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老先生的礼数

2017-09-01 00:28:19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采访老先生,常常被他们身上的礼数而感动原文www.55555333.cc
  
  比如采访老画家戴敦邦,每次我离开他家时,不管他在做什么,必定要放下手中事,起身拄着拐杖一直送我出家门。直到楼道口,他还叮嘱他儿子把我送出小区到大路上为止。有时我走出很远,回头一看,发现他竟然还站在楼道的大门前,犹自微微摇手目送。我想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后辈,何以克当。
  
  溽暑天气,为了作画,他在室内穿着棉袄,走到楼道门口时,还是这样一身打扮。来来往往着短打的行人与他擦肩而过,更衬托出一身冬衣的他与众不同。这是一幅我想永远记在心里的画面。不用一个字,就是这样一个老人在大毒日头下的身影55555333.cc
  
  这是待客之礼。
  
  采访历史学家陈绛也是这样。88岁的他住在医院病房,我告辞的时候,他执意起身。我连忙扶住他的胳膊说留步留步。他却仰起脸笑道:“我要散散步,不如你陪陪我。”这样一来,倒显得不是他来送我,而是我在陪他。
  
  戴敦邦
  
  就算這样,老先生们还会说自己做得不到位。比如陈绛说到一个细节:他小时候到外地读初中时,一次在家书的信封上写了父亲的名讳,下面用“□□先生展”,当时陈绛觉得“展”字比“收”或“启”字新奇55555333.cc。没想到放假回到家里,父亲拿出这个信封,对陈绛说,对长辈不能用“展”字,这是不恭敬的,并提醒他日后用字遣词时要注意长幼有序。
  
  我心里想,现在连手写书信都是稀罕物了。人际交往,整天短信来、微信去,张口就是“喂”“哎”“哦”,哪里还用得上体现辈分的称呼呢?大家在群里,直接@一下就算是叫人了。那些尊称与谦辞,曾经是日常交际里的常用语,如今则像是少数人才掌握的暗语。但唯其稀少,一旦被运用,反而更能让人确认说话者的出身。
  
  有一次,我去上海闵行采访一位老年社区志愿者,我说些恭维他的话,对方立即从座位上欠身,口里连说“不敢不敢”。而在问我情况时,他则一直用“敢烦”和“府上”等词语,这让我印象深刻极了。后来一问,对方果然是位老大学生来自www.55555333.cc。和这样的老先生说话,自己也不敢怠慢。语境形成的气场,就仿佛有只手推了我一把似的,让我脊背离开椅背,挺直身体,整个人因为肃然起敬,而变得像样起来。
  
  他们让我想起我的祖父。在我幼时,他也曾这样抱着我,让我坐在他的膝盖上,教我:“问人姓名说贵姓,说到自己用鄙人。赞美别人用高见,无暇陪客说失陪……”但这些用词,到了我父母那一代人,使用率就很低了。到了我们这代人身上,就几乎全体湮没。一次,一位老先生称呼我“世讲”,我竟然疑心他不善用电子设备打错了字。后来一查,才惭愧地意识到,这是老派人对朋友后辈的称呼5.3.故.事.网
  
  究竟是什么使这些本来世代因袭的礼数失去了继承的土壤呢?时代的变化、社交方式的变化、外来用语以及网络词汇的冲击,使得许多社交礼仪已经改变,让许多古雅的做派如出土古董一般。当今时代,人们更乐意彰显自己的见识和地位,刷存在感和博人眼球才是应有的姿态,而谦恭自抑,是不是已经落伍了?
  
  也许,规矩,是注定要被打破的;传统,是注定会被替代的。在这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已经没有什么具有持续性的东西了。老派人坚持的礼数,其实并不仅仅是为了恭维对方而存在。这种时刻自省的谦恭在提醒人们,不要自以为是,要晓得山外青山楼外楼。眼前的一切并非所有的世界。就像见过钧窑器皿的人,即便再使用塑料杯子,也要知道,除了眼下普及的生活方式,还可以有另外一种生活方式。

系统推荐:
>>> 美国“傻帽”打胜仗
>>> 忍者王长田:光线的十亿个掌声
>>> 黄子韬:一个“表情包”的自我修养
>>> 意外的结局
>>> 心中怀有“大目标”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善心里开出的花朵

    今年秋天,我到鄂北出差,想起在当地小镇教书的阿莉,我特意绕过去看她。一路上,我都在想,十几年没有见面了,当年那个瘦小、羞涩,总是心事重重的阿莉,现在又有哪些变化呢?说起我和阿莉的相识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1996年冬天,一个阴雨沉沉的午后,我和同事国政、友江在办公室聊天。友江说矿门口小吃摊上有个打工的外地女孩,今年夏天考上了大学,但因为家境贫穷,无力供她读书,她只好投奔亲戚,来到这里打工。听完友江的

  • 尘世小暖

    她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满头银发,佝偻着腰,脸上的皱纹刻画出岁月的年轮。我是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员,每天衣着光鲜地坐在办公室里。我们来自不同的天地,只因偶然的机缘,让彼此的生命有了交集。那天,我端着茶杯急步去茶水间,把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趔趄。她是位年长的清洁工,俯身扫地,额头上渗满细密的汗珠。我正要开口道歉,她反而先问道:“姑娘,撞到你了吗?”我笑着摆手说:“我走得太慌了。”随意聊了几句后,这才知道她

  • 做人家的烟火气

    碗柜,上海人叫架橱。上海人家的饭碗、筷子、调羹之类,还有剩菜,都是放在架橱里的。这曾经是上海人家必备的一种日常家具。它通常被放在厨房间。在没有独用厨房的时候,它就搁在门边的角落,靠近饭桌。开架橱最多的人,是这家人家的主妇。儿时的印象里,我的外婆就是与我家的架橱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架橱的气味。她拉开架橱门的架势,就像魔术师变戏法;她把头探进去,总归会有一些吃食给带出来。那里面不知道有

  • 桐城六尺巷

    路过小镇桐城,决定下车游览一番从古传扬至今的六尺巷。按着路人的指点,在桐城的西后街,寻到了这条平平常常的小胡同。六尺多宽,百米来长,地面由鹅卵石铺就。六尺巷的来由有一段佳话。相传,康熙年间,桐城人张英在京城做了宰相,家人打算扩大府第,修院墙,要邻居吴府让出三尺地界。吴府对张府的无理要求根本不买账。张家人见吴府寸土不让,便撺掇张老夫人修书送往京城。张英见信后,对家里人依官仗势、欺凌乡里的不端行为深感

  • 聆听岁月细碎的脚步声

    1有一段时间,我失业在家,心情很糟糕,母亲从老家来陪我。早饭后,我坐在窗前写字,手上的纸片翻来覆去,几个人物与情景怎么都难有完美的衔接。我有些恼火,把键盘敲得啪啪响。母亲正在厨房里收拾碗筷,我让她帮我沏一杯咖啡。母亲答应了。从厨房出来,却是一杯绿茶,翠绿的叶片在透明的玻璃杯里慢慢舒展开来。母亲说:“喝这个吧,比咖啡好。”母亲去阳台照顾那几盆植物,没有什么奇花异草,只是几株芦荟和一盆红掌。母亲手执花

  • 晨风中的碎花布

    “上帝不是一下子给我们这许多的日子,而是把它分割成每一个清新的早晨。”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念起这句话的那个早晨可真有点倒霉,虽然起得很早,阳光也很好,我正要赶去市里送一份材料,顺便办理一些杂事,中午前还要赶回在外滩的单位。可近9点时,我还在西北角的新村里等车。车正像梦一样。一刻钟白白浪费,不能再等下去了,叫出租吧,阮囊羞涩,还得考虑考虑,何况这儿偏郊,出租车亮着“空车”媚眼的极少,还是往前走吧:看看

  • 一个唐朝和尚的“深夜食堂”

    1这天傍晚,一个青年和尚在一个壮年汉子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处山庄。他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大口喘气,惊魂甫定。就在半天前,他经历了35故事中最为恐怖的一幕。有多恐怖呢?把你换作他,简单描述一下就是:你带着两个小兄弟在深山里走路,突然掉进妖怪的陷阱。一群相貌狰狞的妖怪跳出来,把你们绑进洞里。两个兄弟在哭喊中被剖腹挖心,剁成肉块。一个老虎模样的妖怪吃了他们的四肢,熊罴模样和野牛模样的两个妖怪

  • 驴脑子里的事情

    縻在渠沿上的一头驴,一直盯着我们走到眼前,又走过去,还盯着我们看。它吃饱了没事做,看看天,眯一阵眼睛,再看几眼苞谷地,望望地边上的村子,想着大中午的,主人也不牵它回去歇凉。终于看见两个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走出村子,钻进庄稼地。驴能认出男人女人。有些牲畜分不清男女。大多数人得偏頭往驴肚子底下看,才能分出公母。驴眼睛看人最真实,它不小看人,也不会看大。它只斜眼看人。鸡看人得分七八截子,一眼一眼地看上

  • 母亲的话

    从古到今,很少有不识字的文盲也著了书的。当我读到明代温璜所记的《温氏母训》——把他母亲所说的话一条条“白口直言”地记下来,这妇道人家虽没受过什么教育,但其经验之谈中,时时展现一种灵悟,很值得吾人深思。首先我很佩服她反对“打骂教育”,反对“棒头出孝子”的古谚,她说——是铜,打就铜器;是铁,打就铁器。若把驴头打作马,有是理否?儿子是天生的,非打成的。明代的这位老母亲,知道铜再打也是铜器,铁再打也是铁器

  • 图书馆里的将军

    在潘杜里亚这个很有名的国家,有一天,一种怀疑情绪渗透进了高级军官的头脑里:书籍中包含着对军队威信不利的观点。实际上,询问和调研得出的结论是:认为军官们也可以犯错误和闯祸、战争不总是相当于完成光荣使命的这种观点,传播广泛,存在于一大批现代的和古代的、潘杜里亚的以及外国的书籍中。潘杜里亚的参谋们集合在一起,分析情况。然而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因为他们中没有人在书目方面是内行。调查委员会成立了,由严厉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