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希特勒最大的政治武器

2016-01-04 03:01:16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与对官僚苛刻而著称的朱元璋相比,希特勒是一个再慷慨不过的帝国领袖了55555333.cc
  
  读《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一书,我在希特勒身上看到了杜月笙的影子:一位不治私财,不敲诈下属,反而无微不至地满足下属经济需求的“良心黑老大”。
  
  希特勒制造的高层腐败
  
  在如何巩固党政军高层对他的忠心这个问题上,希特勒表现得特别朴实,一点都不整虚的。他依靠自己名下的小金库建立了广泛的私人“慈善圈”,用远高于国家正规工资的水平向他的亲信们发放各种馈赠和资助。
  
  据说德军的高级将领起初对这位一战时的下士持鄙夷态度,而希特勒的回应则是以德报怨——砸钱改变他们的看法,他对陆军元帅人均赠送24万帝国马克。著名的凯特尔元帅收到过希特勒76。4万马克的礼金,古德里安大将更是收到了价值124万马克的地产。对于希特勒与军队此种“钱浓于水”的联系,一位仇视希特勒的德国反对派只能哀叹:“(希特勒)用一根黄金的、非常有效的缰绳驾驭他们。”
  
  希特勒的钱袋子对党政精英也同样敞开。德国外交部部长里宾特洛甫在50岁生日时一下子就收到了元首100万马克的礼金。应该说,整个党政高层都感受到了元首的出手阔绰,生日礼金向来是10万马克起价的来自55555333.cc。当希特勒得知柏林警察总长参与了1944年的政变阴谋时,他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认为此人背叛国家、背叛党之类的,而是愤怒地指出他曾多么慷慨地资助过这位叛徒。
  
  更令人感慨的是,希特勒对那些失势的前纳粹高官也全无世俗的凉薄,甚至那些被希特勒亲自搞下台的,也能得到一大笔补偿金或者干脆是一套别墅。
  
  希特勒就是第三帝国这场腐败贿赂大戏的总策划。必须予以澄清的是,希特勒的腐败资金大多并不是贪污公款而来的,其中最主要的部分是德国工商界给“希特勒基金会”的募款。最特殊的是两笔钱:一笔是纳粹追随者去世前留给希特勒的遗产(指定元首为继承人),一笔是《我的奋斗》一书的版税。可以说,希特勒已经达到了“公私不分”的“无我境界”,为了收买帝国精英们,他竟然连私房钱都贡献了出来。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希特勒的带动之下,纳粹德国在全国范围内都出现了此种腐败风潮。各路高官都建立了各自的私人基金,用以资助亲信,或者资助艺术家和科学家。《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展现了希姆莱的庞大“慈善帝国”,他帮党卫军干部们支付度假费用,甚至还做帮他们还债这么私人的事情,泛滥到连那些中低层的下属都“不放过”推荐www.55555333.cc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希特勒政权的另一面:除了恐怖与暴力之外,还有系统性的金钱馈赠和收买;除了利用意识形态上的高调与洗脑之外,还有特别接地气的物质主义。
  
  “老同志”的腐败福利
  
  足以让纳粹全党感到振奋的是,纳粹式的腐败绝非高层的特权垄断,也制度化地“普惠”到了全党上下。希特勒与纳粹高层对“老同志们”有一种慈父式的怀旧之情。1933年纳粹上台之后,纳粹二号人物赫斯就发表讲话称:“每一个负责人都要确保,不能让任何一个35故事活上出现困难……供养老同志的物质条件必须筹措完备。”
  
  在就业上,纳粹老党员们获得了超国民待遇,用赫斯的话来说就是,“对老党员在旧体制下遭受的歧视和抵制加以补偿”。在纳粹统治的最初几年,纳粹以帮助那些生活困难的老同志为名义,将几十万纳粹党员安排到了国内公共事业单位的新岗位上,仅帝国邮局一家,在几年间就接纳了3万多名“有功的纳粹党员”。当然,这些国家单位是不需要这么多岗位的,“老同志们”快乐地在其中“工作”。在私人企业中,资本家们也被迫雇用“老同志们”,纳粹甚至在招投标时,将雇用“老同志们”作为竞标成功的一项潜规则。更夸张的是,身为纳粹党员,在招投标中也能获得党和国家的特殊照顾,经常上演高价招标成功的奇迹。据说纳粹有明文规定:“将国家出资的项目都交给党员同志去做,因为这个国家的存在本身就要感谢国社党欢迎55555333.cc。”
  
  全民的腐败狂欢
  
  为什么德国民众可以容忍政治高层腐败,甚至纳粹的全党腐败?《纳粹德国的腐败与反腐》一书中很直白地指出:“虽然德国群众对腐败进行了大规模的口诛笔伐,但德国社会的确通过腐败获得了很多好处。”
  
  事实上,该书的最后一段话就是:“如果我们不把纳粹统治视为自上而下的独裁政权,而把它看作德国社会以各种方式广泛参与的社会行为,那么我们就会看到,腐败将纳粹统治和德国社会紧密交织起来,许多‘普通的德国人’也通过中饱私囊参与到了纳粹的压迫和灭绝政策中来。”
  
  但可惜的是,这本书对德国所谓的全民腐败有些语焉不详,其中的细节可以参见《希特勒的民族帝国》一书。
  
  一个关键的逻辑在于,如果全民都参与腐败,并且能广泛地获得好处,那么,谁来提供其中所需的巨大资源?《希特勒的民族帝国》给出的答案是:希特勒是以牺牲其他民族的生存基础为代价来“贿赂”普通德国人的。或者说,就是通过掠夺被侵略国家的经济资源,来提供德国国内全民腐败的物质基础。
  
  一战给普通士兵希特勒留下的最大梦魇就是前线物资的极度匮乏,以及国内的大饥荒与通货膨胀。以史为鉴,希特勒在二战中简直是近乎偏执地与经济专家对着干,对德国民众始终坚持“永不加税”的“仁政”。希特勒相信,只有不降低战时德国国内生活水平,才能获得德国民众的长期支持,才能避免一战末期后院起火的惨剧再度上演。
  
  不得不说,希特勒竟然奇迹般地做到了。无怪乎,《希特勒的民族帝国》给希特勒的统治冠以“受欢迎的独裁”的高度评价,“他们日复一日地收买了人们公开的赞誉,或至少是漠不关心”,“不断地运用社会政策进行贿赂,构成了希特勒民族国家内部政治统一的基础”5+3+故+事+网
  
  为了让国内民众满意,又要负担这场历史上最昂贵的战争,第三帝国政府只有强征不断提高的占领军税,摧毁了欧洲的货币体系;为了保证本国的食品充足,纳粹在占领国抢掠了数百万吨的食物,供应给德军官兵,之后还大量运回德国。
  
  纳粹高层明确地制定过一条原则:“如果在这场战争中有人挨饿,那么一定是别人。”为了供养德国人,纳粹甚至加速了对欧洲犹太人的屠杀,而理由仅仅是为了省下口粮。
  
  即使在前线战况不利的情况下,普通德国人也能吃饱喝足,然后继续支持希特勒政权。希特勒对此再清楚不过了,纳粹的“千年帝国”理想,无论听起来如何花团锦簇,饿上三天就会完全不同了。
  
  对于德国民众在战争期间的饱暖程度,德国妇女们最有发言权。据说,她们在1945年之后的十年中,还充满怀念地暗示:“即使在战争期间我们也没挨饿,因为一切运转正常!而战争结束后一切变得糟糕起来。”当然,德国妇女们选择性遗忘了一些事情:在德国战俘营中,每天有无数的苏联战俘被饿死;在一些欧洲国家,人们饥肠辘辘,却还要将粮食优先运往德国。
  
  同贿赂他的高级官员以及党员同志们一样,这一次,希特勒用社会福利贿赂了整个德意志民族。而德国民众则随波逐流,为小恩小惠欢喜不已,贡献了希特勒最需要的被动忠诚5.5.5.5.5.3.3.3.c.c
  
  从上述意义上来说,希特勒的最大政治武器是腐败。

推荐信息:
>>> 与人分享的爱情
>>> 从大二成长起来的董事长
>>> 狂傲不逊数黄侃
>>> 梅西的上亿身价合理吗
>>> 如果你的对手美如杨贵妃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人生如汤

    我喜欢喝汤。不仅是因为它能增加食欲、健体益寿,还因为这汤在餐桌上有着画龙点睛的作用,也有着结局圆满的祝福。我以为,汤是餐桌上一道充满温情也令人心悦目爽的风景。我喜欢的汤自然是我的掌勺之作。虽不登大雅之堂,却也别有一番景色。因为这汤里有我的所思所想,有我的所欲所求。因而,我做汤时总是求其清淡和纯雅,还要根据季节时令的不同,调配出各种缤纷的色彩。有时,还会因了那色彩使我想起几句古人的诗词佳句来,像“风

  • 采一垄生命的花香

    我每天都在写作,像园丁,种下花儿,采一垄清香。喜欢写作,还是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的心总像无根的风,旋来旋去,不知在哪里落脚,于是稿纸便成了我的园地,文字则成了园中的芽苗,一枝一蔓,摇曳芬芳。尽管不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是对她,我亦如园丁一样呵护。我们挽着手,行走在岁月的35故事路上,春来秋往,那些文字便盛开在梦里。我写幸福,写烦恼,写无边的遐想,她们承载了我的理想。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当我老了,坐在

  • 删繁就简的人生

    “多一繁华,即多一寂寞”。曾经以为,繁华处尽是风流热闹,人在其中怎能寂寞?现在懂了,繁华皆是身外之物,如果不能握一把繁华在心里,心自然会感到寂寞。繁华之上有繁华,小繁华在大繁华面前,只有落寞,只有苍凉。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繁华,除了给人失落和寂寞外,还能怎样?又能怎样?因开落迅疾而愈加绚烂的烟花,当它落地成灰,曾有的刹那光华将夜空衬托得更加暗淡空旷,叹息着,伤感着,心里便缠绕了寂寞。曾经认为身处寂寞

  • 借得书香一缕魂

    每当喧嚣落尽,你哄睡了调皮的孩子,再轻轻起身,为自己倒一杯白开水,捧起一本喜欢的书,走进那些斑斓生动的世界。于是纷繁的工作无声走远,红尘的烦恼悄然暗淡。一行行文字拂去了身上心中的风尘,一段段语言幻化出眼前美丽灿烂的图景。一盏青灯伴深夜,一卷书香暖心扉。你是那么平凡的女子,没有漂亮的容貌,没有婉转的歌喉,没有优美的身段,没有聪明智慧的头脑,亦没有丰厚的钱财来购置华丽的衣饰。可你,行走在人间,你的气质

  • 此花此叶长相映

    我的家乡有一个偌大的池塘,池塘里有一池荷花。当夏日满塘的荷花盛开时,池塘便成了我小时候最爱去的地方。那荷花可真大啊,最大的直径有20多厘米,而托起它的荷叶更大,最大的直径将近1米,简直就像让荷花睡觉的绿色小床。远远望去,一片片又肥又大的荷叶堆满了整个池塘,一直堆到了天边;而那一朵朵将开未开、含苞欲放的荷花,则像在荷叶这一个个圆圆的绿色舞台上嬉戏、歌舞的身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这种美妙的意境从童

  • 把手机借给陌生人

    带我妈出门旅游,我让她充分认识到了互联网时代的神奇。比如出了火车站,她要买一张地图,我拦住了她,掏出手机,打开一个地图软件,搜索我们要去的地点,屏幕上不但立即出现多条公交路线,还会告诉你怎样到达公交站,而且不必分辨东西南北,只要将手机转个方向,就能从箭头的变化,找到正确的方向。我们去的一个景点在荒郊野外,晚上九点之后出来,人们纷纷奔向私家车停车场,路上连一辆出租车也没有。当我妈难以避免地惊慌起来时

  • 秋月在上

    在秋天,一枚飘零的落叶,一只掠过高空的飞鸟,都会不经意地传达出广阔爽洁之美,更不要说身边的高山低水、薄雾轻风了。季节行过春夏,蓬勃的已蓬勃过,躁动的已躁动过,渐被秋的沉静主宰,一副任你评述而我却不为之所动的安详态,让人领略了一份“天公作美”的快意。只是沉静的日子里,往往也会有一些起伏,譬如身处南方的人们,会被入秋以来一次次热带风暴及其带来的雨水和湿热空气,激得一愣一愣的。风暴过后,久违的月亮被雨洗

  •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我希望它是一朵风中的莲花。是夏日的黄昏吗?晚风吹来,吹来动人的问候,而我在池边,等待一场与风的相遇。多么美呀。为这相遇,我一直翘首地等待着,从去年冬天开始的等待吗?那时我还是一枝残荷,在冰冻的水里挣扎着,我知道有一场相遇在等待我。所以,我在努力地保持自己的温度。请理解我那时的残破。请理解我在冬天的坚持。不,我不放弃。我知道这是冬天,我知道每一朵花必然要经历的季节,哪能一开始花

  • 北宋文坛的举荐风气

    陈寅恪在谈到宋代文化时曾经这样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宋之世。”陈先生的这个说法,已经是当代学术界的共识。宋朝一转唐朝的恢宏气象,收敛锋芒,静心修为,开启了一个与唐朝截然不同的文化盛世,造就了中国文化史上新的高峰。诞生这个高峰的因素固然很多,但是,欧阳修和苏轼、曾巩、王安石等人的文学造诣和宽阔的大师胸怀,毫无疑问是重要的原因之一。正是由于接力棒式地推波助澜,使得北宋文坛逐渐崛起

  • 享受与名利无关的寂寞

    陈白尘曾任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1978年后受聘为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系主任,主持建立了戏剧影视研究所,这是国内第一个戏剧学专业博士点,培养了许多优秀的戏剧人才。文革中,陈白尘被下放到乡下,那一段时间没有人敢和他说话。他主要做的事情是放鸭子。于是他细细观察鸭子的习性,久而久之,便学会了“嘎嘎”的鸭子叫。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黄昏,他将鸭子赶入湖中,芦苇荡遮住了鸭子群的归途,他心急如焚,在湖边大声“嘎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