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社会 > 正文

一个农民眼中的劳动节

2018-02-18 23:48:52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一】
  
  他仍然记得母亲的话,劳动节是需要劳动的节日55555333.cc
  
  那是1990年,他念小学一年级。那时候他总想着玩,很多年后才给那时的他找到借口:玩,是孩子的天性。
  
  这个道理,母亲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那时候母亲说,地里的活还没干完,种子不播下去,来年你吃什么,穿什么,拿什么去缴学费?
  
  那不是一个8岁的孩子思考的问题。他思考的是,他要去滚铁环,或者跟其他孩子玩弹球,再或者去拍纸片。在那些游戏中,他才懂得什么是快乐。
  
  于是,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哭叫着不愿意随母亲去地里。他说,劳动节学校放假,是让我们玩的。母亲就说起了开篇那句话。但他不听。母亲说,地边有映山红,有兰花。他不听,他在地上打滚。
  
  最终,母亲拧着他的耳朵,一起去地里5.5.5.5.5.3.3.3.c.c
  
  【二】
  
  一转眼,那个孩子长大了。在县城念高三,为了备战高考,五一学校并未放假。
  
  他忽然想起母亲,才过去几年,母亲就开始衰老?骨质增生,风湿病。医生说,劳累过度,你母亲已不能再干繁重的体力活。他曾打电话让在城里打工的父亲回家,然而母亲并不许可。母亲说,你上大学,拿什么做学费?他说大不了不念大学。
  
  母亲生气了,她想再次拧他的耳朵。然而发现她儿子长高了,她必须将手举得老高,才能够着儿子的耳朵。
  
  他想起这些,无心复习。他想回家帮母亲播种,他怀念起家乡的映山红、兰花。他向老师请假,恳求再三。老师终于摇着头,同意了,并叮嘱他早些归校。
  
  一大清早他便来到县城的汽车站,坐了3个小时的汽车,再走了3个多小时的山路,晌午时分,才回到他的村庄5.5.5.5.5.3.3.3.c.c。他看到很多即将凋败的映山红,苍白的花瓣让他想起母亲的脸。幸好还有兰花,清幽的香气,给他和那些忙碌的农民一丝安慰。
  
  母亲看到他,还是很高兴的,他这才发现母亲眼底无尽的温存。他扛着锄头,提起剩下的一些种子,随母亲回家,做午饭。午饭很丰盛。有腊肉有风鱼还有蒸鸡蛋外加一盘青菜。这些都是他爱吃的。
  
  吃完饭,母亲问,学校又要缴几多钱?生活费还差几多?母亲以为学校又要缴钱了。
  
  他说,不是回来拿钱的,是回来帮家里干活的。
  
  母亲的脸一下子阴云密布:下个月就高考了,你不好好复习,要你干什么活?!快回学校去!
  
  他不愿意。他说把活干完了再去学校。
  
  母亲这次没再想拧他的耳朵,她知道够不着。她拿着扫帚把儿子赶去了学校推荐www.55555333.cc
  
  【三】
  
  大学的劳动节,学校放7天假。
  
  家境好的同学结伴旅游,家境差的去找一些零工。他做了几份家教。“五一”那天,他的学生和家人都出门旅游去了,难得清闲。他想起父亲在不远的一座城市打工,于是决定去看望父亲。
  
  父亲在工地干活,他知道地址,想给父亲一个惊喜。他到了那座城市,买了张地图,问了很多人,坐了很多站公交车,直到天黑,才摸进父亲的工棚。很多光着膀子的民工,在工棚里打牌下棋,还有的光着身子在洗澡。
  
  然而父亲并不在工棚。工友说他父亲出去捡易拉罐去了。
  
  在哪儿?工地外面的滨河公园。
  
  他沿着河边寻找父亲。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低着头提着水泥袋徘徊着,他感觉似曾相识,很可能是父亲5_5_5_5_5_3_3_3_c_c。他喊了一声:爸爸。
  
  他转过头,揉了揉眼睛,竟然真是他儿子。
  
  父亲提着水泥袋,跟他一起坐在一张石凳上,寒暄了几句。
  
  他说,爸,白天累了一天,在工棚休息一下嘛,怎么还跑出来捡易拉罐?我在学校做了几份家教,赚生活费不成问题。你不用这么辛苦的。
  
  父亲说,今天劳动节,工地放假了,以前不放假的,不晓得怎么搞的,今年放假了。要是不放假,晚上我就不出来捡这些东西了。父亲抖了抖水泥袋,唠唠叨叨地说着。
  
  放假也好啊,休息一下嘛。
  
  休息又没得工钱,哪个愿意休息!父亲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看,这有30多块钱呢,就是白天捡这些东西卖的钱。父亲再次抖了抖手中的水泥袋,里面传出易拉罐清脆的响声。
  
  他扭过头去,趁父亲不注意迅速拭去眼角的泪水。
  
  第二天,他坐在回学校的汽车上,数着父亲卖易拉罐挣的零钱,泪流满面原文www.55555333.cc。  

系统推荐:
>>> 生死问题
>>> 羊羔的内在力量
>>> 为什么见识这么重要
>>> 把孩子当成孩子
>>> 水牛和水鸟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不相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的又有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本身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与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世界中的全

  • 汤姆·爱迪生的长毛狗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两个老人坐在汤帕市公园的一条长凳上,沐浴着佛罗里达州明媚的阳光。其中一位正津津有味地读着一本显然合其口味的书,另一位——哈瑞德·K。布拉德——正讲述着他的生平,声音如通过广播对公众演讲般浑厚。在他们的脚下,伏着布拉德的拉布拉多犬。这毛茸茸的家伙用湿漉漉的大鼻子在上了年纪的听者的脚脖子上嗅来嗅去,使他越来越心烦意乱。布拉德是个在退休前有颇多建树的人,热衷于向别人复述自己重要的经历。

  • 香港的高楼与北京的大树

    香港多高楼,无大树。中环一带,高楼林立,车如流水。楼多在五六十层以上。因为都很高,所以也显不出哪一座特别突出。建筑材料中钢筋水泥已经少见了。多是飞机钢、合金铝、透亮的玻璃、纯黑的大理石。香港马路窄,无行道树。寸土如金,无隙地可种树也。这个城市,五光十色,只是缺少必要的、足够的绿。半山有树。山顶有树。只是似乎没有人注意这些树,欣赏这些树。树被人忽略了。海洋公园有树,都修剪得很规整。这里有从世界各地移

  • 有人在井儿巷等你

    我爷爷姓李,叫李寿民。1937年,爷爷从合肥漂泊到了芜湖,那年他20岁,无依无靠。一个叫曹光荣的姑娘收留了他,把他安置在芜湖一家叫张恒春的药厂。曹光荣是药厂的老员工,别人都叫她曹女士。两个人就这样渐渐相熟。爷爷爱财,把挣来的每一份收入都攒着。曹女士抽烟,抽很多烟。每次看到爷爷,曹女士都会说:“李寿民,给我买包烟去。”爷爷问:“给钱吗?”曹女士说:“我没钱给你,你买不买?”有的时候,爷爷小半个月的薪

  • 三个老头儿

    一回想起来,20世纪80年代我念小学那会儿,读书真是一件相对单纯的事。比方说,我父亲会仅仅因为不愿让我多过两条马路(那时候家里不可能匀出人手接送我上学),就放弃区重点小学的名额。六年里我上的都是家门口的普通小学,代价是考初中时出了一身冷汗,分数刚踩上市重点的那条线;换来的好处是,每天作业都能在学校里做完,下午三点半之后,我就只管一个人泡在父亲的书里。那时候没有新东方和奥数班,家里有钢琴的人几乎是怪

  • 说给入睡者

    我愿唱着歌催某人入眠,坐着并停留在某人身边。我愿将你轻摇对你轻唱,伴着你睡眠出又睡眠入。我愿成為屋里唯一一人,并且他知道:昨夜寒凉。我愿倾听入又倾听出,听你,听世界,听森林。众钟鸣响着彼此呼唤,于是看见了时间的底。底下还有一个陌生的人在行走,惊扰了一只陌生的狗。之后是寂静。我巨大地将目光放置在你身上;目光温柔地将你握住然后松开,因一个事物正在暗中活动。

  • 我自己的歌(节选)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如果你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一处找不到再到別处去找,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 窗前的青春

    窗前的青春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有时候却极为冗长。我知道,我也曾如你一般的年轻过。在教室的窗前,我也曾和你一样,凝视着四季都没有什么变化的校园,心里猜测着自己将来的多变化的命运。我也曾和你一样,以为,无论任何一种,都会比枯坐在教室里的命运要美丽多了。那时候的我,很奇怪老师为什么从来不来干涉,就任我一堂课一堂课地做着梦。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和今天的我一样,微笑着,从我们年轻饱满的脸上,在一次次地

  • 古树沧桑

    你若放慢脚步,端详每一棵古树,你若仔细观察,审视每位老人,你会发现,古树和老人,颇有相同之处:每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无不凝缩着往昔的时光;每一棵古树身上的裂痕,无不存储着久远的历史。虽然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人活百年者少,树却能活很多年。从老人蹒跚的脚步,看到时光已经过去的影子;从古树凋零的姿态,看到历史行将结束的未来。古树和老人,所以弥足珍贵,所以受人尊敬,因为他们都有一份难得的沧桑感,是时代

  • 高尔基,折断翅膀的海燕

    1901年3月,高尔基创作了激荡人心的《海燕之歌》:“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的飞翔。一会儿翅膀碰着波浪,一会儿箭一般地直冲向乌云,它叫喊着——就在这鸟儿勇敢的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欢乐。在这叫喊声里——充满着对暴风雨的渴望!在这叫喊声里,乌云听出了愤怒的力量、热情的火焰和胜利的信心……”高尔基充满激情的革命理想,深受列宁赞赏。但两人在受沙皇政府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