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女出租车司机

2017-08-22 00:08:01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打开车门一看,稍感意外——是位女司机5 3 故 事 网。女司机侧头看我,“走不走?”我说走,就上车了。告诉她我要去的地方,她“嗯”了一声直奔三环而去。车窗外的北京城浸泡在抹布水一般颜色的雾霾里,空旷的马路上路灯吐出一蓬蓬好似长了毛的光团,车里的我们沉默不语。其实我是一个很愿意跟司机师傅聊天的人,可以从叙利亚的局势聊到南太平洋的岛国,从北京的道路改造谈到美国白宫的八卦秘闻,但他们都是男人。这位女司机没有说话,只有广播里在说,今天的PM2。5值爆表。
  
  我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她四十岁上下,随便扎了一个马尾辫,脸看起来胖软松弛,眼袋沉重,穿着男式的灰黑色带帽羽绒服,握住方向盘的手指发黄,应该是经常抽烟的结果。车过安华桥时,放在吸盘式支架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我一听是很耳熟的旋律,但一时间又没想起来是哪首歌。她伸手划了一下接听键,是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妈妈,你怎么还不回来啊?”她说:“洋洋,妈妈在开车呢。姥姥不在家啊?”小男孩说:“姥姥看电视睡着了。”她“唔”了一声:“那你把姥姥叫醒,让她去睡觉,你也要好好睡觉好不好?”小男孩答应着:“妈妈,我想等你回来。”她说:“妈妈可能会回来晚一些,你先睡觉。”
  
  她又嘱咐孩子睡前要刷牙,上完厕所要冲马桶,睡觉要关灯,不准看电视……小男孩连声“嗯嗯嗯”,顿了一下,又说:“妈妈,亲我一下,我就睡。”她这时看了我一眼,我忙装作看着窗外。“洋洋,妈妈在开车呢。”小男孩说:“好的,我亲妈妈一下。”那边响起“mua”的声音,“妈妈,我去睡了55555333.cc。”她說:“睡吧。记得关灯。”那边说了一声“好”,电话挂了。车里又一次沉默了。我听到她深深地呼吸了几下,用一只手搓了搓脸。我冒昧地问了一句:“你的孩子啊?”她“嗯”了一声,转头看我一眼,才反应过来,“呵,是。六岁了,淘气得很。”我“噢”了一声,她接着说:“非要等我回去才睡。”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我说:“你回去都很晚了吧?”她说:“没办法,生活嘛。”
  
  等红绿灯时,她从口袋里掏出一袋面包,“不好意思,我吃点儿东西,你不介意吧?”我摇头说不介意,“怎么,晚饭还没吃?”她扭开保温杯的盖子,喝了几口,“忙忘了。”绿灯亮起,她忙把保温杯搁在一旁,开动车子。我说:“以前坐出租车,很少碰到女司机。”她笑了笑,“是少。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开出租。以前我老公是开出租的。”我等了一下,她没继续说下去,我便问:“那他现在不开了?”她摇摇头,“不开了。他到另一个世界享福去了5.5.5.5.5.3.3.3.c.c。所以,我接着他开。”她说话时语气非常平静,我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她接着说:“人在的时候啊,天天吵。人一不在啊,又觉得吵吵挺好。”说完又笑了笑,“不好意思,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说:“没有没有,只是觉得你真不容易。”
  
  她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是她妈妈打来的电话。“我还得好一会儿。洋洋睡了没有?”她妈妈说睡了,然后打了一个哈欠,“我也睡了。炖了排骨汤,你回来记得喝了。”她“嗯”了一声,电话挂了。我问她:“是不是张玮玮的《米店》?”她疑惑地看了我一眼:“嗯?”我指了指她的手机,“你手机的铃声。”她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歌。这手机是我老公以前用的,歌也是他选的。”她顿了一下问:“是叫张什么?”我说:“张玮玮。”她“噢”了一声,“今天才知道是这个人唱的,就觉得还蛮好听的。我老公以前也喜欢唱歌,他唱得不比这个张玮玮差55555333.cc。他啊,”她笑了笑,“也算是个文艺青年,喜欢唱歌,还去崔健的演唱会,拉我去,真是吵得要死,所有人都在吼——吼得我头疼。我当时要走,他不肯走,还大着嗓门儿跟着唱……”她默想了一下,“就是那个什么‘我想在雪地上撒点儿野’,反正也记不得了。演唱会结束回家,那时候我们还没洋洋呢,我跟他吵了一架,说我忍了一晚上。他就说我不懂。我们吵啊吵……”
  
  我看到她脸部的表情柔和了很多,话也逐渐多起来。她又随手拿起面包,啃了几口。“你说这事情也是,吵架的时候恨死他了,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有点儿对不住他。说老实话,他也不是什么好老公,爱吹牛,瞎折腾,又自私,又小气,还动不动说自己受到了伤害。”她一只手拍了拍胸口,模仿她老公的口吻,“你们女人懂什么?懂什么?”说着她撇撇嘴,“就这德行,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过一块儿了。他这人,对家不管不顾的,晚上开完车,也不回家,跟他几个哥们儿去撸串儿吃涮肉,打电话给他吧,他就说马上回马上回。几个小时后回去了,倒头就睡,也不洗澡也不洗脚。”
  
  她手指叩着方向盘,顿了半晌又说:“我们吵得多凶啊,所有东西都砸。”她咂吧了一下嘴,“有一次吵累了,他说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我走了。走就走,谁也不拦你。我抱着孩子坐在沙发上,他走到鞋架边上换鞋。他低头系鞋带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你知道那种感觉吧?”她瞥了我一眼继续说,“就觉得这个男人啊,真可怜。一出门,谁要他啊?没什么本事,长得又矮又胖的,脾气又不好,谁要他呢?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疼他,就叫他别出门了,睡觉吧5_3_故_事_网。他就立在鞋柜那里,不说话。我抱着孩子就走到卧室里去了,他呢,不声不响地也换了睡衣进来睡了。”她说到这里,笑了一声,“后来我跟他说这个事情,他打死都不承认自己可怜。他就是个死要面子的人。”
  
  车子到了我住处的附近,但我没说话,她继续说:“现在我清静了,也没人跟我吵。他走就走了,人迟早不都是这样么?早走晚走,都是个走。他的车子我现在开着,手机也是他的,我这身上的,”她拍了拍羽绒服,“也是他的。挺好,就跟他这个人还在似的。”她把车子拐上岔道,停到我家小区门口,“是不是这里?”我说是的,准备掏钱给她,她摇摇手说:“不用给了。今天晚上让你听了这么多废话,真是抱歉。”我忙说没有,一定要把钱给她,她不得已接了,说了声:“谢谢。”我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车子消失在路口的拐角处。走在回家路上,我小声哼起了那首《米店》:“三月的烟雨飘摇的南方,你坐在你空空的米店。你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命运,在寻找你自己的香。窗外的人们匆匆忙忙,把眼光丢在潮湿的路上……”我在想,她会不会有时候也会哼起这首歌?小区的楼群多是黑的,在这样的深夜,大家都睡熟了。

编辑推荐:
>>> 天路上的爱情
>>> 合群不是规则,终究要对自己负责
>>> 领先方为大师
>>> 有个嘴角上扬的青春
>>> 十六岁的幸福阴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拒绝了冬天的严酷,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躺在明月清风中梦想金秋的丰硕,极有可能被夜半忽来的风雨惊个不知所措。拒绝了夏日的烦躁,也就拒绝了支撐生长的土壤。更多的时候不是季节拒绝了我们的热情,而是我们误解了季节的沉默。命运不会随便首肯你的选择,岁

  •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

  • 一枚深远的音符

    比起人们对母亲流于形色的吟咏,父亲,则更多地体现一种令人肃然生畏的形象,以及一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榜样力量。父亲节将至,我不会捧一束鲜花送给父亲,那将显得十分矫情,他也不会接过去。我不在这天打电话致以问候,不是不屑,而是怕轻慢了父亲在心底的分量。父爱无言,不需要靠一个日子来纪念或诠释;父亲如信念,你记得或者不记得,他都依然那般姿势,不卑不亢。理解父爱,其实就是认同一种坚守,他威严质朴,大美而无声

  • 下一站的风景

    每次爬山累了,想要放弃的时候,心底总会给自己鼓劲:前面的风景一定更美,加油。于是,便又打起精神,继续上路。或许是大自然厚待每一位游客,总有美丽的风景令人眼前一亮。山下春色遍野,春花点缀着绿树,色彩斑斓;远处的云霞在空中飞旋,以高空为画布,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如此美景下,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心底的那一份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记得在甘肃旅游的时候,在茫茫戈壁滩上开车,道路两旁一片苍茫,渺无人烟,

  • 风雪知故事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了飘飘洒洒的飞雪。旖旎似风花,漫天如落樱,在时光的卷轴,在岁月的海岸,这是出自江南女子的闺诉,让人涟漪无限,触景纵情。而我的独钟却因江南的浸染,铺叙断肠,物种多愁,喘一生的流离孤独,情爱这北方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那意境,那诗情,是种自

  • 时间这个罐子

    新年第一天,收到最多的就是祝福,满满的,都是吉利的话,但说实在的,有新意的不多,大多是堆砌了一大堆各种表情的固定模式的套话,正是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话)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公道地说,这时候你收到的只是一份祝福,说的什么都不重要,哪怕是群发的,你也是幸运的“被点击者”之一。在看到的所有关于新年的表述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新年的目的,并不是拥有新的一年,而是拥有新的灵魂”,这话来自一个餐馆销售经

  • 生命的呼唤

    我一直在思考,艺术之于我们世俗35故事,究竟有怎样的意义与价值。这是一个看似抽象又空旷的问题,我们会因一部电影泪流满面,会因一尊雕塑心惊动魄,会因一首歌曲思绪飞扬,会因一本小说愁肠百结,会因一幅油画心旌摇荡。但我们在匆忙的前行中,很少会考虑,与我们并肩同行却从不主动打扰我们喧嚣生活的艺术,它在漫漫路途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很自然地将所有小说的结局设置成悲剧。但我恰恰觉得,只有悲

  • 我心归去

    我在圣·纳塞尔市为时一个月的“家”,是一幢雅静的别墅。两层楼的六间房子、四张床、三个厕所全属于我,怎么也用不过来。房子前面是蓝色的海,旁边是绿色的公园。很少看见人,除了偶尔隔着玻璃窗向我叽里呱啦说些法语的公园游客。最初几天的约会和采访热潮已经过去,任何外来者都会突然陷入难耐的冷清,恐怕连流亡的总统或国王也概莫能外。这座城市不属于你,除了所有的服务都要你付钱外,这里的一切声响都弃你而去,奔赴它们既定

  • 年龄的哥德巴赫猜想

    数学家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数学。我认为世界上最美妙的是年龄。两百多年前提出的哥德巴赫猜想,通俗地讲就是1加1需要被证明,数学家们一直证明到现在。应该说现在的现实意义更在于,以数学的玄妙思考,不断冲击并打开人类思想。像我这种数学一塌糊涂的人,最大的受惠就是敢于以哥德巴赫猜想来看待人的年龄,果然并不是如1加1等于2般简单直白。这样,年龄就很容易被自己忘记。这很好玩。是人都怕老。老外会直接拒绝你问年龄,

  • 获得教养的途径

    每一年,我们都会看见成千上万的儿童走进学校,开始学写字母、拼读字音。我们总发现,多数儿童很快就把会阅读当成自然而无足轻重的事,只有少数儿童数十年如一日地对学校给予自己的这把金钥匙感到惊讶和痴迷,并不断地加以使用。他们为新学会的字母而骄傲,继而又克服困难,读懂一句诗或一句格言,再读懂第一则故事。当多数缺少天赋的人很快将自己的阅读能力只用来读报上的新闻或文件时,少數人仍然为字母和文字的特殊魅力所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