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如何与老妈愉快相处

2018-03-19 09:31:59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生而为人,35故事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一天,似乎都要面对一些难题,小到明天穿什么,中到天理国法、江湖道义,大到如果35故事没有终极意义明天为什么要醒来5 5 5 5 5 3 3 3 c c。这些难题也随着四季变换、年纪增长而变化,少年时担心过早兴奋,中年时担心过度兴奋,年岁大了或许会担心为什么一点都不兴奋。但是在我生而为人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一天,自己的老妈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如何真诚地、持续地、不自残地、愉快地和老妈相处,似乎永远无解。
  
  自从我有记忆,每次见老妈,我都觉得她蒸腾着热气,每一刻都在沸腾。我时常怀疑,英国人瓦特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老妈,所以发明了现代蒸汽机。我爸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是装聋,他全面借鉴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禅宗心法。我问老爸如何和她生活了六十年,老爸喝了一口茶,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句话:“一耳入,一耳出,方证菩提。”老哥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是忍耐5~5~5~5~5~3~3~3~c~c。老哥最早是不能和她睡在一个房间,后来是不能睡在一套住宅,再后来是不能睡在一个小区,最后是不能睡在一个城市。我亲眼见到老哥陪老妈吃了一顿午饭,饭后吃了两片止痛药。离开老妈两小时后,他跟我说他头痛欲裂。尽管有老爸和老哥缓冲老妈的能量,从少年时代开始,我还是不得不塑造我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我的方式是逃亡。地理上的逃亡是住校,我从高一就开始住校,再难吃的食堂饭菜我都觉得比被我老妈用唠叨的方式摧毁“三观”强。心灵上的逃亡是读书和做事,很早我就避免和老妈对骂,在这方面她有天赋,我即使天天在河边溜达,这辈子还是干不过她。老妈的古文水平一般,我高一就读“二十四史”;老妈的英文水平一般,我大一就读英文版《尤利西斯》5.5.5.5.5.3.3.3.c.c。老妈能够被她触摸不到的事物所震慑,但是一直按捺不住祛魅的冲动,她会冷不丁地问我:“你没杀过一个人,读得懂‘二十四史’?你没去过爱尔兰,瞎看什么《尤利西斯》?”
  
  我老妈活到八十岁前后,肉身的衰老明显甚于灵魂的衰老。她还是蒸腾着热气,但热气似乎不再四散,似乎都在头顶飘扬,肉身仿佛一个不动的耀州梅瓶,灵魂在瓶口张牙舞爪。老爸去天堂了,老哥远避他乡,只留下我和老妈在一座城市。我也不敢和她睡在一套住宅,甚至不敢和她睡在一个小区,我睡在她隔壁的小区——按北方的说法,在冬天,端一碗热汤面过去面不凉的距离。
  
  我不得不重新塑造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
  
  我尝试的第一种方式是讲道理。我自以为在麦肯锡小十年的工作经历练就了自己超常的逻辑思维,加上佛法,再加上卖萌,总能降服她5 5 5 5 5 3 3 3 c c。然而我错了。我反复和她讲宇宙之辽阔而无常,35故事之短促而无意义,为什么她每天还是那么多欲望和斗争。老妈认真听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说:“你这都是放屁,如果我没了欲望,我那还是活着吗?”
  
  我尝试的第二种方式是念咒语。我总结了一下禅宗式微的根本原因是过分执着于证悟,丧失了群众基础。但广大群众懂盘串和拜佛消灾,所以要有念珠和咒语。老妈说:“每天睡前和醒后总有很多念头在脑袋里盘旋,可讨厌了,怎么办?”我说:“我借您一串念珠,您每次念头盘旋时,就在心里默念一千遍‘一切都是浮云’,记住,一千遍。”我再去看老妈,老妈对着我笑个不停EKqn。看我一脸蒙样儿,老妈说:“念到一百遍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遍遍念这些有的没的,我又被你这个小兔崽子骗了。咒语,你收回。念珠,我留下。”
  
  在我放弃努力之前,我尝试的最后一种方式是顺势疗法。老妈的“三观”已经形成七十年了,我怎么可能修正它们?既然养亲以得欢心为本,那就毫无原则地往死里夸。有一天,老妈在微信群里嘚瑟:“我完全沒有花销,有钱没什么了不起。”如果是在没想清楚这点之前,我一定会说:“您是没花销,物业、水电、网络、保姆、吃喝、交通、旅游都是我们掏钱,您是没花销5.3.故.事.网。”想清楚这点之后,我是这么说的:“勤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您是典范,我们怎么就没学会呢?没有您的勤俭持家,我们怎么能有今天?爱您!”老妈蒙了四秒钟,问:“小兔崽子,你是在讽刺我吗?”我说:“怎么敢!”老妈释然,接着说:“就是啊,如果没有我存钱,怎么有钱供你们读书、出国、找媳妇?还是你最懂我啊。万事都如甘蔗,哪有两头都甜?”
  
  我想,既然我老爸能坚持六十年,我就替我老爸用顺势疗法再坚持治疗我老妈,和她再愉快地相处六十年。

更多推荐:
>>> 足球随想
>>> 35故事处处是起点
>>> 夏娃的嫉妒
>>> 话说父亲
>>> “第二炮兵”的由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和妈妈牵手

    鲜花感恩雨露,因为雨露滋润它成长;苍鹰感恩长空,因为长空让它飞翔。因为感恩才有这个多彩的世界,因为感恩才让我们懂得生命的真谛!妈妈,你还记得吗?初二那年,我得了一种怪病,自卑极了,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你一直带我去医院,问名医,虽不见效果却从未放弃。周围的人都说:“算了吧,维持吧!”家里也因为我开始借钱了,可你还是坚持着。一个冬日的下午,刮着北风,真冷!我趴在你的身上,感觉很暖和。我哪里知道

  • 在桃花绽放的季节

    春日姗姗,四月草长莺飞已数日,方见迎春迟迟黄花吐蕊;一夜春雨绵绵,忽见桃花羞赧吐红。万柳丝中,蓓蕾如丹,桃红梨白,争相怒放,迟到的春天终于光顾人间。清晨,步入校园,远远望去,桃花一片片白里透粉,一簇簇粉里泛红,婀娜多姿,千枝百态。湖边垂柳,迎风舞动,一片新绿。雨后天空,一片湛蓝。大地春草萋萋,焕发出无限的生机。春天的气息,弥漫在林间,洋溢在同学们的脸上,洒播在我的心中。在春天的阳光里,似乎人们忘记

  • 青春美在不悔

    我在35故事的道路上已经跋涉了15个春秋。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脸上长出了青春痘。我恍然醒悟,伴着父母的期望和老师的教导,我进入了青春期。青春期的我倔强偏激,还带有微微的悔意。面对一切,我自信满怀,认为自己一切都可以。于是,我听倦了父母的唠叨,听恼了朋友的忠告,听腻了老师的劝诫。可当举步为艰之时,我又开始垂头丧气了,真后悔,没多听别人的建议。青春期的我伸张仗义,看不得朋友受半点儿委屈,但做事不加考虑,

  • 曲径通幽处

    清晨,小镇,竹林……只为这片幽静,只为这条幽径!没等这薄薄的雾气消散,我便踏上了这条路,虽曾走过,但此时此刻,不禁又期盼起来。小径是从一片竹林中开辟出来的,用石板铺就,有的已泛上青苔,隐含着南国淡淡的温婉。在雾霭中,略带些仙境的感觉。不知不觉,已走进那深处,和上次一样,有一种淡然的感觉。这幽静在蔓延,蔓延到我的心底……同样的幽静,同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我,漫步在你的故乡。粉饰一新的青砖绿瓦,朱红的柱

  • 随感四则

    愧疚感别人若拜托事情,没答应总有愧疚感。若他人欠钱,索要时总不敢开口。按常理,有愧于人终日惶惶也应当。轮到自己被亏欠却总想着下次吧,不想弄得太僵。究竟是我们观念提升了,道德提升了,还是对这世界要求太低了?雨中童心又是一场电闪雷鸣,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下雨的时候,我无聊地看着窗外:路上行人皆打伞,无伞行人皆抱头,抱头打伞不误工。一些人在抱怨坏天气,这样的天气大家都觉得无趣。突然听见玩闹的声音,原来

  • 有风吹过青春

    青春的路上有很多种人,你遇到了那个志同道合的人了吗?他也许不够帅气,却能拂去心灵的创伤。在与他的交往中,我感受到了一缕春风迎面吹来……原来,真正的成功,不在路口,而在路的尽头。两年了,我们习惯性地用电脑记录着快乐和悲伤,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传给对方。我们虽然同龄,但他比我成熟一些。在他面前,我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和我算是同一类人吧,我们都喜欢文学,所以有聊不完的话题。我们每周至少联系一次,在QQ上

  • 因为有爱

    爱是一种表达,更是一种行动!在那些细小的事情上,我们往往能看到人性的光辉。世界上的爱分为无数种。朋友之间的爱是纯洁无暇的,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私博大的,情人之间的爱则是甜蜜美好的……可以说,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需要别人的关心与爱护。爱是维系人际关系的纽带,爱可以创造出奇迹!我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很受感动。有一位知名的学者到一座城市演讲,演讲开始之前,有一位老妇人推着一个轮椅走进休息室,轮椅上坐着一个

  • 在你的歌声里

    生命是如此脆弱,也许在刹那间就会结束;生命又是如此顽强,能从死神的嘴中挣脱。生命不在于长短,而要看它的价值。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宋羽给我唱了一首绝美的歌……我和宋羽是在医院里认识的。那天,天特别冷,吹得人睁不开眼睛。我穿着笨重的羽绒服,走在冰雪覆盖的马路上。我的心情一点也不好,因为成绩不理想我又被老爸骂了。“哎呀,救命!”一辆骄车飞驰而来,丝毫没有转弯的意思。一刹那,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我记不清自

  • 枫叶红了

    金秋时节,和家人一起踏上去本溪观赏枫叶的旅程,高速公路上车流如注,宛若一条长龙。一路上惊叹不已,往日浓绿青葱的枫叶,换成了朝霞般热烈的红色。秋的脚步已游走于漫山遍野之中了,那一片片红,层层叠叠,映入眼帘。停下车来,走进枫林,追逐着树上飘下的枫叶,我拾起那片最红的枫叶,不禁感慨,诗人杜牧也一定是看过这般景色,才偶得佳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抬头望去,层林尽染,霜色浓重,枫叶像孩童的多

  • 瓦砾下的童年

    再回老家时,那里已经拆迁一年了。父亲一直想去看看,也想让我去感受一下。于是,我们便坐了两个多小时的汽车赶往乡下。路上,长满了我不认识的草,一株一株的,并不茂密。我依稀记得,那条窄窄的小路充满了情趣。那里的人神情饱满,见到来往的人都会嘘寒问暖。如今,这条路很荒凉,石子裸露在路面上,倔强地扬着头。突然一声巨响,一辆铲车从不远处驶来,轮胎滚过的地方出现一片“土雾”,几乎挡住了远望的视线。我跟在父亲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