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人生哲理 > 正文

愿望的种子

2018-02-01 00:18:10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一则寓言这样写道:深山里有一座古刹,不知始建于哪朝哪代5~5~5~5~5~3~3~3~c~c。古刹中有一尊古佛,也不知始铸于哪朝哪代,只知它是纯金质地。
  
  附近有一位樵夫,给古寺送柴草,差不多每次进寺门都能看到方丈在莲座前燃香礼敬。他心想,这尊古佛一定很灵验,我应该向他求个儿子,家中光有两个闺女可不够。但他并没有在蒲团上跪拜,更没有在莲座前敬献香烛。
  
  山下有位富豪,家财万贯,从不知足,他到寺庙中来过许多回,仰望古佛,不免暗自思忖:“要是我能拥有这尊金佛该多好,财富将立刻增加一倍!”但他咽口唾沫,按捺住这个想法,生怕唐突了佛祖和本寺方丈。
  
  有位穷书生寄居在寺院中,长年苦读,他的终极理想并不是考中进士,而是成为鸿儒来源55555333.cc
  
  末了,就该说说城中太守了,他上任后,老是谋想着高升,也没少孝敬上司,可是效果甚微。某日听人讲起,深山古刹中有一尊金佛,十分灵验。耳闻为虚,眼见为实,他放下公务,坐着官轿去上香。方丈听说父母官驾到,赶紧出山门相迎,亲自充当导游。太守拜见那尊金光熠熠的古佛,心中立刻道声“惭愧”,他自觉来晚了,对古佛多有怠慢。接下去,太守的心思就跑起了野马:“要是我能拥有这尊金佛,献给某大臣,何愁找不到直上青云的台阶?”当然,太守有权这样琢磨,不如此设想才叫奇怪5.3.故.事.网
  
  十年后,樵夫的儿子开始跟随父亲上山打柴,仍依时依刻送往寺庙中,方丈换成了年纪更轻的和尚,照旧善待他们,樵夫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知足常乐。
  
  那位富豪在城里做房地产生意,哄抬价格,前几年发了大财,可是他囤地太广,建房太多,资金链行将断裂,正面临破产的危险。
  
  那位书生熬白了头,也熬出了头,他得到省城里某书院山长的赏识,给莘莘学子传道授业解惑,还利用余暇著书立说,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那位太守可没虚掷光阴,他搜刮有方,宦囊沉重,使用贿赂的手段,不仅把上司摆平,而且把某大臣的关节也打通了,可是他署理巡抚不久,就因某大臣犯下大逆不道的重罪訇然倒台,牵连入案,被革职收审,难逃牢狱之灾。
  
  这则寓言说明了什么?愿望实现了,可能是福,也可能是祸,关键要看这颗愿望的种子是如何萌芽的,植根于怎样的土壤,用什么去做肥料。在这则寓言中,樵夫不可谓不本分,书生不可谓不勤苦,富翁不可谓不精明,太守不可谓不练达,但看看他们的状况,樵夫和书生所见即所得,富翁和太守所得即所失,这就把问题引向了更复杂的层面5_3_故_事_网
  
  世间有相对便宜和容易的成功,也有相对昂贵和艰难的成功。在中国,厚黑学的流毒太深远了,许多人都认定,凭仗脸厚心黑的功夫更容易获得相对便宜的成功。殊不知,踏上厚黑的不归路后,抱粗腿、叩天门的成本才真叫高昂,有时奉献金钱还不够,牺牲良知还不够,践踏尊严还不够,搭上身家性命才能勉强持平。就连厚黑教主李宗吾都承认,心术一坏,有时炉火纯青的技术也难以驰援补救,因为基础已朽,独木难支。自恃厚黑功夫的选手,他们的劲敌可能更为厚黑,这方面的比拼,简直就没有段位和烈度的限定。
  
  人们的处境差异很大,并非只有这则寓言中的四种选择,还有许多情形,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大致不会有错原文www.55555333.cc。遇上荒年,你可能歉收,甚至绝收,唯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串种变异——种瓜得豆,种豆得瓜。因此,人们应该特别留意和留神的倒不是你有何种愿望,而是你打算用多少成本去打造这个愿望,实现这个愿望。以真诚,以勤劳,以心血,以良知良能,是一大类。以诡诈,以逸豫,以钱财,以非法非德,是另一大类。走正门的未必全吃闭门羹,捞偏门的未必全获开门礼。相比而言,那些追求高回报的人将冒高风险,他们事前就应该想明白这一点,以免事后悔之无及来自www.55555333.cc
  
  在目前的反腐风暴中,倒下的“太守”相当多,不少人的官位远高于古代的太守,我之所以称他们为“太守”,那是因为他们太没有操守了。

推荐信息:
>>> 最节电的人
>>> 做人,心里要有光
>>> 花生和漏斗
>>> 平凡的工作
>>> 飞来的桃花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90岁的精彩

    詹姆斯·亨利出生于葡萄牙,4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由于家庭贫困,他没上过学,6岁就送报纸赚钱。长大后的亨利干过建筑工,当过面包师,甚至还做过拳击运动员。后来,他买了一只渔船捕捞龙虾。虽然不识字,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这并未影响他的龙虾生意。数年后,他成了当地有名的“龙虾大王”。然而,雪球般越滚越大的财富并没让亨利感到快乐,反而让他很自卑。原因在于,他是一个“文盲”。他也曾多次打算学习识字,可因

  • 我要聘请你

    靠卖家乡黄龙石发财的杨家兄弟办了一家藤艺加工厂,竟然三番五次地上门邀请“杀父仇人”赵万年做主管,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呢?黄石岭的山上有一种石头,通体黄澄澄的,光滑润泽。这种石头过去一钱不值,乡亲们制作腌菜时只是用它来压腌菜。大前年,黄石岭的杨家两兄弟出外打工,无意间看到市场上在买卖这种石头,才长了见识,知道这石头叫黄龙石,又被称为龙黄玉,很值钱。杨家两兄弟赶紧回村里收购石头,起先一百、两百块钱收一颗石

  • 你能熬过竹子最初的三五厘米吗

    从影初期,他一直跑龙套,每天都忙忙碌碌,但总看不见自己的镜头,而他却跑得很兴奋,有人笑他太傻,他却说:“我不会永远跑群众的,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银幕上耀眼的那一个。”两年后在影片《赵一曼》的一个镜头中,他扮演了一个伪警察,没有任何台词,但这却是他第一次在荧幕上露脸。自那次后,他越加勤奋演戏,尽管还是在跑龙套。1959年,著名导演凌子风找到他,邀请他出演电影《红旗谱》中的反面主角——地主冯兰池。他很困惑

  • 失败就是我

    你好!请允许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失败”。由于工作需要,我每天都在作环球旅行,不停地拜访世界各地的客户们。我的工作日程表排得很满,工作任务也很详细。有时候还有几个朋友陪我一起出差,他们的名字叫——“烦恼”、“磨难”、“悲伤”、“失望”、“不公”和“压抑”,当然他们几个也有独自工作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们所开展的工作。有的人把我们看成是凶神恶煞,其实我们只是生命的循环周期里的一部

  • 你的梦想能力是什么

    闲聊的时候经常有人问,你的梦想能力是啥?假如上帝给你一种别人没有的能力,你要啥?有人要飛,有人要能预测未来,等等。这让我想起《明朝那些事儿》里说的明英宗朱祁镇。这个皇帝,当然是个昏君了。信用太监,莫名其妙地搞什么御驾亲征,结果土木堡之变,连自己都当了俘虏。他闯祸不假,但是作者当年明月说,明英宗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天赋,就是特别容易引发周围人对他的认同、同情和帮助。他先是当蒙古人的俘虏,然后又是他自己国

  • 沙漠地黄的自救

    以色列沙漠地区有一种绿色植物叫沙漠地黄,它在长期干旱的环境中可以长出硕大的叶片,开出美丽的花朵,为荒芜的沙漠增添了少有的亮色。沙漠地黄之所以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奥妙在于它自身有一套自我收集微弱水汽并进行灌溉的生物系统。它硕大的叶子上面有一层蜡状物质,叶片紧贴着根部四散生长,叶子表面疙疙瘩瘩,而且有许多“沟壑”……别看它其貌不扬,但每个特点都是系统中的重要环节,比如,突出的“疙瘩”就是用来收集空气中

  • 成功就是把喜欢的事情做到极致

    中午陪同事编手链,一进商场看到一排首饰加工的店铺,我问同事去哪家,她说当然要去阿群家。不知什么时候起,身边的人只要有首饰加工或者编织的活儿,都只有找阿群才放心。别人家的首饰加工店开不了多久就关门大吉了,只有“阿群手工”一开就是十五年,客户更是绵绵不绝。到了阿群的店,她正在低头串玉珠。我笑着说:“阿群姐,你现在在咱们J城名气很大啊!”阿群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哪有,我就是一个‘手艺人’呐!”“现在我们

  • 你和我当初一模一样

    法国伟大的音乐家柏辽兹,早年生活贫困。他的音乐当时不被人们接受和理解。直到《幻想交响曲》被李斯特等音乐大家认定是藏在浪漫主义标题后面的古典杰作之后,他的音乐天才被完全认可。成名后的一天,一位青年音乐爱好者来到他家,演奏自己的曲子,征求柏辽兹的意见,并想拜他为师。不料,柏辽兹听完他的演奏后毫不隐瞒地说,你根本没有音乐才能,我这样痛快地给你这个结论,是为了使您赶快放弃音乐,另找出路。青年人听了,从头冷

  • 成功学里有成功吗

    2010年后的成功学,没有哪一本能绕得开马云的名字。在言必谈马云的成功学里,马云的一生都是教材。前两年电商热的时候,我去做一些采访,采访者清一色的都在谈马云。很多人都在分析马云为什么能成功,但我唯独记住了一个人的话。他说,马云的成功,无非是两点。第一,他的英文好。第二,他的太極拳打得好。以一个人的成功论成功,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通过一个人看似和成功不相关的事,看到他成功背后的埋伏千里。陆游死前,给

  • 石油大王的两面镜子

    保罗·格蒂是著名石油大王,曾经的世界首富。然而,谁也不知道,他创业之初却在一家小公司里,也正是这个小公司对他以后的商业生涯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工作的这家小公司刚刚注册成立,没有过多的资金应聘高管,因此,招来的员工基本上都是应届毕业生,从零开始起步。大家都是新人,来这工作以后都很拼,都希望自己能博得领导的赏识。可半年后,因为竞争导致公司气氛越来越差,一开始员工私下里互相议论,最后变成了互相攻击,严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