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到了塞外,才会相信一些事

2018-02-19 23:57:49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真到了阳关,才明白王维何以在“西出阳关无故人”之前,感怀“渭城朝雨”“客舍青青”来自55555333.cc。就像真到了玉门关,才明白为何“羌笛怨杨柳”“春风不度”。
  
  因为在阳关与玉门关,确实满目灰色与黄色。雨少,几无绿色,更遑论春风。
  
  班超老了,求天子,“臣不敢望到酒泉郡,但愿生入玉门关”,情辞哀婉。我真到了玉门关,才知道他不是矫情——酒泉与敦煌,好歹有树,有云,有水。出了玉门关,戈壁大漠,一无所有。
  
  到了塞外,人便顯得极其渺小5_3_故_事_网。天地茫茫,随便一片垂天长云便如大鲸,看得让人气短。阳关附近,晴天时太阳像个白炽灯泡,因为飞沙漫天,天色昏黄。周遭风景是好,但风沙让人睁不开眼。
  
  再往前,到雅丹,天空便蓝了。因为雅丹地貌多碎石与冻土,几无黄沙。奇岩怪石,天空湛蓝,无植被。阳光强烈,灼人双目推荐55555333.cc
  
  真到了塞外,零下十二摄氏度的气温,山无草,水结冰,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看着不远的地方,总也走不到,大地宽广得令人绝望。于此情境,能克服恐惧与绝望一路向前的人,比15世纪前冒死远航的船长,也不遑多让。
  
  到了塞外,才让人相信,行军比打仗要艰难得多。沿途看见冻实的冰河,悠长无边的水线,景色有一种非人间的气度。
  
  午后,天空湛蓝,小柴达湖表面一片灿烂,湖水冻实如玻璃一般。到日落时,阳光不再强烈,冰面变得五彩缤纷推荐www.55555333.cc。温柔的光线、烂漫的芦苇与冰冷的朔风,恰成对比。像一杯看着热气腾腾,品来却冰寒割喉的酒。
  
  塞外的天色真奇怪。
  
  车上昆仑山,见远处有皑皑雪山——“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到得昆仑山口,人的嘴唇都慢慢变得灰白。
  
  在塞外,一切都变得巨大。风、云、雪、山,皆空旷、寂静原文www.55555333.cc。在车里半睡半醒的人,拍着照,发着朋友圈,偶尔说几句诸如信号不好、路不平之类的话。终于有人说:“有路就挺好了,居然还有信号。最早在这里修路、修电线杆的人,那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塞外的伟大,已然淡去。我似乎看到许多人影,在漫长的路上前行。
  
  虽然到了塞外,会觉得天地之辽阔,衬托出人类之渺小,但走得越远,越发现,每一处竟都有人类的足迹。

推荐信息:
>>> 拉动你人生的板车
>>> 心静,风烟俱净
>>> 富贵难挡
>>> 家庭矛盾等
>>> 这是你的船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想象胡同

    少年时,由于父母去遥远的“五七”干校劳动,因此我被送至外婆家寄居,做了几年北京胡同里的孩子。外婆家的胡同地处北京西城,胡同不长,有几个死弯。外婆家的四合院是一所坐北朝南的两进院子,院落不算宽敞,院门的构造却规矩齐全,大约属屋宇式院门里的中型如意门,门框上方雕着“福”“寿”的门簪,门扇上垂吊着作敲门之用的黄铜门钹,门口有青砖影壁和各占一边的石头“抱鼓”。或者,厚重的黑漆门扇上还镌刻着“总集福荫,备致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不相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的又有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本身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与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世界中的全

  • 汤姆·爱迪生的长毛狗

    在一个晴朗的早晨,两个老人坐在汤帕市公园的一条长凳上,沐浴着佛罗里达州明媚的阳光。其中一位正津津有味地读着一本显然合其口味的书,另一位——哈瑞德·K。布拉德——正讲述着他的生平,声音如通过广播对公众演讲般浑厚。在他们的脚下,伏着布拉德的拉布拉多犬。这毛茸茸的家伙用湿漉漉的大鼻子在上了年纪的听者的脚脖子上嗅来嗅去,使他越来越心烦意乱。布拉德是个在退休前有颇多建树的人,热衷于向别人复述自己重要的经历。

  • 香港的高楼与北京的大树

    香港多高楼,无大树。中环一带,高楼林立,车如流水。楼多在五六十层以上。因为都很高,所以也显不出哪一座特别突出。建筑材料中钢筋水泥已经少见了。多是飞机钢、合金铝、透亮的玻璃、纯黑的大理石。香港马路窄,无行道树。寸土如金,无隙地可种树也。这个城市,五光十色,只是缺少必要的、足够的绿。半山有树。山顶有树。只是似乎没有人注意这些树,欣赏这些树。树被人忽略了。海洋公园有树,都修剪得很规整。这里有从世界各地移

  • 有人在井儿巷等你

    我爷爷姓李,叫李寿民。1937年,爷爷从合肥漂泊到了芜湖,那年他20岁,无依无靠。一个叫曹光荣的姑娘收留了他,把他安置在芜湖一家叫张恒春的药厂。曹光荣是药厂的老员工,别人都叫她曹女士。两个人就这样渐渐相熟。爷爷爱财,把挣来的每一份收入都攒着。曹女士抽烟,抽很多烟。每次看到爷爷,曹女士都会说:“李寿民,给我买包烟去。”爷爷问:“给钱吗?”曹女士说:“我没钱给你,你买不买?”有的时候,爷爷小半个月的薪

  • 三个老头儿

    一回想起来,20世纪80年代我念小学那会儿,读书真是一件相对单纯的事。比方说,我父亲会仅仅因为不愿让我多过两条马路(那时候家里不可能匀出人手接送我上学),就放弃区重点小学的名额。六年里我上的都是家门口的普通小学,代价是考初中时出了一身冷汗,分数刚踩上市重点的那条线;换来的好处是,每天作业都能在学校里做完,下午三点半之后,我就只管一个人泡在父亲的书里。那时候没有新东方和奥数班,家里有钢琴的人几乎是怪

  • 说给入睡者

    我愿唱着歌催某人入眠,坐着并停留在某人身边。我愿将你轻摇对你轻唱,伴着你睡眠出又睡眠入。我愿成為屋里唯一一人,并且他知道:昨夜寒凉。我愿倾听入又倾听出,听你,听世界,听森林。众钟鸣响着彼此呼唤,于是看见了时间的底。底下还有一个陌生的人在行走,惊扰了一只陌生的狗。之后是寂静。我巨大地将目光放置在你身上;目光温柔地将你握住然后松开,因一个事物正在暗中活动。

  • 我自己的歌(节选)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如果你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一处找不到再到別处去找,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 窗前的青春

    窗前的青春青春有时候极为短暂,有时候却极为冗长。我知道,我也曾如你一般的年轻过。在教室的窗前,我也曾和你一样,凝视着四季都没有什么变化的校园,心里猜测着自己将来的多变化的命运。我也曾和你一样,以为,无论任何一种,都会比枯坐在教室里的命运要美丽多了。那时候的我,很奇怪老师为什么从来不来干涉,就任我一堂课一堂课地做着梦。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和今天的我一样,微笑着,从我们年轻饱满的脸上,在一次次地

  • 古树沧桑

    你若放慢脚步,端详每一棵古树,你若仔细观察,审视每位老人,你会发现,古树和老人,颇有相同之处:每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无不凝缩着往昔的时光;每一棵古树身上的裂痕,无不存储着久远的历史。虽然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人活百年者少,树却能活很多年。从老人蹒跚的脚步,看到时光已经过去的影子;从古树凋零的姿态,看到历史行将结束的未来。古树和老人,所以弥足珍贵,所以受人尊敬,因为他们都有一份难得的沧桑感,是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