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苑 > 正文

汤姆·爱迪生的长毛狗

2018-02-18 00:13:02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两个老人坐在汤帕市公园的一条长凳上,沐浴着佛罗里达州明媚的阳光5~5~5~5~5~3~3~3~c~c。其中一位正津津有味地读着一本显然合其口味的书,另一位——哈瑞德·K。布拉德——正讲述着他的生平,声音如通过广播对公众演讲般浑厚。在他们的脚下,伏着布拉德的拉布拉多犬。这毛茸茸的家伙用湿漉漉的大鼻子在上了年纪的听者的脚脖子上嗅来嗅去,使他越来越心烦意乱。
  
  布拉德是个在退休前有颇多建树的人,热衷于向别人复述自己重要的经历。但是,布拉德面临一个问题——所有和他与狗在一起待上一段时日的人,都拒绝再跟他们坐在同一条板凳上。
  
  所以布拉德和他的狗成天上公园游逛以寻找新的面孔。今天他们的运气不错,一下子就发现了这个陌生人。
  
  “是的,”布拉德说道,他生平回顾讲座的第一个钟头已近尾声,“在我的一生中有5次大的起伏。”
  
  “你已经讲过了。”陌生人——他的姓名布拉德根本不在意,问都没问——说道,“别激动,伙计。不,走开,停下。”他对狗说。这家伙对他的脚脖子正采取进一步的侵犯。
  
  “哦?我已经讲过了吗?”布拉德说。
  
  “两次。”
  
  “两次在房地产上,一次在废铁,一次在石油,还有一次运输。”
  
  “你也讲过。”
  
  “是吗?对,也许讲过了,这样的经历哪怕减去一天我也不愿意。”
  
  “我相信你不愿意,”陌生人说,“对不起,劳驾把狗挪挪地方,它一直……”
  
  “它?”布拉德说,洋溢着热情的欣慰,“世界上最友善的狗。不用怕它。”
  
  “我并不是怕它。它在我的脚脖子上嗅来嗅去,快使我发疯了。”
  
  “塑料。”布拉德边说边轻笑着5~5~5~5~5~3~3~3~c~c
  
  “什么?”
  
  “塑料。在你的吊袜带上准有什么东西是塑料的。这条狗对塑料着迷。不知为什么,它总能嗅出塑料的味儿来。一定是食物里缺少些什么,虽然——老天在上——它吃得比我还好,一次它吞下了整个塑料烟盒。”
  
  “你能不能把狗拴在那边那棵树上?”陌生人说。
  
  “这年头我看见年轻人心里就有气!”布拉德说,“一个一个只是游手好闲,没有开拓进取的精神。你知道如果霍瑞斯·格瑞里活到今天会怎么说吗?”
  
  “它的鼻子是湿的,”陌生人说,并把脚挣开,但狗又不厌其烦地弓身凑上来,“停下,伙计!”
  
  “它的鼻子湿说明它很健康,”布拉德說,“搞塑料去,年轻人!这是格瑞里今天会说的。搞原子去,年轻人!”
  
  这狗又在探索陌生人吊袜带上塑料纽扣之所在。
  
  “滚!”陌生人吼道。
  
  “搞电子去,年轻人!”布拉德说,“不要说什么机遇难得,在这个国度,机遇正在挨家挨户敲门,想要进去。我年轻时,人们要上街去寻找机遇,牵着它的耳朵把它揪回来,如今——”
  
  “对不起,”陌生人说,心平气和。他合上书,站起来,从狗那里抽回脚,“我得走了。再见,先生。”他迅速穿过公园,找到另一条长凳,如释重负地坐下来,开始看书。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他猛地感到湿软的狗鼻子又嗅到了他的脚上。
  
  “哦——是你!”布拉德说着在他的身边坐下,“我刚才对你说塑料的什么来着?”他心满意足地环顾四周,“难怪你要移到这儿来,那边闷热,而且一点儿风都没有。”
  
  “如果我给这狗买个塑料烟盒,它会离开吗?”
  
  “好一个笑话,你真幽默。”布拉德说道,一脸的和气。突然他在陌生人的膝盖上一拍,“嘿,你该不是搞塑料的吧,啊?我一直在吹嘘什么塑料,说不定这是你的老本行。”
  
  “我的本行?”陌生人放下书干脆地说,“对不起,我从来没有什么本行。自从我9岁那年,爱迪生在我家隔壁建立了实验室,并向我展示智力分析仪后,我一直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
  
  “爱迪生?”布拉德问,“是汤姆·爱迪生,大发明家吗?”
  
  “如果你想这样称呼他,就随你的便吧。”陌生人说。
  
  “如果我想这样称呼他?”布拉德放声大笑,“我确实想这样称呼他!电灯之父以及其他我并不知道的种种发明www.55555333.cc。”
  
  “如果你坚持以为电灯是他发明的,悉听尊便,这并没有什么害处。”陌生人继续看他的书。
  
  “喂,这是怎么一回事?”布拉德有些好奇,“你想捉弄我吗?智力分析仪是个什么玩意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你当然没有听说过。”陌生人说,“爱迪生先生和我发誓保守这一秘密。我从没告诉任何人,但爱迪生先生却违背誓言告诉了亨利·福特,而福特让他发誓不再告诉其他任何人——这是为人类着想。”
  
  布拉德听得入了迷。“嗯,这个智力分析仪,”他问道,“该是分析智力的吧?”
  
  “那是个电动搅乳器。”
  
  “别开玩笑了。”布拉德道。
  
  “也许说出来会好受些,”陌生人说道,“年复一年地把这个秘密憋在心里怪难受的。但是,我怎样确保它不会传开呢?”
  
  “我以君子的名誉担保。”布拉德向他保证。
  
  “我看再也没有比这更有力的保证了,是吗?”陌生人审慎地说。
  
  “没有比这更有力的保证了。”布拉德傲然道,“如有泄露,天诛地灭!”
  
  “很好。”陌生人向后一靠,闭上了双眼,好像在追忆往事,整整一分钟默不作声。布拉德恭敬地注视着他。
  
  “那是1879年秋的事了,”陌生人终于轻声开了腔,“在新泽西州一个叫门罗公园的村子里,我还是一个9岁的孩子。有一个我们大家都以为是术士的年轻人在我家隔壁建了一所实验室,里面火花飞溅,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在工作着。邻居的小孩都被警告离实验室远点儿,不要发出噪声,以免打扰那个术士。
  
  “我不是一下子就认识爱迪生的,但他那条叫斯帕克的狗和我混得很熟。那条狗很像你的这条,我们在周围打打闹闹,真的,先生,你的狗简直和斯帕克一模一样。”
  
  “真的吗?”布拉德说,得意地笑起来。
  
  “绝无虚言推荐55555333.cc。”陌生人答道,“有一天,我和斯帕克打闹着,一直闹到了爱迪生实验室的门口。接下来我只记得斯帕克一下子把我推进了门,我一屁股坐在实验室的地板上,抬头就看见了爱迪生先生本人!”
  
  “他一定生气了。”布拉德幸灾乐祸地说。
  
  “我被吓住了,”陌生人说,“我以为我见到了撒旦本人。爱迪生耳朵上挂着电线,电线连在他膝上的一个小黑盒子上!我想溜出去,他却一把抓住我的衣领,让我坐下。
  
  “‘孩子,’爱迪生说,‘黎明前总是黑暗的,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好的,先生。’我答应道。
  
  “‘一年多来,孩子,’爱迪生对我说,‘我一直试图找到一种能在炽热的灯中经久不坏的灯丝。头发、弦线、木屑——都不起作用,因此当我试验另一种方案时,我有了一个新的想法,以分散过多的精力。我组装了这个,’他说着,给我看那小黑盒子,‘我以为智力也是某种电能,所以我做了这个智力分析仪,它能起作用!你是第一个知道这事的,我的孩子,然而我并不认为有什么理由不让你知道,正是你们这一代人将在一个把人也能像橘子一样轻易分类的新的世纪中成长。’”
  
  “我不相信!”布拉德说。
  
  “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轰!”陌生人说,“那台智力分析仪还真管用,爱迪生已经在他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身上试过了,但没有告诉他们是干什么用的。人越是聪明,分析仪上的指针往右摆得就越厉害。我让他给我试了一下,指针只在原处颤动。但无论我有多蠢,在这个时候,我对世界做出了我的一份,也是唯一一份贡献,而且我未费吹灰之力。”
  
  “你怎么做的?”布拉德急切地想知道。
  
  “我说:‘爱迪生先生,我们在狗身上试试吧。’我希望你能看见我说这话时那条狗怎么折腾。斯帕克又吼又叫,挣扎着想出去,当它看到我们是认真的,它溜不掉时,就向智力分析仪扑过去,把它从爱迪生手中打落在地。但最终我们还是抓住了它。爱迪生把它按住,我把电线连在它的耳朵上。如非亲眼所见,你绝对不会相信指针清楚地划过刻度盘,远远超过刻度盘上一个小的红色铅笔做的记号!”
  
  “狗打破了纪录!”布拉德说。
  
  “‘爱迪生先生,’我问,‘那个红色记号是什么意思?’‘我的孩子,’爱迪生说,‘它意味着破纪录了,因为那红色记号是我的智力。’”
  
  “我就说它被摔坏了嘛5.5.5.5.5.3.3.3.c.c。”布拉德说。
  
  陌生人严肃地说:“然而仪器没有被摔坏,没有,先生。爱迪生仔细检查了一遍,一切正常。当爱迪生告诉我这一点时,斯帕克发疯似的想冲出去,于是露了真相。”
  
  “怎么露的?”布拉德急于知道下文。
  
  “我们确实把它锁在里面了,明白嗎?门上有三把锁——一副钩环,一个插销,还有专门的弹簧锁。那狗立起来,取下挂钩,拉开插销,当爱迪生阻止它时,它已把把手咬在了嘴里。”
  
  “这不可能!”布拉德说。
  
  “真的!”陌生人说道,两眼发光,“也正是那时,爱迪生让我看到了他不愧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他敢于面对现实,无论这现实是如何使人不舒服。
  
  “‘果然!’爱迪生对斯帕克说,‘人类最好的朋友,嗯?愚昧的动物,嗯?’斯帕克才有趣呢,它假装听不懂,它做着各种动作——挠挠痒,咬咬跳蚤,跑来跑去,对着耗子洞嚎叫——并不正视爱迪生的眼睛。
  
  “‘很舒服,是吧,斯帕克?’爱迪生说,‘让别人去为衣食操心,去建造住房吧,你则酣睡于火炉前,或者去追逐姑娘们,要么和男孩子们打闹,不用抵押财产,不用过问政治,不用打仗,不用工作,不用担心一切东西。只需要摇摇尾巴舔舔手,你们就会被照顾得很好。’‘爱迪生先生,’我说,‘你的意思是狗比人还聪明吗?’‘聪明?’爱迪生说,‘我可以告诉全世界,过去的一年我在忙些什么!我殚精竭虑地想发明电灯,好使狗们在夜里也能玩乐!’‘嘿,爱迪生先生,’斯帕克说,‘为何不——’”
  
  “住口!”布拉德吼道。
  
  “安静!”陌生人得意地叫道,“‘嘿,爱迪生先生,’斯帕克说,‘为何大家不保持沉默?沉默使大家千百年来心安理得,人犬互不相扰,免生是非。你把这一切忘掉,销毁智力分析仪,我会告诉你该用什么做灯丝的。’”
  
  “天方夜谭!”布拉德说道,他的脸色发紫。陌生人站起来,“我以君子的名誉担保,作为我保持沉默的报答,斯帕克告诉我一项证券情报,让我生活富足,不再为余生操劳。斯帕克最后的话是对爱迪生说的。‘试一试炭化棉线。’它说。后来它被一群在门外偷听的狗撕成了碎片。”陌生人解下吊袜带并递给布拉德的狗,“一点小小的敬意,先生,为您那位不幸的祖先。再见。”他把书夹在胳肢窝下扬长而去。

系统推荐:
>>> 一对金手镯
>>> 嫉妒,滋生青春的暗伤
>>> 做那只专注的犀牛
>>> 芳华过眼
>>> 生活的“靶心”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无法跨越的栏架

    1985年,他13岁,上小学五年级。在值日的时候,他突然看到讲台下面有一张崭新的10元钱。这是林老师掉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是林老师上的。他想,捡起来明天还给林老师吧。可是,当他手指触到那张钞票时,他的心突然急剧地跳起来。这可是10元钱啊,这是他课后卖多少根冰棍儿才能挣到的。他想起妈妈长期生病而惨白的面孔,还有妹妹……第二天,他看到林老师急匆匆地来到教室,在讲台四周寻找,满脸焦灼。最后,林老师直起腰焦

  • 一个问号化尴尬

    吴淡如是台湾知名作家、节目主持人。有一次,她去参加一场婚宴,旁边坐着一位商人。他白手起家,如今拥有多家连锁店,称得上是一个成功的榜样。他们边吃饭边聊天,这时一位朋友走过来,向商人介绍吴淡如:“我们是大学同学哦。”没想到商人听罢,一脸不以为然地说:“学历没用啊!你看,我不过是小学毕业,可是我雇的职员都是大学生!”这时气氛已经相当尴尬:吴淡如如果不开口说话,就等于默认了学历无用,成了“高学历的胆小鬼”

  • 成龙的乘车习惯

    成龙是中国香港演艺名人,拥有众多的粉丝。但是,刚刚加入演艺圈时,成龙却是一个不知名的群众演员,跟在人家后面跑龙套。当时不到20岁的成龙最羡慕导演班子里的武术指导,因为在每一次拍摄电影时,武术指导都指挥群众演员到这里到那里。那个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到成龙,更别提欣赏了。在拍摄武打场面时,需要群众演员中刀倒地而“死”,有的群众演员憋不住气而呼吸了,造成插在身上的刀随着呼吸一动一动的,显然“死”得不真实。而

  • 李安:从落榜生到大导演

    李安,一位享誉世界影坛的大导演,在刚刚结束的第85届奥斯卡颁奖礼上再次获得“最佳导演奖”,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成为颁奖礼上的最大赢家。可以说,李安是一个电影奇才,可他在高中时代并不突出,曾两次高考落榜。最后,他考上一所专科学校,走上了影视之路。1954年10月23日,李安出生于中国台湾,家里有四个孩子,他是最顽皮的一个。父亲说,他从来都不闲着,不是出去乱跑就是在家里乱钻,身上经常受伤,青一块

  • 杜普蕾和大提琴

    杰奎琳·杜普蕾能让大提琴开口说话,让大提琴叹息,让大提琴笑,让大提琴哭,让大提琴疼痛,让大提琴高兴。匈牙利大提琴家史塔克有一次乘车,听见广播里正在播放杜普蕾演奏的大提琴曲,当时并不知道演奏者是谁。他说:“像这样演奏的人,肯定活不长。”分不清那声音是从大提琴这种乐器里发出来的,还是从杜普蕾的身体里发出来的。或者说,那乐器已经成为了杜普蕾身体上的一个器官,是所有器官中最敏感的也是最有力量的。它伴随她成

  • 我必须要写信告诉你

    1855年,惠特曼完成了自己的《草叶集》,这是他5年多来一边从事木匠、建筑等工作,一边创作出来的诗歌集,但遗憾的是,没有出版社愿意帮他出版。理由是,惠特曼没有什么名气,而且诗也写得“一般”,诗集出版了不会有好的销路。不得已,惠特曼只好找到一家很小的印刷厂,打下欠条将诗集印了790册,然后将一部分免费赠送和邮寄给业界同行和评论家,包括当时美国文坛上的一些知名作家和诗人,另一部分则自己拿去卖。遗憾的是

  • 两次意外

    拿破仑战败后,被流放到地中海的一个小岛上。有一天,他与夫人约瑟芬来到海港散步,正巧有一群水手在卸货。水手们抬着沉重的木箱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大声叫嚷:“没看见我们在卸货吗?让开让开!”拿破仑躲闪不及,意外地被重重撞了一下。约瑟芬心疼地抚摸着拿破仑的伤处,脱口怒斥:“没长眼的东西,你们竟胆敢撞长官,统统拖下去!”拿破仑立刻制止了随从,拦住夫人说:“他们扛着重重的箱子,着实很辛苦,心情哪里能好呢?如果换

  • 总统的温情

    旧金山郊外住着一位83岁的老人,她靠领取社保养老金度日,8年来,她每年都寄给共和党国民公会1美元。这位老人名叫弗兰西丝·格林。一天,弗兰西丝收到国民公会寄来的一封筹款信,信笺上印着金闪闪的大字,邀请收信者去白宫与里根见面。老人并没注意到附着的小卡片上还印着几行字,大意是回复者需慷慨捐赠才能与总统见面。老人只以为自己真心诚意地捐款8美元感动了政府,因而她受到了邀请。弗兰西丝把自己积攒的零钱全拿出来,

  • 金莎:不可能谁都是红毯女王

    不再只做乖乖女初识金莎,是校园剧《十八岁的天空》里的蓝菲琳,那时初涉影坛的她演技虽然还有些稚嫩,但是因为与角色更为贴近,所以一时间成为不少少男少女的偶像。谈起让自己成名的这部戏,金莎说其实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的自己,还是稍显木讷,但是非常感谢观众对自己的宽容。也许是“蓝菲琳”这个角色太过深入人心,乖乖女成了扣在她头上的“大帽子”,也让她迅速成为新一代的玉女掌门人。就在很多人认为她的演技陷入瓶颈、看似

  • 鲁迅惜时如金的故事

    鲁迅是伟大的文学家,他的一生,不知疲倦地工作和学习,从来不浪费时间。许广平在《鲁迅先生的日常生活》中写道:“因为工作繁忙和来客的不限制,鲁迅生活是起居无时的。大概在北京时平均每天到夜里十到十二时始客散之后,稍稍休息,看看书,二时左右才入睡。他的睡眠常常只有两三个小时,衣裳不脱,甚至盖被不用。就这样,像士兵伏在战壕休息一下一样,翻个身醒了,抽一支烟,起来泡杯清茶,又开始写作了。野草,大部分是在这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