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如何与老妈愉快相处

2018-03-19 09:31:59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生而为人,35故事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一天,似乎都要面对一些难题,小到明天穿什么,中到天理国法、江湖道义,大到如果35故事没有终极意义明天为什么要醒来来源55555333.cc。这些难题也随着四季变换、年纪增长而变化,少年时担心过早兴奋,中年时担心过度兴奋,年岁大了或许会担心为什么一点都不兴奋。但是在我生而为人的每个阶段、每一年、每一天,自己的老妈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如何真诚地、持续地、不自残地、愉快地和老妈相处,似乎永远无解。
  
  自从我有记忆,每次见老妈,我都觉得她蒸腾着热气,每一刻都在沸腾。我时常怀疑,英国人瓦特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老妈,所以发明了现代蒸汽机。我爸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是装聋,他全面借鉴了“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坐”的禅宗心法。我问老爸如何和她生活了六十年,老爸喝了一口茶,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句话:“一耳入,一耳出,方证菩提。”老哥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是忍耐来自55555333.cc。老哥最早是不能和她睡在一个房间,后来是不能睡在一套住宅,再后来是不能睡在一个小区,最后是不能睡在一个城市。我亲眼见到老哥陪老妈吃了一顿午饭,饭后吃了两片止痛药。离开老妈两小时后,他跟我说他头痛欲裂。尽管有老爸和老哥缓冲老妈的能量,从少年时代开始,我还是不得不塑造我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我的方式是逃亡。地理上的逃亡是住校,我从高一就开始住校,再难吃的食堂饭菜我都觉得比被我老妈用唠叨的方式摧毁“三观”强。心灵上的逃亡是读书和做事,很早我就避免和老妈对骂,在这方面她有天赋,我即使天天在河边溜达,这辈子还是干不过她。老妈的古文水平一般,我高一就读“二十四史”;老妈的英文水平一般,我大一就读英文版《尤利西斯》5 5 5 5 5 3 3 3 c c。老妈能够被她触摸不到的事物所震慑,但是一直按捺不住祛魅的冲动,她会冷不丁地问我:“你没杀过一个人,读得懂‘二十四史’?你没去过爱尔兰,瞎看什么《尤利西斯》?”
  
  我老妈活到八十岁前后,肉身的衰老明显甚于灵魂的衰老。她还是蒸腾着热气,但热气似乎不再四散,似乎都在头顶飘扬,肉身仿佛一个不动的耀州梅瓶,灵魂在瓶口张牙舞爪。老爸去天堂了,老哥远避他乡,只留下我和老妈在一座城市。我也不敢和她睡在一套住宅,甚至不敢和她睡在一个小区,我睡在她隔壁的小区——按北方的说法,在冬天,端一碗热汤面过去面不凉的距离。
  
  我不得不重新塑造和她愉快相处的方式。
  
  我尝试的第一种方式是讲道理。我自以为在麦肯锡小十年的工作经历练就了自己超常的逻辑思维,加上佛法,再加上卖萌,总能降服她来自www.55555333.cc。然而我错了。我反复和她讲宇宙之辽阔而无常,35故事之短促而无意义,为什么她每天还是那么多欲望和斗争。老妈认真听了一次又一次,最后说:“你这都是放屁,如果我没了欲望,我那还是活着吗?”
  
  我尝试的第二种方式是念咒语。我总结了一下禅宗式微的根本原因是过分执着于证悟,丧失了群众基础。但广大群众懂盘串和拜佛消灾,所以要有念珠和咒语。老妈说:“每天睡前和醒后总有很多念头在脑袋里盘旋,可讨厌了,怎么办?”我说:“我借您一串念珠,您每次念头盘旋时,就在心里默念一千遍‘一切都是浮云’,记住,一千遍。”我再去看老妈,老妈对着我笑个不停来自www.55555333.cc。看我一脸蒙样儿,老妈说:“念到一百遍的时候,我忽然意识到,一遍遍念这些有的没的,我又被你这个小兔崽子骗了。咒语,你收回。念珠,我留下。”
  
  在我放弃努力之前,我尝试的最后一种方式是顺势疗法。老妈的“三观”已经形成七十年了,我怎么可能修正它们?既然养亲以得欢心为本,那就毫无原则地往死里夸。有一天,老妈在微信群里嘚瑟:“我完全沒有花销,有钱没什么了不起。”如果是在没想清楚这点之前,我一定会说:“您是没花销,物业、水电、网络、保姆、吃喝、交通、旅游都是我们掏钱,您是没花销推荐www.55555333.cc。”想清楚这点之后,我是这么说的:“勤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您是典范,我们怎么就没学会呢?没有您的勤俭持家,我们怎么能有今天?爱您!”老妈蒙了四秒钟,问:“小兔崽子,你是在讽刺我吗?”我说:“怎么敢!”老妈释然,接着说:“就是啊,如果没有我存钱,怎么有钱供你们读书、出国、找媳妇?还是你最懂我啊。万事都如甘蔗,哪有两头都甜?”
  
  我想,既然我老爸能坚持六十年,我就替我老爸用顺势疗法再坚持治疗我老妈,和她再愉快地相处六十年。

推荐信息:
>>> 潜规则能『潜』多久
>>> 只要一朵,便是春天
>>> 小妹,你长大了
>>> 离开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林语堂拒收母鸡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逝去的青春

    青春是美好的,总想把它留下来,可不经意间,时光会把它冲淡,甚至将它拽到生活的背面。楼下的桃花在最美丽的时候选择了凋落,让人感到遗憾。虽然只有两棵隐藏在道路两侧的树林里,几天后春风吹过了,浅红的花瓣抢去了所有的风景。“有的人是柳条,有的人是海棠,那么他应该算是桃花吧。”一天,我在遍地的芳香中想起了一点关于旧时的记忆。我拿着衣服走向道馆,看着阳光在这个灰蒙蒙的天空下披上了一层色彩。忽然,我有了一点小女

  • 清水一般的杨绛

    看杨绛先生和钱钟书年轻时的照片,钱钟书潇洒俊朗,她温婉清秀,真是一对璧人。我觉得,他们骨子里散发出的儒雅和端庄最为动人。暮年时,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裳,戴着黑框的眼镜,两位白发老人一起捧书阅读的侧影,那么安详、静美、温情。他们一生只做好一件事,此生只深爱一个人。世间所有的繁华都过去了,他们的漫漫35故事有书相伴,一同在书香里优雅地老去,多好。钱钟书曾称赞她:最贤的妻,最才的女。读杨绛先生的《一百岁感

  • 没有创见,不要写文章

    1936年,季羡林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和巴列文。在读完第四个学期后要撰写毕业论文,踌躇满志的季羡林查阅了大量资料,点灯熬油好不容易完成了一篇文章,并自认为是叫得响的“大作”,随即交给了导师瓦尔德施米特教授。出乎人意料的是,一个星期后,导师将文章退回来。季羡林仔细看后,导师竟没有改一个字,而是在文章第一行第一个字的前面画了一个前括号,在最后一行最后一字的后面画了一个后括号,这就意味着,全文被教授

  • 难忘那个秋

    秋天,似乎是一个不被祝福的季节,一切都从这个季节开始凋零。我们生活在北半球,在这个季节体会到了天气的冷意、刺骨,一直钻到心底的冰凉……那个秋天,学校组织学生到棋盘山采风,我也第一次注意到你。你站在澄明的天空下,嘴角露出了纯净的笑靥,一瞬间就印在了我的心底,也触动了那根最柔软的弦。从此,记忆的风铃被你路过的气息吹得叮咚作响。你轻轻地说:“我叫刘子木,是高二·三班的。你呢?”我木讷了一会儿,然后说:“

  • 感恩是贯穿生命的美德

    感恩是美德不是作秀伴随着初冬的第一场雪,学校里又有新的热点话题,感谢父母!高二的美嘉却对此不屑于顾:“从上小学开始,每年到这时候学校就组织各种活动,感谢学校,感谢老师,感谢爸妈,什么给老师做一张感谢卡,给父母做顿饭,感觉好无聊啊。”对于,每年11月必要热炒的感恩节,美嘉和她的小伙伴们都表示这样的“逢场作戏”就是在浪费生命。对于美嘉的看法,心理老师王颖表示,她本人也很反感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感恩作秀,在

  • 微笑是一种美

    “忘记微笑是一种严重的生命疾患,一个不会微笑的人,可能拥有名誉、地位和金钱,却一定不会有内心的宁静和真正的幸福。”这是作家刘心武在《从一个微笑开始》中写下的一段话。他强调的是,微笑可以独立于物质而存在,它是心灵的最美好的表达。生活好比一本书,人是书中的一小部分。喜、怒、哀、乐,就是书中的四根弦儿,搭配起来就会形成一段乐曲。当一个人高兴时,他通常会以微笑的方式表现出来;当一个人悲伤时,泪水是最好的宣

  • 窗花姥姥

    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北风卷着雪花呼啸掠过山村,屋檐下垂着透亮的冰棱,枝条上堆积着厚厚的雪。大雪中,山村显得格外宁静。姥姥突然对我说:“走,我们瞧瞧窗花姥姥去。”雪花还在漫天飞舞,脚踏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姥姥领着我穿过小巷,到了第三家,她轻晃门栓,不一会儿,走出一位上了年纪的婆婆,穿着干净的斜襟蓝大褂,发髻结在脑后,露出光亮的前额,端庄的脸庞荡漾着微笑。一进屋,我立刻被暖暖的热气包围

  • 生命之美

    生命源于自然,自然孕育生命,一切都是万物和谐共生所不可缺少的一种美。春天百花齐放,展现的是一种盎然之美;夏季树木青葱,呈现的是一种勃勃之美;秋季叶子飘落,抒发了一种凋零之美;冬季枯木萧索,是一种惨败之美。此时正值秋季,除了落叶纷飞,我们还能看到金黄的果实,以及人们丰收的喜悦。生命如此美丽!它是沉睡在大地底下脆弱的幼芽,经过漫长冬天,凝聚许久的力量,微微地膨胀,在初春某个清晨破土而出。它像一个刚出生

  • 烟雨杏花寒

    一条小路蜿蜒着爬上了山坡,山坡矮矮的,几棵树惊人地粗大。站在树下,我依稀看见唐朝的车马,踽踽而行,临近小城。车中坐的,正是杜牧,此来赴任池州牧。此刻也是初春,一树树杏花大朵开放,如雪浪层层堆积,覆盖了河流、山川、屋舍和小城。花蕊吐着芬芳,蜂蝶在花丛喧闹,春风拂面,诗人在洁白的世界里,沉吟,迷惑。他要饮酒,他要赋诗。十里杏花,一如花海,却显然迷路了。牧童的短笛传来,他欣然问牧童。牧童所指,后来成了小

  • 天空很蓝

    成长是一场美丽的际遇,有芬芳的花朵簇拥,也有美妙的小溪曲奏响,但我还是喜欢你滔滔不绝的“演讲”。你比我大两岁,就住在隔壁的小区,因为同在一所小学读书,我们便很快熟识了。那时的你不像别的男孩顽皮,细心得就像个姐姐,经常跟我一起剪纸。你剪小动物,然后让我涂上颜色,没多久桌子上就成了一个动物园。你呵呵地笑,嘴角露出两个小酒窝,特别招人喜欢,以致于妈妈想收你做干儿子。你摇着头,一百个不答应。“哥哥!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