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教你生病

2018-03-11 21:01:28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儿子比我高了5+5+5+5+5+3+3+3+c+c
  
  一天,我看他打蔫,就习惯地摸摸他的头。他猛地一偏脑袋,表示不喜欢被爱抚,但我已在这一瞬间的触摸中,知道他在发烧。
  
  “你病了。”我说。“噢,这感觉就是病了?我还以为我是睡觉少了呢。妈妈,我该吃点什么药?”他问。孩子一向很少患病,居然连得病的滋味都忘了。我刚想到家里专储药品的柜里找体温表,突然怔住。我当过许多年的医生,孩子有病,一般都是自己在家就治了。他几乎没有去过医院。
  
  “你都这么大了,你得学会生病。”我说。“生病还得学吗?我这不是已经病了吗?”他大吃一惊。“我的意思是你必须学会生病以后怎么办55555333.cc。”“我早就知道生病以后该怎么办。找你。”他成竹在胸。“假如我不在呢?”“那我就打电话找你。”“假如……你最终找不到我呢?”“那我就……就找我爸。”
  
  也许这样逼问一个生病的孩子是一种残忍,但我知道总有一天他必须独立面对疾病。既然我是母亲,就应该及早教会他生病。
  
  “假如你最终也找不到你爸呢?”“那我就……我就忍着。”儿子说。“有些病是不能忍的,早一分钟是一分钟。得了病以后最应该做的事是上医院。”“妈妈,你的意思是让我今天独自去医院看病?”他说。虽然在病中,孩子依然聪明。“正是推荐55555333.cc。”我咬着牙说,生怕自己会改变主意。“那好吧……”他扶着脑门说,不知是虚弱还是思考。“你到外面去打的,然后到医院。先挂号,记住,要买一个本……”我说。“什么本?”他不解。
  
  “就是病历本。然后到内科,先到分号台,护士让你到几号诊室你就到几号,坐在门口等。查体温的时候不要把人家的体温表打碎。叫你化验时就到化验室去,要先划价,后交费。等化验结果的时候,要竖起耳朵,不要叫到了你的名字没听清……”我喋喋不休地指教着。
  
  “妈妈,你不要说了。”儿子沙哑着嗓子说。我的心立刻软了。是啊,孩子毕竟是孩子,而且是病中的孩子来源www.55555333.cc。我拉起他滚烫的手说:“妈妈这就领你上医院。”
  
  他挣开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要去找一支笔,把你说的这个过程记下来,我好照着办。”
  
  儿子摇摇晃晃地走了。从他刚出门的那一分钟起,我就开始后悔。我想我一定是世上最狠心的母亲,在孩子有病的时候,不但不帮助他,还给他雪上加霜。我就是想锻炼他,也该领着他一道去,一路上指指点点,让他先有个印象,以后再按图索骥。虽说很可能留不下记忆的痕迹,但来日方长,又何必在意这病中的分分秒秒。
  
  时间艰涩地流动着,像沙漏坠入我忐忑不安的心房。两个小时过去了,儿子还没有回来。我虽然知道医院是一个缓慢的地方,心还是疼痛地收缩成一团。虽然我几乎可以毫无疑义地判定儿子患的只是普通的感冒,如果寻找什么适宜做看病锻炼的病种,这是最好的选择,但我还是深深地谴责自己。假如事情重来一遍,我再也不会教他独自去看病。万一他以后遇到独自生病的时候,一切再说吧sXY。我只要这一刻他在我身边。
  
  终于,走廊上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只是较平日有些拖沓。我开了门,他倚在门上。
  
  “我已经学会了看病。打了退烧针,现在我已经好多了。这真是件挺麻烦的事。不过,也没有什么。”儿子骄傲地宣布,又补充说,“你让我记的那张纸条,有的地方顺序不对。”
  
  我看着他,勇气又渐渐回到心里。我知道自己将要不断地磨炼他,在这个过程中,也磨炼自己。
  
  孩子,不要埋怨我在你生病时的冷漠。总有一天,你要离我远去,独自面对包括生病在内的许多苦难。我预先能帮助你的,就是向你口授一张路线图。它也许不那么准确,但聊胜于无55555333.cc

更多推荐:
>>> 曹云金:饿不死,就把相声一直说下去
>>> 家传宝箱
>>> 苏永乐:我要抓更多的“羊”
>>> 幼鹿自救
>>> 那些骨灰级的神回复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35故事需要奔跑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越过地平线,照耀大地,马路两侧的小树开着小紫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此时,巷子里早市的叫卖声此起彼伏。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步履匆匆,挑选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花丛中,成对的蝴蝶为了存活,寻觅着可吃的食物,小鸟为了生命早起出来找虫吃。其实,无论是人还是别的生物,都是为了生存而奔跑。人的一生像一条长长的路,有的路蜿蜒曲折,有的路平坦宽广,有的路布满荆棘,有的路遍地鲜花

  • 温暖冬天的手

    冬天来了,去散步,一个人迎着风,凛冽之意在脸上丝丝划过,微微的痛。戴着手套,手指头依然敏感地觉察到冷。我将手揣进兜里,有了温暖之感。在一家超市门口的一角,蜷缩着一个小女孩,破烂的衣衫那样单薄,蓬乱的头发看上去好久没洗了,都凝成了绺儿。她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每当有人走过,她就举起手中残破的瓷缸子,一双眼睛那样明亮。有的人会给钱,有的人犹豫一下就走了,有的人连看也不看她径直走去。我走到了她面前,她举

  • 保鲜的青春

    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就已经认识她了。那时,她也是一个女孩子,年纪嘛,应该比我现在还要小。那是十几年前,她顶多十六七岁的光景,却顶了她母亲的班,在药店里开票。她紧挨着卖中草药的柜台,却也学着那些大夫的模样,在票子上鬼画符般龙飞凤舞一气。十几年前,我母亲也在那家药店里工作,做的是会计,每天上班都要经过她所在的柜台,然后才能拐进二楼的办公室去。我放了学,如果找母亲拿钥匙,也必定是这样的一番经过。那间老旧

  • 文字的生命

    中国文字是方块字,它不像拉丁文字,音形相应,和语言关系紧密,就可保存于日常会话。中国文字却很容易遗失,一个不识字的人,完全妨碍他说话表达,它的象形性却又有一种结实。在马来西亚的马六甲,华人较早定居当地,并且和本土人融合。他们不会说华语,风俗也已经混淆,我们却可以在房屋的梁柱、门额、窗楣看到中文。它们端端正正书写下来,然后涂上鲜艳的漆色,有的还贴上金箔,很显然,是被很隆重地对待。可是,写字的人并不知

  • 叶兮幸福

    一窗綠蕨,一屋书香。门掩黄昏,从架上随意取下一本颇蕴旧意的小书,一不小心,从书里落下一片蕨叶。温和的暖色台灯暖和着斜阳照不到的窗槛。我倚在椅上,任凭眼前的一切被夕阳浸透。桌上一盆蓊郁的铁线蕨,窗边一簇散开的狼尾蕨,或许,这便是最合适它们的地方,一个能让灵魂安放的地方。哲人亚里士多德在千余年前,便称它为——幸福。拥有一屋蕨叶,当然幸福。我总是在这样的傍晚,昏黄惬意的午后,剪叶,制签。我从来都是宠溺地

  • 久别之后是重逢

    杨柳岸,驿桥边,柔软青布裹成的包袱,含泪离人交叠的双手……古意的别离,如同一帧帧电影画面,分明从未谋面,却又如此熟稔地在心头放映着,轻巧地穿过我们精心设立的重重屏障,落在了内心的痛点上,酸楚难明。不论我们如何讶异,如何否定,那些文化,那些古意,那些别离,都真真切切地存在于我们的身体里。鲜衣怒马,惊鸿一瞥,那流淌于骨血中的传承,刻在灵魂里的记忆,便又相逢。久别者,总惶惶。诚然,我们已惶惶了太久,久到

  • 清风如你

    她,是溪边一朵不知名的花,历经三百年修行,终成人形;他,是遭人遗弃的孤儿,被一个道士收养,从此走上修行之路。那日,他下山时发现了倒在溪边的她,他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回了道观。他叫白羽,他给她取名叫作白臻。从此,她就成了他身后的小小跟班。那年,他九岁,她的肉身七岁。他不仅给了她名字,还教会了她许多事情,让她慢慢地适应了人类的世界。他对她很好,这反而使她心生愧疚,因为她一直对他隐瞒着自己是一只妖的事实。

  • 有时青春徒有虚名

    又是一年春好时,傍晚时分,独自一人徘徊在宁静的校园小径上,一路闻着淡淡的茉莉花香,看路旁美丽的杜鹃开的如火如荼像是我们无悔的青春,轰轰烈烈,一刻也没有停息。抬头望着空空的天空,除了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连月亮也不肯露脸跟我们见面,春风又一次温柔的抚过了大地,把小草吹绿了,把小花吹开了,把杨柳吹醒了,也把地上嬉戏的娃娃吹笑了。而我置身在这夜幕笼罩的花丛中,没有蝴蝶的翩翩起舞与婀娜多姿,只是像耳边轻轻撩

  • 父亲的院落

    父亲的院落在乡下,依然是矮墙,上面杂生着枯草;依然是三间瓦房,在夕阳下,扯出一缕袅袅的炊烟。父亲坐在院落里,抽着烟,烤着火,间或咳嗽两声,吐一口痰。父亲住不惯城里的房子,以他的话说:“这哪是人住的啊,还不把人憋死?”父亲到城里来,几天之后,就腰酸腿痛,就唉声叹气,就走了。父亲永远留恋着自己那三间瓦房,还有一个院子。在乡下的院子里,父亲才算找回了真实的自己,才会粗声武气地大笑,才会大声喊叫邻居来喝茶

  • 春天到了,爱会到达

    上大学时我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在隔壁班级里——那个从来没有午休过的喜欢看小说的女孩子。在迎新晚会上我为她唱过歌,在学校大学生运动会上我为她的拔河比赛当过拉拉队队长,有一个中午,我甚至鼓起勇气向她借了墨水……只是,这些虚张声势的行为无法确切地传达:我喜欢你。我怎么可以,那个时候,我在校园里已耀眼到自负,而且我已有个见面就吵架的女朋友。我只能偷偷地关注她。冬天,晚自习后的校园沉静如海,树枝上的积雪偶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