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成长视窗 > 正文

记得总有星宿

2018-01-18 00:05:28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前天,和朋友看完电影,慢慢散步回家,街上行人匆匆,经过一家店,听到里面的音响刚巧在放张国荣的《风继续吹》来自55555333.cc
  
  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听到这首歌了。但是喜欢过的歌啊,就如同爱过的人一样,不管过去了多久,每当熟悉的前奏响起,时光立马回转,空间立马并置。恍惚之间,自己便回到了过去,仿若孤独地淋了一场当年的大雨。
  
  小时候,若给我一架时光机,让我选择可以去任何地方,我一定会选遥远的以后,100年,200年,蒙头向前。但如果是现在,我会选1999年,不是千禧年,也不是1998年。现在回想起来,1999年真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到处都是鲜亮又廉价的塑料制品,到处洋溢着莫名其妙的希望的味道5~5~5~5~5~3~3~3~c~c
  
  人人都欢快,处处都明亮。那种热望,明明无源可溯,但你也不能说它有半分虚假。
  
  1999年的夏天,我8岁,哥哥刚上初中。未来明明很遥远,新世纪却仿佛跃然眼前。
  
  那时候哥哥的房间是我最喜欢待的地方,因为里面有一个方方正正,体态憨厚的电视机。印象中,好像能接收到的频道只有那么几个,所以那个电视机几乎日日夜夜只放一个频道——CCTV6电影频道oMY
  
  放的也无非是一些打打杀杀的老港片。印象中的老港片就像刷了一半紅漆的水泥墙,美得很随意,又粗糙又浓烈;又像被洇湿的年画报,有种湿漉漉的,垂坠的色彩感。
  
  第一次听粤语歌也是在1999年。有次电影频道放了《纵横四海》,其中的插曲就是《风继续吹》:“我劝你早点归去,你说你不想归去。”“风继续吹,不忍远离。”
  
  那时候年纪小,明明听不懂歌词的意思,更是听不出其中缱绻的情意,但又觉得粤语的唱腔落拓无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里像是有了一个小水坑,那一句句歌词就像是雨滴,就这么一下下掉落在那个小水坑里5~3~故~事~网
  
  我常会等哥哥睡着,悄悄把他藏在抽屉里的随身听拿出来,然后一个人躲在被窝里听《风继续吹》,一字一句学粤语的发音和咬字。随身听上按键的漆都被磨掉了一大半。
  
  自己有时会想,歌里的那阵风到底是夏日雨后带着些许水汽的风,还是秋天从梧桐树梢掉落下来的清爽利落的风呢?
  
  现在想来,都不是吧,它就跟那个随身听一样,跟那些被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的港片一样,跟贴满了丑陋的透明胶带的电影海报一样,跟无数个和哥哥一起守在电视机前看《灌篮高手》,而姨妈在楼下喊了几百遍我们都不肯下楼吃饭的傍晚一样,是一阵吹彻了我整个童年的风,是又吹进我的青春,吹进我整个生命里的风。
  
  我从来不想给过往的回忆赋予过多重大的意义,总觉得生命的本质是虚无。该怎么形容我们的一生呢?大概是前半生一直在拼命赶路,后半生呢,一直在频频回首。
  
  活到后来,也不过是靠着记忆中留存的那些温暖直白的事物在支撑我们砥砺前行来源55555333.cc
  
  回望1999年,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和已经过去的1998年、2000年一样,都成为一串冰冷的数字。在这一年,我并没有领悟什么大彻大悟的道理,更没有经历任何足以颠覆35故事轨迹的大事件。
  
  但它是秋天里的棉花堆,里面裹住了我生命中最美妙的那一部分。就像有人唱的,“时光能够溶化伤口,记得总有星宿”。
  
  我想,它就是那颗星宿。

推荐信息:
>>> 没有天生的隐者
>>> 在别人摧毁了你一万遍之后,挺住就赢了
>>> 网络时代的误会
>>> 知守之间
>>> 口腹之欲所带来的羞耻感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世界那么大,关你什么事

    你先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拼尽全力去工作,温和明媚地生活,否则——姑娘,你总说世界这么大,你想去看看,可是我真想告诉你,你也只是说说而已。在你还没有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拼尽全力去工作、温和明媚地去生活之前,这世界再大,也不关你的事。我知道你一定说我“一点儿也不像年轻人”,但请你相信我,那个你向往的偌大的世界,不会因为我们还年轻,就对我们仁慈——相反,它会更严厉。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奔向大世界的时候,你会发现

  • 测字大师自嘲

    当年,锦州的一些小兄弟,无聊之时,经常让我给大家测字。我就让他们随便写个字,装模作样地帮他们预测一下。其实,咱哪有那个水平啊,基本上就是凭经验,瞎蒙。不过,咱说的肯定头头是道,有时候,真能蒙得他们神魂颠倒的。一个哥们儿在内蒙古买的矿,据说品质挺好,眼瞅着大把的钞票就该进账了,正在兴头儿上,他写了一个字给我,问他的财运。他志得意满地写了一个永远的“永”字,我接过一看,立马惊呼一声:“糟了,你这个矿怕

  • 电商的影响

    中国零售业多灾多难。第一次被痛殴,是专业商场打垮百货卖场,国美融外资后,打垮百货业。第二次是家乐福、沃尔玛,把千万家本土零售店、杂货店统统打垮。第三次是外资扶持的电商,绞杀了零售业。外资的特征是,不考虑五年内的盈利,只求市场占有率。中国的本土零售企业,无资金白白耗五年,所以被打得抱头乱窜。电商的贡献零售业是一国经济的重要支撑。所有的经济活动,国民的生活消费,归根结底,最后都要在零售业反映出来。欧、

  • “无现金”青年的生存美学

    高盛集团在近期发布的一份“无现金趋势报告”中称,现金社会的发展已经到了顶点,在不久的将来,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将进入“无现金社会”。传统的现金支付不再跟得上社会发展的速度。要知道,每一次现金收付平均需要26秒钟,每一张纸币平均带有18万个细菌,每生产15000张纸币要砍掉一棵树龄20年的树。为了成功实现《巴黎气候变化协定》中人类在2050年逐渐将碳足迹降至接近零的目标,人类需要一种全新的生活方

  • “无现金社会”伤害了谁

    支付宝在2017年8月1日至8月8日举办“无现金移动支付体验活动”,推出“扫码立减最高4888元”“支付宝扫码坐公交3天免费”等一系列优惠活动。其实,早在2017年2月,支付宝就号称要用5年时间把全中国推进到“无现金社会”。面对支付宝的“无现金移动支付体验活动”,另一家移動支付巨头微信支付也立刻跟进,推出直接对标的“鼓励金”活动。在互联网大并购时代之后,这样“薅羊毛”的机会对于老百姓来说已经越来越

  • 最不能忍的,是没有生活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如果要评选2017年中文互联网年度金句,这句话当之无愧。它是句万能回复,对所有令人忧虑的民生新闻都适用;它也是句万能吐槽,人们在抱怨收入、房价、婚恋、育儿、生活环境等不能忍的问题时,都可以使用。不能忍的小确丧和大确丧社会心理学家卡伦·霍尼指出,有一种抑郁症患者,他们常常会以哲人的口气自解自慰地说些话,大意是35故事的本质是悲剧性的。这种自暴自弃的症状,像极了我们这个时代的小

  • 在北极的夜里,听世界的秘密

    在北极,极夜尚未完全结束,早上8点天才亮,而天色到下午4点就暗下来。这时,我的小房间里有一片雪地反射进来的昏黄。很快,星星亮了,雪变成铁灰色,夜色覆盖天地与冰封的大洋。这里距离北极点800英里,除了苔原,就是冰川和海水。它们本来就是静的,到深寒的夜里,更是大静。后窗被冰雪埋住了。窗台上有一小盆塑料花,因为不可向北极地区带入任何陆生植物,所以房间里只有用塑料花来装点极地的冬天。我住的小房间里,还有一

  • 出走非洲

    一直都有一个梦想,要去看看那片长满金合欢树的无边的东非原野。那里有乞力马扎罗雪山,那里有丹麦女作家凯伦刻骨铭心的爱情,那里有海明威留下的足迹。飞机抵达内罗毕的时候,正好中午。天那么蓝,赤道的阳光明亮而充沛,有凉凉的风迎面吹过。流动的空气中,散发着鲜花的芬芳。出发前和朋友们说,我要去东非,去肯尼亚旅行。很多人都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你居然敢去那样的地方?那蛮荒之地,遍地都是艾滋病,还有疟疾、黄热病。那里

  • 空巢孤独,人的尊严也会丧失干净

    李老今年七十岁,老伴儿六十八岁。退休前,李老夫妇都是省城电子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良好的家庭环境,在培养子女的问题上,充分体现出了自己的优势。李老的两个儿子,曾经是、如今也是他們老两口的骄傲。夫妇俩的两个儿子,都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一个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一个毕业于清华大学,之后继续深造,取得了高学历后,如今都在北京定居。在世俗意义上,有这样的两个儿子,对于任何家庭的长辈来讲,此生都应当算是功德圆满了。

  • 颜值即正义,但不是最终的正义

    最近经常听到一个说法,叫作“颜值即正义”。即在这个时代,一个人长相好不好看,实在太重要了。美國德克萨斯大学的丹尼尔·哈默迈什教授曾写过一篇论文,叫作《颜值和劳动力市场研究》。丹尼尔教授认为,在我们的组织行为学中,存在这样一个普遍的现象:只要涉及面试,哪怕是附照片的筛简历环节,应聘者的颜值就分分秒秒在影响应聘结果。更惨烈的真相甚至是,通常在面试开始的第一分钟,面试官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如果碰巧遇到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