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情感 > 正文

玉米地里的亲情

2017-09-04 00:30:00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国庆放假之前,我在电话里信誓旦旦地对父亲说:“放假我回家帮忙收玉米5+3+故+事+网。”父亲乐不可支:“那好啊,我正愁着忙不过来呢。”
  
  在此之前我已经十年没有干过农活了。到家的第一天,我突发奇想地对父亲说:“我上网查过了,现在收割玉米都有专门的机器,方便快捷,省时省力。”父亲笑着说:“这才下了几场大雨,地里潮湿,进不了大型机械,何况用机器收割,每亩地需80元的费用,10亩地就是800元,很不划算,农民过日子,能省就省,力气就是金钱。”我一时语塞,便不再言语。
  
  村里人都是这样干的:提着尼龙袋子到地里将玉米棒子一个一个地掰下来装进袋子里,待袋子装满后,再将玉米扛到地头,放到三轮车上,车子装满后运到家里,然后将玉米棒子的外壳剥去晾晒,最后再进行脱粒。这一道道繁缛的工序,全部需要手工完成来自www.55555333.cc
  
  我换上破旧的外套,用毛巾将脸部和头部裹住,穿上父亲的布鞋再戴上手套,便坐上父亲的三轮车奔赴玉米地。
  
  玉米地一眼望不到边,我一手提着尼龙袋,一手不断地将玉米秸上的玉米掰下,丢进尼龙袋里。玉米叶上的刺毛和纷乱飞舞的虫子,将人身上叮咬得痛痒难忍,由于活儿干得急,只是一会儿工夫便大汗淋漓。我回头见身后默默掰玉米的父亲,心底升腾的一丝幽怨又渐渐平息下去。年迈的父亲周而复始地在田间劳作都不嫌累,我一个大小伙子,又何言劳苦?于是便闷头将怒气都归结到这望不到头的玉米上。
  
  不一会儿便将尼龙袋子装满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扛不动一整袋玉米,而且地里湿滑难行,我几次趔趄差点摔倒。父亲走过来说:“你只管掰,我来扛推荐www.55555333.cc。”我有些羞愧,30岁的壮年却不及年逾六旬的父亲。只见他双手一抬,便将满袋玉米扛在了肩上,然后穿过密密层层的玉米地,往地头停放的三轮车上送去。
  
  几天下来,手上尽是老茧、水泡,胳膊被玉米叶子划出密密麻麻、痛痒难忍的斑点。每天干完农活回到家,我便像散了架一般浑身无力,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连澡都不想洗。劳作了一天的父亲洗了把脸之后,便开始默默地烧饭,晚饭过后又不辞劳苦地刷锅洗碗,待这些忙碌完毕,便在院子里的灯光下,一个人伴着秋色的微凉和孤寂剥玉米。他不再像我小时候那样指使我一起帮忙了。
  
  那个深秋的夜晚,我被尿憋得从梦中惊醒,起床便看见窗外昏黄的灯光下,父亲穿着粗旧的秋衣,佝偻着腰在院子里不疾不徐地剥玉米5 5 5 5 5 3 3 3 c c。“爸,都几点了还不睡觉?这点活儿明天再干吧。”我迷迷糊糊地冲父亲说道。父亲转头看看我,说:“你睡吧,我不困,再剥一会儿。”
  
  我不知道父亲究竟何时睡的觉。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起床到院子里一看,那些剥好的玉米已经堆积如山,黄澄澄的像金子一般闪闪发光。昨夜父亲定是很晚才睡,此刻,就让他在床上多睡一会吧。我转身的瞬间不禁惊叹,原来父亲早已起床,且已在厨房里忙活早饭了原文55555333.cc
  
  我提着竹篮到屋后的菜园里摘菜,原来那些挑灯夜战剥玉米的,远不止父亲一个人,很多村民乡亲,都在雾气朦胧的秋色里,争分夺秒地剥玉米。一位大伯对我说:“累坏了吧?坚持一下,天气预报说,国庆之后还会下雨,所以大家都想赶在下雨之前将玉米掰完。”我,顿时明白了父亲的心思。
  
  假期的第四天,地里的玉米还有一亩多没有掰完。一位外地朋友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游玩消遣?我说在自家十余亩的玉米地里。朋友不屑,说:“早就不让你回家你偏要回去,在地里干活哪有出来游玩舒心?”我粲然一笑,游玩赏景固然能陶冶性情,但乡间玉米地里那质朴又纯真的美景,以及农家那些热火朝天干农活的场面,远不比景区逊色。
  
  十年没有干农活的我,如今在父亲的带领下,依然干得风风火火,将不再年富力强的父亲,远远地抛之身后来自www.55555333.cc。但我追赶不上的,是父亲骨子里渗透的那份农民的耐性与坚韧,那种与土地水乳交融的亲密无间。

更多推荐:
>>> 不花钱携4岁宝贝横穿美国
>>> 隼和阉鸡
>>> 你为什么不受欢迎
>>> 做个好人并不难
>>> 太早到达就等着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让我们回到那雪地上撒点儿野

    1986年,对于中国摇滚乐来说,是一个需要永远铭刻的年份。这一年的5月9日,崔健登上了北京首都体育馆的舞台,在那场名为“让世界充满爱”的百名歌手演唱会上,他首次亮相。当《一无所有》的歌声响起时,中国摇滚乐的历史由此开启。那些曾经被一块红布蒙住了双眼的年轻人,内心蕴藏的激情瞬间被嘹亮的小号点燃,被嘶哑的嗓音唤醒。崔健,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不但划破了北京黑色的夜空,也让压抑已久的中国青年由此与衰老的传

  • 身体弯曲,灵魂飞翔

    去年春节期间,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竟是多年前的学生刘权打来的,说是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聚会,非要请我吃饭。刘权能主动打来电话,我当然感到意外,要知道,读书时的他,因为一条腿走起路来有障碍,常常自卑得要命,以至于我与他谈话结束时,总要格外地多给几句鼓励,或是拍拍他的肩膀,为他加油。现在,他竟然考上了研究生,不要说他考上,就是别的同学考上都够我吃惊的了。因为当年,我任教的学校可是全市三流的民办学校。后来

  • 心灵保险

    人从根源上说,35故事的痛苦、危险、灾难有两类,一类是自己制造的,另一类是由自己不可控制的因素造成的。所以,心灵保险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怎样不给自己制造痛苦,二是怎样用适当的态度面对由不可控制因素造成的痛苦。35故事中有一半痛苦是自己制造的。要不给自己制造痛苦,就必须想明白35故事的一个基本道理,叫做价值观。这就是要分清35故事中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不重要的,对重要的要看得准、抓得住,对不重要的要

  • 餐桌上的蒲公英

    午饭时发现餐桌上多了一道不知名儿的菜,我连忙夹些品尝,岂料一股苦涩顿时在口中萦绕开来,经过一番咀嚼,又生出甜而香的味道,口感极是清爽。我好奇地问母亲,她笑着说,好多年没吃了吧,这是婆婆丁啊!婆婆丁,又叫苦儿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蒲公英。记得小时候,每到清明前后我就跟着姐姐一起到野地里去采挖蒲公英的嫩苗。蒲公英喜湿,多生长在低洼的地方,姐姐先用小铲刀切断婆婆丁的根,再轻轻拿起来甩掉上面的泥土,然后递给

  • 远离孤独

    人是害怕孤独的。大雨滂沱的午后,独自一人,坐困愁城,你总是眺望窗外,希望雨中能出现一二朋友的身影,期待幽闭的房门被敲响。寂静的午夜,你一遍又一遍地刷新屏幕,然而朋友圈一片寂静,唯有你是长夜无眠人。孤独的时候,你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这颗不安的心、躁动的心。当孤独潮水一般漫上心的堤岸,你救命的稻草却遍寻不见。年轻的时候,只觉得孤独是一种需要躲避的情绪与状态,但却总也躲不过去。它顽强地存在,时时地袭来。孤

  • 准时就是迟到

    大家都说:“准时是一种美德。”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准时就是迟到”。我的儿子是高中水球队队员。按惯例,第一次练球的时候,教练先召集球员,说明参加球队的权利与义务。我跟其他家长坐在旁边,听到他开宗明义就说:“练球一定要早到,凡事都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如果准时就是迟到。”教练不到30岁,虽然年轻,这一句话却说得老练、有智慧。的确,球员在下水练球前,需要时间换衣服、擦防晒油,如果准时到达球场,练球时间可能就

  • 什么是满意

    语文课上,学生们问老师:什么是满意?老师举了一个例子:两人同去一个苹果园,甲坐着,乙去摘苹果。乙第一次摘了14个,第二次摘了18个,两次摘的苹果大小一样。请问,是14个让甲满意,还是18个让甲满意?学生们回答:当然是18个让甲满意。老师摇摇头说:不一定。如果第一次甲希望乙摘10个,而乙摘了14个,那么甲就很满意,因为多了4个;如果第二次甲希望乙摘20个,而乙只摘了18个,那么甲就不满意,因为少了2

  • 一寸一寸

    老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这话不管是意思还是说法,我都不太喜欢。哪怕它是至理名言,我也觉得它有些功利、市侩、冷冰冰。昨晚看《小城三月》,萧红说:“天气一天暖似一天,日子一寸一寸的都有意思。”你看看,“一寸一寸”,說得多亲切、多温暖,叫人欣喜莫名,甚至泪水盈盈。换个说法,就让你觉得尘世和35故事都“有意思”了。

  • 过小而难的生活

    除了偶尔的朋友聚會和出差,我的生活非常简单:每天8点30分左右起床,喝茶,读书,写作,午餐;喝茶,读书,写作,晚餐(不是每天都吃);健身(每周两三次),喝茶,读书,凌晨1点左右睡觉。我认为能过简单的生活是幸运的,这让我有条件做长跨度的时间计划。系统学习一门知识或者掌握一项技能,都需要大量时间。有日本哲人把生活分成四种:大而困难的、大而容易的、小而困难的、小而容易的。大而困难的,总面临生死抉择,像玩

  • 3小时3天300万

    一个星期一的晚上,加拿大某无线电台副总裁鲍伯召集了电台所有的行政人员到他的办公室开会。他在黑板上并列写下3个“3”,说:“请你们想想,如何能利用3个小时,在3天中筹到300万元,好用这笔款去帮助巴尔的灾民?”巴尔是加拿大北方的一个小镇,上周五被飓风侵袭,造成了12人死亡和几百万元的财产损失。有人说:“这太疯狂了,你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但鲍伯说:“等一下,我不是在问‘我们能不能,或是我们应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