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成长 > 正文

最终会到注定的高度

2017-06-21 01:04:3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我刚考上中山大学时,老师常说,你们在高中肯定成绩数一数二吧原文www.55555333.cc。我暗暗嗤之以鼻。我在高中从来都徘徊在20~30名之间。我们班100人。第一名方同学,从高一到高三,每次都是第一,不知把我甩到哪儿去了。他从小梦想上清华。第一年高考差了一点点,第二年还是差了一点点。
  
  看起来只有那么一点点,实际上却不是小距离。这点我深有体会。当时我的成绩,再怎么努力都进不了前10,但就算不努力也滑不出前30,所以我那时一直以为,一个人的水平是稳定的,他应该在自己可以达到的范围内,追求最好的结果。但如果超出了这个范围,付出再多努力也是徒劳。
  
  方同学读了四年高中,大大小小的考试经历过三四十场,只有两次不是第一名。第一次是第一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二。第二次是第二年的高考,他全县第三来自55555333.cc。说来也奇怪,他以平时的成绩,怎么说都该能够上清华的分数线,可是一到了高考,就会发挥失常。
  
  第二年高考后,方同学对着参考答案估分,发现比第一年还差很多。一气之下,没有报志愿就一个人跑回家了,把陪他来填志愿的爸妈扔到学校里。他离开学校之前,托付同桌杨说:“你只准给我报中科大,别管我爸妈怎么说,你不能给我填别的学校!”方同学的父母怕他连中国科技大学也考不上,要再降一降志愿。杨说,除了中科大,别的学校方同学是再也不肯上的,就中科大吧。结果考上了。
  
  那个暑假,我和杨在一起聊天。聊到方,我们都很感叹。我说,人总有个适合自己的高度,并且最终会到那个高度上。再往上,哪怕只高了一厘米,还是怎么跳都够不着。杨深以为然。
  
  有意思的是,若干年后,杨被保送到了清华读博士。杨在清华期间,发表了几篇很牛的论文,还因论文获奖上过清华主页,甩出别的清华生一大截www.55555333.cc。方同学从中科大本科毕业后去美国读博士,临走前从北京坐飞机,特地去清华看杨。当然,看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看清华。他跟着杨一起在清华校园逛,对于这时的方来说,清华已经算不上什么了。虽然如此,想着自己从小梦想的学校却没有读成,反倒被同桌读了,觉得有点滑稽。
  
  无论是方,还是我,或者是杨,都知道,如果让杨高中就报清华,考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不是他们不行,是起点低的缘故。我们5000人的高中,连个实验室都没有。为了培养出好学生,学校把全校最好的老师和最好的学生集中到一个班,尽管如此,还是七八年都考不出一个清华北大。这对别的学生很不公平,但在资源稀缺的地方,就是这样。
  
  但上面并不是我想说的重点。重点是,烂高中的背景丝毫没有影响方今天在美国、杨今天在清华的现实。我虽然比不了他们,但中大的经济学硕士毕业,也还不算次。回头来看,我们都很幸运www.55555333.cc。但再想想,这也不是幸运,而是本该如此。我们只是在35故事的某个阶段,到了和自身水平相称的位置上。虽然这过程中有波折——他们有过高考的失败,我有过考研的失败,也在小民企打过工——但从长期来看,每个人都站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上。一时的成败得失,从长远的意义上审视评价,对一个人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我现在的同事、好朋友雷,是凤凰男出身(凤凰男是他自己说的)。雷脑子不如我,学东西也比我慢,但我们在同一个单位,他工作各方面都比我出色得多,也很受领导赏识。如果看天分,他无论哪个方面,都非常一般。有时候我们互相调侃,他说我:“你虽然智商很高,可你还是很二的。”我回他:“你虽然智商不高,可你也是很二的。”中学时,都没人相信他能考上大学,他发奋几年,加上运气好,考上了湖南师大。他当时的最大梦想是毕业后能去《湖南日报》做记者。结果又发奋了几年,从湖南师大考上了复旦新闻系。在复旦新闻系他参与到中宣部的项目里,去新华社实习5.3.故.事.网。我问他,你那时候还想去《湖南日报》不?他笑笑摇摇头,说看不上了。
  
  雷常对我说自己脑子不好使,走到今天这一步纯属幸运。但我明白,这绝对不是幸运。虽然他每一次的身份转换,看起来都很偶然,都很幸运。但所有这些幸运连缀在一起,就不是幸运了,而是实力。他有本事一点点向远大目标迈进,虽然很慢,但非常扎实。他能走到今天,在我看来,完全是应得的。
  
  《让子弹飞》里有一句台词:步子迈太大,容易扯着蛋。一个人层次的提升和电子跃迁类似,不是渐变的坡度,而是层级的台阶。如果一次要跳太高,跳不上又落下来,就还等于在原地。可你哪怕一次只上个小台阶,三五个台阶下来,就发现和之前的境界是天渊之别。

小编推荐:
>>> 行走的村姑
>>> 母亲的汇款单
>>> 征服美国的“化妆女王”
>>> 因为我看到了生活的一些秘密
>>> 林语堂拒收母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让我们回到那雪地上撒点儿野

    1986年,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是一个需要永远铭刻的年份。这一年的5月9日,崔健登上了北京首都体育馆的舞台,在那场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的百名歌手演唱会上,他首次亮相。当《一无所有》的歌声响起时,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由此开启。那些曾经被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的年轻人,内心蕴藏的激情瞬间被嘹亮的小号点燃,被嘶哑的嗓音唤醒。崔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不但划破了北京黑色的夜空,也让压抑已久的中国青年由此与衰老的传

  • 身体弯曲,灵魂飞翔

    去年春节期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多年前的学生刘权打来的,说是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聚会,非要请我吃饭。刘权能主动打来电话,我当然感到意外,要知道,读书时的他,因为一条腿走起路来有障碍,常常自卑得要命,以至于我与他谈话结束时,总要格外地多给几句鼓励,或是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现在,他竟然考上了研究生,不要说他考上,就是别的同学考上都够我吃惊的了。因为当年,我任教的学校可是全市三流的民办学校。后来

  • 心灵保险

    人从根源上说,35故事的痛苦、危险、灾难有两类,一类是自己制造的,另一类是由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造成的。所以,心灵保险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怎样不给自己制造痛苦,二是怎样用适当的态度面对由不可控制因素造成的痛苦。35故事中有一半痛苦是自己制造的。要不给自己制造痛苦,就必须想明白35故事的一个基本道理,叫做价值观。这就是要分清35故事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对重要的要看得准、抓得住,对不重要的要

  • 餐桌上的蒲公英

    午饭时发现餐桌上多了一道不知名儿的菜,我连忙夹些品尝,岂料一股苦涩顿时在口中萦绕开来,经过一番咀嚼,又生出甜而香的味道,口感极是清爽。我好奇地问母亲,她笑着说,好多年没吃了吧,这是婆婆丁啊!婆婆丁,又叫苦儿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蒲公英。记得小时候,每到清明前后我就跟着姐姐一起到野地里去采挖蒲公英的嫩苗。蒲公英喜湿,多生长在低洼的地方,姐姐先用小铲刀切断婆婆丁的根,再轻轻拿起来甩掉上面的泥土,然后递给

  • 远离孤独

    人是害怕孤独的。大雨滂沱的午后,独自一人,坐困愁城,你总是眺望窗外,希望雨中能出现一二朋友的身影,期待幽闭的房门被敲响。寂静的午夜,你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屏幕,然而朋友圈一片寂静,唯有你是长夜无眠人。孤独的时候,你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这颗不安的心、躁动的心。当孤独潮水一般漫上心的堤岸,你救命的稻草却遍寻不见。年轻的时候,只觉得孤独是一种需要躲避的情绪与状态,但却总也躲不过去。它顽强地存在,时时地袭来。孤

  • 准时就是迟到

    大家都说:“准时是一种美德。”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准时就是迟到”。我的儿子是高中水球队队员。按惯例,第一次练球的时候,教练先召集球员,说明参加球队的权利与义务。我跟其他家长坐在旁边,听到他开宗明义就说:“练球一定要早到,凡事都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如果准时就是迟到。”教练不到30岁,虽然年轻,这一句话却说得老练、有智慧。的确,球员在下水练球前,需要时间换衣服、擦防晒油,如果准时到达球场,练球时间可能就

  • 什么是满意

    语文课上,学生们问老师:什么是满意?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两人同去一个苹果园,甲坐着,乙去摘苹果。乙第一次摘了14个,第二次摘了18个,两次摘的苹果大小一样。请问,是14个让甲满意,还是18个让甲满意?学生们回答:当然是18个让甲满意。老师摇摇头说:不一定。如果第一次甲希望乙摘10个,而乙摘了14个,那么甲就很满意,因为多了4个;如果第二次甲希望乙摘20个,而乙只摘了18个,那么甲就不满意,因为少了2

  • 一寸一寸

    老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话不管是意思还是说法,我都不太喜欢。哪怕它是至理名言,我也觉得它有些功利、市侩、冷冰冰。昨晚看《小城三月》,萧红说:“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你看看,“一寸一寸”,說得多亲切、多温暖,叫人欣喜莫名,甚至泪水盈盈。换个说法,就让你觉得尘世和35故事都“有意思”了。

  • 过小而难的生活

    除了偶尔的朋友聚會和出差,我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8点30分左右起床,喝茶,读书,写作,午餐;喝茶,读书,写作,晚餐(不是每天都吃);健身(每周两三次),喝茶,读书,凌晨1点左右睡觉。我认为能过简单的生活是幸运的,这让我有条件做长跨度的时间计划。系统学习一门知识或者掌握一项技能,都需要大量时间。有日本哲人把生活分成四种:大而困难的、大而容易的、小而困难的、小而容易的。大而困难的,总面临生死抉择,像玩

  • 3小时3天300万

    一个星期一的晚上,加拿大某无线电台副总裁鲍伯召集了电台所有的行政人员到他的办公室开会。他在黑板上并列写下3个“3”,说:“请你们想想,如何能利用3个小时,在3天中筹到300万元,好用这笔款去帮助巴尔的灾民?”巴尔是加拿大北方的一个小镇,上周五被飓风侵袭,造成了12人死亡和几百万元的财产损失。有人说:“这太疯狂了,你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但鲍伯说:“等一下,我不是在问‘我们能不能,或是我们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