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一朵花即一种人

2018-01-17 23:50:37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一样米养百样人,每一种人都有成功的机会5_3_故_事_网
  
  西洋人说一朵花造不成春天,中国人说一朵梅花就能造成春天。
  
  我家没种梅,但也有植物报春,它是多年生球根,花朵似郁金香而小原文55555333.cc。它在每年春分之前就钻出积雪,使人精神大振。冰冻的土地很坚硬,它必须以“怒芽似剑”的姿势开路,然后,它就转换角色,谦卑地、柔和地、十分可人地在雪地上铺出一片彩色,以春的气息转换人们冬的心情5_3_故_事_网。这花身价平常,地位重要,因为它“一阳来复”占了先机。
  
  花有千紅万紫,也有公侯伯子男,可是一般人家庭院面积有限www.55555333.cc。花能入选,必有合乎人意的条件,或因为开得早,如梅;或因为开得久,如月季;或因为开得迟,如菊。以花喻人,时机是成功或失败的一个条件www.55555333.cc
  
  一朵花即一种人,他如果开风气,敢试验,就得一“早”字。如果专心致志,再接再厉,就得一“久”字原文55555333.cc。如果不求近功,大器晚成,就得一“迟”字。社会需要其中每一种人,他们都能登上“人才”的舞台5 3 故 事 网

系统推荐:
>>> 蒋方舟:作为读者的谦虚
>>> 写在水上的字
>>> 寡妇成了香饽饽
>>> 狗拿耗子牛做媒
>>> 爱恨好莱坞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隐居黑夜,或让火花住进心里

    在温哥华时候,和在当地求学的朋友L见面。L从国内一流大学毕业,轻轻松松拿了生物学与中国文学双学士学位,现在在温哥华攻读植物学的博士。他不仅擅长做菜,还喜欢钢琴和健身,在网络上小有名气。我一直很羡慕这种有着截然不同的专业背景的人,因为一个人能看到多少风景,往往由視野的大小决定。我们坐在一家很有名气的餐厅里吃了一顿饭。聊了些什么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他说,他感到最安宁的时刻,就是一边在厨房用文火炖着一锅菜

  • 分赠遗物

    查阅《广辞苑》,“分赠遗物”是指“将死者拥有的衣服等物品分赠给亲朋好友”。其实,本人平日便在施行此做法。大约6年前,我曾和井上先生有过一番交谈,谈到有关死后如何处置藏书,后来延伸到遗赠的话题上。“我的书或其他物品上,都写有想要拥有该物品的友人的名字。”我说道。“那么,下次到河童先生家造访时,我要记得说‘请给我这个’啰!”井上先生说笑道。当时,谈话中提到了书籍,井上先生说:“常言道,男女之间有条红线

  • 那些神秘的手稿

    达·芬奇密码达·芬奇在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着每天记下兴趣和想法的习惯。大量用心的绘图和笔记表明,他遥遥领先于身处的时代。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暗自写下许多独门秘法,即所谓的“达·芬奇密码”。达·芬奇,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中的巨匠,学识渊博,创造力无穷,拥有“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爆棚的原创想象力”。他的天才思维所迸发的洞见,涵盖胚胎、直升机、潜水艇、植物的内部构造,以及其他无穷无尽的自然现象。不

  • 诗的正义笔记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名叫哈桑,他用弹弓绷着石子,打中了我的眼睛下方。许多年后,当另一个叫哈桑的人问我,为什么我所有小说中的哈桑都是恶魔时,那段记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中学的时候,一个胖小子总爱在课间休息时找碴欺负我。许多年后,当我要塑造一个乏善可陈的角色时,就会描写他出汗出得像那个胖家伙,胖得只能站在那里,手心里、额头上不停地出汗,就像一个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大水罐。小时候,妈妈带我买东

  • 打蓝雨伞的姑娘

    每天早上7点,我都到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上班。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不大的旅游公司,位于我所在城市的另一端。我在公司负责为赴温带国家的富裕的克里米亚人办理各种旅游证件。半年间,每天我都看见对面的车站站着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很长时间我对她完全没有在意。我是个烟鬼,离了烟便活不了多久,于是我就一边吸烟一边仔细观察她。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早春的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着令人讨

  • 安息与沉默

    牧人曾经在光秃秃的树林埋葬落日。渔夫用渔网打捞冰湖的月亮。蓝色的水晶里住著苍白的人,脸贴着他的星辰;或者垂首在紫色的睡梦里。但群鸟的黑色飞翔始终触动着观望者,蓝花的圣洁,思念着被遗忘之物的静寂,陨灭的天使。在朦胧的岩石里前额再度入夜;一位神采奕奕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秋天和黑色的腐烂里

  • 冰心遇到吴文藻

    1923年夏,冰心以优异的成绩从燕京大学毕业。因得到金钥匙奖及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冰心得以去美国留学。“约克逊”号渡轮上,她遇到了吴文藻。两人的相识极富戏剧性。当时冰心请同学许地山帮忙找一个清华学生——她同学吴搂梅的弟弟吴卓,糊涂的许地山却找来了吴文藻。得知找错人,大家都哄笑起来。冰心与吴文藻聊起来,了解到他要去美国新罕布希尔州的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吴文藻听说早已大名在外的冰心要去學文

  • 读书三养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书的魅力正在于此。古人留下的关于读书之用的典型话语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被视为博取功名、财富的手段。对少数人来说,多读书,确有这功效;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样读书太过沉重。现代社会诸多事实表明,读书之多寡同财富之多寡并不成正比。读书如交友,一卷在手,宛若与挚友促膝谈心;读书似水,看似波澜不惊,但流淌着激情,滋润着心田。读书带来的更多是精神财富,无关太

  • 河在河的远方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幼稚的婴儿。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无论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最好的地方。天下哪有什么好地方,河流只是到达陌生的远方。你从河水流淌的方向往前看,会觉

  • 不如与花缠绵

    时常抱着几本书,恬然自适地走过上下班必经的一排香樟树下,看天天蓝,看花花美,看路旁行人个个顺眼——书香满怀,心底踏实得紧。不疾不徐的风,不厚不薄的云,不忧不喜的草木。我在文学的路上一径走着,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如入桃花源,让人陶然其中。当你问我,文學是什么,文学有何用,我只能一笑。此中意味,如雪夜访友未遇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如西湖七月半不看灯偏看人的张岱,如面对权贵探访仍然在炉火照耀下全心打铁的嵇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