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3分钟典藏故事 > 正文

装着金币的钱包

2015-12-20 23:58:01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一个乞丐在集市上捡到了别人丢失的一个皮钱包原文www.55555333.cc
  他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有100枚金币。
  然后,他听到一个商人叫道:“酬金!谁捡到我的皮夹,酬金就给谁!”
  
  乞丐是一个诚实的人55555333.cc
  他走上前去,把钱包递给了那个商人,说:“这是你的钱包。我现在能拿到酬金了吗?”
  
  “酬金?”商人一边贪婪地数着金币,一边嘲笑道,“啊,我掉的钱包里有200枚金币呢www.55555333.cc。你偷走的比我的酬金还要多!走吧,否则我就要叫警察了。”
  
  “我是一个诚实的人,”乞丐反驳道,“我们就让法庭来解决这件事吧5 3 故 事 网。”
  
  法庭上,法官耐心地听双方当事人讲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然后说:“我相信你们俩。法律是公正的!商人,你说你丢失的钱包里有200枚金币VBe。唔,那是相当大的一笔钱。但是,这个乞丐捡到的钱包里只有100枚金币5+5+5+5+5+3+3+3+c+c。因此,它不会是你丢失的那个钱包。”
  
  法官说完就把钱包和钱包里所有的金币都交给了乞丐原文www.55555333.cc

系统推荐:
>>> 珍贵的对酌
>>> 狐仙报恩
>>> 慢热的人也没什么不好
>>> 人人都是生活家
>>> 美丽光头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老丈人的决定

    数百年前,鄂西一个小镇上住着一位解甲归田的员外郎,人称周员外。周员外膝下有三子二女。三个儿子均在外地为官,极少回乡;两个女儿都嫁在本地,不时回娘家走动。那天是周员外六十五岁寿辰,女儿女婿们按照惯例,早早前来拜寿。周员外的大女婿秉承祖业,家境优越;小女婿却是一介布衣,生活捉襟见肘。虽然两个女婿有穷富之别,但周员外很开明,并未有嫌贫爱富之举。可这次,就在两个女婿拜寿的时候,周员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当大

  • 谁家的玉佛

    江南泾县城里,有位书生名叫杨学勤。这天鸡叫四遍之时,他起了床,打开自家的大门,准备在门前的空地上活动一下筋骨,然后读书习文。刚要跨出门槛,杨学勤忽然看见门槛上放着一个白色的东西,他拾起那个东西,借着屋内的灯光细看,竟是一尊玉佛,有拳头般大小。杨学勤心想:这玉佛是谁的呢?怎么会丢在我家的门槛上?丢失玉佛的人现在一定很着急吧?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它的主人,物归原主。天渐渐亮了,杨学勤吃过早饭便出了门,急

  • 祖孙打虎

    旌德县不知道从哪儿跑来一只猛虎,盘踞在城外谷连山不走了,日日出来伤人害畜。因那老虎额头上有一大块伤疤,看起来十分狰狞吓人,就有了个“疤虎”的外号。几个胆大的猎户曾经进山打虎,不是空手而返,就是被咬死咬伤,于是没人肯再进山打虎了。当地老百姓不堪其扰,大白天都不敢独自出门了,于是一部分人联名上书,请求县官组织打虎。县官贴出高额赏格告示,从全县精挑细选了十多名出色的猎手,让一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带队进山围

  • 分内之事

    刘双林是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一路上跋山涉水,风餐露宿,终于离京城越来越近了。这天中午,刘双林来到一个叫樟树村的村庄,疲惫至极的他听人说樟树村酿的酒十分有名,加之快到天子脚下心情轻松,当即在一家小酒馆里要了一壶酒,就着上好的牛肉吃喝起来。这儿的酒果然名不虚传,入口醇厚香滑,刘双林一时兴起,喝了一杯又一杯,当离开村子时已是脚步踉跄。村口有棵遮天蔽日的大樟树,想必这就是村名的由来了。又走了不知多长时间,酒

  • 计打盗版

    清朝中期,江南才子林妙手以卖文为生,他写的传奇话本深受老百姓喜爱,他也因此获得不菲的收入。但是,令他头疼的是,书市上盗版横行,疯狂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市场上林妙手的书,有一大半是盗版。林妙手为了打击盗版商,多次到杭州府击鼓上诉,杭州府也督促下面州县衙门极力配合巡查,但是收效甚微。关键是盗版商多如牛毛,林妙手精力有限,搜集到的线索不多,而衙门只根据证据抓人,不负责搜集线索。所以,常常是这个县抓了一个

  • 白鸽传信

    朱提府寿福巷的李员外有五个女儿,前四个相貌普通,唯独最小的女儿秋月长得像鲜花一样漂亮。李员外富甲一方,不仅在城里开有钱庄、商铺,在乡下还有良田万顷,但他还不满足,整日里想的就是如何攀附权贵。这天,李员外琢磨着,如果把小女儿许配给一个官家子弟,自己不就可以美梦成真了吗?想到得意处,李员外不自觉地笑出了声。经过李员外的精心筛选,最后选中了张知府的儿子张宏志,于是他赶紧找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媒婆去做媒,并许

  • 发怒的草芥小民

    白红灯家住在黑龙山下,他原本是个相当厉害的猎人,尤为擅长从草药中榨取汁液涂在箭头上制成毒箭,猎物一旦中箭无不倒地,但并不会就此一命呜呼,只是晕厥而已,过一会儿便可自行醒来。有一次采药时白红灯不慎从山上跌下,从此瘸了一条腿,便做不成猎人了。因为生计困难,他想到山上有一座大庙,一年四季香火极其旺盛,而他长年在山中奔波,对各种香草香树无所不识,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么着他便在山脚下开了间香烛小店,

  • 白唱的戏

    溪北村人都姓吕,族长名叫吕向山。这天上午,长年在县城里唱戏的“缘来”戏班的班主林生春忽然来到了溪北村,对吕向山说他想让他的戏班来溪北村唱几场大戏。吕向山想了想,说道:“林班主,这不年不节的,我可不想花钱请戏班唱大戏!”林生春摇摇头,说:“我不收你钱。”吕向山吃了一惊:“那不成了白唱戏吗?”林生春点了点头。吕向山更加不解了:“林班主,这天底下哪有白唱的戏?”林生春笑了笑,与吕向山商量起了唱戏的日期。

  • 亏盈都是桥

    县城旁边有一条大河,枯水季节时,对岸的人们挽着裤腿蹚着河水过来赶集。可是河水枯水季节很短,一年里大部分时候河水都是齐腰深,水流湍急,想到县城里赶集,只能走官道,绕个大圈子,多花一个多时辰。若有人有急事,比方请个医生、抓服药之类的,只得冒险游水,每年都有淹死的人。县城里和地方上的乡绅多次商议集资建桥,可是河面太宽,找鲁家班的工匠估算了一下,连主桥带引桥,得建十一孔大桥,石料加上工钱,至少得一万两白银

  • 老族长的眼力

    这天黄昏的时候,江山村来了几个奇怪的人,只见他们风尘仆仆,面容憔悴,一副流落逃难的模样。但这并不是什么奇怪之处,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衣不蔽体的灾民们太多了,奇怪之处在于,这几个人中有一个年轻人虽然衣衫褴褛,但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威严,气派不凡,另几个人对他毕恭毕敬的。他们一到村子里便再也没有力气前行了,当即在村头的小庙里歇了下来。村子里有一个叫鲁二哥的人,鲁二哥虽说岁数不算大,但待人接物相当有分寸,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