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祝你好运

2017-08-29 00:09:46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从厕所里出来,看看客厅的挂钟,已经是夜里1点多了,赶快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呢tDug。然而,微弱的说话声还是传进了我的耳膜。
  
  “老张,再要个孩子吧。”妈妈的声音。
  
  “再要个孩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江天的感受?如果再要一个,他会怎么想?江天就是咱们的孩子啊,要什么?”他的声音。
  
  “可江天,他不是你亲生的啊……”
  
  “我此生就这一个儿子,他叫江天推荐55555333.cc。睡吧,不要多想了……”
  
  这一夜,我再也难以入睡,白天的情景像电影一样在我的眼前播放。
  
  姑姑家娶媳妇,热闹的酒桌上,好喝的饮料我喝了一瓶又一瓶,他赶过来制止我,要夺我的瓶子,我大声和他吵了起来:“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管我?你又不是我爸!”
  
  一院子人的目光都被我吸引过来,我心里的爽劲就别提了,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他。而现在,我的心里就像针扎一般的痛,我像对待敌人一样对他,他却把我看成亲生儿子……
  
  从那以后,我时时感受到他带来的温暖。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常常能发现我身上的亮点,给我鼓励、支持。初中时,一次校内文艺汇演,我自编自导了一个节目,他知道后,没有像其他人的父亲那样,说我不务正业,要我专心学习,而是忙得不亦乐乎:帮我修改剧本,四处借道具,借到的他不满意,就自己动手给我做……也就是那时,我发现了自己瞎编乱造的才能,于是他鼓励我选择艺考5 3 故 事 网
  
  艺考是条要比正常考生多花好多钱的路,为此,身体瘦弱、矮小的他竟然下了私人的煤窑,明明腰疼,回来还乐呵呵地拍着胸脯对我和妈妈说:“别担心,我身体棒着呢!给你挣两倍的学费都没问题……”
  
  天寒地冻,北京的地下室里,我和他跺着脚吃泡面——他陪我到北京参加艺考。他把泡面拍档一根根放在我的碗里,他说他不爱吃。
  
  他每天都睡得很晚,起得很早。又一个夜半,偶然醒来后的我看见他披着大衣,瑟瑟发抖地靠着墙壁。而他的被子全部盖在了我的身上……
  
  他冻得患了严重的重感冒,但硬是陪着我考到了第6天5 5 5 5 5 3 3 3 c c。他的感冒越来越严重,但为了给我足够的钱,他不去医院,只是在小药店里买些药来对付。我告诉他:“爸,我都这么大了,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他还是不放心,最后我狠着心告诉他,他这样,只会影响我的发挥,因为我会常常想他感冒的事情,他这才同意回家去。
  
  车站里,他买好了车票,然后,他掏空所有的口袋,把所有的钱都留给了我,要我吃好、睡好。上了火车,他又急急忙忙地下来了,他使劲地捏着我的手,对我说:“儿子,祝你好运……”
  
  我的泪水顷刻夺眶而出来自55555333.cc。这一句太过平常的话是他内心的全部,我明白的:这些年,正是个头不高的他使出浑身解数给我营造了一份好运,一份不缺父爱的好运,一份真诚呵护、真心负责的好运。正是他给我的这份好运,让我在心底里彻底忘掉了“继父”这个字眼,他就是父亲,是长相一般内心伟岸的父亲。
  
  如今,他的缕缕白发被风吹起,我搀扶着他走在楼下的花园里。他常常问我:“孩子,你累吗?”我笑着摇摇头,对着他的耳朵轻声说道:“祝你好运!”  

系统推荐:
>>> 这个时代读书到底有何用
>>> 你就是我爸爸
>>> 不挑食等
>>> 我微笑,我梦想
>>> 年入百万的免费租书店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桐城六尺巷

    路过小镇桐城,决定下车游览一番从古传扬至今的六尺巷。按着路人的指点,在桐城的西后街,寻到了这条平平常常的小胡同。六尺多宽,百米来长,地面由鹅卵石铺就。六尺巷的来由有一段佳话。相传,康熙年间,桐城人张英在京城做了宰相,家人打算扩大府第,修院墙,要邻居吴府让出三尺地界。吴府对张府的无理要求根本不买账。张家人见吴府寸土不让,便撺掇张老夫人修书送往京城。张英见信后,对家里人依官仗势、欺凌乡里的不端行为深感

  • 聆听岁月细碎的脚步声

    1有一段时间,我失业在家,心情很糟糕,母亲从老家来陪我。早饭后,我坐在窗前写字,手上的纸片翻来覆去,几个人物与情景怎么都难有完美的衔接。我有些恼火,把键盘敲得啪啪响。母亲正在厨房里收拾碗筷,我让她帮我沏一杯咖啡。母亲答应了。从厨房出来,却是一杯绿茶,翠绿的叶片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慢慢舒展开来。母亲说:“喝这个吧,比咖啡好。”母亲去阳台照顾那几盆植物,没有什么奇花异草,只是几株芦荟和一盆红掌。母亲手执花

  • 晨风中的碎花布

    “上帝不是一下子给我们这许多的日子,而是把它分割成每一个清新的早晨。”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念起这句话的那个早晨可真有点倒霉,虽然起得很早,阳光也很好,我正要赶去市里送一份材料,顺便办理一些杂事,中午前还要赶回在外滩的单位。可近9点时,我还在西北角的新村里等车。车正像梦一样。一刻钟白白浪费,不能再等下去了,叫出租吧,阮囊羞涩,还得考虑考虑,何况这儿偏郊,出租车亮着“空车”媚眼的极少,还是往前走吧:看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1这天傍晚,一个青年和尚在一个壮年汉子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处山庄。他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大口喘气,惊魂甫定。就在半天前,他经历了35故事中最为恐怖的一幕。有多恐怖呢?把你换作他,简单描述一下就是:你带着两个小兄弟在深山里走路,突然掉进妖怪的陷阱。一群相貌狰狞的妖怪跳出来,把你们绑进洞里。两个兄弟在哭喊中被剖腹挖心,剁成肉块。一个老虎模样的妖怪吃了他们的四肢,熊罴模样和野牛模样的两个妖怪

  • 驴脑子里的事情

    縻在渠沿上的一头驴,一直盯着我们走到眼前,又走过去,还盯着我们看。它吃饱了没事做,看看天,眯一阵眼睛,再看几眼苞谷地,望望地边上的村子,想着大中午的,主人也不牵它回去歇凉。终于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走出村子,钻进庄稼地。驴能认出男人女人。有些牲畜分不清男女。大多数人得偏頭往驴肚子底下看,才能分出公母。驴眼睛看人最真实,它不小看人,也不会看大。它只斜眼看人。鸡看人得分七八截子,一眼一眼地看上

  • 母亲的话

    从古到今,很少有不识字的文盲也著了书的。当我读到明代温璜所记的《温氏母训》——把他母亲所说的话一条条“白口直言”地记下来,这妇道人家虽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其经验之谈中,时时展现一种灵悟,很值得吾人深思。首先我很佩服她反对“打骂教育”,反对“棒头出孝子”的古谚,她说——是铜,打就铜器;是铁,打就铁器。若把驴头打作马,有是理否?儿子是天生的,非打成的。明代的这位老母亲,知道铜再打也是铜器,铁再打也是铁器

  • 图书馆里的将军

    在潘杜里亚这个很有名的国家,有一天,一种怀疑情绪渗透进了高级军官的头脑里:书籍中包含着对军队威信不利的观点。实际上,询问和调研得出的结论是:认为军官们也可以犯错误和闯祸、战争不总是相当于完成光荣使命的这种观点,传播广泛,存在于一大批现代的和古代的、潘杜里亚的以及外国的书籍中。潘杜里亚的参谋们集合在一起,分析情况。然而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因为他们中没有人在书目方面是内行。调查委员会成立了,由严厉又

  • 黄昏跟着他一起进来

    法国画家夏加尔出生在俄国的小镇维捷布斯克。他的父亲是咸鱼厂的工人。晚年的夏加尔写过一部自传,其中有这样一段描述父亲的文字:“瘦高的父亲……黄昏总是跟着他一起进来。父亲从口袋里拿出饼干、冻梨等,用布满皱纹的黑色的手分送给我们小孩子。这些点心总比那些装在漂亮盘子里端上来的,更让人觉得快乐,更为好吃。我们一口气把它们吃完。如果有一天晚上,爸爸的口袋里没有出现饼干或冻梨,我会觉得很难过……他有一颗庶民的心

  • 狗带稻种

    参加完外婆的葬礼,我在城里多待了几天。我妈则立刻赶回葵花地边。她担心赛虎,它已经被关在蒙古包里好几天了。虽然留有足够的食物和水,但它胆儿小,从没离开过家人,也不曾独自待过这么长时间。还有大狗丑丑,因为又大又野,没法关起来,只好散养在外。这几天它得自己找吃的。还有鸡和兔子,也被关了好几天,得赶紧放出来透透气。我回到家,看到一切已经重新稳稳当当、井井有条。没了外婆,生活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一到家,我妈

  • 城里乡下

    焉瓜两口子有一个梦想:在城里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很多农民工都有这个梦想。他们这个梦想是两年前萌发的,那时他们已经攒了5万元。焉瓜就对老婆翠玉说:“我们都努力挣钱,争取过几年在城里买一套房子。”翠玉说:“嗯。努力。”现在,他们有23万元了。焉瓜在建筑工地开塔吊,每个月可以挣6000元钱。翠玉在制衣厂上班,每个月有3000多元收入。他们租住在一套3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狭小拥挤,但每个月租金要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