
  
  明代商书《士商类要》说:“买卖要牙,装载须埠。”他对“牙子”在商业活动中的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5~5~5~5~5~3~3~3~c~c。正因为牙子重要,所以官府还给“牙行”发帖(类似如今的商业执照),于是就有了所谓“官牙”的说法。
  
  在封建社会中,把“牙子”归入“车、船、店、脚”这些让人瞧不起的行业之列,可见他们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并不高。

推荐信息:
>>> 回头是土
>>> 别和小人物射箭因为那属于跑偏
>>> 任性了才能有钱
>>> 乐观的二姐
>>> 我是“坐家”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我曾经羡慕你,如同你羡慕我一样

    很偶然地看到了初中同桌的博客,有些颓废的文字和绚烂刺目的漂亮照片。照片上的她漂亮得近乎妖媚,充满了异域风情——她的博客点击量很高,她上过杂志封面,在一个圈子里很红,许多人留言说爱上了她,说她很有明星气质。我们四年没有了联系,她在国外读书的四年,我在国内的大学四年。直到有一天,在网上碰见了她。我们谈起从前的种种,她说,我不记得你的电话了,原因你肯定不知道——我爸爸在我面前夸你,我出于嫉妒,一时生气就

  • 真正的旅行

    来自英国北爱尔兰的小伙子强尼·沃特,逛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中国陕西西安游览一圈下来之后,强尼·沃特的一个朋友问他感觉如何。强尼脱口而出:“西安的兵马俑比不上大雁塔!”朋友好奇:“兵马俑是西安的一大标志,怎会比不上大雁塔?”可他听完强尼的回答,马上也做了肯定:西安的兵马俑确实比不上大雁塔。强尼说西安是他最喜欢的中国城市,因为它不仅美丽,有各色美味小吃,更是一堵承载历史的古老城墙。来西

  • 苟且是另一种握手言和

    朱元璋突然之间想吴琳了,干吗想他呀?不晓得,反正是想他了。朱元璋便派了个锦衣卫,千里迢迢,从南京到武汉,一路寻来。这个锦衣卫下了高速驿路,走上了乡间小道,逢人便问,终于找到吴琳所居的乡村里,看到前头有位老汉,打着赤脚,脚上一脚泥;光着胳膊,胳膊黑到腋。这是梅雨五月,乍暖还寒,光脚踩凉地,凉飕飕的呢,这位老汉坐在田里扯秧。锦衣卫问这位乡下老汉:“吴尚书在此吗?”老汉赶紧站起来回答说:“正是在下。”怎

  • 洪哥恋爱课

    追求女孩子这种事,貌似形而上,其实特别形而下,死缠烂打和物质攻势最有效。大学时,洪哥是那种认死理的家伙,一是一,二是二。你跟他开玩笑,说任何有潜台词的话,他都很难体会其中奥妙。比如你告诉他:“洪哥,楼下有个姑娘叫你。”他马上屁颠儿跑下楼去,一会儿回来疑问道:“哪儿呢?没有呀!”你回答他:“今天是愚人节。”他眨巴眨巴眼睛:“哦,原来是愚人节。”洪哥每天的生活有规律且执着:上课、吃饭、晚自习,在宿舍、

  • 流淌徽韵的老街

    老街的繁华冲淡了新楼的妆容,老街的光影遮盖了现代的霓虹。这就是黄山脚下的屯溪老街。我孤陋寡闻,像这样琳琅满目且声光流溢的老街,没有见过。傍晚时分,从新街大道横穿过去,就忽地见到了一条街,如跌入光影流淌的河,让我有穿越时空的错觉。那种辉煌灯火,排成了阵势,演绎着高低错落有致、轻重缓急有韵的一支曲,那间或一盏的红灯笼就是五线谱上的一个个音符。我用脚步轻拨这古老的琴弦,去倾听老街千年不绝的跫音。街头的小

  • 发脾气的艺术

    我和闺蜜小萤一起看电视,有一个故事情节逗笑了小萤:温柔多金的高富帅总裁突然对着下属发了通邪火,下属们噤若寒蝉。而他发火的原因,只是他那个灰姑娘女朋友莫名其妙作了一下。小萤说:“这电视演得太假了,现实生活中,身居高位的人,除非根本就不在意事业,否则是不会随便发火的。他们的每一次发火,都是事先想清楚了的,带着一定的目的,是为了发火而发火,是处理问题的一种形式,而不仅仅是发泄情绪。”这个观点对于我来说,

  • 高山顶上一棵树

    好友鹏从山里游玩回来,拍了很多照片,其中最瞩目的是一棵树,一棵与众不同的树。树的下半部身子是黑的,如火烧过一般,左上部也是很惹眼的黑,如死了一般地伸展着那些干枯的枝枝丫丫,全没一点生气。右半部却是一大蓬的绿,因左边黑色的陪衬,那些绿便格外惹眼。更奇怪的是绿里还间杂着影影绰绰的红,好像是果实,但看不清是什么果,就那样羞红着脸躲在那浓密的新绿里。照片可能是夕阳将落时站在山下向上仰拍的,所以大团大团似红

  • 寂寞时光的繁华

    朋友前些时间在准备一个英文辩论比赛,需要查阅大量资料,背诵大量专有名词。于是,爱玩儿的他,竟然失联三个多月。后来,我才知道,他在安静的地方租了个房子,每天除了查资料,就是对着墙一遍遍用英文跟自己对话,搞得都快人格分裂了。幸运的是,那年辩论赛,他拿了最佳辩手奖。他说,只有偏执狂,才能创造卓越。而我说,因为那些寂寞时光,才创造出卓越的他。我当老师的那几年,遇到过很多人蓬头垢面地准备考试,这段时间,他们

  • 青春的意思是:输得起

    最近台湾最火的电影,《我的少女时代》,就是《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的女生版。可是,我一直想写的,是《那些年,我们这些没人追的女孩》啊。我的青春期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那真是一段漫长又黑暗的日子啊——说得好像我现在已经走出黑暗了似的。初中的时候,坐在我前面的男生,数学很好,眼神超。特别毒舌,每天我跟他的交流就是互相攻击和互相羞辱。现在回想起来,他就像《秘密花园》里的金朱元,傲娇、自负,看不起全人类

  • 你等的又不是杨过

    包包是我的老乡,也是我的同事,刚来深圳的那段日子,我俩无亲无故,只好互相照应。我们搭伴租房子、买电器、淘家具,还经常出去吃饭。间或,她也给我炒几个家乡菜,以填补我胃中弥漫的乡愁。一开始,同事们都隐隐地把我俩看做一对,所以,当得知我们住的地方相距5站地路程的时候,同事之一愤怒地大吼:“你为什么不跟她住到一起?”我为什么要跟她住到一起?包包住的是南山区最高档的华侨城小区,窗前绿树,屋后青山,房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