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市长收到骨灰盒

2018-01-03 00:17:12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一、骨灰盒后面有老虎
  
  龙城市人民路1号,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地址,因为这是龙城市政府的官方通信地址5.5.5.5.5.3.3.3.c.c。这个地址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信件,或者快递。
  
  重要领导,比如书记或者市长乃至于几个副市长,他们的信件和快递第一关必须经过市府办公室工作人员的检查后,才会送到领导办公室。
  
  但凡事都有例外。
  
  一件本不应该出现在市长办公室的快递,居然被拿到了那里。当包裹被拆开后,所有人都惊呆了:包裹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骨灰盒。
  
  骨灰盒上,还写着市长张新民的名字。
  
  骨灰盒正面上有照片,虽然不是张新民,但是一个骷髅相,十分骇人,张新民的女儿张若彤刚好来爸爸办公室玩,当场被吓哭了。
  
  这绝对是龙城市有史以来最劲爆的事件!张新民的夫人李彤闻讯大怒,一个电话打到省纪检委。张新民到龙城担任市长后,掀起了“整风提效”和“反贪倡廉”两场风暴,两年来龙城市官场风雷激荡,两名副市长被降职,县市十四名局长被停职,还有一大批副局长处长之类的小官被处理,这些人关系盘根错节,听说一个县畜牧局的副局长在省里都有关系。这些人多年努力熬到现在的位置上,突然被张新民拿掉,一定对他怀恨在心,所以有人寄骨灰盒,一是泄愤,二有警告意味。
  
  省纪委书记非常同意李彤的分析,他在电话里满口保证:“李彤同志,关于新民同志的安全问题,你交给我好了,他少一根汗毛你拿我是问。这件事背后肯定是有人搞鬼的,那个骨灰盒只是个一般快递送的,这类东西被办公室发现肯定就被悄悄地处理了,这东西连过好几关,到了新民同志那里,这里面肯定有弯弯绕,我一定派出精干力量调查这个事件!”
  
  省纪委书记马上抽调纪委和公检两套人员奔赴龙城,纪委副书记严正涛任专案组长,他的侄子严勇今年刚从警校毕业,在市局做实习警察,一听有重大行动,就跑来要求参加,严正涛就带上了他。路上,严正涛将侄子介绍给其他人认识,严勇惊奇地发现,这些对叔叔态度甚是恭敬的人都是处长、省城侦缉组长之类的“大官”,是有的小警察奋斗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对象。但他们个个都沉默寡言,连严正涛都不怎么说话,严勇小声地问:“叔,不就有人给张市长送了个骨灰盒嘛,这有啥了不起的,寄子弹的都有,也没见省里多重视,这次为啥如临大敌,派出如此强大的阵容……”
  
  严正涛只说了一句话,就让侄子闭嘴了:“知道李彤是谁吗?李书记的小女儿。”
  
  对严正涛一行的到来,张新民感到非常惊讶。此时,他已经安抚好了女儿,对严正涛说:“严书记,我这小事,怎敢劳你大驾?”
  
  严正涛笑容可掬地说:“哎呀老弟,都收到骨灰盒了,这么恶劣的事情怎么算是小事呢。这事三岁小孩都知道,肯定有人在后面捅刀子,这人还不一般,对你身边人的情况还挺熟悉,所以我们马虎不得啊,别人只知道我们纪委是处理干部的,却不知道我们也是保护干部的!”
  
  张新民哈哈笑了起来,他请严正涛以及专案组的人坐下后,跟大家讲了收到骨灰盒的来龙去脉。
  
  二、最好的结果最坏的情况
  
  骨灰盒出现在张新民办公室里,其实出于多重偶然5_5_5_5_5_3_3_3_c_c
  
  第一个偶然,是负责安检的小李刚好被办公室齐主任叫去做事,临时由新来的科员小刘坐在电脑前查看,物品过安检时小刘看到了X光机照射下那个四四方方的小盒子,但她没多想,所以就放过去了。
  
  第二个偶然,是负责市长信件的秘书王要梁当天请假了,他跟齐主任说身体不舒服,请假两天。王要梁平时很少请假,这次张口齐主任也不好拒绝,再说王要梁并不是什么重要秘书,无非是整理信件的,所以齐主任就准假了,并且派另外一个秘书负责信件。正在电话里对该秘书交代事情,张若彤一声尖叫,事情已经出了。
  
  第三个偶然,就是张若彤来市长办公室了。张若彤在省外国语中学读初一,刚刚放暑假,就从省城跑来龙城玩了。但张新民要求严,张若彤来龙城好几天了,起初在龙城著名风景区龙山大峡谷里玩了几天,今天刚回来,本来要回张新民的住所的,但家里没人,她的钥匙又丢在大峡谷了,就跟张新民打了电话,张新民就同意女儿来他办公室了。小姑娘精力旺盛,根本闲不住,非要帮爸爸的忙,一听办公室说有爸爸的快递,就跑过去拿……
  
  几件快递和信件摆在了专案组面前。严勇很奇怪,一个市长,日理万机,怎么会有空上网购物?
  
  齐主任跟他解释说,张市长从来不上网购物,凡是给他的快递,地址上往往写着“龙城市人民路1号市政府张新民市长收”,电话号码,就写着市政府网站公布的通联电话,这是公开的地址,谁也拦不住有人往这个地址寄东西。这些物品中,90%里面是上访的投诉信件,经秘书确认后会转到信访办;另外10%是一些闲着没事干的人寄给张市长的奇奇怪怪的礼物,比如前不久有个家庭主妇学会了做曲奇饼干,制作了一份自认为很完美的饼干,然后用盒子一装,发到市政府来了。信中她还说,她是龙城老市民,张新民上任以来整顿官场风气,大力发展经济,龙城面貌焕然一新,大家都说张市长是龙城市有史以来最好的市长,因此她就做了一份饼干送给张市长表达心意……
  
  严勇听了嘻嘻笑,戏谑地说,没想到,张市长还是中老年妇女的最爱啊。齐主任正色说,这是老百姓对张市长的信任。大家给张市长寄来的物品,有十字绣、有锦旗、有蜂蜜、有自己制作的腊肉,都是一片心意,寄骨灰盒可是首次!
  
  骨灰盒材质低劣,是个便宜货。快递来自福建漳州,离龙城几千里,这不奇怪,“有心人”当然不会在龙城寄骨灰盒。
  
  涉及到跨省办案,这怎么查?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百姓给市长寄蜂蜜大家都不知道,但给市长送骨灰盒的事情已经传遍龙城的大街小巷,甚至省城官场也在传这件事情。严勇的一个同学只是省城的一个小公务员,他听说严勇作为专案组小兵来到龙城后,就兴奋地打电话过来询问:“怎么样?钟吉发跟张新民正面开战啦?”
  
  严勇好奇地问:“钟吉发是谁?”
  
  同学笑了:“哈,亏你还是专案组的。他是龙城市的书记啊,在龙城当了八年书记了,市长换了四五个,号称铁打的书记流水的市长……”
  
  钟吉发这个官场不倒翁在龙城说一不二,但张新民来后,孤身一人却把龙城掀得天翻地覆,在公开场合,两人就吵过几次架,彼此看不顺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敢动张新民的人,只有他一个Ukm。别人都是小兵小虾小苍蝇,这个人才是真老虎。
  
  晚上,严勇终于在宾馆招待所里等到了回来的严正涛,他刚刚参加了钟吉发的宴请,严勇着急地问:“叔,真如外界传言,是钟吉发干的吗?这么敏感的时候,你怎么还参加他的宴请啊?”
  
  严正涛皱眉,斥道:“小孩子,你懂什么?不管怎么说,我们俩还是党校同学呢,同学宴请,我能不去?不去岂不是明摆着不信任他?他堂堂一个书记,断然不会干寄骨灰盒这种事情。”
  
  严勇不知道的是,严正涛一行刚来到龙城,就接到了钟吉发的热情邀请。钟吉发原本定于这几天去比利时考察的,特意延迟了考察时间。就这件事,严正涛跟钟吉发进行了私人交流:“老钟,你跟我交个底,这个事,是不是你手下人做的?”
  
  三、小苍蝇推波助澜

  严正涛声音很低,但钟吉发还是听出了他这句话的分量。严正涛是带着任务来的,不带走个把人,是无法回去交差的。
  
  “老严,实不相瞒,我也怀疑是某个小兄弟干的,但我真不知道是谁。我要知道是谁,我非崩了他不可——没脑子的蠢东西,寄骨灰盒有个啥用?不仅对他张新民没啥用处,还把我架起来在火上烤。大家都知道我跟张新民关系紧张,这下让老百姓也知道这个内幕了……”钟吉发懊恼地说道。
  
  严正涛跟严勇说了这些事后,便开始打电话。专案组人员兵分几路调查嫌疑人。重点就是最近刚刚被撤职的两个局长,一个是龙城市建设局任局长,一个是山南县建设局秋局长,其他被撤职的公职人员中,也要逐个排查。
  
  不得不说,专案组的效率是很高的,当天夜里一点多,严正涛手机响了,同屋的严勇还在玩手机游戏,他竖着耳朵听到严正涛说:“好,果然不出我所料,立即抓捕那姓秋的。”
  
  严正涛走进房间,在门口兴奋地说:“那个姓秋的局长,老家就是福建漳州的——前阵子张新民要求全市处级干部公布手机号码,并在龙城日报上公示,结果这个秋局长居然搞了个假号码,被群众举报了,张新民立即把他给撸了。这小子觉得挺冤屈,为此还去省里活动过,我们纪委就接到过他的告状信,告张新民搞‘一言堂’……如果真是他,那真是最好的结果。”
  
  半个小时后,前去抓捕的人员打电话说:“嫌犯下午已经跑了……”
  
  畏罪潜逃?这更坐实了他的嫌疑。严正涛并没有很沮丧,但抓捕人员在电话里又说:“严书记,嫌犯家人说,他临走之前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揭露骨灰盒事件……”
  
  严正涛连忙打开笔记本电脑,根本不用费劲寻找,就很容易找到了这篇文章。短短几个小时,这篇3000字的文章在龙城论坛上被浏览了十几万次,秋局长在文章中说,他承认,在张新民来龙城后,他思想上比较抵触,因为张新民和他的老领导关系不睦,他也就不怎么听话推荐55555333.cc。这次被张新民撤职后,他曾到处活动,但没有什么结果。他原来以为这是张新民权力的作用,但他在家这段时间,耳闻目睹了老百姓对张新民的评价,老百姓普遍支持张新民的新政,对龙城这两年的可喜变化交口称赞。所以,他也冷了告状的意,老老实实地在家呆着,绝对不会给张新民寄骨灰盒。再说,做了这么多年领导,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市政府的安检制度,他即便寄了,骨灰盒也不会到达张新民手里。恶心不了他,还让自己惹一身骚,这种蠢事他怎么会干呢?但谁也没想到,这件事突然落到自己头上,老领导逼他顶这个包,但事情不是他做的,他坚决不承认。由于老领导位高权重,他如果呆在龙城,很可能被屈打成招,所以他先逃走一阵子,等待真相大白后他再回来……
  
  完了,完了,这家伙根本不是逃跑,而是躲藏。
  
  严正涛看完,一头歪在沙发上连连叹气。
  
  严勇不明白了,“叔,这两者还有区别?”
  
  严正涛无力地解释:“现在这些领导不少人抽屉里都有外国护照和瑞士银行的卡,出事了就出境,这叫逃跑;他这是在国内犄角旮旯地住一阵子,咱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严勇明白了,如果他出境,那事情就恶劣了,什么事情都往他头上一按,说他叛国叛党都没错。但现在他在国内,时不时在网上发些这样的文章恶心你,他的存在就是证明纪委的无能,你除了恶心还能有什么办法?
  
  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找到那个寄骨灰盒的家伙。这家伙摆明了对市政府的工作程序非常熟悉,不可能是老百姓,一定是官员,而且还是对张新民有极大怨气的官员。严正涛将这两年张新民处理过的官员资料重新过了一遍,熬到了凌晨四点多,仍然没看出什么眉目。严勇想了想,说:“叔,你光注意被处理的官员了,还有那些没被处理但注定要被张新民处理的,这些官员才会狗急跳墙呢。”
  
  严正涛不懂“注定要被处理”是什么意思,严勇指着已经被处理的官员资料说:“叔,这些人,是不是都是钟吉发提拔上来的?”
  
  严正涛看这些人的简历,的确是钟吉发在任时提的。严勇说:“这就简单了,上面十几号人,从县里的副局长到市里的副市长,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都是钟吉发的外围。钟吉发是老虎的话,这些都是狐狸狼狈;钟吉发是阎王的话,他们就是小鬼。张新民是一步步地清理钟吉发的外围,所以,只要是钟吉发提拔的,同时又做了不少坏事的,就注定是要被处理的。只有将这些外围人员都处理了,才能腾出手来搞大的Ukm。”
  
  严勇虽然喜欢满嘴跑火车,但不得不说,他这番话说到了点子上。
  
  专案组人人都忙活起来了——他们此前只是调查十几个人,现在几乎要调查近百个人。
  
  钟吉发在龙城做了这么多年的老大,上上下下都被他清理了一遍。重要岗位重要职位,几乎都是他的人。严正涛一边指挥调查一边感叹组织部的眼光独到,只有派张新民来,派其他人来都会被架空。张新民在有限的时间里腾挪出如此空间,的确不容易。
  
  四、幕后人投案自首
  
  省纪委所住的蓝天宾馆地处偏僻,这是为了查案的方便,但这两天突然热闹起来。但凡在龙城市有头有脸的官员,都会被叫到这里来问话。谁如果没被叫来,那在龙城肯定就是小虾米。就好像电影《建国大业》一样,把中国明星都叫来露脸了,谁要是没在里面晃悠几下,就不是明星似的。
  
  虽说是“法不责众”,也有人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但每个人,来的路上谈笑风生,好像心中坦荡荡,但一走到宾馆门口就不由自主地打哆嗦,面对纪委问话时,平时说话流利的人个个出现了结巴现象。
  
  纪委轮番敲打,龙城市官场可以说不亚于一连串的小地震。纪委问话,非常讲究艺术,旁敲侧击,从来不会单刀直入。令严正涛意外的是,在旁敲侧击过程中,不少心理素质差的官员居然开始交待问题,同时也有不少官员开始揭露和举报他人,约人谈话房间的摄像机每天要换六个大容量硬盘才够用,到了第三天,严正涛干脆让龙城市纪委的同志参与了……
  
  严勇的工作,就是负责“掌镜”——掌管摄像机,他把摄像机往支架上一架,摁了开关,就无聊地坐在后面,跟纪委一个青葱似的女办事员聊天。小姑娘跟严勇挺投缘,严勇问啥她说啥,不问啥她也主动说啥。她跟严勇说,以前纪委办案难得很,审个小局长都很费劲,现在好了,一批批的局长来交待问题,真过瘾。
  
  严勇忽然心里一动:“张市长来了之后,你们才忙起来的吧?”
  
  小姑娘点头,说:“以前听说闲得很……”
  
  严勇又问:“那张市长交代下来的案子,你们拿着尚方宝剑办案,是不是非常顺?”
  
  “哪儿有?”小姑娘眉毛一挑,说,“强龙压不住地头蛇,懂不?张市长是很强势,但有钟书记在,我们工作也很难开展……”
  
  严勇听了,笑着说:“我明白了,我们是被人当枪使了。”
  
  晚上,严勇找了个空,跟叔叔交流“骨灰盒”事件背

更多推荐:
>>> 能屈能伸
>>> 军队靠着它的胃行进
>>> 关掉朋友圈之后
>>> 港口在,希望就在
>>> 阿城的传说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当替身

    人要是该走运,那真是挡也挡不住:就拿阿P来说吧,因为长相酷似影视明星阿龙,竟当上了阿龙的替身演员。尽管阿P演的都是些危险镜头,但片酬颇为丰厚,他倒也乐在其中。这天,电视剧杀青了,阿龙破天荒地把阿P请到饭店吃饭。酒过三巡,阿龙突然冷下脸问:“阿P,你小子是不是冒充我上瘾了?听说你常用我的身份骗粉丝合影。”阿P心里咯噔了一下,勉强笑了笑说:“兄弟只是借您的名号去玩一下,并不敢坏龙哥的名声。”阿龙沉默了

  • 阿P众筹

    富强乡财政紧张,新来的乡长急得团团转,听说阿P足智多谋,便把他找来想对策。阿P一直是乡里的红人,对乡长说:“其实对策我早就想好了,现在流行众筹,咱们何不尝试一下?”乡长心头一动,称赞道:“这主意好啊,只是众筹的数额有点大,行得通吗?”阿P笑着说:“乡长发令有什么行不通的?谁能不给乡长面子?”乡长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人脉,欣然同意,让阿P全权负责,宣传到位。阿P领命,当即行动。可阿P刚宣传出去,就有人

  • 阿P开店

    阿P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辛辛苦苦存了一笔钱。一次,阿P回老家参加同学会,几个同学都说,阿P的头脑不当老板太可惜了。阿P被同学们一捧,心真就活动起来,这么多年了,一直把小兰和孩子撂在家里,不是长久之计,真不如回家创业呢!阿P把想法跟小兰一说,小兰也希望他回来,又担心阿P没做过生意,到时钱没挣着,反把辛苦挣来的家底赔光。阿P拍胸脯说:“凭我阿P的头脑,就算马云破产,我也不会!”说服了小兰,阿P就马不停

  • 阿P穷游记

    阿P喜欢旅游,最近,他在网上看见“穷游”一说,一对美国夫妻只花了一千美元,就游遍了整个美国。阿P把脑袋一拍,说:“他们能一千美元走遍美国,我阿P也能一千人民币,玩遍中国。”说走就走,阿P把穷游的第一站目的地定在一百公里外的太仓山。太仓山是刚开发出来的风景区,阿P本想花五十元钱买一张去太仓山的长途客车票,可听说本地有到太仓山的“黑车”,一人只要三十元,他就在路边拦了一辆“黑车”。在车上,阿P看见有个

  • 一枚狮子头

    阿P最近有了新爱好:玩核桃。每天拿着核桃在手里“哗啦哗啦”地揉来揉去,不但可以锻炼身体,还显得特别有范儿。只不过,一对好核桃价格不菲,为了显示身份,阿P买了一对“满天星狮子头”,足足花了他两千块。两千块的核桃,拿在手里感觉很爽,也让人羡慕,但阿P还是有些肉疼。他整天搜集核桃的相关知识,准备捡个大漏,低价买几对高品质核桃,再转手卖个天价,把这两千块赚回来。这天上午,阿P在网上看到一则李先生发布的求购

  • 阿P钓『宝』

    “失手”捐款这天早上,阿P一到公司,同事们就告诉他,昨晚,厂里的保安小张骑电动车回家途中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小张还在医院抢救。正说着,刘厂长进来号召大家捐款。小张家境贫寒,于是同事们这个三百、那个五百地捐起了款。阿P也打算捐三百,但因尿急,捐款的人又多,想上趟厕所回来再捐。谁知他刚到门口,有个同事就指着他说:“一向自诩最有爱心的阿P,今天居然要溜了!”同事话音刚落,无数双眼睛都看了过来。阿P想说

  • 阿P挂羊头

    阿P在离家不远的街上开了个书店,店面不大,生意惨淡,特别是现在盗版猖獗,网店发达,来买书的人很少,阿P都快坚持不下去了。阿P对门邻居关大妈,是居委会主任兼广场舞总队队长,热心泼辣人脉极广,她看着阿P怪同情的,生意没起色,老大不小的,还单着呢,就给他介绍了个女朋友,叫小白。第一次相亲,小白就到阿P的书店里“视察”了一番,她说阿P的书店生意不好,是因为装修上显得没什么品位,格调不是太高,仅是有些小商业

  • 阿P当捕快

    我要揭榜阿P和小兰吵架了,小兰每月给阿P四百块零花钱,被阿P请朋友喝酒一次性花光了。小兰说他,阿P嘴巴很硬,还说什么“我阿P没钱照样能活”,气得小兰扭头不理他。第二天,阿P几次想张口要钱,可想起昨天说过的话,终究没能抹开面子,讪讪地出门了。今天周日不用上班,去哪儿好呢?阿P掏了掏口袋,就剩几块钱了,他蔫了,正要打道回府,突然看见一辆大巴停下了,车身上赫然写着“免费大巴”的字样。阿P“腾”地上去了,

  • 阿P留客户

    老总有个怪脾气阿P大学毕业后,应聘到“袁氏公司”,这是一家家族企业,创始人叫袁海。阿P去了才知道,袁海已退休在家,现在总经理是袁海的女儿袁圆。阿P刚进公司,被安排到业务科,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干出点业绩来。这天,阿P拿着文件去经理室汇报,还没等进去,就见一个人进了经理室,一闪身就出来了。阿P心想,难道总经理不在吗?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进去了,见总经理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前,阿P说:“总经理,这个文件请你

  • 阿P失马

    最近城里流行來农村骑马种菜,美其名曰体验生活,阿P也赶时髦,开起了农家乐,还带回来一匹小马驹,雪白雪白的,起名小白龙。有一回,《新西游记》剧组路过阿P他们村,导演相中了小白龙,花钱租下给唐僧当坐骑。这下,小白龙可是大大地火了一把,身价水涨船高,阿P也大赚了一笔,得意得不得了,更宝贝他的小白龙了。一天夜里,阿P刚要熄灯睡觉,就听到马厩的墙外好像有动静,他想:人怕出名猪怕壮,小白龙因为演电影,也成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