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谦恭是一种智慧

2015-11-19 03:03:56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上世纪20年代后期,“四大名旦”的局面形成:程砚秋唱腔如徇徇书生,戏迷多为知识界人;尚小云“铁嗓钢喉”,追看他戏的以北京南城商贾最盛;荀慧生台风烂漫,生活气息浓郁,市民阶层如醉如痴来源www.55555333.cc。唯有梅兰芳,成派早早,反倒少了流派痕迹,使各阶层观众无不喜欢,都能从他的表演中找到合自己口味的某一部分。
  
  梅派被后人称为“没派”,一是说梅派全面,十旦九梅,大路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梅兰芳的性格。从那张著名的四大名旦合影可以发现:程砚秋昂首扬眉,尚小云意气风发,荀慧生依偎着尚小云,而梅兰芳,俨然一谦谦君子也。
  
  说梅兰芳“谦恭”,也是因他最讲究分寸,充满了智慧,他把儒家的中庸境界化入了表演,一招一式都有“度”,在温厚平易中,将中国女性含蓄、雅致的意象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中年后名满天下了,行里行外依旧评说梅兰芳“本分”,心力只用在台上,要把台上一切“做圆了”5~5~5~5~5~3~3~3~c~c
  
  有人曾开玩笑,形容梅兰芳是“戏曲界的薛宝钗”,黄宗江不以为然,他眼中的梅兰芳圆融但不圆滑,说家常话也带着韵律。有一次,梅兰芳乘飞机经过台湾岛上空,飞机有可能被打下来。梅兰芳一手拉着儿子梅葆玖,一手拉着女儿梅葆,说:“那咱们就殉了。”
  
  梅兰芳的另一个儿子梅葆琛,有一次看完《霸王别姬》,对父亲说,第二场虞姬手扶宝剑出场时,剑鞘在身后翘得太高,挑着斗篷不好看。结果,第二天,再演这场戏时,梅兰芳就把这个动作改了5~5~5~5~5~3~3~3~c~c
  
  解放后,一个梅家的老服务员去看戏,回家说梅先生那天化妆化得脸上红色太重了些。第二天演完,梅兰芳就记得问她:“今天是不是比昨天要好些?”
  
  在梅兰芳的时代,梨园界的规矩极大,角儿和普通人隔着银河般的距离,名角们一般也很讲派头。有一回排演《名优之死》,有中间人带着于是之、田冲等人去京剧后台体验生活。中间人向他们介绍名老生谭富英。平时谭富英最是随和,但上了妆的他面对几位立在一旁的名演员,只淡淡“唔”了一声5+5+5+5+5+3+3+3+c+c。中间人感到非常尴尬,倒是那几位演员并不生气,说这才是角儿的气派。
  
  梅兰芳却少有这种派头,他是一个对人极其谦恭的人。即使面对晚辈,梅兰芳也会轻轻欠着身,面带笑容,声音低低地说话。如果晚辈中有女性,他还会起身让座。解放后,有一次梅兰芳去武汉演出5.5.5.5.5.3.3.3.c.c。开演前,一个小孩子请他签名。他低声对小朋友说:“请你原谅,在这公共场所,如果大家都来找我签名,就会妨碍台上演员的工作,扰乱秩序,是不大好的。”小朋友说:“你快给我签吧,别人不会看见的。”梅先生没法,只好把手册摆在腿上签好了递给他。与梅兰芳合作过12年的琴师姜凤山,对此感慨地说:“他啊,就怕让别人为难5+3+故+事+网。”正是这份“谦恭的智慧”和一丝不苟的日积月累,造就了一代京剧大师。

系统推荐:
>>> 继母也是人
>>> 你好像很努力的样子
>>> 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流行短腿
>>> 凡间路,亦可如神
>>> 最后的算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季节随笔

    一立春,是一年的开始。一年之计在于春。立春是一年中的第一个节气,也是节气“四立”之首。刚开春,一缕春风欢呼雀跃,就掀开了四季的华章。四季的嬗递,节气的秩序,总是被先知般的鸟类统领着,花草只肯默默地回应,不发一言,却风情万种。春来了,我张开灵魂的双臂,将春天紧紧拥抱。惊蛰之后,春天的脚步似乎往后挪了几下,便滋生出去乡野走走的冲动了。去看一看漫山遍野的绿肥红瘦,顺便梳理一下往日的沉思遐想,抖落一下内心

  • 窗前竹几枝

    人世间,不爱竹的人,恐怕不多。早年,去南方游玩,见得竹树林林,无处不竹,就很是对南方人生出几多羡慕。觉得南方人有福分,能够举目望竹,日日观竹,满目秀碧中,端的是水润翠雅,赋得几分人生的精致和清韵。不几年后,北方,植竹之风勃然兴起。不仅公园大兴植竹,连机关单位也附庸风雅,每每在水池边、假山旁栽植几棵竹树。那年单位植竹,我捡其弃而不用之小竹数株,植于自家庭院窗前。没想到就活了,更没想到的是,几年之内竟

  • 君子和而不同

    胡适与陈独秀是安徽同乡,胡适是安徽绩溪人,陈独秀是安徽怀宁人。二人最初的交往,大约开始于1915年,是通过也是同乡的上海亚东图书馆经理汪孟邹介绍的。1915年,陈独秀从日本回国,在上海创办了《青年》(《新青年》的前身)杂志,以期发现人才,掀起了一场新文化运动。在一次同汪孟邹聊天时,汪孟邹向陈独秀谈起了胡适,当时,胡适还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发表过一些文章,在留学生中引起了一些反响。汪孟邹特别提到

  • 岛屿突兀人孤独

    在世间最浩瀚博大的海洋深处,总有一些孤独的岛屿倔强地存在着,它们没有选择融入大海寻求庇护,而是固执地探出了灵魂的触角,为这个看似圆满的世界增添了一丝突兀,它们沐浴阳光挥洒星光,翘首以盼渴求拥有,却终是千帆过尽徒余遗恨,高于海平面的那数十米高度无法令它触碰到天空,却也未能阻止它以恒久的孤独昭示着存在的意义,而每次看到这些孤独的岛屿,总会让我想起某些孤独的人。1801年,31岁的贝多芬才华横溢却穷困潦

  • 人兽不分,忙之罪也

    近来忙得出奇。恍惚之间,仿佛看见一狗,一马,或一驴,其身段、神情颇似我自己:人兽不分,忙之罪也!每想随遇而安,贫而无谄,忙而不怨。无谄已经做到,但无论如何不能欢迎忙。这并非想偷懒。真理是这样:凡真正工作,虽流汗如浆,亦不觉苦;反之,凡自己不喜做,而不能不做,做了又没什么好处者,都使人觉得忙,且忙得头疼。想当初,苏格拉底终日奔忙,而忙得从容,结果成了圣人——圣人为真理而忙,故不手忙脚乱。即以我自己说

  • 寒冬夜行人

    缅怀一个人有许多种方式,没有人说得出哪一种方法最好,恐怕连逝者本人也说不出。我现在想要讲的,或许是你们从未听说过的最奇怪的一种。我的父亲是一名图书管理员。许多年前,当我还小的时候,他经常把我带到他上班的地方,让我跟那些散发着灰尘气味的旧书做伴。或许因为这样的耳濡目染,我从小就对那些纸质书有一种亲近感,哪怕没有别的娱乐方式,也能捧着一本大部头津津有味地看上一整天。我成了一个性格孤僻的书呆子,不喜欢社

  • 风在人间走,人在风中游

    一个人骑着自行车,若无其事地进行着滚动摩擦,世事安然地从身边路过。人像鱼,风像海,这样的场景每时每刻都重复,十分精彩迭起。没有几个人在乎这样的骄傲,有时候,看惯了某处风景,再多的风起云涌均淡然。有些人一辈子在行走,精彩成为他们的代名词,即便不成功,也成就了自己的好身体。一直喜欢坐在火车上,看花鸟虫鱼、山清水秀落在自己的身后,没有自豪感,就是一种莫名的放松,自己凌驾在铁轨之上,平添了一些喜怒哀乐。这

  • 享受九月享受美好

    一直喜欢九月。九月,只看这两个字,就觉得旖旎多姿,像温润风情的女子,长袖舞起,回眸一笑,她绚烂到任性的颜色,她柔软而热烈的气息,她清冽芬芳的味道,便弥漫于你的心间,再难抹去。一进入九月,便感觉什么东西都不一样了。夏天里低垂压抑的天幕,像忽然被时间之手推了一把,一下子弹得高而远了。轻巧软薄的白云在蔚蓝的天幕上散漫地游移着,太阳也收敛了逼人的光芒,像是陷入初恋的娇羞女子,在云端含羞带俏地微笑着,只把嫣

  • 为了玫瑰,给刺浇水

    阿拉伯有句谚语:“为了玫瑰,也要给刺浇水。”是说,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要想出人头地,有所成就,让自己的人生开出美丽之花,就必须忍住一时之气,忍住那些扎在心头的芒刺,将其化为前进的动力,方能博得成功。日本矿山大王古河市兵卫小时候曾受雇于高利贷者,当过一段时间的收款员。一天晚上,他去客户那里收款。对方根本就不想还款,态度非常冷漠,让他干坐在那里,自己熄了灯上床睡觉。他见对方根本没有理自己的意思,就在

  • 自负有底气

    近日阅读文人传记,获悉不少逸闻趣事,也证明了“自古文人多自负”所传不谬。且不说魏晋时代孔融、阮籍、嵇康之流,就说众所周知的。屈原死前,仰天长笑“世人皆醉,唯我独醒”;“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的李白,“被发之叟狂而痴,清晨临流欲奚为”;旷达如苏东坡,“嗟我本狂直,早为世所捐”,“嗟我久病狂,意行无坎井”;米芾被人们称为“米癫”,一向自负,特立独行,很多人他都不放在眼中,他没想到的是,明代岭南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