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成长 > 正文

最终会到注定的高度

2017-06-21 01:04:3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我刚考上中山大学时,老师常说,你们在高中肯定成绩数一数二吧IJN。我暗暗嗤之以鼻。我在高中从来都徘徊在20~30名之间。我们班100人。第一名方同学,从高一到高三,每次都是第一,不知把我甩到哪儿去了。他从小梦想上清华。第一年高考差了一点点,第二年还是差了一点点。
  
  看起来只有那么一点点,实际上却不是小距离。这点我深有体会。当时我的成绩,再怎么努力都进不了前10,但就算不努力也滑不出前30,所以我那时一直以为,一个人的水平是稳定的,他应该在自己可以达到的范围内,追求最好的结果。但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付出再多努力也是徒劳。
  
  方同学读了四年高中,大大小小的考试经历过三四十场,只有两次不是第一名。第一次是第一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二。第二次是第二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三IJN。说来也奇怪,他以平时的成绩,怎么说都该能够上清华的分数线,可是一到了高考,就会发挥失常。
  
  第二年高考后,方同学对着参考答案估分,发现比第一年还差很多。一气之下,没有报志愿就一个人跑回家了,把陪他来填志愿的爸妈扔到学校里。他离开学校之前,托付同桌杨说:“你只准给我报中科大,别管我爸妈怎么说,你不能给我填别的学校!”方同学的父母怕他连中国科技大学也考不上,要再降一降志愿。杨说,除了中科大,别的学校方同学是再也不肯上的,就中科大吧。结果考上了。
  
  那个暑假,我和杨在一起聊天。聊到方,我们都很感叹。我说,人总有个适合自己的高度,并且最终会到那个高度上。再往上,哪怕只高了一厘米,还是怎么跳都够不着。杨深以为然。
  
  有意思的是,若干年后,杨被保送到了清华读博士。杨在清华期间,发表了几篇很牛的论文,还因论文获奖上过清华主页,甩出别的清华生一大截55555333.cc。方同学从中科大本科毕业后去美国读博士,临走前从北京坐飞机,特地去清华看杨。当然,看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看清华。他跟着杨一起在清华校园逛,对于这时的方来说,清华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虽然如此,想着自己从小梦想的学校却没有读成,反倒被同桌读了,觉得有点滑稽。
  
  无论是方,还是我,或者是杨,都知道,如果让杨高中就报清华,考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不是他们不行,是起点低的缘故。我们5000人的高中,连个实验室都没有。为了培养出好学生,学校把全校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集中到一个班,尽管如此,还是七八年都考不出一个清华北大。这对别的学生很不公平,但在资源稀缺的地方,就是这样。
  
  但上面并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重点是,烂高中的背景丝毫没有影响方今天在美国、杨今天在清华的现实。我虽然比不了他们,但中大的经济学硕士毕业,也还不算次。回头来看,我们都很幸运来源www.55555333.cc。但再想想,这也不是幸运,而是本该如此。我们只是在35故事的某个阶段,到了和自身水平相称的位置上。虽然这过程中有波折——他们有过高考的失败,我有过考研的失败,也在小民企打过工——但从长期来看,每个人都站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上。一时的成败得失,从长远的意义上审视评价,对一个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我现在的同事、好朋友雷,是凤凰男出身(凤凰男是他自己说的)。雷脑子不如我,学东西也比我慢,但我们在同一个单位,他工作各方面都比我出色得多,也很受领导赏识。如果看天分,他无论哪个方面,都非常一般。有时候我们互相调侃,他说我:“你虽然智商很高,可你还是很二的。”我回他:“你虽然智商不高,可你也是很二的。”中学时,都没人相信他能考上大学,他发奋几年,加上运气好,考上了湖南师大。他当时的最大梦想是毕业后能去《湖南日报》做记者。结果又发奋了几年,从湖南师大考上了复旦新闻系。在复旦新闻系他参与到中宣部的项目里,去新华社实习IJN。我问他,你那时候还想去《湖南日报》不?他笑笑摇摇头,说看不上了。
  
  雷常对我说自己脑子不好使,走到今天这一步纯属幸运。但我明白,这绝对不是幸运。虽然他每一次的身份转换,看起来都很偶然,都很幸运。但所有这些幸运连缀在一起,就不是幸运了,而是实力。他有本事一点点向远大目标迈进,虽然很慢,但非常扎实。他能走到今天,在我看来,完全是应得的。
  
  《让子弹飞》里有一句台词:步子迈太大,容易扯着蛋。一个人层次的提升和电子跃迁类似,不是渐变的坡度,而是层级的台阶。如果一次要跳太高,跳不上又落下来,就还等于在原地。可你哪怕一次只上个小台阶,三五个台阶下来,就发现和之前的境界是天渊之别。

编辑推荐:
>>> 牛了一把
>>> 她,21岁当总裁
>>> “骂人”的幽默
>>> 创办“死亡体验工作坊”,80后女孩的传奇35故事
>>> 致命游戏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美的待遇

    我不知道,古时中国人为什么如此痛恨美好的东西:新的科技与发明被称为“奇技淫巧”。对美丽女人也如此。如果一个女人非常美,而她的丈夫是個彻底的浑蛋,那么所有的恶名都要扣到她的头上。比如说,妲己和妹喜的遭遇。《荷马史诗》里提到那个让无数勇士斗得死去活来的女子,如此写道:“海伦进来了,她的美让老人们肃然起敬。”这里,老人们没有将其视为红颜祸水,没有一面猛烈抨击一面暗地里流口水。面对天姿国色的女子,他们“肃

  • 爱人啊,我要和你一起去流浪

    爱人,我要学会过艰苦的生活,我要学会穿男人的衣服/我要变得像你的兄弟,我要和你一起流浪,我要在没人的田野里,披散开柔弱的发辫/插满紫色的小花/让你看/我还爱美/我还是个女人/我要养七八个小孩子/让他们排成一队/让他们真哭、真笑、做真人/很老很老了/我们才在没人知道的地方/找一个安静的小屋子/孩子们都长大了/爱干什么就去干吧/种田,做工/流浪也行/打猎也好/我相信他们都是好人/我扶着走不动路的你/你

  • 栗子和无花果

    人爬上无花果树,掰弯枝条,摘下成熟的果实,放入口中,用坚硬的牙齿咬碎。栗子树见了,摆动长长的枝条,在一阵沙沙声中惊叫道:“无花果啊,大自然给你的保护远少于给我的。看看吧,自然是如何层层保护我甜美的果实。首先,为我包裹柔软的果皮;在果皮外,又覆上外硬内软的壳。大自然给予我的果实如此坚硬的外壳,给予我如此全面的保护,依然不满意,又在外壳布下密集的尖刺,令人无法伤害我。”無花果树及其果实听后,大笑道:“

  • 清浅的快乐

    以塞亚·伯林,英国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他活到88岁才十分不情愿地离开这个世界。有人曾问伯林:“你为什么可以活得如此安详愉快?”伯林回答:“我的愉快来自浅薄,人们不晓得我总是生活在表层。”我喜欢伯林俯下身子说这句话时的自得和狡黠,这让我想起了“清浅”一词。“清”是心底无私、安之若素,“浅”是胸无城府、素面朝天。为人处世,虽也讲究变通之道,但老于江湖者,手段多,屈伸之间自有韬略,旁人在佩服的同时,也會

  • 让我们回到那雪地上撒点儿野

    1986年,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是一个需要永远铭刻的年份。这一年的5月9日,崔健登上了北京首都体育馆的舞台,在那场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的百名歌手演唱会上,他首次亮相。当《一无所有》的歌声响起时,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由此开启。那些曾经被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的年轻人,内心蕴藏的激情瞬间被嘹亮的小号点燃,被嘶哑的嗓音唤醒。崔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不但划破了北京黑色的夜空,也让压抑已久的中国青年由此与衰老的传

  • 身体弯曲,灵魂飞翔

    去年春节期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多年前的学生刘权打来的,说是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聚会,非要请我吃饭。刘权能主动打来电话,我当然感到意外,要知道,读书时的他,因为一条腿走起路来有障碍,常常自卑得要命,以至于我与他谈话结束时,总要格外地多给几句鼓励,或是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现在,他竟然考上了研究生,不要说他考上,就是别的同学考上都够我吃惊的了。因为当年,我任教的学校可是全市三流的民办学校。后来

  • 心灵保险

    人从根源上说,35故事的痛苦、危险、灾难有两类,一类是自己制造的,另一类是由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造成的。所以,心灵保险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怎样不给自己制造痛苦,二是怎样用适当的态度面对由不可控制因素造成的痛苦。35故事中有一半痛苦是自己制造的。要不给自己制造痛苦,就必须想明白35故事的一个基本道理,叫做价值观。这就是要分清35故事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对重要的要看得准、抓得住,对不重要的要

  • 餐桌上的蒲公英

    午饭时发现餐桌上多了一道不知名儿的菜,我连忙夹些品尝,岂料一股苦涩顿时在口中萦绕开来,经过一番咀嚼,又生出甜而香的味道,口感极是清爽。我好奇地问母亲,她笑着说,好多年没吃了吧,这是婆婆丁啊!婆婆丁,又叫苦儿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蒲公英。记得小时候,每到清明前后我就跟着姐姐一起到野地里去采挖蒲公英的嫩苗。蒲公英喜湿,多生长在低洼的地方,姐姐先用小铲刀切断婆婆丁的根,再轻轻拿起来甩掉上面的泥土,然后递给

  • 远离孤独

    人是害怕孤独的。大雨滂沱的午后,独自一人,坐困愁城,你总是眺望窗外,希望雨中能出现一二朋友的身影,期待幽闭的房门被敲响。寂静的午夜,你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屏幕,然而朋友圈一片寂静,唯有你是长夜无眠人。孤独的时候,你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这颗不安的心、躁动的心。当孤独潮水一般漫上心的堤岸,你救命的稻草却遍寻不见。年轻的时候,只觉得孤独是一种需要躲避的情绪与状态,但却总也躲不过去。它顽强地存在,时时地袭来。孤

  • 准时就是迟到

    大家都说:“准时是一种美德。”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准时就是迟到”。我的儿子是高中水球队队员。按惯例,第一次练球的时候,教练先召集球员,说明参加球队的权利与义务。我跟其他家长坐在旁边,听到他开宗明义就说:“练球一定要早到,凡事都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如果准时就是迟到。”教练不到30岁,虽然年轻,这一句话却说得老练、有智慧。的确,球员在下水练球前,需要时间换衣服、擦防晒油,如果准时到达球场,练球时间可能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