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出租县长

2015-12-31 18:39:52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15.5.5.5.5.3.3.3.c.c。初识县长
  
  范立国和牛太成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两个人都上了大学。牛太成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范立国学的是传媒设计,毕业后回到老家,在县城开了一家传媒公司,当起了小老板。
  
  这年“五一”劳动节,牛太成回到老家结婚,范立国去喝喜酒。喜宴上,范立国和高中同学一桌,另外十几桌,都是牛太成的亲朋好友。
  
  当地规矩,一开始喝“门杯酒”。门杯酒数量自定,或者两杯,或者四杯,总之要逢双才好。门杯酒喝完,敬酒开始,喧闹声此起彼伏,在一片嘈杂声里,有人频频叫道:“刘县长,敬你两杯!”“刘县长,喝啊!”
  
  范立国吃了一惊,他没有亲眼见过刘县长,像他这样一个小老板,是很少有机会见到县长的。不过,范立国对县长并不陌生,他经常观看本地电视新闻,所以提起哪个书记、县长、局长,范立国都能记起他们的模样。听得给刘县长敬酒的声音,范立国心里不由得嘀咕道:“难道刘县长也来了?”于是他仰起脖子,越过一个个人头,向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望去,这一望呀,范立国浑身不由得一激灵。
  
  真的是刘县长!不长不短的头发,一齐向右边梳着;高颧骨,高鼻梁,阔嘴巴;中等微胖的身材,灰色夹克衫,没打领带……
  
  “这个牛太成,跟刘县长沾亲带故啊,等回头问问他。”范立国暗喜。作为一个小小的传媒公司老板,如果能攀上县长这样的大人物,那就等于攀上了财神爷啊!刘县长随便跟哪个单位说一声,人家给你一年的活儿,那就是十万八万的……
  
  新郎新娘到每张桌子前敬完酒,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范立国见牛太成一时闲下来了,马上奔过去,扯住他胳膊,来到一边,劈头就问:“刘县长跟你家什么关系?”
  
  牛太成瞪圆了眼睛,显出茫然的样子:“什么刘县长?”
  
  此时,又有人扯起嗓子给刘县长敬酒,范立国扯了扯牛太成的胳膊,说:“你还装蒜!你听听这给谁敬酒?不是刘县长吗?”
  
  牛太成恍然大悟似的笑了,笑得腰都直不起来。范立国心里直打鼓:“你笑什么啊?”
  
  牛太成止住了笑,擦擦流出的眼泪说:“他哪是什么刘县长啊!”接着,牛太成讲了这个“刘县长”的来历。
  
  “刘县长”是牛太成的表哥,名叫苏一楠,今年四十二岁,初中一毕业就出去打工,一直在外地做电焊工,因身体不佳,最近回老家休息。正因为他长得像刘县长,所以现在村里大人小孩都叫他“刘县长”。
  
  好像到手的鸭子飞了一样,范立国立刻泄了气,叹道:“哦,原来这样啊,我还以为真的是刘县长呢,不过他长得确实像!”
  
  酒足饭饱,范立国起身,准备告辞回家。此时,“刘县长”正在跟大家伙聊天。大约在外打工久了的缘故,“刘县长”讲话带有一点苏南口音,而真正的刘县长正是从苏南调过来的,也带着苏南口音——真是越看越听,越像刘县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
  
  虽然苏一楠不是刘县长,帮不上范立国的忙,但是范立国心里总是放不下苏一楠www.55555333.cc。他是搞“传媒”的,总觉得能利用苏一楠做点什么。
  
  经过两三个小时的思考,范立国脑子一亮,一个主意跳了出来:“出租县长!”
  
  2。生财之道
  
  几天以后,范立国来到牛太成老家,找到了苏一楠,自报家门:“我叫范立国,是牛太成的高中同学。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看可行不可行。”
  
  范立国说的事情是:利用苏一楠长得像刘县长的天然条件,把苏一楠以刘县长的身份,出租给遇到喜事的人家。无论是结婚、孩子满月、老人做寿、迁入新居,苏一楠都以刘县长的身份出席,学着刘县长的派头,给主家长长脸。范立国扮演他的秘书,替他拎包、开车。报酬是:每次一条香烟,500块钱,外加一顿酒宴。苏一楠除了坐车、吃饭、说几句应酬的话,别的事情一概不用操心。
  
  苏一楠一听,高兴得坐不住了,“噌”的一下站起来,叫道:“有这样的好事?没问题,我去当县长!可是……这冒充县长,要是县长知道了,还不把我的皮给扒了!”
  
  范立国笑了笑,把苏一楠按下来坐着,说:“你说的问题,我也想过了,我的结论是不会的。为什么呢?第一,我们这不叫冒充,叫模仿。有人模仿明星吧?电视台还举行明星模仿比赛呢,这说明模仿是不违法的。第二,我们模仿县长,不是干坏事,是做好事。县长到老百姓家里喝喜酒,还出礼,这说明什么?说明县长跟群众打成一片啊,县长如果知道了,还得感谢我们呢!”
  
  一番话把苏一楠说得高兴起来,他打消了疑虑,一挥拳头说:“那就干。”
  
  说通了苏一楠,范立国立刻着手准备相关事宜。先要给苏一楠准备一套行头,他从网上调出本县新闻节目,看了刘县长出镜时的衣着打扮,给苏一楠买了一套西服、一件夹克衫、一件长袖衬衣、一件短袖衬衣、一双皮鞋。二是把刘县长的视频下载一些,给苏一楠看,让他学习、模仿。三是搜集信息,动用亲戚朋友的关系,搜集婴儿出生信息、婚姻登记信息、高三优生信息……刘县长在县城时间多,到乡下少,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有信息只要农村的,不要城里的;只要平头百姓的,不要跟领导沾亲带故的。四是租车,本地政府部门的车子多以“J”打头,所以范立国联系了一辆“J”字打头的私家车,车号是“JD002”,看上去有一种“J0002”的感觉——刘县长的车号正是“J0002”5+5+5+5+5+3+3+3+c+c
  
  一切准备就绪,范立国开始联系客户。
  
  “不错,这个县长是假的。”范立国对客户说,“可是,来喝喜酒的人不知道是假的呀,人家就会羡慕你:‘哎呀,我们林大爷不简单啊,都能请到县长啦!’你家在村里的影响不就立马大了?如果有小混混想欺负你,他就要想想啊——‘乖乖,林大爷家跟县长有亲,不能跟他过不去,不然吃不了兜着走。’就是你儿子找对象,人家一听说你跟县长有来往,都会高看你三分。”
  
  客户一听,有道理,有道理,连忙就应了下来。1500元钱算什么啊,平时遇事送都送不出去,马上就给了:500元作为“县长”的贺礼,返还给客户;1000元作为给传媒公司的报酬。
  
  第一笔交易成功,接下来照此办理,渐渐地,很多人就形成了共识:遇到喜事请“县长”。如果哪家遇到喜事而“县长”没有到场祝贺,反而被人们议论、瞧不起。
  
  随着时间的推移,办喜事请“县长”的越来越多,范立国和苏一楠也就越来越忙,有时候,一天得跑两三家。不到年底,这个县的广大农村里,“遇喜事请县长”竟然成了喜庆宴席上的约定俗成,变得必不可少了,就像迎亲要放鞭炮、小孩满月要发红鸡蛋一样。
  
  3。逞能被缉
  
  正当范立国把出租“县长”做得红红火火的时候,苏一楠自作聪明,搞出了一点事端。
  
  当初,范立国跟苏一楠严格约定:到了主家,只喝酒,少说话,尤其是不谈论政事,免得露出马脚;平时外出,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上前,而是绕着走——一句话,不要管闲事。当时,苏一楠都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可是人啊,就有点劣根性:说他胖,他就喘;给他蹬了鼻子,他就要上脸,苏一楠自然不能免俗。虽然他信誓旦旦地答应了范立国不管闲事,可遇到闲事他还就喜欢出头。“咱现在是县长了!”他就爱说这话,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说话时那副得意的样子,表明他还真把自己当作县长了。
  
  有一次,范立国和苏一楠路过一个小集镇的菜市场,远远地听到有人呜呜咽咽地哭。近了,原来是一位老大娘,边哭边说:“闺女来看我,我拿50块钱上街买菜,到街上一掏口袋,没了!回家怎么跟女儿说啊!”
  
  旁边有人叹息道:“包大娘一天也赚不了几个钱,这50块钱,够她辛苦几天的!”有人提议道:“唉,我们都凑凑吧,一人出个几块,给包大娘买点菜www.55555333.cc。”
  
  由于逢集人多,车子开得慢,有时不得不停下来。就在停下来的工夫,苏一楠说了一声:“等我一下。”他打开车门,下了车,跑到包大娘跟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色票子,说道:“大娘,这50块钱,您老拿着买菜吧。”
  
  包大娘不哭了,抬起泪眼,怔怔地盯着苏一楠。旁边的人说:“好心人给你钱,还不快接着。”包大娘接了钱,嘴唇抖抖的,想说一句感谢的话,可是,没等她把话说出来,苏一楠已经上了车,小车“呜”的一声开走了。望着小车的后影,忽然有谁说了一句:“哎呀,这不是刘县长吗?”包大娘一听说是县长给自己50块钱,激动地说:“好人,好人啊!”
  
  如果事情到此为止,也就算了,偏巧乡里的通讯员在场,亲眼见到这一场景,回到家里,情不自禁地写了一篇报道《刘县长济困》,盖上公章,寄到县报,登了出来。
  
  因为县报是党报,刘县长又是新闻干事出身,所以他每期必看。看到这篇报道以后,刘县长并没有想到自己被冒充这件事情,只以为是通讯员上稿心切,编了个假新闻。他想打电话到报社说明真相,又担心作者因此毁了前途,就作罢了。他打算抽个时间,专门给全县新闻通讯员讲讲新闻的真实性。
  
  拿出50元助人为乐这件事,苏一楠就这样过了关,导致他被通缉的,是不久后他做下的另一件事。
  
  金岭乡有一伙小痞子,平时游手好闲,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派出所进进出出,像自己家里一样。有一天,几个小痞子手头有点紧,就来到超市,手一伸对老板说:“借200块钱,明天还你。”老板一声不吭,拿出200元给了他们。
  
  苏一楠刚在客户家当完“县长”,来超市买水。小痞子走了以后,老板忍不住对苏一楠抱怨:“哪里是借啊,分明就是讹诈,说明天还,到死别想见到一分钱!”
  
  苏一楠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有这样的事?没了王法啦?他们叫什么名字?”问清后,他拿出电话拨了110:“对,金岭乡金南超市,一伙歹徒,领头的叫张佳哲……我是谁?哦,我是刘伟刚,刘县长!”超市老板一听,愣住了,再看看苏一楠,一把抓住他的手直摇:“哎呀,您是刘县长啊,刘青天啊!”
  
  十几分钟过后,派出所所长带领几个民警,押着张佳哲一伙,来到超市。派出所所长一进门就检讨说:“感谢刘县长啊,我们工作做得不到位。”
  
  苏一楠装出县长的派头,把手一挥:“没关系,你们要严惩这伙歹徒,别再让他们坑害老百姓53故事网。”
  
  所长把几个小痞子关进警车,押往派出所。
  
  说来也巧,这伙小痞子里头,有一个叫顾顺成的,外婆家跟苏一楠一个村,他经常去外婆家做客,不仅听说过苏一楠做出租县长的事,有一次外婆家办事,还亲眼见过苏一楠上门。如今,听说县长亲自报案,他就有点疑心,待到见了苏一楠本人,忍不住喜上心头。到了派出所,他对所长说:“我要立功!这刘县长不是真的,是假冒的,他假冒刘县长干了好多坏事!”
  
  所长大吃一惊,连忙打电话到县政府办公室,秘书告诉他:“刘县长到省里开会,没有下乡。”
  
  所长又惊又喜,心想:“立功的机会到了!”他急忙向县公安局汇报这件事情。听说有人冒充县长行骗,县公安局长火冒三丈,连忙命令:“全县通缉苏一楠!最近刘县长在省里开会,看到像刘县长的人就抓!”
  
  4。真假县长
  
  通缉令只说通缉苏一楠,没提通缉缘由,免得给刘县长带来不便。苏一楠冒充刘县长的事,只供公安人员内部掌握。
  
  范立国信息灵通,通缉令一出,他就慌了,急忙打电话给苏一楠:“公安局通缉你了,你究竟有没有背着我干坏事?”
  
  苏一楠一时也不知所措,说:“我没有啊,你都看到的,我当县长这段时间,干的都是好事啊!”
  
  范立国说:“反正是通缉你了,是躲还是自首,你看着办吧。”
  
  给人抓进公安局,这是苏一楠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就算没犯罪,浑身长嘴都说不清。现在还能怎么办?躲呗,躲上几天,说不定事情就弄清楚了。这样想着,他就买了一副墨镜,戴上一个口罩,上了一辆开往外县的公共汽车。
  
  事有凑巧,真正的刘县长刘伟刚,本来要在省里开六天会,可是省里因故提前散会,他就早两天回来了。省城在南面,他提前下了高速,从本县南面进入县境。由于工作太忙,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下乡了,他想利用这个机会,在本县南片视察一下。事先他没有跟乡镇打招呼,他跟秘书说:“自己看到的才是真实的。”
  
  到了本县最南端那个乡镇,也就是苏一楠的老家所在地,刘县长发现,自己被一辆警车挡住了去路。秘书兼驾驶员小江打开车窗,探出头去,问:“这是刘县长的车,你们有事吗?”
  
  派出所所长不说话,径直走到车子后门,打开车门说:“你是刘县长啊,请下车。”
  
  刘县长满腹狐疑,他见所长一干人冷着脸,觉得来者不善,却又不知什么原因,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下去应付一下再说www.55555333.cc。于是,他脸上带着笑,下了车,问:“不知几位找我何事?”

更多推荐:
>>> 风筝与麻雀
>>> 少年过桥
>>> 人生那么长,停一下又何妨
>>> 爱情的层次
>>> 救命的桂花树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走红毯

    阿P最近要和老婆小兰去欧洲旅游,他得意地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消息。原本以为人家会纷纷“点赞”,却不料群友早已司空见惯,有个家伙居然直接回复:阿P,不就是跑到埃菲尔铁塔下面摆个剪刀手吗?都是我们十多年前玩的。这兜头一盆冷水浇得阿P差点没背过气去。不过再想想,也确实是,现在出国游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要想在群里制造轰动效应,还真的很难。很快,阿P和小兰出国了。在飞机上,导游小姐发布一个好消息,他们联手当地

  • 阿P养司机

    阿P很要面子,自从成立了一家小小的建筑公司,钱没挣到多少,生活质量先来了个鸟枪换炮:开宝马、穿名牌、出入高档会所,整天一副成功人士派头。这天,阿P去一家新开的俱乐部参加一个本地名流的聚会,在门口被保安拦住了:“司机从侧门进,那边有休息室。”阿P一听,差点没跳起来,指着身上的名牌西装说:“我哪里像司机?”保安愣了愣,指着停车场方向说:“你不是从那边来的吗?”经保安这么一说,阿P才发现,凡是来这的客人

  • 阿P藏宝

    阿P是一名建筑工人,工地上活很累,但他整天还是乐呵呵的,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人心就像一个容器,装的快乐多了,郁闷自然就少。”这天,乐事来啦,小兰来工地上看他了!阿P可不想让她住满是臭脚味的宿舍,于是,像上次一样,他带小兰去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阿P出门时,特地带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沉沉的,不知放的啥。到了小旅馆,老板娘给他们办登记手续时,一抬头,打量了阿P一眼,她的眼睛扫到那袋子时,阿P突然有点紧张

  • 阿P做裸模

    阿P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老大不小了,还是单身汉,再加上没职位没银子,用一句网上的流行语,叫做—“我这心碎得,捧出来跟饺子馅似的”!最近,阿P公司新来了一个女同事,叫孟晓楠,年轻漂亮,很对阿P的胃口。于是,阿P有事没事,就找借口和孟晓楠搭讪。有次,孟晓楠冲阿P羞涩地笑了笑,笑得阿P魂不守舍,他再也忍不住了,鼓足勇气对孟晓楠表白道:“晓楠,让我们做朋友吧!”孟晓楠瞪大眼睛,说:“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 阿P当钉子户

    最近,阿P人逢喜事精神爽,见人就问:“你知道‘富二代’、‘官二代’,那你知道‘拆二代’吗?告诉你,P爷我,就是拆二代。”原来,阿P老家的房子在当地城市改建的地块上,就要被拆了。他索性搬回老家,安安心心等着拿钱。村民们对拆迁政策比较满意,每家都能得到几套回迁房,还能拿一笔钱,大部分都早早签完协议,等着住新房。过了两天,一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阿P家。阿P热情地握住他的双手,激动地说:“同志,你

  • 给你点赞

    阿P是个典型的“低头族”,无论上班下班,还是吃饭如厕,他无时无刻不黏在网上。这不,就是因为沉溺于网络,阿P的工作出了大纰漏,他一个没留神,把合同上的小数点点错了一位。老板气急了,一声令下,炒了阿P鱿鱼!丢了工作的阿P,最怕面对的就是老婆小兰。为了将功赎罪,他跑到菜市场买了小兰喜欢的海鲜,回家就忙活上了。小兰回到家,阿P穿着围裙迎了上去:“嘿嘿,亲爱的,我做了你最爱的爆炒鱿鱼,今晚我们来个海鲜大餐!

  • 阿P艳遇

    阿P最近在一家矿泉水公司打工,专门给一所大学送桶装水。虽然挣钱不多,但经常进出著名学府,阿P觉得既开眼界又开心。时间一长,师生也大都认识了这个快乐的送水工。这天下午,阿P送完最后一车水,坐在湖边的一个树荫下休息。他放眼望去,绿荫环抱的湖面上波光粼粼,一对鸳鸯相依相傍……阿P逐渐有些沉醉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女声:“你好!”阿P激灵一下,一扭头,惊讶地发现身旁站着一个漂亮姑娘。姑娘见阿P愣愣

  • 阿P救驾

    那天是周六,一大早,阿P晨练完了,回家路上经过一家展会门口,发现里面摆放着一大堆裸体雕像,一个女孩正在东看看,西摸摸,看样子正在做展出的准备。女孩那眼神、那神态、那专注劲儿……阿P想,这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吗?于是,他便伸头探脑地走了进去。那女孩正是小兰,小兰刚到这里工作不久,这次是公益性展会,有壁画、艺术品、雕像和影像播放几个区,可偏偏经理把她安排在雕像区,那些光身子的雕像很逼真,有些部位栩栩如生

  • 阿P吃海鲜

    这天,阿P下了班回到家,小兰有点神秘地递给他一张请柬。阿P没好气地问:“是哪儿来的红色炸弹呀?”小兰扬了扬请柬:“不是炸弹,是好事!你的同学说要请你吃大餐!”阿P有点奇怪,现在同学请吃饭都打电话发短信,自己又不是大人物,有谁会这么大张旗鼓地送请柬,该不会是结婚或者办寿酒吧?阿P接过请柬,打开扫了两眼,便随手扔在了一边:“这个李大头,有两个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请同学吃个饭还摆这阵势!”李大头是阿

  • 阿P中毒

    阿P到外地参加会议,会议结束,主办单位组织旅游。车子开到一个叫“百花坡”的地方停了下来,一大群人都跟着导游听讲解,而阿P却左顾右盼,落在了后面。原来阿P听说这地方有种花叫金莲花,既能当中药,还能美容。来之前,老婆小兰就让他带点回去,可阿P在城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他心想,要是能偷偷采点回去,送给小兰,就完成任务了。于是,他故意避开大家,四下里去找那种金莲花。突然,阿P看到路旁有丛奇异的小花,怎么看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