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老先生的礼数

2017-09-01 00:28:19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采访老先生,常常被他们身上的礼数而感动53故事网
  
  比如采访老画家戴敦邦,每次我离开他家时,不管他在做什么,必定要放下手中事,起身拄着拐杖一直送我出家门。直到楼道口,他还叮嘱他儿子把我送出小区到大路上为止。有时我走出很远,回头一看,发现他竟然还站在楼道的大门前,犹自微微摇手目送。我想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后辈,何以克当。
  
  溽暑天气,为了作画,他在室内穿着棉袄,走到楼道门口时,还是这样一身打扮。来来往往着短打的行人与他擦肩而过,更衬托出一身冬衣的他与众不同。这是一幅我想永远记在心里的画面。不用一个字,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在大毒日头下的身影来自55555333.cc
  
  这是待客之礼。
  
  采访历史学家陈绛也是这样。88岁的他住在医院病房,我告辞的时候,他执意起身。我连忙扶住他的胳膊说留步留步。他却仰起脸笑道:“我要散散步,不如你陪陪我。”这样一来,倒显得不是他来送我,而是我在陪他。
  
  戴敦邦
  
  就算這样,老先生们还会说自己做得不到位。比如陈绛说到一个细节:他小时候到外地读初中时,一次在家书的信封上写了父亲的名讳,下面用“□□先生展”,当时陈绛觉得“展”字比“收”或“启”字新奇BSTG。没想到放假回到家里,父亲拿出这个信封,对陈绛说,对长辈不能用“展”字,这是不恭敬的,并提醒他日后用字遣词时要注意长幼有序。
  
  我心里想,现在连手写书信都是稀罕物了。人际交往,整天短信来、微信去,张口就是“喂”“哎”“哦”,哪里还用得上体现辈分的称呼呢?大家在群里,直接@一下就算是叫人了。那些尊称与谦辞,曾经是日常交际里的常用语,如今则像是少数人才掌握的暗语。但唯其稀少,一旦被运用,反而更能让人确认说话者的出身。
  
  有一次,我去上海闵行采访一位老年社区志愿者,我说些恭维他的话,对方立即从座位上欠身,口里连说“不敢不敢”。而在问我情况时,他则一直用“敢烦”和“府上”等词语,这让我印象深刻极了。后来一问,对方果然是位老大学生5~5~5~5~5~3~3~3~c~c。和这样的老先生说话,自己也不敢怠慢。语境形成的气场,就仿佛有只手推了我一把似的,让我脊背离开椅背,挺直身体,整个人因为肃然起敬,而变得像样起来。
  
  他们让我想起我的祖父。在我幼时,他也曾这样抱着我,让我坐在他的膝盖上,教我:“问人姓名说贵姓,说到自己用鄙人。赞美别人用高见,无暇陪客说失陪……”但这些用词,到了我父母那一代人,使用率就很低了。到了我们这代人身上,就几乎全体湮没。一次,一位老先生称呼我“世讲”,我竟然疑心他不善用电子设备打错了字。后来一查,才惭愧地意识到,这是老派人对朋友后辈的称呼来源55555333.cc
  
  究竟是什么使这些本来世代因袭的礼数失去了继承的土壤呢?时代的变化、社交方式的变化、外来用语以及网络词汇的冲击,使得许多社交礼仪已经改变,让许多古雅的做派如出土古董一般。当今时代,人们更乐意彰显自己的见识和地位,刷存在感和博人眼球才是应有的姿态,而谦恭自抑,是不是已经落伍了?
  
  也许,规矩,是注定要被打破的;传统,是注定会被替代的。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已经没有什么具有持续性的东西了。老派人坚持的礼数,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了恭维对方而存在。这种时刻自省的谦恭在提醒人们,不要自以为是,要晓得山外青山楼外楼。眼前的一切并非所有的世界。就像见过钧窑器皿的人,即便再使用塑料杯子,也要知道,除了眼下普及的生活方式,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编辑推荐:
>>> 蜜月诱人
>>> 力量之源
>>> 单身狗都是相似的
>>> 小清新滴七个神
>>> 请你当爸爸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幸福是两个人彼此顾惜的模样

    “爸爸,点点太鼓(拨浪鼓)给我呀,嬷嬷那里带回来了不是?”“可是,那是歌里唱的呀。”“不是不是,爸爸,给我点点太鼓。”“好的,好的,这就去做。可是,小稚今天先睡呀。”乍看上去,这是一对父女在睡前的对话,女儿娇俏任性,爸爸宽容慈爱。可实际上,这是一对夫妻在妻子临终一个月前的对话。从结婚始,妻子始终唤丈夫“爸爸”,丈夫始终称妻子“小稚”。他们彼此依恋,到这番对话发生的时候,妻已患病37年,卧床15年。

  • 树懂人间事

    仓房是从来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装着我们家所有的粮食,还有农具、皮货之类。这些东西,都是不能让外人看见的,尤其仓里的粮食,那是一个家庭最大的秘密,是多是少,不可外泄。仓房没有窗户,只在接近屋顶的高墙上,开了两个通风用的小洞口,房子里,黑得啥都看不见。我们小的时候,谁也不敢进去。门用很大的铁锁锁着,钥匙在母亲那里。有时,她打开门,进去摸索半天,端出一盆苞米或麦子。仓房里装着我们家一年的粮食,有时是好几

  • 我没有童年

    由于匮乏和苦难,由于兵荒马乱,由于太早地对政治的关心和参与,我说过,我没有童年。但回想旧事,仍然有许多快乐和怀念。我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平则门(阜成门)去玩,城门洞有手持刺刀站崗的日本兵。过往的中国百姓要给他们鞠躬,这是一段非常耻辱的记忆。一出城门就是树林,草、花、庄稼、河沟,充满植物的香气,一路走着,要跳几次水沟。到“大跃进”时为止,钓鱼台那边一直有天然野趣。那里有两排杨树,秋天树叶变黄的时候发出一

  • 等他65年

    相遇1937年的春天,太阳落得早。太姥爺那年刚满20岁。他的母亲病危,家里很早之前就准备了棺木和寿具,可疾病让他母亲瘦成了一把骨头,寿衣得重新做。于是,太姥爷到镇东边太姥姥家的缝纫店,去重新给母亲定做寿衣。整个散花镇,就数太姥姥父亲的手艺最好,连邻镇的有钱人都慕名而来。生意太好,伙计忙不过来,太姥姥就来帮忙。她站在柜台的暗影里,轻言细语地说话,用笔认真记下客人交代的尺寸。她常常穿湖蓝色的褂子,扎着

  • 永远同行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叫莱威,她叫凯瑟琳,两个人都20岁了。这里靠近城郊,周围是田野、森林和果园,附近还有一座盲人学校漂亮的钟楼。一天中午,离家已一年的莱威敲响了凯瑟琳家的大门。姑娘打开门,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有很多彩页的杂志,彩页上印的全是穿着时尚婚纱的漂亮新娘。“莱威!”她不禁吃了一惊。“可以请你一起散散步吗?”他是一个挺腼腆的男孩,说话时显得心不在焉——即使和凯瑟琳在一起,他也是如此。“散步?

  • 听来的圣诞故事

    我和奥吉·雷恩认识将近11年了。他在布鲁克林中心考特大街的一家雪茄店当售货员。只有在那家店才可以买到我钟爱的荷兰雪茄,所以我常常去那里。奥吉身材瘦小,经常穿一件带帽兜的蓝色运动衫。他的性情有些古怪,喜欢搞恶作剧,喜欢说俏皮话,总是讲一些与天气、大都会棒球队或者华盛顿政客们有关的趣事。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这些。然而,几年前的一天,他在店里翻阅一本杂志时,碰巧看到一篇关于我的作品的书评。书评里附有我的照

  • 珍惜拥有的幸福

    有一个人,他生前善良且热心助人,所以在他死后升上天堂,做了天使。他当了天使后,仍时常到凡间帮助人,希望感觉到幸福的味道。一日,他遇见一个诗人,诗人很年轻,英俊、有才华且富有,妻子貌美而温柔,但他却过得不快乐。天使问他:“你不快乐吗?”诗人对天使回答说:“我什么都有,只欠一样东西,你能给我吗?”诗人直直地望着天使,“我要的是幸福。”这下子把天使难倒了,天使想了想,说:“我明白了。”然后把诗人所拥有的

  • 以爱之名,你伤不起!

    “认识她这一年是35故事中最美好的一年”,2011年7月16日,著名出版人路金波彻底告别了结发妻子,与新欢赵子琪低调完婚了。婚礼现场宁财神微博直播了他们肉麻的爱情表白,韩寒王珞丹等人悉数捧场。而围绕这一对新人沸沸扬扬的“转正”爱情,更有传言说当日主婚人吴征曾“刁难”赵子琪:“别人都说你是小三上位,但小三之后可能还有小三,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赵子琪回答道:“如果说今生路老师再遇到他更喜欢的人,我会尊

  • 秋天别称富韵味

    时光把我们带进了秋天,秋天有高爽的天空和丰实的蕴涵,“秋”也和农历月份的别称有关。如农历七月称为首秋、初秋、早秋、新秋、上秋,八月称为正秋、中秋、桂秋,九月称为晚秋、凉秋、暮秋。此外,秋天还有许多别称。三秋。古时七月为孟秋,八月为仲秋,九月为季秋,合称三秋,代指秋天。王勃《滕王阁序》有“时维九月,序属三秋”之句。金天。古代五行之说,秋属金,故称金天或金秋。陈子昂有诗曰:“金天方肃杀,白露始专征。”

  • 我还想像小时候一样,永远想去爱

    1读那本书的那年,我20岁,还在洛杉矶上大学。外婆在那个暖和的冬天突然病重。那时,我一直在看这本《最后14堂星期二的课》。在书中,一位老教授身患渐冻症。在35故事的末尾,他对着每周来探望自己的年轻学生,讲了对于生活、生死的领悟。感谢这本书帮助我,让我能面对亲爱的外婆的离开。几年后,它又陪着我经历了我亲爱的叔公的故去。我小时候,外公外婆就住在我们隔壁,两幢房子共用一个大门。他们陪伴我成长。外婆跟我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