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成长 > 正文

最终会到注定的高度

2017-06-21 01:04:3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我刚考上中山大学时,老师常说,你们在高中肯定成绩数一数二吧5.5.5.5.5.3.3.3.c.c。我暗暗嗤之以鼻。我在高中从来都徘徊在20~30名之间。我们班100人。第一名方同学,从高一到高三,每次都是第一,不知把我甩到哪儿去了。他从小梦想上清华。第一年高考差了一点点,第二年还是差了一点点。
  
  看起来只有那么一点点,实际上却不是小距离。这点我深有体会。当时我的成绩,再怎么努力都进不了前10,但就算不努力也滑不出前30,所以我那时一直以为,一个人的水平是稳定的,他应该在自己可以达到的范围内,追求最好的结果。但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付出再多努力也是徒劳。
  
  方同学读了四年高中,大大小小的考试经历过三四十场,只有两次不是第一名。第一次是第一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二。第二次是第二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三53故事网。说来也奇怪,他以平时的成绩,怎么说都该能够上清华的分数线,可是一到了高考,就会发挥失常。
  
  第二年高考后,方同学对着参考答案估分,发现比第一年还差很多。一气之下,没有报志愿就一个人跑回家了,把陪他来填志愿的爸妈扔到学校里。他离开学校之前,托付同桌杨说:“你只准给我报中科大,别管我爸妈怎么说,你不能给我填别的学校!”方同学的父母怕他连中国科技大学也考不上,要再降一降志愿。杨说,除了中科大,别的学校方同学是再也不肯上的,就中科大吧。结果考上了。
  
  那个暑假,我和杨在一起聊天。聊到方,我们都很感叹。我说,人总有个适合自己的高度,并且最终会到那个高度上。再往上,哪怕只高了一厘米,还是怎么跳都够不着。杨深以为然。
  
  有意思的是,若干年后,杨被保送到了清华读博士。杨在清华期间,发表了几篇很牛的论文,还因论文获奖上过清华主页,甩出别的清华生一大截5~5~5~5~5~3~3~3~c~c。方同学从中科大本科毕业后去美国读博士,临走前从北京坐飞机,特地去清华看杨。当然,看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看清华。他跟着杨一起在清华校园逛,对于这时的方来说,清华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虽然如此,想着自己从小梦想的学校却没有读成,反倒被同桌读了,觉得有点滑稽。
  
  无论是方,还是我,或者是杨,都知道,如果让杨高中就报清华,考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不是他们不行,是起点低的缘故。我们5000人的高中,连个实验室都没有。为了培养出好学生,学校把全校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集中到一个班,尽管如此,还是七八年都考不出一个清华北大。这对别的学生很不公平,但在资源稀缺的地方,就是这样。
  
  但上面并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重点是,烂高中的背景丝毫没有影响方今天在美国、杨今天在清华的现实。我虽然比不了他们,但中大的经济学硕士毕业,也还不算次。回头来看,我们都很幸运推荐www.55555333.cc。但再想想,这也不是幸运,而是本该如此。我们只是在35故事的某个阶段,到了和自身水平相称的位置上。虽然这过程中有波折——他们有过高考的失败,我有过考研的失败,也在小民企打过工——但从长期来看,每个人都站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上。一时的成败得失,从长远的意义上审视评价,对一个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我现在的同事、好朋友雷,是凤凰男出身(凤凰男是他自己说的)。雷脑子不如我,学东西也比我慢,但我们在同一个单位,他工作各方面都比我出色得多,也很受领导赏识。如果看天分,他无论哪个方面,都非常一般。有时候我们互相调侃,他说我:“你虽然智商很高,可你还是很二的。”我回他:“你虽然智商不高,可你也是很二的。”中学时,都没人相信他能考上大学,他发奋几年,加上运气好,考上了湖南师大。他当时的最大梦想是毕业后能去《湖南日报》做记者。结果又发奋了几年,从湖南师大考上了复旦新闻系。在复旦新闻系他参与到中宣部的项目里,去新华社实习5_3_故_事_网。我问他,你那时候还想去《湖南日报》不?他笑笑摇摇头,说看不上了。
  
  雷常对我说自己脑子不好使,走到今天这一步纯属幸运。但我明白,这绝对不是幸运。虽然他每一次的身份转换,看起来都很偶然,都很幸运。但所有这些幸运连缀在一起,就不是幸运了,而是实力。他有本事一点点向远大目标迈进,虽然很慢,但非常扎实。他能走到今天,在我看来,完全是应得的。
  
  《让子弹飞》里有一句台词:步子迈太大,容易扯着蛋。一个人层次的提升和电子跃迁类似,不是渐变的坡度,而是层级的台阶。如果一次要跳太高,跳不上又落下来,就还等于在原地。可你哪怕一次只上个小台阶,三五个台阶下来,就发现和之前的境界是天渊之别。

小编推荐:
>>> 你喜欢“职场小强”还是“职场不倒翁”?
>>> 长尾巴的参议员
>>> 多鼓励别人与多鼓励自己
>>> 莫言写给爸爸的信
>>> 不要把困难置于放大镜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简·奥斯丁的再见

    电影《成为简·奥斯丁》末段,简和汤姆·勒弗罗伊私奔。途中,简得知,汤姆将失去他本可以继承的一切,还要负担很多家人的生活。简绝望了,她和汤姆有了一番悲切的深谈:简:“如果我们的爱会毁掉你的家人,它也会毁掉自身!”汤姆:“不!”简:“会!它会在内疚、悔恨和自责中慢慢消亡。”汤姆:“胡说!”简:“这就是真相,从矛盾中显现出来的真相。我们要微笑着接受它,否则我只能认为我们从来没有相爱过。”汤姆:“请别这样

  • 一样一句话

    说话真有好听难听之别。最普通的例子是,英国人从来不说“你听不听得见”,而讲“我语气是否清晰”,客气与不客气差了十万八千里。一样一句话,负面说法是“他妒忌我”,正面讲法是“我可能有叫他不顺眼之处”。“他取价那么贵,交的又是行货”不如改为“我们用不起他的稿子”,反正不要,何苦再得罪人家。“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是怪对方表达能力差,“我没听懂”是自己笨,或许真是我们资质欠佳呢,无所谓啦。“我嫉恶如仇,不吐不

  • 让别人舒不舒服,决定你成功的程度

    职场上,有这样两种截然相反的人:有35故事怕别人舒服,尽量让别人不舒服,而只要自己舒服就行;还有一类35故事怕别人不舒服,尽量让别人舒服,哪怕委屈自己。我做猎头职业,我们猎聘的老总有几十万年薪的,也有几百万年薪的,甚至有过千万年薪的。要问我对这些老总有什么本质感觉上的不同,我的回答是,越是高薪的老总,在与其交往中,他越会让你感觉到舒服。跟千万年薪的老总谈,谈上两到三个小时,无论我说的话是酸甜苦辣何

  • 图难于易,为大于细

    有一家旅馆,设备陈旧,管理松懈,生意一落千丈。老板聘请专家进行革新和整顿。三个月后,专家对旅馆的现状有了具体的了解,制订出一份详细的计划。他主张把房子拆掉建造大楼,現有的工作人员一律遣散,重新招考培训。人们都无法接受这样的计划,于是另聘一位专家担任经理。这位专家在了解旅馆的情况之后,下令更换所有房间的水龙头。新的水龙头,式样美观,操作方便,绝不会漏水。客人再也不会在半夜听到水的滴漏之声,可以安享静

  • 九曲花街

    美国旧金山的九曲花街,是世界上最弯曲的街道。这条街在另两条街之间的一个很小的街区里,却有40度的斜坡、八个急转弯。八个急转弯呈“Z”字形,车子只能从街的上方往下方单行。一队车友在九曲花街做过一个载水试验比赛。一人开一辆车,每辆车的车头放置上一纸杯水,看谁能将车开到终点而纸杯不倒或水杯里的水洒出最少。有8个车友参加,赛前谁都没信心那杯水能坚持到终点而不倒。结果到终点时,车技相对不好的,虽说纸杯里的水

  • 生活所需的

    ●第一味爱心:凡事包容,诸事忍让;第二味虚心:谦虚为人,低调做事;第三味清心:寻找心灵的平静;第四味诚心:将心比心,广结善缘;第五味信心:积极心态的力量;第六味专心:使35故事更有效率;第七味耐心:机会总在等待中出现;第八味宽心:学会选择懂得放弃。●生活所需的一切不贵豪华,贵简洁;不贵富丽,贵高雅;不贵昂贵,贵合适。●我们对于35故事可以抱着比较轻快随便的态度:我们不是这个尘世的永久房客,而是过路

  • 偷得浮生

    这样的一个冬天周末,正好遇上降温,连起床都是件困难的事。被窝乾坤大,梦里岁月长。被窝自有黄金屋,被窝自有颜如玉。轻重缓急只等闲,回笼一觉值千金——冬天的被窝竟如江山美人让人如此折腰与眷恋。好不容易从床上爬起,又忍不住往阳台跑。昨夜狂风初静,今朝阳光好得诱人,忍不住拖来一个榻榻米,在七楼的阳台,顺着阳光猫一样蜷缩着。周一至周五的正经都被阳光蒸发了,剩下一个懒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懒得不愿多走半步,懒得

  • 对称之美

    “对称”被公认为属于美的因素,中国传统艺术中普遍运用对称手法:对联、门神、四大金刚、左青狮右白象……对称之美寓于均衡。但美之均衡往往是一种感觉,艺术作品中的均衡之美其实潜伏于隐秘之中。天平的平衡一目了然,而中国的杆秤,其杆、锤、纽与被称物体间的距离关系则错综复杂。天平太简单了,只有杆秤可比喻艺术的均衡感,亦即对称感。画面上左边一大块红色,而右边往往只需在适当距离的位置落下一小点红,感觉就均衡了。两

  • 风平浪静时祈祷

    苏格兰北部设得兰群岛有一条一日游线路,一位退了休的老船长负责运送游客。一天,船上坐满了年轻的游客,起航前,老船长对着大海祈祷,好多人看到此情此景,禁不住笑出声来。这也难怪,当时天空万里无云,大海风平浪静。然而,船行不久,狂风大作,波涛汹涌,船疯狂颠簸,游客们被吓得面如土色,有些人开始祈祷,也有人要求老船长跟他们一起祈祷。老船长说:“我在风平浪静的时候祈祷,而波涛翻滚之时,我把精力都放在看管好我的船

  • 毋以货财杀子孙

    古代的人,把一生做了段落式的计划,这叫作“生计”:从一岁到十几岁,为个人成长计划;二十至三十岁,为成家立业计划;三四十岁,为生儿育女计划;五十至六十岁,为退休养老打算;七十岁以后,就为死亡和身后事打算了。所以有“六十不造屋,七十不制衣”的古谚,六十岁以后不造新房子,七十岁以后不添新衣服,这叫“量时计享”,不肯让“冗功剩物”拖着自己,以致劳役心神于无用的地方。这一方面是“惜福”,另一方面,也使“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