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我才20多岁,别和我谈稳定

2018-01-17 23:55:08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表妹找我诉苦,说姑妈不理解她,要她毕业后回县城医院应聘,但她想去大城市发展IGyf。她说:“小地方人情关系那么多,我想凭自己本事找工作,不想那么早一眼看到以后的样子。”
  
  姑妈很生气:“你以为大城市是那么好混的?我还不是为你考虑,早点定下来,以后少吃点儿苦?”表妹根本不听:“哪怕是吃苦我也愿意,我这么年轻,至少要出去看看,才知道自己行不行。我才20多岁,你叫我怎么稳定得下来?”
  
  是啊,20多岁,这个年纪对世界有太多的希望、渴望、欲望,对自己也有太多的未知与期待,甚至骨子里的冒险和不安分都在这个年纪喷薄出来。
  
  曾经,我也有一段不被理解的时光。
  
  大四那年,一个人默默决定考研,到了该找工作的日子,我纹丝不动。为了不让爸妈胡乱猜测,我主动坦白了自己在看书复习原文55555333.cc
  
  老爸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不是问我考哪个学校,不是问我考研难不难,而是问,你还要往上读啊?语气里或多或少的不悦和迟疑,在敏感的我听来,他并不支持我。
  
  老妈也打电话来确认,唠唠叨叨不过是那几个问题,读书多,年龄大了不好找对象;万一考不上耽误了找工作;别人挣钱三年,我花钱三年,里外不划算。
  
  我忍住委屈,和父母推心置腹地长谈一次。我向他们承诺,考不上,就乖乖找工作;考上了,皆大欢喜,我可以自食其力。
  
  结果很顺利,当他们知道我成绩的时候,比我还高兴。从一开始的不那么支持,到后面的喝彩,我只是做了一件事:把他们认为我做不到的事,做成了5 5 5 5 5 3 3 3 c c
  
  读研之后,我拿着奖学金和国家补助,自己也做一些兼职,至少不用花父母的钱了。
  
  从此以后,爸妈不再阻挡我,哪怕是我现在跟爸妈说起出国,他们也是说,爸妈不懂,但是如果有机会,你也愿意的话,就争取吧。
  
  看,随着你的能力越来越强,你会获得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
  
  我說以后可能要去大城市工作了,他们说,去大城市好啊,机会多些,你也发展得好些。我说,以后可能会结婚很晚,你们可别着急我嫁不出去啊,他们说,晚点儿好,嫁晚点儿总比嫁错了人好。
  
  这些年眼看着我越走越远,父母不再担心我不行,而是给我理解与支持,成了我妥妥的大后方5 3 故 事 网。他们也许依然希望我轻松稳定,但另一方面更希望我出人头地,活出自己。
  
  所谓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是说当你真的足够挑起自己身上的担子,表现出让亲人信任的能力,给了父母一颗定心丸,他们便不再指手画脚,而是放任你去闯。毕竟,没有哪位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成龙成凤。父母不同意你闯江湖,大多数时候是担心你空有一身孤勇,却没安身立命的功夫。
  
  所以,只有当你身无长物,父母担心以后少了他们的照拂,你混不下去时,他们才会反复要你选择稳定、离家近、铁饭碗。
  
  比起你那冲动任性的梦想,他们更害怕你在外面过得不好受欺负受伤,所以要把你留在眼皮底下,他们才放心5_3_故_事_网。事实上,不是父母管得太宽,而是你需要被人照看。
  
  初入社会的我们,会被父母安排35故事、指点生活,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与其和父母抬杠,怪父母管束太多限制自由,不如做出成绩,让父母看到你的决心和能力,从而放心安心。
  
  20多岁的一腔热血,一生就这么一次,应该被成全。而你,不管是择一城终老,还是看遍人间烟霞,做了选择之后,千万别怨天尤人,更别辜负自己。

系统推荐:
>>> 姐夫都是贱骨头
>>> 沙漠的猎鹰
>>> 猜猜我有多爱你
>>> 父亲的躺椅
>>> 喝青蛙汁的穷游女孩儿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隐居黑夜,或让火花住进心里

    在温哥华时候,和在当地求学的朋友L见面。L从国内一流大学毕业,轻轻松松拿了生物学与中国文学双学士学位,现在在温哥华攻读植物学的博士。他不仅擅长做菜,还喜欢钢琴和健身,在网络上小有名气。我一直很羡慕这种有着截然不同的专业背景的人,因为一个人能看到多少风景,往往由視野的大小决定。我们坐在一家很有名气的餐厅里吃了一顿饭。聊了些什么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他说,他感到最安宁的时刻,就是一边在厨房用文火炖着一锅菜

  • 分赠遗物

    查阅《广辞苑》,“分赠遗物”是指“将死者拥有的衣服等物品分赠给亲朋好友”。其实,本人平日便在施行此做法。大约6年前,我曾和井上先生有过一番交谈,谈到有关死后如何处置藏书,后来延伸到遗赠的话题上。“我的书或其他物品上,都写有想要拥有该物品的友人的名字。”我说道。“那么,下次到河童先生家造访时,我要记得说‘请给我这个’啰!”井上先生说笑道。当时,谈话中提到了书籍,井上先生说:“常言道,男女之间有条红线

  • 那些神秘的手稿

    达·芬奇密码达·芬奇在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保持着每天记下兴趣和想法的习惯。大量用心的绘图和笔记表明,他遥遥领先于身处的时代。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暗自写下许多独门秘法,即所谓的“达·芬奇密码”。达·芬奇,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中的巨匠,学识渊博,创造力无穷,拥有“无法抑制的好奇心”和“爆棚的原创想象力”。他的天才思维所迸发的洞见,涵盖胚胎、直升机、潜水艇、植物的内部构造,以及其他无穷无尽的自然现象。不

  • 诗的正义笔记

    在我很小的时候,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名叫哈桑,他用弹弓绷着石子,打中了我的眼睛下方。许多年后,当另一个叫哈桑的人问我,为什么我所有小说中的哈桑都是恶魔时,那段记忆又在我脑海中浮现。中学的时候,一个胖小子总爱在课间休息时找碴欺负我。许多年后,当我要塑造一个乏善可陈的角色时,就会描写他出汗出得像那个胖家伙,胖得只能站在那里,手心里、额头上不停地出汗,就像一个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大水罐。小时候,妈妈带我买东

  • 打蓝雨伞的姑娘

    每天早上7点,我都到我家附近的公交车站乘车去上班。我的工作单位是个不大的旅游公司,位于我所在城市的另一端。我在公司负责为赴温带国家的富裕的克里米亚人办理各种旅游证件。半年间,每天我都看见对面的车站站着一位姑娘。这位姑娘好像没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所以,很长时间我对她完全没有在意。我是个烟鬼,离了烟便活不了多久,于是我就一边吸烟一边仔细观察她。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早春的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着令人讨

  • 安息与沉默

    牧人曾经在光秃秃的树林埋葬落日。渔夫用渔网打捞冰湖的月亮。蓝色的水晶里住著苍白的人,脸贴着他的星辰;或者垂首在紫色的睡梦里。但群鸟的黑色飞翔始终触动着观望者,蓝花的圣洁,思念着被遗忘之物的静寂,陨灭的天使。在朦胧的岩石里前额再度入夜;一位神采奕奕的少年妹妹出现在秋天和黑色的腐烂里

  • 冰心遇到吴文藻

    1923年夏,冰心以优异的成绩从燕京大学毕业。因得到金钥匙奖及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学院的奖学金,冰心得以去美国留学。“约克逊”号渡轮上,她遇到了吴文藻。两人的相识极富戏剧性。当时冰心请同学许地山帮忙找一个清华学生——她同学吴搂梅的弟弟吴卓,糊涂的许地山却找来了吴文藻。得知找错人,大家都哄笑起来。冰心与吴文藻聊起来,了解到他要去美国新罕布希尔州的达特默思学院学社会学。吴文藻听说早已大名在外的冰心要去學文

  • 读书三养

    吹灭读书灯,一身都是月”,读书的魅力正在于此。古人留下的关于读书之用的典型话语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被视为博取功名、财富的手段。对少数人来说,多读书,确有这功效;但是,对多数人来说,这样读书太过沉重。现代社会诸多事实表明,读书之多寡同财富之多寡并不成正比。读书如交友,一卷在手,宛若与挚友促膝谈心;读书似水,看似波澜不惊,但流淌着激情,滋润着心田。读书带来的更多是精神财富,无关太

  • 河在河的远方

    对河来说,自来水只是一些幼稚的婴儿。河是什么?河是对世间美景毫无留恋的智者,什么都不会让河流停下脚步,哪怕是一分钟。河最像时间。这么说,时间穿着水的衣衫从大地走过。河流阅历深广。它分出一些子孙缔造粮食,看马领着孩子俯身饮水。落日在傍晚把河流烧成通红的铁条。河流无论走到哪里,空中都有水鸟追随。水鸟以为,河会一直走到最好的地方。天下哪有什么好地方,河流只是到达陌生的远方。你从河水流淌的方向往前看,会觉

  • 不如与花缠绵

    时常抱着几本书,恬然自适地走过上下班必经的一排香樟树下,看天天蓝,看花花美,看路旁行人个个顺眼——书香满怀,心底踏实得紧。不疾不徐的风,不厚不薄的云,不忧不喜的草木。我在文学的路上一径走着,朝晖夕阴,气象万千,如入桃花源,让人陶然其中。当你问我,文學是什么,文学有何用,我只能一笑。此中意味,如雪夜访友未遇兴尽而返的王子猷,如西湖七月半不看灯偏看人的张岱,如面对权贵探访仍然在炉火照耀下全心打铁的嵇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