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开国王朝的伤口

2018-01-15 00:00:0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历来王朝,总要开两遍国5~5~5~5~5~3~3~3~c~c
  
  周武王干掉了纣王,分诸侯定天下。此后,亲贵管叔蔡叔闹事谋反,周公平叛,营造了成周雒邑,即后来的东都洛阳。所以才有著名的“周公恐惧流言日”之说。
  
  刘邦在公元前202年干掉项羽后,称汉皇帝,又当了七年天子。这七年里,他忙忙碌碌:擒臧荼、杀韩信、斩彭越为肉酱,诛英布于九江。卢绾北奔,韩王信被杀。此后汉景帝时,又平了吴楚七国之乱。汉武帝又行推恩令,终于诸侯王都没了。汉朝遂进入全盛期5 3 故 事 网
  
  朱元璋开国之后,还来得及当三十一年天子,所以动起手来也厉害。徐达传说中被蒸鹅赐死,刘伯温生病后遭遇胡惟庸请的医生而死。廖永忠逾制而死。朱文正违法囚禁而死。傅友德请赏田而死。蓝玉案与胡惟庸案更是连累得血流成河。功臣良将,一时俱尽。
  
  顺治入关坐天下,是1644年。历史也一般把这一年明亡清兴,当成改朝换代5.3.故.事.网。二十五年后,康熙擒鳌拜,又四年后,平三藩。从此满清再无异姓王,权归天子。
  
  灭掉其他势力一统天下,是一遍;平灭功臣与封疆诸侯,是第二遍。
  
  为什么呢?
  
  曼库尔·奥尔先生有本名书——《国家兴衰探源》。他的理论是:允许自由地建立各种组织而又长期没有动乱或入侵的国家,其经济增长受到分利集团的阻碍和危害也就更严重——说直白点,事权统一,经济增长快;利益集团多,经济增长便慢。
  
  《巴黎圣母院》里,法王路易十一曾经怒吼过:法国有多少绞刑架,就有多少国王,不能这么下去了。他确实在任内大体完成了法兰西的统一。路易十三朝著名的红衣主教黎塞留则巩固了法国的权柄,如此路易十四才能获得如汉武帝或乾隆般“太阳王”的地位。
  
  最微妙的是,许多二次开国平息利益集团,甚至是无意的推荐55555333.cc
  
  众所周知,武则天从帮助唐高宗理政,到登基,到退位,公元660-705年长达45年。她老人家主要被后世诟病的,乃是不择手段,干掉关陇贵族和李唐宗室,鼓励告密,大用酷吏,“请君入瓮”。在她而言,也许想的是排除异己,统一事权,但客观上:她确实敢用人,且推崇文化人。用人不看门第,文化普及狂热。沈佺期、宋之问、陈子昂都是她看中的才子,都不算豪族。而狄仁杰、张柬之、桓彦范、敬晖、姚崇,都是她提上来用的人,姚崇简直是她留给李隆基的遗产。
  
  且武则天并没误了经济。她老人家劝农薄赋,对农民也算宽容。唐武德元年天下180万户,李世民玄武门之变前两年219万户,李世民驾崩那年360万户,高宗永徽三年380万户gQA。武则天退位那年,615万户。在中古,人口增长是老百姓生活水准的基本体现。
  
  則天大帝垂帘与在位期间,倒霉的是唐朝宗室、关陇豪族。得意的是寒门学子、普通百姓。当然还有她宠幸的美男子,比如薛敖曹、张易之、张昌宗们……
  
  如果武则天没搞定关陇贵族、培养狄仁杰他们的话,很可能,到李隆基手里时,天下已经是唐文宗必须面对的局面了。牛李之争也许提早上演。那样,唐朝能不能坚持到十世纪,还真是个问题。
  
  当然,政治从来就是这么黑暗,许多时候,统一事权就是得流血。也因此,赵匡胤那样的“杯酒释兵权”,谈笑间解决权贵兵权问题,为后世传奇5+5+5+5+5+3+3+3+c+c。武则天、刘邦与朱元璋这样没殃及百姓,其实也还算好。最怕的就是:明明只想清除一两个异己,却祸及百姓,兵连祸结,那就糟糕之极了。

更多推荐:
>>> 喊妈八千声
>>> 吴官正:用5张毕业证回忆成长历程
>>> 饭店的操守
>>> 为它拼搏一把
>>> 一个女人的医院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分赠遗物

    查阅《广辞苑》,“分赠遗物”是指“将死者拥有的衣服等物品分赠给亲朋好友”。其实,本人平日便在施行此做法。大约6年前,我曾和井上先生有过一番交谈,谈到有关死后如何处置藏书,后来延伸到遗赠的话题上。“我的书或其他物品上,都写有想要拥有该物品的友人的名字。”我说道。“那么,下次到河童先生家造访时,我要记得说‘请给我这个’啰!”井上先生说笑道。当时,谈话中提到了书籍,井上先生说:“常言道,男女之间有条红线

  • 那些神秘的手稿

    达·芬奇密码达·芬奇在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着每天记下兴趣和想法的习惯。大量用心的绘图和笔记表明,他遥遥领先于身处的时代。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暗自写下许多独门秘法,即所谓的“达·芬奇密码”。达·芬奇,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中的巨匠,学识渊博,创造力无穷,拥有“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爆棚的原创想象力”。他的天才思维所迸发的洞见,涵盖胚胎、直升机、潜水艇、植物的内部构造,以及其他无穷无尽的自然现象。不

  • 诗的正义笔记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名叫哈桑,他用弹弓绷着石子,打中了我的眼睛下方。许多年后,当另一个叫哈桑的人问我,为什么我所有小说中的哈桑都是恶魔时,那段记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中学的时候,一个胖小子总爱在课间休息时找碴欺负我。许多年后,当我要塑造一个乏善可陈的角色时,就会描写他出汗出得像那个胖家伙,胖得只能站在那里,手心里、额头上不停地出汗,就像一个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大水罐。小时候,妈妈带我买东

  • 打蓝雨伞的姑娘

    每天早上7点,我都到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上班。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不大的旅游公司,位于我所在城市的另一端。我在公司负责为赴温带国家的富裕的克里米亚人办理各种旅游证件。半年间,每天我都看见对面的车站站着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很长时间我对她完全没有在意。我是个烟鬼,离了烟便活不了多久,于是我就一边吸烟一边仔细观察她。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早春的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着令人讨

  • 安息与沉默

    牧人曾经在光秃秃的树林埋葬落日。渔夫用渔网打捞冰湖的月亮。蓝色的水晶里住著苍白的人,脸贴着他的星辰;或者垂首在紫色的睡梦里。但群鸟的黑色飞翔始终触动着观望者,蓝花的圣洁,思念着被遗忘之物的静寂,陨灭的天使。在朦胧的岩石里前额再度入夜;一位神采奕奕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秋天和黑色的腐烂里

  • 冰心遇到吴文藻

    1923年夏,冰心以优异的成绩从燕京大学毕业。因得到金钥匙奖及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冰心得以去美国留学。“约克逊”号渡轮上,她遇到了吴文藻。两人的相识极富戏剧性。当时冰心请同学许地山帮忙找一个清华学生——她同学吴搂梅的弟弟吴卓,糊涂的许地山却找来了吴文藻。得知找错人,大家都哄笑起来。冰心与吴文藻聊起来,了解到他要去美国新罕布希尔州的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吴文藻听说早已大名在外的冰心要去學文

  • 读书三养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书的魅力正在于此。古人留下的关于读书之用的典型话语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被视为博取功名、财富的手段。对少数人来说,多读书,确有这功效;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样读书太过沉重。现代社会诸多事实表明,读书之多寡同财富之多寡并不成正比。读书如交友,一卷在手,宛若与挚友促膝谈心;读书似水,看似波澜不惊,但流淌着激情,滋润着心田。读书带来的更多是精神财富,无关太

  • 河在河的远方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幼稚的婴儿。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无论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最好的地方。天下哪有什么好地方,河流只是到达陌生的远方。你从河水流淌的方向往前看,会觉

  • 不如与花缠绵

    时常抱着几本书,恬然自适地走过上下班必经的一排香樟树下,看天天蓝,看花花美,看路旁行人个个顺眼——书香满怀,心底踏实得紧。不疾不徐的风,不厚不薄的云,不忧不喜的草木。我在文学的路上一径走着,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如入桃花源,让人陶然其中。当你问我,文學是什么,文学有何用,我只能一笑。此中意味,如雪夜访友未遇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如西湖七月半不看灯偏看人的张岱,如面对权贵探访仍然在炉火照耀下全心打铁的嵇康

  • 所有喜欢都如初见般热爱

    画画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四季的色彩,全都在画面里生根发芽。不再想未来,眼下才是最好的开始,内心笃定而澄澈。在日本电影《蜂蜜与四叶草》中,花本叶久美说:“在我心里,想要创作的东西永无止境地散落在周围,我追赶着那一个个飞舞着的形象,抓住它们与它们搏斗,好好品尝它们的滋味后将它们吞下去,起好名字放回属于它们的位置,如此反复消耗了大量的时间。”我感同身受,身體力行。天气很温柔的日子里,在盈盈清晨,我喜欢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