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有人会记得

2017-06-21 23:55:27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1844年7月3日,埃爾德岛5+3+故+事+网。三个冰岛渔夫远远看见了一对不会飞的鸟,追了上去。JonBrandsson和SigurthurIsleifsson捉住并掐死了这两只鸟,而KetillKetilsson的靴子则把它们正在孵化的蛋踩得粉碎。
  
  这是地球上最后一对大海雀的结局。
  
  大海雀不会飞,它们像企鹅一样在水中遨游捕鱼——事实上,“penguin”这个词原本指的就是大海雀来自55555333.cc。它们毕生一夫一妻,每年在裸露的岩石上产下一枚蛋,共同孵化一个半月。这个物种至少拥有300万年的演化史,而从开始批量捕杀它们,到最终将它们从地球上永远抹去,人类只花了1000年出头。
  
  在一个物种的历史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快的吗?
  
  有。被人们遗忘的速度5 3 故 事 网
  
  仅仅在最后的大海雀消失几年之后,就有人评论道:“最大的可能是,历史上所谓的大海雀不过是一种神话生物,是被不识字的水手和渔夫凭空发明出来的。”
  
  他忘记了仅仅在70年前,大海雀还是整个纽芬兰海岸最常见的水鸟,指引着水手躲过凶险的大浅滩。他忘记了仅仅在120年前,芬克岛在繁殖季会被不计其数的大海雀完全覆盖,让人“不穿靴子就无法踏足这些岛屿”。他忘记了仅仅在300年前,水手们捕捉大海雀时“不到半个小时就装满了两艘小船,简直就像是在捡石头一样”5~5~5~5~5~3~3~3~c~c。但他怎么可能记得呢?一个人的生命不过几十年而已。
  
  人类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物种,可是人类有太多的办法帮助自己忘却。最初的水手曾因大海雀对人类毫无畏惧而惊讶,但当欧洲的大海雀快要被捕杀殆尽时,人们已经改口说这是一种生性腼腆的物种,“选择了撤退到人迹罕至的北极圈”,甚至有博物学家主张它们从来就只分布在北极。等到北极探险者找不到大海雀的丝毫踪影时,人们干脆否认了它的存在5_3_故_事_网。每一代人都把自己所见之物视为常态,却未曾意识到它其实只是残存的废墟。
  
  或许这只是纯粹地无法记住历史,又或许这是不能面对自己的错误而选择了忘却。说到底,我们最擅长的不就是重构记忆吗?哪怕在百年之后,还有研究者认为大海雀本来就在现代世界里没有位置,是“注定消失的孑遗”。
  
  但有人会记得,我会记得5_5_5_5_5_3_3_3_c_c

系统推荐:
>>> 一句话的商机
>>> 遗嘱风波
>>> 一辈子的债
>>> 阿P成网红
>>> 让缺陷像金子一样发光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幸福是两个人彼此顾惜的模样

    “爸爸,点点太鼓(拨浪鼓)给我呀,嬷嬷那里带回来了不是?”“可是,那是歌里唱的呀。”“不是不是,爸爸,给我点点太鼓。”“好的,好的,这就去做。可是,小稚今天先睡呀。”乍看上去,这是一对父女在睡前的对话,女儿娇俏任性,爸爸宽容慈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在妻子临终一个月前的对话。从结婚始,妻子始终唤丈夫“爸爸”,丈夫始终称妻子“小稚”。他们彼此依恋,到这番对话发生的时候,妻已患病37年,卧床15年。

  • 树懂人间事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

  • 我没有童年

    由于匮乏和苦难,由于兵荒马乱,由于太早地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我说过,我没有童年。但回想旧事,仍然有许多快乐和怀念。我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平则门(阜成门)去玩,城门洞有手持刺刀站崗的日本兵。过往的中国百姓要给他们鞠躬,这是一段非常耻辱的记忆。一出城门就是树林,草、花、庄稼、河沟,充满植物的香气,一路走着,要跳几次水沟。到“大跃进”时为止,钓鱼台那边一直有天然野趣。那里有两排杨树,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发出一

  • 等他65年

    相遇1937年的春天,太阳落得早。太姥爺那年刚满20岁。他的母亲病危,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寿衣得重新做。于是,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去重新给母亲定做寿衣。整个散花镇,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太好,伙计忙不过来,太姥姥就来帮忙。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轻言细语地说话,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扎着

  • 永远同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叫莱威,她叫凯瑟琳,两个人都20岁了。这里靠近城郊,周围是田野、森林和果园,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一天中午,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姑娘打开门,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有很多彩页的杂志,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莱威!”她不禁吃了一惊。“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他也是如此。“散步?

  • 听来的圣诞故事

    我和奥吉·雷恩认识将近11年了。他在布鲁克林中心考特大街的一家雪茄店当售货员。只有在那家店才可以买到我钟爱的荷兰雪茄,所以我常常去那里。奥吉身材瘦小,经常穿一件带帽兜的蓝色运动衫。他的性情有些古怪,喜欢搞恶作剧,喜欢说俏皮话,总是讲一些与天气、大都会棒球队或者华盛顿政客们有关的趣事。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些。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在店里翻阅一本杂志时,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书评。书评里附有我的照

  • 珍惜拥有的幸福

    有一个人,他生前善良且热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后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当了天使后,仍时常到凡间帮助人,希望感觉到幸福的味道。一日,他遇见一个诗人,诗人很年轻,英俊、有才华且富有,妻子貌美而温柔,但他却过得不快乐。天使问他:“你不快乐吗?”诗人对天使回答说:“我什么都有,只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诗人直直地望着天使,“我要的是幸福。”这下子把天使难倒了,天使想了想,说:“我明白了。”然后把诗人所拥有的

  • 以爱之名,你伤不起!

    “认识她这一年是35故事中最美好的一年”,2011年7月16日,著名出版人路金波彻底告别了结发妻子,与新欢赵子琪低调完婚了。婚礼现场宁财神微博直播了他们肉麻的爱情表白,韩寒王珞丹等人悉数捧场。而围绕这一对新人沸沸扬扬的“转正”爱情,更有传言说当日主婚人吴征曾“刁难”赵子琪:“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但小三之后可能还有小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赵子琪回答道:“如果说今生路老师再遇到他更喜欢的人,我会尊

  • 秋天别称富韵味

    时光把我们带进了秋天,秋天有高爽的天空和丰实的蕴涵,“秋”也和农历月份的别称有关。如农历七月称为首秋、初秋、早秋、新秋、上秋,八月称为正秋、中秋、桂秋,九月称为晚秋、凉秋、暮秋。此外,秋天还有许多别称。三秋。古时七月为孟秋,八月为仲秋,九月为季秋,合称三秋,代指秋天。王勃《滕王阁序》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之句。金天。古代五行之说,秋属金,故称金天或金秋。陈子昂有诗曰:“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 我还想像小时候一样,永远想去爱

    1读那本书的那年,我20岁,还在洛杉矶上大学。外婆在那个暖和的冬天突然病重。那时,我一直在看这本《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在书中,一位老教授身患渐冻症。在35故事的末尾,他对着每周来探望自己的年轻学生,讲了对于生活、生死的领悟。感谢这本书帮助我,让我能面对亲爱的外婆的离开。几年后,它又陪着我经历了我亲爱的叔公的故去。我小时候,外公外婆就住在我们隔壁,两幢房子共用一个大门。他们陪伴我成长。外婆跟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