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关于离别的四个词语

2015-12-09 00:30:55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认识小信是在大二那年的夏天推荐55555333.cc。那时候广院门口有个叫“西街”的小市场,破破烂烂的,生意却特别好。我记得街口有个卖青菜肉丝炒饭的,连店面都没有,生意却好得不行。小信就是这家卖炒饭的旁边的一个西瓜摊摊主。我们初次见她都有些惊讶,对于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独自出来卖西瓜颇感怀疑,可事实证明,小信的生意是那个夏天西街上最好的。
  
  她搞到一辆破烂的小汽车运西瓜,汽车后厢居然被她装上了一台冰柜,西瓜存放在冰柜里。那年北京的夏天骄阳似火,我们住的宿舍楼没有空调,结果可想而知,冰镇西瓜的出场让所有人眼睛都绿了。我常去买瓜,买得多了便渐渐与小信熟络了。
  
  我知道她是附近一所大学的学生,勤工俭学出来卖瓜。她每天5点起床跑到水果市场去进货,再赶着中午和晚上学生放学的时间出来卖瓜,我听着都觉得累。我说:“这么辛苦就少卖一点啊,你的学费应该早就攒够了吧。”她笑了起来,摇摇头说:“不够。”
  
  彼时我们坐在西街路口的台阶上,啃着她卖剩下的最后两块西瓜,“噗噗”地吐着西瓜籽儿。她说她赚的钱一半给自己付学费,另一半要寄去东北某个城市给她的男朋友。这个答案让我有点难以置信,说:“难道他一个大男人,不能自己赚吗?”她有些害羞地抿起嘴,说:“他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很忙的。再说他马上要考研了,不能分心,他家庭条件不太好,我想多寄些钱给他,让他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那也不能花女人的钱啊。”我的语气很冲。小信只是笑,不再说话。
  
  小信每次都独自去拉货,上百斤的西瓜,居然都一个人扛上车,比很多大老爷们儿还厉害5 5 5 5 5 3 3 3 c c。有一次,一个男人来买瓜,却对她动手动脚的。小信二话没说,一手拨了110,一手抓起西瓜刀逼住了他。警察赶到的时候,正看见她把半个西瓜扣在那男人的头上,红色汁液流了一地,从远处看去,像一个戴绿帽子的男人被打得脑袋出血。
  
  我刚好赶到,看到她面无表情,握着西瓜刀的手却捏得死紧,手指都变了形。我把她的刀夺下来,抱住她,跟她说“没事了,没事了”。她居然还能“咯咯”笑出声来,说:“你干吗啊,我当然没事啊,现在有事的是那个‘绿帽子’。”她一边笑,一边从我的怀里慢慢地滑坐在地上。我能感到她在剧烈地发抖,怎么也停不下来。
  
  那一年的北京还没有雾霾,夜色清凉如水,我们彼此紧紧倚靠着坐在那片遍地狼藉、冰冷坚硬的水泥地上,头顶是偌大的漫漫星空。
  
  大四那年的冬天,是记忆里最冷的一个冬天。据说东北降了百年不遇的大雪,冰雪封城,所有人进不去也出不来,小信急了,她男朋友就在东北某座城市里。她觉得这雪降得太猛也太早,男朋友家里的冬衣应该还没有寄到,一定会把他冻坏的。考虑再三,她决定前往那座城市。
  
  我极力反对,但是显然反对无效。她买了满满一大包的冬衣,还有许多她男朋友喜欢吃的东西,又买了一张最便宜的大巴票——事实上,当时飞机和火车都停运,她也只能选择大巴。那个怀着满满爱和期待的小信,终于出发了。
  
  2
  
  那场大雪下得漫长而扎实,大巴车在行进了大半天以后,在深夜被困在了高速公路上。前后都是车,当时小信离要去的城市只有十几公里,却寸步难行。小信心中焦急,于是她做了一个特别大胆的决定——下车步行来自www.55555333.cc
  
  很久以后,她每每跟我描述起这个场景,我都无法想象,一个单薄的女孩儿,背着一个沉重的、装满了冬衣的大包袱,一步一步地在大雪中行进了十几公里,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那所大学在非常偏僻的郊区,夜里荒凉极了,偶有路人,周围的村落就会响起一声声凶狠的狗叫,十分吓人。然而最艰难的并不是这些,而是一条通往校门口的雪路。说是雪路,其实是东北下过一场夜雪之后,雪化水,水结冰,冰再盖雪,再结冰……这样一条长长的冰路。
  
  小信说她也不记得,自己背着包袱在那条冰路上摔了多少跤,只知道摔到最后整个人都麻木了,连周围的狗叫声也听不见了。她甚至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一个独身女孩行进在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情。可她终于还是走完了那条路。她跌跌撞撞地到了传达室,请求老师通知那个男生,她来了。
  
  他终于出来了,远远地向她走过来,校门口唯一的一盏昏黄的路灯下,大片大片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飘落下来,落在他黑色的大衣上。她望着他,看着他在她的面前站定。她张了张嘴,却发现浑身都冻僵了,居然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怎么来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忽然想起身上的包裹,连忙取下来,用冻得动作迟缓的手笨拙地打开,把衣服捧给他。他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那些衣服。她盯着他的眼睛看,然而脸上的表情从期待渐渐变成平静,最后又渐渐失去了所有的表情,他终于还是冲她点了点头:“这些衣服,我会穿的,可是——”下一句话刚要出口,却被她硬生生打断了,“谢谢你。”小信说。这是一句很荒谬的话,她为他顶风冒雪千里送衣,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却是“谢谢你”。
  
  可是她宁可先说出口。只因为她更害怕听到他对她说出这句话。他说:“对不起5.5.5.5.5.3.3.3.c.c。”她说:“没关系。”什么都不必说,也不必解释,有时候最简单的对白,你已经足够明白对方的心是冷是热。她抬起头,最后看他一眼,说:“再见。”她转过身向着来时的那条冰路走去。“哎——”他喊她,大约是心里终于生出了一丝内疚,“天太冷了,要不然我帮你在学校借间寝室,你住一晚再走吧。”她回头,冲他笑了笑:“不必了。”她急匆匆地走,不敢再回头。
  
  她以为这条路将永无尽头,直到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司机摇下窗子,冲她喊:“闺女!这大半夜的,你要去哪儿啊?”她说出附近城市的名字,司机想了想说:“上来吧!”
  
  她终于还是上了车,死死地抱住胸前的小包,那里只剩下一张回程的车票与10元钱,司机似乎毫无察觉,还在与她搭讪:“你是哪里人啊?怎么这么晚还在这边?一个人不害怕吗……”
  
  她不吭声,只是浑身缩成一团,怔怔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却愈加心慌起来。直到车停下,她整个人却已经因为高度紧张而昏昏欲睡。司机叫了她一声,她浑身一激灵,冷汗“唰”就下来了。“到了,下车吧。”
  
  她茫然地推开车门,漫天的轻柔雪花紧紧拥抱住了她,风静声和,四周高楼上的灯火星星点点蔓延开去,专属于城市的温暖气息扑面而来,脚下是坚实的地面,她终于不会再摔倒了。小信的泪水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北国夜晚,所有的绝望、泪水、恐惧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22岁的小信,失去又得到一些东西,也终于明白了自己真正的需要。不是甜蜜的西瓜,不是肆无忌惮地付出的青春,也不是路灯下那一场灰飞烟灭的惨淡爱情。
  
  活着,并且只为自己好好活着,比这世间的一切都重要。
  
  3
  
  上个星期我与小信重逢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总监www.55555333.cc。身材依然瘦削,带着亲切熟悉的微笑,饭局结束时她抢着结账,我则抢着把她钱包里那张一家三口的合影拿过去看了很久。
  
  我本是不欲聊起以前的事情的,怕揭人伤疤不妥。倒是她坦然回忆,云淡风轻。我笑起来,想着,但凡可以轻松自嘲并一针见血,大多是真正的遗忘吧。临走的时候,我把那张照片还给她,递出去的一瞬间,目光忽然扫到背面写了几个词。我没细看,但心里猛地一颤,然后手就下意识地松开了。
  
  在我们的心里,在每一棵盛放着灼灼花朵的树根下,究竟埋藏了多少永不能见天日的秘密。那些难以启齿的爱,那些刻骨铭心的故事,那早已辨不出色泽的一捧春泥。然而终究无法深挖细掘,一探究竟。因为所有的初绽,早在枝头就已定好答案。
  
  某次打电话给小信,终于鼓起勇气犹疑地问:“你照片背面的字,你先生看到过吗?”她轻声地笑:“谁没有一张写着字的照片呢?”翻过去,是读不懂的词语;翻回来,是笑容明媚,一片朗朗春光里的幸福。
  
  谁不曾在年轻时做过一个不计后果、只懂付出的傻瓜,一场感情如大雪将至,轰轰烈烈,无可挽回。对方却是那个轻描淡写的扫雪人,天明时,人与雪都悄然远去,了无痕迹。
  
  还是要谢谢那个人,不曾暴雪压城,城欲摧。幸好,我们不再爱人逾生命;幸好,我们终于等到雪霁天晴。这是最好的结局。
  
  不必畏惧,其实这世间所有曾经让你痛彻心扉的别离,无非都是四个词语。
  
  谢谢你。没关系www.55555333.cc。再见。不必了。

推荐信息:
>>> 我还是很喜欢你
>>> 采浆果的人
>>> 一块石头值千金
>>> 几百只耳朵
>>> 玉壶冰心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澳大利亚的回答

    4月25日,塔斯马尼亚岛上金矿突然遭遇地震。重达数吨的岩石分崩离析从头而落,在井下作业的赖特不幸被活活砸死,而37岁的布兰特·韦伯和34岁的托德·罗素则由于正在一个长、宽各1。2米的金属笼子里工作,幸运地逃过一劫。井外人员开始时得不到他们的音讯,到4月30日才惊喜地发现,韦伯和罗素竟奇迹般地活着。当人们在教堂内祷告时,罗素的母亲突然冲进来,她当时一边跑一边叫,高喊着“他们还活着,他们还活着”。这奇

  • 讲真话和写一篇感动“老美”的作文

    曾子墨,凤凰卫视主持人。她在求学期间因为讲真话和写了一篇感动了“老美”的作文,使她顺利地进入美国的一所大学。中国人习惯于高考定乾坤,美国大学的录取方式却截然不同。没有统一的高考,也没有各大学自定的入学考试,学生们只需要在中学毕业前参加一个名为SAT的标准考试,分数作为录取参照之一。此外,就全看中学成绩、申请作文、推荐信和课余工作的履历了。是否具备领袖潜质成为美国大学最强调的录取标准之一。每所大学都

  • 一时事与千古事

    明朝有个李流芳,诗、书、画、印,样样精绝。我知道李流芳,是因为读过他的几篇小品文,其笔意真是潇洒可爱,如《江南卧游册题词》中的《横塘》:“去胥门九里,有村曰横塘,山夷水旷,溪桥映带村落间,颇不乏致。予每过此,觉城市渐远,湖山可亲,意思豁然,风日亦为清朗。即同游者未喻此乐也。”其才如此,其人又如何?魏忠贤建生祠,李流芳竟不往拜,与人说:“拜,一时事;不拜,千古事。”董其昌为此大加赞叹:“其人千古,其

  • 秋道太太

    认识秋道太太是在我抵达京都的第一天。记得那是一个枫叶初转红的星期日中午,热心的平冈武夫先生把居所尚无着落的我带到“十二段家”——左京区名料理店之一。我在京都的第一顿饭便是在秋道太太的店里吃的。“十二段家”是一家颇具古典风格的日本餐馆,而它的女主人秋道太太给我的第一印象也是典型的京都女性。她是一位中年妇人,虽然没有沉鱼落雁的美貌,但是她那一身素雅的和服,以及和蔼亲切的仪态却另有动人之处。从平冈先生那

  • 疯子导演

    沃纳·赫尔佐格是享誉世界的新德国电影大师之一,与法斯宾德、文德斯、施隆多夫等人齐名,被称为“新德国电影四杰”。1974年,天寒地冻的冬天,赫尔佐格得知电影界前辈洛特·艾斯纳在巴黎病危。放下电话,他立即抓起一件夹克、一个指南针、一个帆布袋、一些生活必需品以及一个记录旅程的笔记本,从家乡慕尼黑徒步前往巴黎。“我踏上了通往巴黎的路,我坚信如果我靠双脚走去,她就能活下来。除此之外,我也需要一段属于自己的安

  • 世纪剧目

    1889年,巴黎舉办了一场大型世界博览会,以此庆祝法国大革命100周年。阿根廷展示了各式各样的国产货,其中包括一个来自火地岛的印第安家庭。那是11个欧纳族印第安人,他们是罕见的样本,濒临灭绝:那些年,温彻斯特枪的子弹正逐渐消灭他们中的最后几个。这11个欧纳族印第安人中的两个死在了路上。幸存者被关在铁笼子里进行展示。“南美食人族”,展板上警示道。在最初的几天,没人给他们任何食物。那些印第安人饿得直叫

  • 千年的姿势

    在荒凉的高原上,考古学家曾发现一座深埋在泥土之下的城堡。经过挖掘,找到了大量姿势各异的遗骸。考古学家由此推断城堡毁于一场灾难。但是什么样的灾难令如此之多的人来不及逃走就葬身于此呢?有人认为是地震,有人认为是战争,还有人认为是瘟疫,大家众说纷纭。但是都缺乏足够的证据,无法令人信服。后来,城堡被媒体公开,并附有大量照片,设下重奖,吸引读者关注,希望会对考古研究有所帮助。尽管很多人参与讨论,但仍然没有人

  • 一只鹰落在屋顶上了

    山脚下只有一户人家,房子是黄泥小屋,围墙用石头垒就,显得孤独而又宁静。我坐在离这户人家不远的地方抽烟,突然看见一只鹰从远处盘旋而来,落在了这户人家的屋顶上。我对同行的几位朋友说:“这家人的房顶上有鹰!”但他们因为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都不相信鹰会落在房顶上,在他们的观念中,鹰很高傲,是不会接近人的。但我毫不怀疑自己的眼睛,我确实看到一只鹰落到了这户人家的屋顶上。然而我又如何能让自己的这次所见得到认可

  • 爱具体的人

    著名的德兰修女,是印度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在德兰修女建立临终关怀院的初期,曾有位官员专门质疑德兰修女的行为。官员问:“你这么做,难道是为了让贫民窟更适应人居住吗?”德兰修女回答道:“不,是让死者死得更有尊严。”官员又问:“你打算帮助加尔各答数以百万的贫病伤残吗?”德兰修女没有回答官员,而是惊奇地问道:“数以百万?你怎么数出是一百万的?”官员不耐烦地回答道:“这不是我问的重点,我的意思是无论你怎

  • 带着诗和香水离开

    我15岁的时候,青春叛逆,血液里禽兽飞舞。我觉得屈原很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于是立志非绝学不学,非班花不娶。我30岁的时候,见了些世事,也做了些世事,班花也都嫁给了别的中年男人。我认同“渔父”们有机会横刀立马就多做一点,因为无常即常,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机会了,就收起雄心,爱古玉、古瓷,读《周易》,听春雨,不知春去几多时。如今,我45岁,以两天一章的速度重读“渔父”们皓首穷经写成的《资治通鉴》。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