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买房问题上女性总是对

2018-01-14 23:58:21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这两天和同事聊天,发现在各个家庭中似乎都有这样的情况:说到买房问题,家庭中的女性似乎更接近真理GTy
  
  关于这个问题,我是做过调查的,几乎在所有家庭,坚持决定买房的都是女性。
  
  哈佛大学原校长拉里·萨默斯曾经在一次聚会上说,女性在尖端学术和决策领域的整体水平远远低于男性,这种差距很可能是生物进化而造成的生理性差距。萨默斯的失误在于他没有考察过中国家庭理财领域的人类决策状况,否则他也不会因为那些言论捅了马蜂窝,导致他从校长的位置上被赶了下去。但,女性普遍更对,这是为什么呢?
  
  在回答前,首先应该撇开一个错误的理解,那就是女性經常会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决策做事后编辑。我把这话说得太拗口了。其实意思就是,很多女性会在某些事情发生后对别人说:“你看我早就这么说过吧!”或者对自己做出的有问题的决策遮遮掩掩原文www.55555333.cc。说实话我原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经过观察,发现我错了。由于受到社会文化的影响,那些能力有限但自尊心很强而且为此撒谎的人多为男性,他们掩饰错误的次数要远多于女性。真实情况是,并不是女性有多诚实,而是男性更喜欢欺骗。所以,事后编辑对于女性决策的相对正确率并没有影响。
  
  还有种更流行的错误解释:中国的房地产畸形的发展是非理性的;而男性更喜欢用理性思维,以经济学常识作为判断的基础原文55555333.cc。这样,男性对中国房地产走势做出的判断往往是错的。
  
  我在市场上遇到过一个第一代自动削苹果机的推销员。他推销的这种机器可以削苹果,但是对苹果的大小和圆度有着极高的要求。碰到削不动的苹果,推销员就埋怨苹果不够圆。这个逻辑就和那些用所谓的经济学常识判断房价的“理性”的男性一样蠢。
  
  实际上,很多男性的确希望更理性地思考房地产投资问题5~3~故~事~网。而毁掉他们决策正确率的,并不是中国房地产的现实是“错”的,而是他们的经济学“常识”落掉了很多应该考虑的可能性。就像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卡尼曼的伙伴阿莫斯·特沃斯基所说的,最影响判断准确率的,不是你估计错了某种可能发生的概率,而是你少估计了几种可能。
  
  在这方面,女性则更多运用了直觉。直觉是人类大脑对复杂事情本能的经验自动综合。对于房价的预期,女性和男性思维的差别,有点像走错路的西医和中医之间的差别。中医虽然在量化问题上稀里糊涂,但至少比走错路的西医要好一些GTy
  
  面对极复杂而又必须做出决定的问题,男性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把问题交给可靠的专家,你为此付费;或者,听你妈妈或者妻子的。我也是这样的,我买房决策的推动力全都来自女性。特别是我妈,她看上一套房子就先替我交了定金,然后在电话里告诉了我这件事,并说定金可以慢慢还她。我当时心里在埋怨她,但后来一直感谢她的敏锐(因为她让我还钱让我又躲过一场股灾)。
  
  现在我妈已经去世了,再不会有一个坚定、中肯的直觉决策者给予我建议来源www.55555333.cc。那些还有妈妈的人,不要忽视她的建议,你自己的决策水平也许比你想的要差。

更多推荐:
>>> 在下水管道里开旅馆
>>> 美女和丑女的故事
>>> 博自己痛快,博别人喜欢
>>> “坏事”,其实隐含了美好的礼物
>>> 珍重与邻之缘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分赠遗物

    查阅《广辞苑》,“分赠遗物”是指“将死者拥有的衣服等物品分赠给亲朋好友”。其实,本人平日便在施行此做法。大约6年前,我曾和井上先生有过一番交谈,谈到有关死后如何处置藏书,后来延伸到遗赠的话题上。“我的书或其他物品上,都写有想要拥有该物品的友人的名字。”我说道。“那么,下次到河童先生家造访时,我要记得说‘请给我这个’啰!”井上先生说笑道。当时,谈话中提到了书籍,井上先生说:“常言道,男女之间有条红线

  • 那些神秘的手稿

    达·芬奇密码达·芬奇在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着每天记下兴趣和想法的习惯。大量用心的绘图和笔记表明,他遥遥领先于身处的时代。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暗自写下许多独门秘法,即所谓的“达·芬奇密码”。达·芬奇,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中的巨匠,学识渊博,创造力无穷,拥有“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爆棚的原创想象力”。他的天才思维所迸发的洞见,涵盖胚胎、直升机、潜水艇、植物的内部构造,以及其他无穷无尽的自然现象。不

  • 诗的正义笔记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名叫哈桑,他用弹弓绷着石子,打中了我的眼睛下方。许多年后,当另一个叫哈桑的人问我,为什么我所有小说中的哈桑都是恶魔时,那段记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中学的时候,一个胖小子总爱在课间休息时找碴欺负我。许多年后,当我要塑造一个乏善可陈的角色时,就会描写他出汗出得像那个胖家伙,胖得只能站在那里,手心里、额头上不停地出汗,就像一个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大水罐。小时候,妈妈带我买东

  • 打蓝雨伞的姑娘

    每天早上7点,我都到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上班。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不大的旅游公司,位于我所在城市的另一端。我在公司负责为赴温带国家的富裕的克里米亚人办理各种旅游证件。半年间,每天我都看见对面的车站站着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很长时间我对她完全没有在意。我是个烟鬼,离了烟便活不了多久,于是我就一边吸烟一边仔细观察她。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早春的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着令人讨

  • 安息与沉默

    牧人曾经在光秃秃的树林埋葬落日。渔夫用渔网打捞冰湖的月亮。蓝色的水晶里住著苍白的人,脸贴着他的星辰;或者垂首在紫色的睡梦里。但群鸟的黑色飞翔始终触动着观望者,蓝花的圣洁,思念着被遗忘之物的静寂,陨灭的天使。在朦胧的岩石里前额再度入夜;一位神采奕奕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秋天和黑色的腐烂里

  • 冰心遇到吴文藻

    1923年夏,冰心以优异的成绩从燕京大学毕业。因得到金钥匙奖及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冰心得以去美国留学。“约克逊”号渡轮上,她遇到了吴文藻。两人的相识极富戏剧性。当时冰心请同学许地山帮忙找一个清华学生——她同学吴搂梅的弟弟吴卓,糊涂的许地山却找来了吴文藻。得知找错人,大家都哄笑起来。冰心与吴文藻聊起来,了解到他要去美国新罕布希尔州的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吴文藻听说早已大名在外的冰心要去學文

  • 读书三养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书的魅力正在于此。古人留下的关于读书之用的典型话语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被视为博取功名、财富的手段。对少数人来说,多读书,确有这功效;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样读书太过沉重。现代社会诸多事实表明,读书之多寡同财富之多寡并不成正比。读书如交友,一卷在手,宛若与挚友促膝谈心;读书似水,看似波澜不惊,但流淌着激情,滋润着心田。读书带来的更多是精神财富,无关太

  • 河在河的远方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幼稚的婴儿。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无论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最好的地方。天下哪有什么好地方,河流只是到达陌生的远方。你从河水流淌的方向往前看,会觉

  • 不如与花缠绵

    时常抱着几本书,恬然自适地走过上下班必经的一排香樟树下,看天天蓝,看花花美,看路旁行人个个顺眼——书香满怀,心底踏实得紧。不疾不徐的风,不厚不薄的云,不忧不喜的草木。我在文学的路上一径走着,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如入桃花源,让人陶然其中。当你问我,文學是什么,文学有何用,我只能一笑。此中意味,如雪夜访友未遇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如西湖七月半不看灯偏看人的张岱,如面对权贵探访仍然在炉火照耀下全心打铁的嵇康

  • 所有喜欢都如初见般热爱

    画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四季的色彩,全都在画面里生根发芽。不再想未来,眼下才是最好的开始,内心笃定而澄澈。在日本电影《蜂蜜与四叶草》中,花本叶久美说:“在我心里,想要创作的东西永无止境地散落在周围,我追赶着那一个个飞舞着的形象,抓住它们与它们搏斗,好好品尝它们的滋味后将它们吞下去,起好名字放回属于它们的位置,如此反复消耗了大量的时间。”我感同身受,身體力行。天气很温柔的日子里,在盈盈清晨,我喜欢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