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甜头与苦头

2017-02-17 00:13:03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美国生物学家维恩·坡茨把100余只老鼠分成两组进行喂养,一组喂以加糖的食物,另一组喂以低糖的普通食物5 3 故 事 网。结果,喂加糖食物的老鼠,其生育能力、生存能力和健康状况远不如喂普通食物的老鼠来自55555333.cc
  
  为此,维恩·坡茨把糖归类为一种慢性毒药原文55555333.cc。当然,维恩·坡茨所指的糖的毒,主要是从糖的功能和成分来分析的5+3+故+事+网。但我认为,糖的毒,主要来自糖的甜,是糖的甜惯坏了我们的胃口,惯坏了我们的行为和性情,让我们变得只知道享受,并在享受中消磨了我们的意志和斗志,让我们的生命变得弱不禁风,不堪一击www.55555333.cc
  
  生活中,有多少人因贪图一时的“甜头”,而最后尝尽了苦头cqYO

编辑推荐:
>>> 人生的路
>>> 我相信我是幸福的
>>> 泥巴里的80万
>>> 也曾是昨日最亲的某某
>>>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经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活在世上的男人

    在迄今为止的35故事历程中,我曾经几次身处“哎呀,好为难”“呃,该咋办”的境地。二十多年前,在美国东部的一条高速公路上,我的车忽然没油了,那时无疑就处于这样一种状态。我当时开的是辆新车,还没搞清楚油表的脾气,指针已经逼近“empty(空)”了。我不以为意,心想,还能再跑一会儿吧。谁知正在高速公路上跑着,车子忽然发出“扑哧扑哧”的不祥之音,引擎停住不动了。那是我独自在从普林斯顿前往费城的路上。我慌忙

  • 因为一座城

    一2017年6月初,央视节目《朗读者》上,主持人董卿问一位老太太:“听说很多媒体要采访您,都被您婉拒了,因为您太忙,也不喜欢接受采访。可为什么这一次我们能请动您?”老太太沉思片刻,慢慢地说:“因为我老伴儿爱看这个节目。这辈子我欠他的太多,而他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我要尽量弥补……”这位老太太是谁?她叫樊锦诗,曾是敦煌研究院院长。“我父母是杭州人,但我出生在北京。”樊锦诗的父亲是从清华大学毕业的工程师,

  • 对辽阔事物的想象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从客顶(吾乡把韩江上游的客家地区称为客顶)回来的船就靠岸了。江上行船分客船和货船,从客顶运来的货,一般是杉木、竹子、煤炭、水泥,而从吾乡运到客顶去的,则多数是蚊香、草席和毛巾。从客顶运来的货物中也有瓜果。黄皮柿比吾乡的大、甜,沙田柚饱满硕大,夏意浓时,更有浮瓜沉李。以上物产混杂在成排的杉木、成筐的煤炭中,把整个码头变成一个市集。彼时我们这些江边孩童一哄而上,推推搡搡,在各种货担之

  • 黄粱一梦

    卢生自觉已身死,眼前一片黑暗,子孙的啜泣声也渐渐远去。接着,脚上仿佛拴着无数的秤砣,身体逐渐下坠——蓦地,他骤然一惊,不由得张大双眼。道士吕翁依旧坐在枕畔,店家炊的黄米饭似乎尚未蒸熟。卢生自青瓷枕上抬起头,边揉眼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邯郸的秋日傍晚,即便有阳光落在树叶凋零的枝头,仍有丝丝凉意袭来。“醒啦?”吕翁捋捋胡须,憋笑问道。“嗯。”“入梦了吧?”“入了。”“梦境如何?”“过程颇长。起先,我娶了

  • 动看蜗牛静听蝉

    几天连阴雨后,天空终于放晴。我突然发现屋外的墙上爬着几只蜗牛,它们停在一人多高的地方,身体蜷进壳里,静静地贴在墙上一动不动,任凭清新的空气身旁流过,美丽的彩虹高挂蓝天,它们都视而不见,或者根本就“不视”。静止的蜗牛超然物外的功夫让人感到它们修炼的高深,世界与它们无关,只有一条亮晶晶的银线,弯弯曲曲,诉说着它们曾经走过的艰辛。有一首儿歌,是黄鹂讥笑蜗牛的:“葡萄成熟还早得很呐,你现在上来干什么?”我

  • 一个南京人眼里的西湖

    作为一名南京人,说起杭州的西湖,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酸溜溜。南京属吴,杭州属越,吴越春秋吴越争霸,自古好争好斗,早就结下梁子。争过来斗过去,好像一直是浙江人占便宜,越人总是胜利的一方。当然,最早的吴越之争,与南京和杭州也没多大关系,那是苏州人和绍兴人在打架。因为要写南京传,写到了南唐,写到了南唐的灭亡,才意识到南京人对杭州人的怨恨,真要说起清算,其实应该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在隋唐之前,杭州还不是浙江境内

  • 你真的能等吗?

    他们一直在街上走着,谁也不说话,汽车的噪音很大。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不想吃,我不饿。”姑娘说。他们走进一家饭馆,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得见街上白花花的太阳和一些红得刺眼的阳伞。姑娘把桌上的一摊水画开,画成很古怪的形状。她不断地长出气。小伙子看着杯子里啤酒的气泡。“不管我怎么跟他们说,他们还是那么说。”姑娘很快地看了小伙子一眼,又垂下头。小伙子不停地喝着啤酒,又去买了两个菜。“我一点儿都不饿。”姑娘说

  • 人在草木间

    人在草木间,说的是“茶”,可是不单单指茶,也是禅。陆羽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令我这个北方人羡慕不已。而且,我还没有去过南方呢,不曾见过南方的嘉木。总是想,茶树,是怎样一种禅意的树呢?嘉木在野,诗经里一样风雅了。那百年的古茶树,老得禅意,老得孤独,动不动还要开花吧?茶树一直长在我的梦里,从童年一直开花到现在。我的梦都是茶树的枝枝叶叶里长出来的。你以为我喝了多少好茶,对茶叶如此痴迷?其实也没有。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拒绝了冬天的严酷,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躺在明月清风中梦想金秋的丰硕,极有可能被夜半忽来的风雨惊个不知所措。拒绝了夏日的烦躁,也就拒绝了支撐生长的土壤。更多的时候不是季节拒绝了我们的热情,而是我们误解了季节的沉默。命运不会随便首肯你的选择,岁

  •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