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有人会记得

2017-06-21 23:55:27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1844年7月3日,埃爾德岛5.5.5.5.5.3.3.3.c.c。三个冰岛渔夫远远看见了一对不会飞的鸟,追了上去。JonBrandsson和SigurthurIsleifsson捉住并掐死了这两只鸟,而KetillKetilsson的靴子则把它们正在孵化的蛋踩得粉碎。
  
  这是地球上最后一对大海雀的结局。
  
  大海雀不会飞,它们像企鹅一样在水中遨游捕鱼——事实上,“penguin”这个词原本指的就是大海雀kcH。它们毕生一夫一妻,每年在裸露的岩石上产下一枚蛋,共同孵化一个半月。这个物种至少拥有300万年的演化史,而从开始批量捕杀它们,到最终将它们从地球上永远抹去,人类只花了1000年出头。
  
  在一个物种的历史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快的吗?
  
  有。被人们遗忘的速度欢迎55555333.cc
  
  仅仅在最后的大海雀消失几年之后,就有人评论道:“最大的可能是,历史上所谓的大海雀不过是一种神话生物,是被不识字的水手和渔夫凭空发明出来的。”
  
  他忘记了仅仅在70年前,大海雀还是整个纽芬兰海岸最常见的水鸟,指引着水手躲过凶险的大浅滩。他忘记了仅仅在120年前,芬克岛在繁殖季会被不计其数的大海雀完全覆盖,让人“不穿靴子就无法踏足这些岛屿”。他忘记了仅仅在300年前,水手们捕捉大海雀时“不到半个小时就装满了两艘小船,简直就像是在捡石头一样”来自55555333.cc。但他怎么可能记得呢?一个人的生命不过几十年而已。
  
  人类并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物种,可是人类有太多的办法帮助自己忘却。最初的水手曾因大海雀对人类毫无畏惧而惊讶,但当欧洲的大海雀快要被捕杀殆尽时,人们已经改口说这是一种生性腼腆的物种,“选择了撤退到人迹罕至的北极圈”,甚至有博物学家主张它们从来就只分布在北极。等到北极探险者找不到大海雀的丝毫踪影时,人们干脆否认了它的存在www.55555333.cc。每一代人都把自己所见之物视为常态,却未曾意识到它其实只是残存的废墟。
  
  或许这只是纯粹地无法记住历史,又或许这是不能面对自己的错误而选择了忘却。说到底,我们最擅长的不就是重构记忆吗?哪怕在百年之后,还有研究者认为大海雀本来就在现代世界里没有位置,是“注定消失的孑遗”。
  
  但有人会记得,我会记得5_5_5_5_5_3_3_3_c_c

更多推荐:
>>> 我的母亲
>>> 美一直都是短暂的
>>> 有些事应该输给人家
>>> 浮华的心难赴清冷
>>> 百万聘金变基金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三思而不行

    鲁国正卿季孙行父,谥“文”,史称“季文子”。此人非常谨慎,做事三思而后行,大家都佩服他。后来孔子含蓄地批评说:“考虑两次,就可以了。”如今很少有人认真读古代典籍,以讹传讹的東西特别多。比如这句“三思而后行”,很多人认为是孔子说的,是孔子提倡的。其实,恰恰相反,这是孔子反对的。季文子是一个“乡愿”式的人物,极世故,精于算计,算来算去,总是为自己打算。岂止是他,任何一个人,祸福利害计较太深,就不能见义

  • 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梦中读到过你的影子心中回荡过童年的诗歌阳光温柔,稚嫩纯真的季节一颗糖果就能高兴许久的岁月曾在童年中看着窗外蓝天的你我曾在花叢绿叶间嬉玩打闹的你我用彩笔无忧无虑地勾勒粉色填涂欢乐蓝色丰富想象黄色表现稚气绿色描绘梦想最后,还要用黑色来书写悲伤时间带领着我不断成长挥手别去了那充满稚气的孩童时代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鞭扑之恩

    傅山《霜红龛杂记》有一段记他父亲:“先父背上有结痏数处,每洗面时以手摸着,则泪下如雨。山小时问之,云:‘此爷爷教我读书鞭扑之恩也,今不得矣。’辄大痛。子孙知此痛在那里。”想起儿时犯错,挨过不少爸爸的尺条子。至今记得那把尺条子的样子,宽宽的,中间厚,两边薄,刻度很精细,应该是一把专业绘图用的。只要听爸爸一声喊:“拿尺条子!”就知道事情不妙,就会赶紧要逃。每次都是爸爸赶着要打,妈妈急急去拦,常常是为打

  • 今夜月色很美

    作家夏目簌石给自己的学生留了一项作业,让他们翻译一篇英语短文。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地说“Iloveyou”,他的学生将其译成“我爱你”。他说,翻译成“今夜月色很美”就足够了。翻譯有直译,有意译。直译就是直接按表面意思翻译;意译则追求美感、艺术性和意境,译出来的有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味道。最开始我觉得,把“Iloveyou”意译为“今夜月色很美”,无非是追求美感,以及表达出

  • 我们的生活是太阳雪

    那年冬天,我送杨小麦去火车站。她穿着桃红色的羽绒服,短头发被乱七八糟地塞在帽子里,在还没有整修的火车站前,她跟我用力地挥手。坐着409路公交车回学校的时候,窗外飘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整个车厢里的人都躁动起来,挤到窗口张望。要知道,此时的天空,正艳阳高照。太阳雪,杨小麦的出行,还真是别致的一天。杨小麦跟我不是一个专业的,却住在一栋楼里。那年的平安夜,我们一起坐在草地上喝酒,都是第一次喝,双双醉倒,抱

  • 天这样蓝,树这样绿

    诗人惠特曼说:“35故事的目的除了去享受35故事外,还有什么呢?”林语堂也持同样的看法,他说:“我总以为生活的目的,即是生活的真享受……是一种35故事的自然态度。”所以,请你试着把自己的目光,从繁忙的学习、工作和琐碎的小心思中移开,踩着细碎的阳光,去林蔭小道的深处散散步。或在静谧的夜空下,悠闲地躺在阳台的藤椅上,欣赏一下月里嫦娥的舞蹈,找寻一下属于我们的星座……更或是,像子沫那样,来一场不影响正常

  • 细雨灯花落

    在上海念大学时,中文系每月至少有两次雅集,饮酒时常常行“飞花令”。就是行酒令的人饮一口酒,先念一句诗或词,不论是自己作的,还是古人现成句,必定得包含一个“花”字;挨着个儿向右点,点到谁是“花”字,谁就得饮酒;饮后,再由饮者接下去吟一句,再向下点,非常紧凑、有趣。上的每一道菜,我们也时常以诗词来比配象征。例如明明是香酥鸭,看那干干黑黑的样子,却说它是“枯藤老树昏鸦”。端上一大碗比较清淡的汤,就念道:

  • 烧窑的用破碗

    小时候,听人说“烧窑的用破碗”,懵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渐渐长大才知道世间竟真是如此,用破碗的,还不只是窑户哩!完美的瓷,我是看过的。宋瓷的雅拙安详、明瓷的华丽明艳都是今人难得一见的绝色,然而导游小姐冷静地转过头来说:“这样一件精品,一窑里也难得出一个,其他效果不好的就都被打烂了!”大概因为是官窑吧,所以惯于在美的要求上大胆过分,才敢如此狂妄地要求十全十美,才敢和造化争功而不忌讳天谴。宫里的瓷器原來

  • 滑翔伞与功夫熊猫

    似乎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了活出所谓的“自我”,都有点儿不要的东西。楼下饭店的老板号称他的菜不要味精,同事小王号称他找媳妇不要博士生,给我看牙的医生号称他不要病人的锦旗,就连天桥上讨钱的老头都号称不要一毛钱的硬币。谈文化的不能要钱,搞传销的不能要脸,玩极限运动的不能要命……如果非要论耍狠的程度,最后一项应该让很多人望尘莫及。迟羽就是个不要命的。1我认识迟羽那会儿她才十六岁,刚满了最低年龄限制就跑去国

  • 孝是什么

    孝是中华民族所推崇的美德。孝不仅是表面上的誓言,更是实际的行动。一个人不懂得孝,就像无知的孩子处于混沌状态之中,就像大海里迷失航向的航船。孝能彰显一个人的美德,它如一把尺子,丈量着一个人的行程。孝是什么?孝是童心未泯的孩子嘴上留出给父母的半粒糖;孝是孩子放学归来,在门口甜甜地叫一声“妈妈”;孝是饭前抢着给父母盛饭的那一举动……孝,它每时每刻都在你身旁,不经意中,轻轻一举手、一投足,全融进了孝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