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初恋是一场小概率事故

2018-01-18 00:13:52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推荐www.55555333.cc
  
  我的中学时光,已是上世纪90年代的陈年往事。
  
  那是一所纯洁得像修道院的名校,学生都很乖,社交网络还没有普及,打电话到异性同学家,不是被对方父亲的雄壮嗓音吓得肝儿颤,就是被对方母亲一番盘问,哑口无言。那时的女生普遍患有“爱情恐惧症”,主要症状是一旦有男生跳出来表白,转头立刻报告老师。那时的男生普遍患有“爱情痴呆症”,即使心里藏着一团火,表面上也波澜不惊……因此,校园里一派男女同学相敬如宾的和谐景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尤其初中时,初恋是极小概率的事故。最爆炸性的新闻,也不过是某女生因被老师“调离”原先的男同桌,而大哭一场。像我这种木讷的人,顶多在课堂上,不时地回头和后排的女生交换一下看法欢迎55555333.cc
  
  到了高中,当初那个经常和我交换看法的女生,开始给我写信。几句话的事,却要麻烦邮递员叔叔在城里绕一圈。信里无非谈一些读书感想,我也投桃报李,回以读书心得。从此你来我往,信里高山流水,见面会心一笑。
  
  高三時她的作文在市里得了奖,用奖金买了一条巧克力,让一个男生给我送来。我接过来转身欲走,那男生叫住我,说巧克力要分他一半,那是她答应的跑腿费。于是我们两个各自啃着半截巧克力,回教室上课5+3+故+事+网。前一段,我遇见那女生,她告诉我,当年送巧克力的那天,是2月14号……
  
  中学6年里,我以为恋爱是与我无关的名词,不料一出暗恋,却在最不恰当的时候,汹涌而至。在长达5。99年的时间里,她都是我眼里的浮云,戴着知青式的眼镜,衣服总要扣得顶到下巴,头发乱、皮肤黑,就像《初恋那件小事》电影里那个丑小鸭女孩。她是团支书,平时说话一本正经;我是捣蛋鬼,跟她怄气是我的强项。
  
  高考前一天,全班去看考场。那天,她戴了隐形眼镜,穿了件雪白的T恤,下面是牛仔短裤,一双腿莹白修长……在初夏的阳光里,她就像一只天鹅。她看到我,浅浅一笑,说了句“加油”5+5+5+5+5+3+3+3+c+c。我浑然不知自己应了什么,只知道那一瞬间我爱上了她。第二天,我心猿意马上了考场,眼前试卷满是她的模样。结果发挥失常,我只能在本地上个二流大学,而她去了北京。
  
  不记得给她写的第一封信里,短短几行字都说了什么,我能提起笔,已是莫大的勇气。没想到,她却回了满满的三大张,倾诉着独在异乡的孤独,仿佛我是她多年的蓝颜知己。于是三年间,驿寄梅花、鱼传尺素,来来往往的信,足以出三大本《两地书》。而真到了寒暑假见面,我和她反而淡淡的,无甚话说,仿佛该说的,都在信里说了xvZ。我泡在图书馆里,搜罗了最含蓄的词句,表达着一缕气若游丝的爱意,既希望她明白,又怕她觉察。她则像得了“爱情痴呆”后遗症,懵然没有回应。
  
  一切结束在第三年,结束在她的信里那句“我遇到生命中的他”,结束在那三大本《两地书》的灰烬里……多年后,我才在网上嗫嚅地问她当年事,她惊诧地说:“我都不知道你喜欢过我!为什么那时不说?”我无语凝噎。
  
  “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藏着一个人。”青春片里可以安排男女主角多年后相遇,各自功成名就,依然君未娶我未嫁。人世间的一切不圆满,都能在电影里花好月圆。可是我们自己呢?是期待这样的好运,还是决心大胆说出心中的爱,将TA留在身边?

更多推荐:
>>> 蒙哥马利的忠诚
>>> 绿豆饼的生意经
>>> 乡间春晨
>>> 漂亮的女房客
>>> 丰富的安静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一个南京人眼里的西湖

    作为一名南京人,说起杭州的西湖,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酸溜溜。南京属吴,杭州属越,吴越春秋吴越争霸,自古好争好斗,早就结下梁子。争过来斗过去,好像一直是浙江人占便宜,越人总是胜利的一方。当然,最早的吴越之争,与南京和杭州也没多大关系,那是苏州人和绍兴人在打架。因为要写南京传,写到了南唐,写到了南唐的灭亡,才意识到南京人对杭州人的怨恨,真要说起清算,其实应该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在隋唐之前,杭州还不是浙江境内

  • 你真的能等吗?

    他们一直在街上走着,谁也不说话,汽车的噪音很大。到了吃午饭的时候。“我不想吃,我不饿。”姑娘说。他们走进一家饭馆,坐在一个角落里,看得见街上白花花的太阳和一些红得刺眼的阳伞。姑娘把桌上的一摊水画开,画成很古怪的形状。她不断地长出气。小伙子看着杯子里啤酒的气泡。“不管我怎么跟他们说,他们还是那么说。”姑娘很快地看了小伙子一眼,又垂下头。小伙子不停地喝着啤酒,又去买了两个菜。“我一点儿都不饿。”姑娘说

  • 人在草木间

    人在草木间,说的是“茶”,可是不单单指茶,也是禅。陆羽说,茶者,“南方之嘉木也。”令我这个北方人羡慕不已。而且,我还没有去过南方呢,不曾见过南方的嘉木。总是想,茶树,是怎样一种禅意的树呢?嘉木在野,诗经里一样风雅了。那百年的古茶树,老得禅意,老得孤独,动不动还要开花吧?茶树一直长在我的梦里,从童年一直开花到现在。我的梦都是茶树的枝枝叶叶里长出来的。你以为我喝了多少好茶,对茶叶如此痴迷?其实也没有。

  • 只要你不拒绝

    冬天用严酷拒绝怯懦的犹豫,却用热情迎接勇敢的拥抱,躲进温暖的小屋祈盼春天的温情,一定无法品味到冬之深韵。拒绝了冬天的严酷,也就拒绝了铸就坚强的良机。夏日用烦躁拒绝急切的奢望,却用茂盛回报辛劳的投入,躺在明月清风中梦想金秋的丰硕,极有可能被夜半忽来的风雨惊个不知所措。拒绝了夏日的烦躁,也就拒绝了支撐生长的土壤。更多的时候不是季节拒绝了我们的热情,而是我们误解了季节的沉默。命运不会随便首肯你的选择,岁

  • 静而不寂

    不喜欢寂,觉得孤独冷清,还裹挟着令人窒息的恐慌。像儿时赶集时慌乱中脱离了母亲的手,披着满身的恐惧与对陌生世界的茫然,如一条终究无法挣脱的入网之鱼,无力地挣扎在密如织布的人群里。伸出的手悬在空中,试图抓住那只布满厚茧却依旧温暖的手,我已经发出了自己近乎绝望的哭号,一只手———刚触碰我便知那是母亲的手———适时出现,拯救了我。行走在王村(芙蓉镇)纵横交错的青石小巷,两旁高矮不一的老式木房,泛出独有韵味

  • 一枚深远的音符

    比起人们对母亲流于形色的吟咏,父亲,则更多地体现一种令人肃然生畏的形象,以及一份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榜样力量。父亲节将至,我不会捧一束鲜花送给父亲,那将显得十分矫情,他也不会接过去。我不在这天打电话致以问候,不是不屑,而是怕轻慢了父亲在心底的分量。父爱无言,不需要靠一个日子来纪念或诠释;父亲如信念,你记得或者不记得,他都依然那般姿势,不卑不亢。理解父爱,其实就是认同一种坚守,他威严质朴,大美而无声

  • 下一站的风景

    每次爬山累了,想要放弃的时候,心底总会给自己鼓劲:前面的风景一定更美,加油。于是,便又打起精神,继续上路。或许是大自然厚待每一位游客,总有美丽的风景令人眼前一亮。山下春色遍野,春花点缀着绿树,色彩斑斓;远处的云霞在空中飞旋,以高空为画布,画出了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在如此美景下,之前的疲惫一扫而空,心底的那一份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记得在甘肃旅游的时候,在茫茫戈壁滩上开车,道路两旁一片苍茫,渺无人烟,

  • 风雪知故事

    听一首老歌,重回那年的风花雪月。看一次漫天的飞雪,却不知今生何世。忘记自我的时光,在流逝中寻觅,等待,又是何年何月!冬季,在北方大多谈论的是寒冷,而忽略了飘飘洒洒的飞雪。旖旎似风花,漫天如落樱,在时光的卷轴,在岁月的海岸,这是出自江南女子的闺诉,让人涟漪无限,触景纵情。而我的独钟却因江南的浸染,铺叙断肠,物种多愁,喘一生的流离孤独,情爱这北方的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那意境,那诗情,是种自

  • 时间这个罐子

    新年第一天,收到最多的就是祝福,满满的,都是吉利的话,但说实在的,有新意的不多,大多是堆砌了一大堆各种表情的固定模式的套话,正是应了那句“年年岁岁花(话)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公道地说,这时候你收到的只是一份祝福,说的什么都不重要,哪怕是群发的,你也是幸运的“被点击者”之一。在看到的所有关于新年的表述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新年的目的,并不是拥有新的一年,而是拥有新的灵魂”,这话来自一个餐馆销售经

  • 生命的呼唤

    我一直在思考,艺术之于我们世俗35故事,究竟有怎样的意义与价值。这是一个看似抽象又空旷的问题,我们会因一部电影泪流满面,会因一尊雕塑心惊动魄,会因一首歌曲思绪飞扬,会因一本小说愁肠百结,会因一幅油画心旌摇荡。但我们在匆忙的前行中,很少会考虑,与我们并肩同行却从不主动打扰我们喧嚣生活的艺术,它在漫漫路途中,占据怎样的位置。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很自然地将所有小说的结局设置成悲剧。但我恰恰觉得,只有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