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谦恭是一种智慧

2015-11-19 03:03:56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上世纪20年代后期,“四大名旦”的局面形成:程砚秋唱腔如徇徇书生,戏迷多为知识界人;尚小云“铁嗓钢喉”,追看他戏的以北京南城商贾最盛;荀慧生台风烂漫,生活气息浓郁,市民阶层如醉如痴5 5 5 5 5 3 3 3 c c。唯有梅兰芳,成派早早,反倒少了流派痕迹,使各阶层观众无不喜欢,都能从他的表演中找到合自己口味的某一部分。
  
  梅派被后人称为“没派”,一是说梅派全面,十旦九梅,大路货,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梅兰芳的性格。从那张著名的四大名旦合影可以发现:程砚秋昂首扬眉,尚小云意气风发,荀慧生依偎着尚小云,而梅兰芳,俨然一谦谦君子也。
  
  说梅兰芳“谦恭”,也是因他最讲究分寸,充满了智慧,他把儒家的中庸境界化入了表演,一招一式都有“度”,在温厚平易中,将中国女性含蓄、雅致的意象呈现在观众面前。他中年后名满天下了,行里行外依旧评说梅兰芳“本分”,心力只用在台上,要把台上一切“做圆了”5 3 故 事 网
  
  有人曾开玩笑,形容梅兰芳是“戏曲界的薛宝钗”,黄宗江不以为然,他眼中的梅兰芳圆融但不圆滑,说家常话也带着韵律。有一次,梅兰芳乘飞机经过台湾岛上空,飞机有可能被打下来。梅兰芳一手拉着儿子梅葆玖,一手拉着女儿梅葆,说:“那咱们就殉了。”
  
  梅兰芳的另一个儿子梅葆琛,有一次看完《霸王别姬》,对父亲说,第二场虞姬手扶宝剑出场时,剑鞘在身后翘得太高,挑着斗篷不好看。结果,第二天,再演这场戏时,梅兰芳就把这个动作改了5~3~故~事~网
  
  解放后,一个梅家的老服务员去看戏,回家说梅先生那天化妆化得脸上红色太重了些。第二天演完,梅兰芳就记得问她:“今天是不是比昨天要好些?”
  
  在梅兰芳的时代,梨园界的规矩极大,角儿和普通人隔着银河般的距离,名角们一般也很讲派头。有一回排演《名优之死》,有中间人带着于是之、田冲等人去京剧后台体验生活。中间人向他们介绍名老生谭富英。平时谭富英最是随和,但上了妆的他面对几位立在一旁的名演员,只淡淡“唔”了一声来自55555333.cc。中间人感到非常尴尬,倒是那几位演员并不生气,说这才是角儿的气派。
  
  梅兰芳却少有这种派头,他是一个对人极其谦恭的人。即使面对晚辈,梅兰芳也会轻轻欠着身,面带笑容,声音低低地说话。如果晚辈中有女性,他还会起身让座。解放后,有一次梅兰芳去武汉演出Qtz。开演前,一个小孩子请他签名。他低声对小朋友说:“请你原谅,在这公共场所,如果大家都来找我签名,就会妨碍台上演员的工作,扰乱秩序,是不大好的。”小朋友说:“你快给我签吧,别人不会看见的。”梅先生没法,只好把手册摆在腿上签好了递给他。与梅兰芳合作过12年的琴师姜凤山,对此感慨地说:“他啊,就怕让别人为难5.5.5.5.5.3.3.3.c.c。”正是这份“谦恭的智慧”和一丝不苟的日积月累,造就了一代京剧大师。

推荐信息:
>>> 富贵之心
>>> 读书的女孩
>>> 推开心中的那扇门
>>> 掌心的日光
>>> 互联网吓唬企业家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澳大利亚的回答

    4月25日,塔斯马尼亚岛上金矿突然遭遇地震。重达数吨的岩石分崩离析从头而落,在井下作业的赖特不幸被活活砸死,而37岁的布兰特·韦伯和34岁的托德·罗素则由于正在一个长、宽各1。2米的金属笼子里工作,幸运地逃过一劫。井外人员开始时得不到他们的音讯,到4月30日才惊喜地发现,韦伯和罗素竟奇迹般地活着。当人们在教堂内祷告时,罗素的母亲突然冲进来,她当时一边跑一边叫,高喊着“他们还活着,他们还活着”。这奇

  • 讲真话和写一篇感动“老美”的作文

    曾子墨,凤凰卫视主持人。她在求学期间因为讲真话和写了一篇感动了“老美”的作文,使她顺利地进入美国的一所大学。中国人习惯于高考定乾坤,美国大学的录取方式却截然不同。没有统一的高考,也没有各大学自定的入学考试,学生们只需要在中学毕业前参加一个名为SAT的标准考试,分数作为录取参照之一。此外,就全看中学成绩、申请作文、推荐信和课余工作的履历了。是否具备领袖潜质成为美国大学最强调的录取标准之一。每所大学都

  • 一时事与千古事

    明朝有个李流芳,诗、书、画、印,样样精绝。我知道李流芳,是因为读过他的几篇小品文,其笔意真是潇洒可爱,如《江南卧游册题词》中的《横塘》:“去胥门九里,有村曰横塘,山夷水旷,溪桥映带村落间,颇不乏致。予每过此,觉城市渐远,湖山可亲,意思豁然,风日亦为清朗。即同游者未喻此乐也。”其才如此,其人又如何?魏忠贤建生祠,李流芳竟不往拜,与人说:“拜,一时事;不拜,千古事。”董其昌为此大加赞叹:“其人千古,其

  • 秋道太太

    认识秋道太太是在我抵达京都的第一天。记得那是一个枫叶初转红的星期日中午,热心的平冈武夫先生把居所尚无着落的我带到“十二段家”——左京区名料理店之一。我在京都的第一顿饭便是在秋道太太的店里吃的。“十二段家”是一家颇具古典风格的日本餐馆,而它的女主人秋道太太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典型的京都女性。她是一位中年妇人,虽然没有沉鱼落雁的美貌,但是她那一身素雅的和服,以及和蔼亲切的仪态却另有动人之处。从平冈先生那

  • 疯子导演

    沃纳·赫尔佐格是享誉世界的新德国电影大师之一,与法斯宾德、文德斯、施隆多夫等人齐名,被称为“新德国电影四杰”。1974年,天寒地冻的冬天,赫尔佐格得知电影界前辈洛特·艾斯纳在巴黎病危。放下电话,他立即抓起一件夹克、一个指南针、一个帆布袋、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一个记录旅程的笔记本,从家乡慕尼黑徒步前往巴黎。“我踏上了通往巴黎的路,我坚信如果我靠双脚走去,她就能活下来。除此之外,我也需要一段属于自己的安

  • 世纪剧目

    1889年,巴黎舉办了一场大型世界博览会,以此庆祝法国大革命100周年。阿根廷展示了各式各样的国产货,其中包括一个来自火地岛的印第安家庭。那是11个欧纳族印第安人,他们是罕见的样本,濒临灭绝:那些年,温彻斯特枪的子弹正逐渐消灭他们中的最后几个。这11个欧纳族印第安人中的两个死在了路上。幸存者被关在铁笼子里进行展示。“南美食人族”,展板上警示道。在最初的几天,没人给他们任何食物。那些印第安人饿得直叫

  • 千年的姿势

    在荒凉的高原上,考古学家曾发现一座深埋在泥土之下的城堡。经过挖掘,找到了大量姿势各异的遗骸。考古学家由此推断城堡毁于一场灾难。但是什么样的灾难令如此之多的人来不及逃走就葬身于此呢?有人认为是地震,有人认为是战争,还有人认为是瘟疫,大家众说纷纭。但是都缺乏足够的证据,无法令人信服。后来,城堡被媒体公开,并附有大量照片,设下重奖,吸引读者关注,希望会对考古研究有所帮助。尽管很多人参与讨论,但仍然没有人

  • 一只鹰落在屋顶上了

    山脚下只有一户人家,房子是黄泥小屋,围墙用石头垒就,显得孤独而又宁静。我坐在离这户人家不远的地方抽烟,突然看见一只鹰从远处盘旋而来,落在了这户人家的屋顶上。我对同行的几位朋友说:“这家人的房顶上有鹰!”但他们因为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都不相信鹰会落在房顶上,在他们的观念中,鹰很高傲,是不会接近人的。但我毫不怀疑自己的眼睛,我确实看到一只鹰落到了这户人家的屋顶上。然而我又如何能让自己的这次所见得到认可

  • 爱具体的人

    著名的德兰修女,是印度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德兰修女建立临终关怀院的初期,曾有位官员专门质疑德兰修女的行为。官员问:“你这么做,难道是为了让贫民窟更适应人居住吗?”德兰修女回答道:“不,是让死者死得更有尊严。”官员又问:“你打算帮助加尔各答数以百万的贫病伤残吗?”德兰修女没有回答官员,而是惊奇地问道:“数以百万?你怎么数出是一百万的?”官员不耐烦地回答道:“这不是我问的重点,我的意思是无论你怎

  • 带着诗和香水离开

    我15岁的时候,青春叛逆,血液里禽兽飞舞。我觉得屈原很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于是立志非绝学不学,非班花不娶。我30岁的时候,见了些世事,也做了些世事,班花也都嫁给了别的中年男人。我认同“渔父”们有机会横刀立马就多做一点,因为无常即常,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机会了,就收起雄心,爱古玉、古瓷,读《周易》,听春雨,不知春去几多时。如今,我45岁,以两天一章的速度重读“渔父”们皓首穷经写成的《资治通鉴》。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