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林奕含,谁知道好孩子心里的苦

2017-08-17 00:11:4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自杀,网上传出她刚刚出版的一本小说的部分文字,以及她自杀前八天接受采访,谈自己的小说和自己的创作观5~3~故~事~网
  
  有读者特意跑来跟我说,感觉她很像我小说里的夏念,我去看了一下,也认为确实如此。
  
  林奕含的小说,用她的话来概括,就很简单,直观的两三句话就可以把它讲完,就是“有一个老师,常年用他的职权,在诱奸、强暴、性虐待女学生”,但她又说,这种描述其实是不合适的,她自己认为“这是一个关于女孩子爱上诱奸犯的故事”。
  
  现在我们知道,这些是发生在她身上真实的故事,在被性侵后九年里,林奕含患上了重度的精神疾病,一直在看心理医生,遗憾的是,她还是没有闯过35故事的这一关。
  
  然而在她的小说和访谈中,她虽然是性侵事件的受害者,却都没有表现出,人们通常在此类事件的受害者身上看到的那种愤怒、控诉等情绪。在访谈中,她自己也一开始就强调,这绝对不是一本愤怒的书或者控诉的书。而是从文学的角度谈论这件事,并且提到自己在书中想叩问的几个关于文字和文学的问题。
  
  这是一个文质彬彬的、漂亮温柔的女孩子,从文字的悟性本身来讲,又十分有才气,因此看她这样克制地说出那些话,真是让人惋惜和心疼55555333.cc。不过我认为大多数非文学爱好者,可能不大会明白她在讲什么,所以我今天想聊的是一些文字以外的东西。
  
  在看她的采访的整个过程中,都能感觉到这个女孩在深深地压抑着自己。看到她反复地强调,自己不是要控诉,不是愤怒,而是堕落地爱上了的时候,我觉得最为这个姑娘心痛的是,她应该愤怒,应该控诉,也应该反击。
  
  也许那个被老师诱奸了的小女孩对诱奸犯是有爱的,但是也可能同时有恨啊。如果那个小女孩真的没有愤怒,没有怨恨,只是爱上了那个老师,她是不会折磨自己七八年的,也不会让成年后的林奕含那样痛苦,还写下这本书,最后选择自杀。
  
  也许一切不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
  
  这不是因为我们这些外人自以为是的正义,而是那可能就是她自己内心深处,那个当年受伤的愤怒的小女孩真正的诉求原文www.55555333.cc。她在一遍又一遍地对着成年后的自己呐喊:你不能否认我的存在,你要看到我。
  
  这是一个好女孩,她让我想起在学心理学的过程中,曾遇到过一个精神医生,老人六十多岁了,给我们讲他做过的案例时说,有时候反倒是那种非常乖的、温柔的好孩子,容易得抑郁症。
  
  愤怒、叛逆、有攻击性的少年,常常会让大人们头痛,有的甚至觉得他们不是好孩子,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这些真的完全是坏事吗?
  
  从生物学上来讲,愤怒和攻击,其实都是生存的本能,动物除了为了捕猎展开攻击外,在受到攻击和威胁的时候,也一定会愤怒和反击对方。
  
  这是它们求生的本能,是它们的生命活力。人同此理。
  
  可是人们常常觉得,好孩子不应该叛逆,优雅的人不应该愤怒,攻击他人的行为是不美的、没有风度的,对受过伤害耿耿于怀是不大度、不宽容的。你一直怨恨都是因为你自己的问题,你要学会谅解和包容www.55555333.cc
  
  那如果谅解不了,就会压抑,长年累月压抑郁结在胸中。如果禁止自己向外攻击,最后这些攻击就都会转向自己。
  
  谁能体会好孩子心里的苦呢?就算是专业的心理医师想帮助他释放,恐怕都无法释放得出来,因为那些“善良美好”的枷锁已经在他的心灵深处,把他绑得死死的了。久而久之,那些生命的活力,也在压抑中消亡了。
  
  “原谅别人,就是放过自己。”这是我们常听过的话,从前我也一直深信不疑。可是后来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这句话好像是在一直给被伤害的一方一个心理暗示,如果你不原谅对方,都是你的错,你活该遭罪55555333.cc
  
  上一期的《奇葩说》辩题,马东老师也是这样说,他问台下的观众,你们到底有多少人可以确定有一个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人?结果只有一个女孩子举了手,马东老师说,你看,这就说明最后我们还是会选择原谅,因为我们要放过自己(大意)。
  
  可是康永哥说,这不叫原谅,这叫做“算了”。康永哥说,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恶人,做了那么多恶事,难道你都要去原谅他?
  
  不能原谅的,就不必去原谅,内心中的恨和怨,也不必非要在心中去用某种方式去美化它,淡化它,压抑它。恨就是恨,恨是人类最正常的情绪,它本身没有错,你不承认它的存在,它就永远要用某种方式强调自己的存在,永远要戳你。你只有承认这个情绪的存在,才会去真的处理这个情绪,久而久之反倒可能真的被时间抹平。
  
  孔子说要以直报怨,而不是以德报怨。他反问,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人应该有权选择一辈子不原谅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这才是对自己最大的解放原文55555333.cc。至于最后是不是能算了,活得足够久,就会知道答案了。
  
  但是在這之前,请允许好孩子去恨,允许他们对待那些伤害自己的人,不那么善良,不那么优雅,可以去撕咬,去咒骂,去攻击,请教会他们做一个“恶童”。

推荐信息:
>>> 让别人知道你是谁
>>> 冯旭:醉茶35故事
>>> 把“无声”当成卖点
>>> 我在村里当治保
>>> 被逼后,焉能安之若泰?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句经典名言出自《金刚经》。当年,五祖弘忍大师给六祖慧能讲解《金刚经》时,六祖慧能正是听到这句经文而顿悟成道。“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意即不论处于何境,此心皆能无所执著,而自然生起。也就是说,前念不生,后念不灭。还可以通俗地理解为,来者不拒,去者不求;拿得起,放得下;上得去,下得来。更诗意的表述就是如明朝洪应明在《菜根谭》中写到的那样:“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

  • 绽放在寒冬中爱之谎花

    1950年12月19日的夜晚,傅斯年在伏案写作,那可是一年中最冷的日子,寒风不断从墙缝中钻进来,他写一会儿不得不呵呵手。妻子俞大彩见状,说:“早点休息吧!”他搁下笔,说:“我正在为董作宾先生办的《大陆杂志》赶写文章呢!想等稿费到手后,请你尽快买几尺粗布、一捆棉花,为我缝一条棉裤。”丈夫太需要一条棉裤了,从尚没入冬就说要做棉裤,可一直到了深冬,仍穿着一条旧西裤扛着。听傅斯年说完稿不需要多少时间了,俞

  • 读书不在姿势上

    喜欢读书的人,似乎并不介意时间地点场合,更不介意是以何种姿势。半床明月半床书,是躺读的最高境界。风吹哪页读哪页,是慵懒的最高境界。随便哪个书店,看到书就能站着读上一会儿,则是站读的最高境界。躺读,是一种很惬意的读书方式,倘若有摇椅,那便是最佳的物什。身边的小几上置一盏茶,读到得意处,伸出两根指头敲几下小几,抿一口香茶。倘若没有摇椅,最佳的场所自然是枕上。拥裘抱书,一样会读得兴致盎然,但也有一条坏处

  • 未曾得到的

    8岁时,我生病了。病房里,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女孩,躺在病床上。她妈妈在一勺一勺喂给她水蜜桃罐头。她幸福地张着小嘴,让滑润爽口的桃子,还有甜津津的汁水,一点点滑进嘴巴里。然后,她闭了眼,沉浸一般,小巧的酒窝漾在双颊。满屋子的甜味,浓得化不开,我的口水,在喉咙里汪洋。那样的水蜜桃罐头,该有多么好吃!闻着甜味,我心中的渴望越来越不可遏制。我偷偷在妈妈的耳边说:“我也想吃水蜜桃罐头!”妈妈为难了,那时候

  • 爱是简单期待

    前段时间,适逢母亲生日,在市内工作的表弟也赶来祝寿。席间,借着几分酒力,寡言的表弟向众人讲了自己的情况。去年暑期,他从省城的一所大学毕业,背着姑妈与一家铁路信号公司签了两年的劳务派遣合同,被派到兰州机务段具体负责机车信号的组装工作。在他初去兰州工作的几个月里,姑妈日日寝食难安,稍有空闲便电话不断,反复向他叮嘱一些出门在外的注意事项,诸如要照管好自己的人身安全,与人说话要注意分寸,晚上8点以后绝对不

  • 花花轿子人抬人

    谈起胡雪岩的经商之道,很多人都能做出精彩的概括。我的朋友,馮仑认为,胡雪岩的境界,是一个成功商人的最低境界,就是“前半夜想想别人,后半夜想想自己”。这个境界都达不到,在商场上一定混不长。冯仑坚持这一条,使他的公司成了一个人们乐意与其合作的伙伴。有的朋友强调另一点,认为胡雪岩成功的诀窍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他全心全意、真心真意捧别人抬别人,别人也会这样捧他抬他。还有人看中了胡雪岩这样一种哲学:官场和

  • 养一颗诗心

    我有一位在医药化学企业工作的朋友。他们夫妻俩在同一个企业工作,三班倒,日子乏善可陈。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已经上大学,小儿子和女儿念高中。夫妻俩工资微薄,生活压榨着他不算结实的身躯。当然,这是我认识以后知道的事。我与他相识于本地杂志举办的一次笔会。彼时,他穿一件白色纯棉T恤,一条黑色布裤,拿着一个老旧的卡片机。当别人在高谈阔论时,他的相机镜头正饶有兴趣地对着身边的一切。吃饭时,我与他邻座,

  • 有炭火盆的冬天

    一到冬天,我就想起儿时的炭火盆。那时,当寒风吹得人抖起肩膀的时候,我就催着母亲烧炭火盆。母亲总说,再等等,下雪了就烧。母亲是舍不得院子里的那堆花柴。花柴,即棉花的秸杆。每年初冬,棉花进入凋零季节,母亲把枯萎的秸杆从土里一根一根拔出来,一捆一捆背回家,然后把残留在秸杆上的棉花一朵一朵揪干净后,再把光溜溜的秸杆堆到院墙边,最后用塑料布盖好,看起来仿佛一座小山兀然而立。我和小伙伴常常爬到上面玩打仗游戏,

  • 眷村里的游戏

    从出生到15岁,我都住在眷村──先后不同的六七个眷村,从高雄凤山到台北内湖,端看父亲职务的调动。1949年随国民党来台湾的百万军,其中99%以上都是单身的中下级军人,几乎不具备娶妻生子、安家落户的养家条件。20世纪50年代中期,政府便用“美援”在全岛各个穷乡僻壤兴建简单狭小、每户仅6坪(约19。5平方米——编者注)大的眷舍,为成家的军人提供安身之处。简单地说,这就是眷村。他们饿不死也走不掉,不知自

  • 一对金手镯

    我心中一直有一对手镯,是软软的赤金色,一只套在我的手腕上,另一只套在一位亲如同胞的异姓姐姐手腕上。她是我乳娘的女兒阿月,和我同年同月生,她生于月半,我生于月底,所以她就取名阿月。周岁前后,这一对“双胞胎”就被同一位慈母抱在怀中,挥舞着小拳头,对踢着两双小胖腿,吮吸丰富的乳汁。因为母亲没有奶水,所以把我托付给三十里外乡村的乳娘。一岁半以后,伯母坚持把我抱回来,于是我和母亲被接到杭州,这一对“同胞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