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决定命运的事情早已发生

2017-08-22 00:21:27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我究竟是不是1977年冬季高考宁夏考生中作文最高分的获得者?40年来,这个传言一直存在,但无法证实53故事网。疑虑始终笼罩在我心中,迷雾重重。
  
  但我能確定的是:1977年10月21日下午6点30分,我正坐在北京开往银川的169次列车上,广播中的头条新闻是“关于中共中央决定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的通知”。
  
  那一刻,列车正盘旋在军都山连绵的群山中。
  
  那年,我20岁,在宁夏贺兰山下大武口的工厂里当电工。
  
  在接下来不到50天的时间里,我身处35故事中最昏天黑地的日子——白天去工厂上班,夜里挑灯复习。直到1977年12月10日早晨,走进决定命运的考场。
  
  那年高考一共考4门,政治、语文、数学、史地www.55555333.cc
  
  我没上过高中,而且数学本来就很差,所以我把赌注全压在了语文和史地上。
  
  这是有原因的。
  
  就在4年前,我毫无准备地下乡了。
  
  当时,我觉得我要做一个35故事的决定:未来干什么?
  
  在星空下思考了半天,我坚定地认为,未来我要当作家,或者记者。
  
  之所以这样决绝,是因为我从小喜欢看书,刚上小学就能饶有兴致地阅读《参考消息》。
  
  在我身处的那个贫寒荒芜的少年时代,凡能找到的书我统统读过,甚至连《赤脚医生手册》也读得津津有味。当许多同学视作文为畏途时,我早就轻松越过5.5.5.5.5.3.3.3.c.c。上初中时,我甚至不打草稿地用整整一个作文本写了平生第一篇小说《炉热心红》。
  
  下乡的我因为确立了宏大目标,自然迸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干劲,玩命读书并假装玩命思考。我甚至一字不漏地抄录过吉林大学出版的《文艺学概论》。
  
  我开始认真写起了小说,而且一口气就写了两万多字,起名“麦场风波”。
  
  多年以后,每当回想起那篇胡编乱造的东西我还会脸红。
  
  但是,当时的我却有勇气把它寄给《宁夏文艺》。
  
  几个月后,《宁夏文艺》编辑部居然给我寄来信函,邀请我参加“宁夏工农兵短篇小说作者学习班”5+5+5+5+5+3+3+3+c+c
  
  尽管那篇小说越改越糟糕,但从知青岁月开始的写作训练却成为我35故事中最重要的财富。
  
  高考前,我们也热衷于猜题,比如,语文试卷中占分最多的作文会出啥题目?
  
  我不大擅长写议论文,于是我就备战记叙文。
  
  而“难忘的……”一定是一个重点题型。
  
  高考第一天上午考政治,下午考语文。
  
  那年西北的冬天特别干燥寒冷。
  
  午后,当我走进考场时,对语文抱着必胜的信念。
  
  卷子发下来了,果然是记叙文,题目是——难忘的一天5_5_5_5_5_3_3_3_c_c
  
  我早已胸有成竹,选择了那个极其独特的历史时刻:1976年10月6日,粉碎“四人帮”那天。
  
  因为当时我刚好在天津,亲眼见证了人们在海河两岸敲锣打鼓上街欢庆的情景。
  
  我疯狂地写,脸上全是汗,写着写着把棉袄脱了。我一直写,一直写,写得握笔的手都僵了,写到最后我哭了。
  
  我只觉得教室里的光线逐渐暗淡,周围寂静无声。
  
  等到我写完,抬起头来,发现教室里只剩下我和监考的两个老师。
  
  我没有检查,就直接交卷了55555333.cc
  
  1978年早春二月,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
  
  于是,漫卷诗书,一路东行,回到我出生的城市天津,成为南开大学中文系七七级新生。

编辑推荐:
>>> 吧台即舞台
>>> 一直太成功,就不知道还可以得到什么“更好的”
>>> 勇敢者的航行
>>> 一点点体面
>>> 羊胎素神话的破灭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驴脑子里的事情

    縻在渠沿上的一头驴,一直盯着我们走到眼前,又走过去,还盯着我们看。它吃饱了没事做,看看天,眯一阵眼睛,再看几眼苞谷地,望望地边上的村子,想着大中午的,主人也不牵它回去歇凉。终于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走出村子,钻进庄稼地。驴能认出男人女人。有些牲畜分不清男女。大多数人得偏頭往驴肚子底下看,才能分出公母。驴眼睛看人最真实,它不小看人,也不会看大。它只斜眼看人。鸡看人得分七八截子,一眼一眼地看上

  • 母亲的话

    从古到今,很少有不识字的文盲也著了书的。当我读到明代温璜所记的《温氏母训》——把他母亲所说的话一条条“白口直言”地记下来,这妇道人家虽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其经验之谈中,时时展现一种灵悟,很值得吾人深思。首先我很佩服她反对“打骂教育”,反对“棒头出孝子”的古谚,她说——是铜,打就铜器;是铁,打就铁器。若把驴头打作马,有是理否?儿子是天生的,非打成的。明代的这位老母亲,知道铜再打也是铜器,铁再打也是铁器

  • 图书馆里的将军

    在潘杜里亚这个很有名的国家,有一天,一种怀疑情绪渗透进了高级军官的头脑里:书籍中包含着对军队威信不利的观点。实际上,询问和调研得出的结论是:认为军官们也可以犯错误和闯祸、战争不总是相当于完成光荣使命的这种观点,传播广泛,存在于一大批现代的和古代的、潘杜里亚的以及外国的书籍中。潘杜里亚的参谋们集合在一起,分析情况。然而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因为他们中没有人在书目方面是内行。调查委员会成立了,由严厉又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法国画家夏加尔出生在俄国的小镇维捷布斯克。他的父亲是咸鱼厂的工人。晚年的夏加尔写过一部自传,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父亲的文字:“瘦高的父亲……黄昏总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父亲从口袋里拿出饼干、冻梨等,用布满皱纹的黑色的手分送给我们小孩子。这些点心总比那些装在漂亮盘子里端上来的,更让人觉得快乐,更为好吃。我们一口气把它们吃完。如果有一天晚上,爸爸的口袋里没有出现饼干或冻梨,我会觉得很难过……他有一颗庶民的心

  • 狗带稻种

    参加完外婆的葬礼,我在城里多待了几天。我妈则立刻赶回葵花地边。她担心赛虎,它已经被关在蒙古包里好几天了。虽然留有足够的食物和水,但它胆儿小,从没离开过家人,也不曾独自待过这么长时间。还有大狗丑丑,因为又大又野,没法关起来,只好散养在外。这几天它得自己找吃的。还有鸡和兔子,也被关了好几天,得赶紧放出来透透气。我回到家,看到一切已经重新稳稳当当、井井有条。没了外婆,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一到家,我妈

  • 城里乡下

    焉瓜两口子有一个梦想:在城里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很多农民工都有这个梦想。他们这个梦想是两年前萌发的,那时他们已经攒了5万元。焉瓜就对老婆翠玉说:“我们都努力挣钱,争取过几年在城里买一套房子。”翠玉说:“嗯。努力。”现在,他们有23万元了。焉瓜在建筑工地开塔吊,每个月可以挣6000元钱。翠玉在制衣厂上班,每个月有3000多元收入。他们租住在一套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狭小拥挤,但每个月租金要1000

  • 八十八夜的茶摘

    有一家日本公司,出品了500种颜色的铅笔,并且给每一种颜色都起了一个名字。那些名字念起来,有一种诗朗诵的感觉:日本海的渔火、杨贵妃的梨花白、彗星的传说、故宫的夜、八十八夜的茶摘、朝露打湿的牧场、京都的屋根瓦、长谷寺的牡丹……大部分名字我都能直接意会,只有八十八夜的茶摘,我不是很懂。当时不求甚解,也就跳过去了。有一天我买抹茶,店里附带教顾客怎么区分抹茶和普通绿茶粉。仔细比较辨析了十几种产品,我这才知

  • 家书里的爱与怕

    《傅雷家书》的历史切片在翻译界,人们对于傅雷的评价是:“没有他,就没有巴尔扎克在中国。”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傅雷的家书远比其翻译成就有名得多。傅雷夫妇和傅聪对于长子傅聪而言,傅雷是一个严厉的父亲。那本影响了几代知识分子、感动了无数父母的《傅雷家书》,是一个父亲对远在异国的儿子的谆谆教导,从音乐学习到如何恋爱,父亲几乎为儿子想到了所有。然而,近200封的书信,曾经是儿子傅聪心里长久的痛。很长一

  • 置身沙漠也不忘铺围巾

    她出生在重庆长江南岸的贫民窟,饥饿和苦难是她最深刻的记忆。多年后,她想写一本书,想用这本书告诉女儿她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她回忆道,小时候他们一家人住在南岸的山坡上,这里拥挤着简易小板房和石棉瓦棚子,所有的屋子看起来都是“朽烂发黑”。贫民窟里污水横流,垃圾遍地,好像全世界的臭味都集中在这里。她家的正房只有十平方米,一间阁楼也不到十平方米,竟挤下了一家八口人,而她是最后一个孩子。这里的人

  • 岁月,芬芳了记忆

    似乎我所有的记忆,都是在饥饿的大背景下。我低头猫腰,不是蹲着挖,就是弯腰拔,再或者伸手摘。沟边,崖畔,目力所及处,都是我的搜寻范围。而今忆起,却尽是快乐。四十年前的关中农村,没有几家能填饱肚子,饥饿所致,孩子们总在寻找能吃的东西。瞧——那紫色的椭圆形野果子,零零散散一个一个连成串。拎一串高高举起,仰起头,表演或者炫耀般从最下面那颗吃起,酸酸甜甜,吃着很过瘾;那像草莓表面一样,由极小极小的鲜红的颗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