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谦恭是一种智慧

2015-11-19 03:03:56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上世纪20年代后期,“四大名旦”的局面形成:程砚秋唱腔如徇徇书生,戏迷多为知识界人;尚小云“铁嗓钢喉”,追看他戏的以北京南城商贾最盛;荀慧生台风烂漫,生活气息浓郁,市民阶层如醉如痴5.3.故.事.网。唯有梅兰芳,成派早早,反倒少了流派痕迹,使各阶层观众无不喜欢,都能从他的表演中找到合自己口味的某一部分。
  
  梅派被后人称为“没派”,一是说梅派全面,十旦九梅,大路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梅兰芳的性格。从那张著名的四大名旦合影可以发现:程砚秋昂首扬眉,尚小云意气风发,荀慧生依偎着尚小云,而梅兰芳,俨然一谦谦君子也。
  
  说梅兰芳“谦恭”,也是因他最讲究分寸,充满了智慧,他把儒家的中庸境界化入了表演,一招一式都有“度”,在温厚平易中,将中国女性含蓄、雅致的意象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中年后名满天下了,行里行外依旧评说梅兰芳“本分”,心力只用在台上,要把台上一切“做圆了”来自55555333.cc
  
  有人曾开玩笑,形容梅兰芳是“戏曲界的薛宝钗”,黄宗江不以为然,他眼中的梅兰芳圆融但不圆滑,说家常话也带着韵律。有一次,梅兰芳乘飞机经过台湾岛上空,飞机有可能被打下来。梅兰芳一手拉着儿子梅葆玖,一手拉着女儿梅葆,说:“那咱们就殉了。”
  
  梅兰芳的另一个儿子梅葆琛,有一次看完《霸王别姬》,对父亲说,第二场虞姬手扶宝剑出场时,剑鞘在身后翘得太高,挑着斗篷不好看。结果,第二天,再演这场戏时,梅兰芳就把这个动作改了5.5.5.5.5.3.3.3.c.c
  
  解放后,一个梅家的老服务员去看戏,回家说梅先生那天化妆化得脸上红色太重了些。第二天演完,梅兰芳就记得问她:“今天是不是比昨天要好些?”
  
  在梅兰芳的时代,梨园界的规矩极大,角儿和普通人隔着银河般的距离,名角们一般也很讲派头。有一回排演《名优之死》,有中间人带着于是之、田冲等人去京剧后台体验生活。中间人向他们介绍名老生谭富英。平时谭富英最是随和,但上了妆的他面对几位立在一旁的名演员,只淡淡“唔”了一声5~5~5~5~5~3~3~3~c~c。中间人感到非常尴尬,倒是那几位演员并不生气,说这才是角儿的气派。
  
  梅兰芳却少有这种派头,他是一个对人极其谦恭的人。即使面对晚辈,梅兰芳也会轻轻欠着身,面带笑容,声音低低地说话。如果晚辈中有女性,他还会起身让座。解放后,有一次梅兰芳去武汉演出5~3~故~事~网。开演前,一个小孩子请他签名。他低声对小朋友说:“请你原谅,在这公共场所,如果大家都来找我签名,就会妨碍台上演员的工作,扰乱秩序,是不大好的。”小朋友说:“你快给我签吧,别人不会看见的。”梅先生没法,只好把手册摆在腿上签好了递给他。与梅兰芳合作过12年的琴师姜凤山,对此感慨地说:“他啊,就怕让别人为难5~5~5~5~5~3~3~3~c~c。”正是这份“谦恭的智慧”和一丝不苟的日积月累,造就了一代京剧大师。

推荐信息:
>>> 土包子的励志故事
>>> 外国怎样考作文
>>> 海鬼掠人蒙鬼子
>>> 盐的沉默
>>> 简历是一双行走于世的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幸福是两个人彼此顾惜的模样

    “爸爸,点点太鼓(拨浪鼓)给我呀,嬷嬷那里带回来了不是?”“可是,那是歌里唱的呀。”“不是不是,爸爸,给我点点太鼓。”“好的,好的,这就去做。可是,小稚今天先睡呀。”乍看上去,这是一对父女在睡前的对话,女儿娇俏任性,爸爸宽容慈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在妻子临终一个月前的对话。从结婚始,妻子始终唤丈夫“爸爸”,丈夫始终称妻子“小稚”。他们彼此依恋,到这番对话发生的时候,妻已患病37年,卧床15年。

  • 树懂人间事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

  • 我没有童年

    由于匮乏和苦难,由于兵荒马乱,由于太早地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我说过,我没有童年。但回想旧事,仍然有许多快乐和怀念。我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平则门(阜成门)去玩,城门洞有手持刺刀站崗的日本兵。过往的中国百姓要给他们鞠躬,这是一段非常耻辱的记忆。一出城门就是树林,草、花、庄稼、河沟,充满植物的香气,一路走着,要跳几次水沟。到“大跃进”时为止,钓鱼台那边一直有天然野趣。那里有两排杨树,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发出一

  • 等他65年

    相遇1937年的春天,太阳落得早。太姥爺那年刚满20岁。他的母亲病危,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寿衣得重新做。于是,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去重新给母亲定做寿衣。整个散花镇,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太好,伙计忙不过来,太姥姥就来帮忙。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轻言细语地说话,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扎着

  • 永远同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叫莱威,她叫凯瑟琳,两个人都20岁了。这里靠近城郊,周围是田野、森林和果园,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一天中午,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姑娘打开门,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有很多彩页的杂志,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莱威!”她不禁吃了一惊。“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他也是如此。“散步?

  • 听来的圣诞故事

    我和奥吉·雷恩认识将近11年了。他在布鲁克林中心考特大街的一家雪茄店当售货员。只有在那家店才可以买到我钟爱的荷兰雪茄,所以我常常去那里。奥吉身材瘦小,经常穿一件带帽兜的蓝色运动衫。他的性情有些古怪,喜欢搞恶作剧,喜欢说俏皮话,总是讲一些与天气、大都会棒球队或者华盛顿政客们有关的趣事。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些。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在店里翻阅一本杂志时,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书评。书评里附有我的照

  • 珍惜拥有的幸福

    有一个人,他生前善良且热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后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当了天使后,仍时常到凡间帮助人,希望感觉到幸福的味道。一日,他遇见一个诗人,诗人很年轻,英俊、有才华且富有,妻子貌美而温柔,但他却过得不快乐。天使问他:“你不快乐吗?”诗人对天使回答说:“我什么都有,只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诗人直直地望着天使,“我要的是幸福。”这下子把天使难倒了,天使想了想,说:“我明白了。”然后把诗人所拥有的

  • 以爱之名,你伤不起!

    “认识她这一年是35故事中最美好的一年”,2011年7月16日,著名出版人路金波彻底告别了结发妻子,与新欢赵子琪低调完婚了。婚礼现场宁财神微博直播了他们肉麻的爱情表白,韩寒王珞丹等人悉数捧场。而围绕这一对新人沸沸扬扬的“转正”爱情,更有传言说当日主婚人吴征曾“刁难”赵子琪:“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但小三之后可能还有小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赵子琪回答道:“如果说今生路老师再遇到他更喜欢的人,我会尊

  • 秋天别称富韵味

    时光把我们带进了秋天,秋天有高爽的天空和丰实的蕴涵,“秋”也和农历月份的别称有关。如农历七月称为首秋、初秋、早秋、新秋、上秋,八月称为正秋、中秋、桂秋,九月称为晚秋、凉秋、暮秋。此外,秋天还有许多别称。三秋。古时七月为孟秋,八月为仲秋,九月为季秋,合称三秋,代指秋天。王勃《滕王阁序》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之句。金天。古代五行之说,秋属金,故称金天或金秋。陈子昂有诗曰:“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 我还想像小时候一样,永远想去爱

    1读那本书的那年,我20岁,还在洛杉矶上大学。外婆在那个暖和的冬天突然病重。那时,我一直在看这本《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在书中,一位老教授身患渐冻症。在35故事的末尾,他对着每周来探望自己的年轻学生,讲了对于生活、生死的领悟。感谢这本书帮助我,让我能面对亲爱的外婆的离开。几年后,它又陪着我经历了我亲爱的叔公的故去。我小时候,外公外婆就住在我们隔壁,两幢房子共用一个大门。他们陪伴我成长。外婆跟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