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正文

思想的本质是不安

2015-10-25 17:14:04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就忘记出发的初衷5.3.故.事.网
  
  十年前,当陈虻问我如果做新闻关心什么时,我说关心新闻中的人——这一句话,把我推到今天。
  
  话很普通,只是一句常识,做起这份工作才发觉它何等不易。“人”常常被有意无意忽略,被无知和偏见遮蔽,被概念化,被模式化,这些思维,就埋在无意识之下推荐www.55555333.cc。无意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常常看不见他人,对自己也熟视无睹。
  
  要想“看见”,就要从蒙昧中睁开眼来。
  
  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蒙昧就是我自身,像石头一样成了心里的坝来源www.55555333.cc
  
  《看见》这本书中,我没有刻意选择标志性事件,也没有描绘历史的雄心。在大量的新闻报道里,我只选择了留给我强烈生命印象的人,因为工作原因,我恰好与这些人相遇。他们是流淌的,从我心腹深处的石坝上漫溢出来,坚硬的成见和模式被一遍遍冲刷,摇摇欲坠,土崩瓦解55555333.cc
  
  这种摇晃是危险的,但思想的本质就是不安。
  
  我试着尽可能诚实地写下这不断犯错、不断推翻、不断疑问、不断重建的事实和因果,一个国家由人构成,一个人也由无数他人构成,你想如何报道一个国家,就要学会如何报道自己。
  
  陈虻去世之后,我开始写这本书,但这本书并非为了追悼亡者——那不是他想要的5+5+5+5+5+3+3+3+c+c。他说过,死亡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无意识,那才相当于死。他所期望的,是我能继续他曾做过的事——就像叶子从痛苦的蜷缩中要用力舒展一样,人也要从不假思索的蒙昧里挣脱,这才是活着。
  
  十年已至,如他所说,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5_5_5_5_5_3_3_3_c_c

更多推荐:
>>> 林肯的雅量
>>> 特殊考验
>>> 禅意人生
>>> 只讲立场不讲是非
>>> 没法不时尚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怯弱是一种智慧

    适当时示弱是为了更好地保全,看汤和如何得“能”弃“熊”,安度晚年。一日,明朝皇帝朱元璋突然来了兴致,要去打猎,还特别邀请当年和他一起打下江山的诸位功臣一同前往。出发前,朱元璋深情地对诸位大臣说:“我大明江山能有今天,全靠诸位奋力打拼。如今,荣华富贵自应与尔等同享!”朱元璋一番话让众多老臣心潮澎湃,感激涕零。到达围场,朱元璋正要操弓寻猎,却有一侍卫前来禀报,称围场中正有熊出没。而且听周边百姓说,此熊

  • 聪明的犀鸟

    在非洲的草原上,生活着一种小型獴类动物——朱獴。朱獴体形小如老鼠,它的天敌很多,毒蛇、野狗、狐狸、老鹰等都是它的天敌。由于个头矮小,朱獴常被灌木丛阻挡住视线,不易发现隐藏在近处的天敌,再加上朱獴奔跑的速度不是很快,它很容易被掠食动物捕获。然而事实是,当捕食者尝试接近朱獴时,它早已得到了讯息,很快跑进洞里化险为夷了,当然这一切要归功于它的好邻居——犀鸟。犀鸟是一种麻雀大小的鸟,它最爱吃的食物是深埋在

  • 后套头羊

    茫茫无际的草原,用不着头羊,因为羊群可以随意地在草原上徜徉。作为粮食主产区的后套,田、路、渠、林交错,羊群的行动受到了很大制约。在牧羊的时候,既要保护好庄稼,又要让羊在渠道、滩头、路边填饱自己的肚子。由是,后套地区的羊倌们儿就需要头羊来带领羊群,按照一定的路线行走。头羊可以是公的,可以是母的,可以是羯子;头羊也可以是高的,也可以是矮的;但头羊必须是体格健壮的。因为体格健壮,说明头羊能吃上好的草料,

  • 找准规则突破点

    事情发生在拉斯维加斯。莱尔走进一间大赌场,来到轮盘边。他两眼盯着轮盘转,小白球不停跳动,每次中奖号码开出来,就看他嘴上“咿咿哦哦”,不知道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新的号码开出来,是“7”。只听见莱尔大叫一声:“噢,不!”然后,莱尔拿着10美元,交给轮盘操作员,说:“这是我输的。”“对不起,先生,您有下注吗?”“有啊。”“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我在心里面下注。”“先生,请问您为什么不在盘面上下注呢

  • 分配食品的人

    二战时,美军士兵塔沃里在一场与日军的遭遇战中不幸被俘,后被关押进沈阳盟军战俘营。战俘们每天要做15个小时的苦役,但饭食的质量却很差,分量也难以保证。每次到了饭点时,两个战俘用木桶把饭食从厨房搬到营房,然后再分发给每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战俘们,都本能地希望自己多分得一点食品。所以每次发放食品时,战俘都会与分配食品的人发生矛盾,斗殴现象也时常发生,往往导致分配食品的人很难干下去,以至于到了后来,谁都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