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时偏妍

2016-01-05 09:53:07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相对完整而言,“半”无疑是未完成的一种状态,是令人遗憾的一种缺失,然而,对于文学艺术、自然哲学、35故事修养等方面来说,“半”又是一种高妙的技法,一种至高的境界,一种宽大的胸怀,一种过人的智慧5 3 故 事 网
  
  有一个庄园主,想让他三个儿子中最有智慧的一个来管理他的桃园,于是,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大袋子,让他们在偌大的桃园摘回又红又大的桃子。三个儿子领命而去。老大进得桃园,抬眼一瞧,看见满树的桃子个个饱满溜圆,又红又大,眼睛都看花了,于是乎,不加选择地摘了满满一袋桃子,就背回去了。老三一心想摘得个大色鲜的桃子,举目四望,寻寻觅觅,觉得这个不行,那个也不成,结果,一个也没有摘到,只好空手而归。老二通过仔细观察,发现每个桃子的个体都有些许的差异:有的桃子个头较大,但色泽暗淡;有的桃子颜色红润,但个头较小。要选出个头和颜色都令人满意的桃子,的确不易。不过,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满园的桃子,相对而言,总有令人满意的。老二,按照自己的判断标准,摘得了半袋桃子。
  
  聪明的读者,如果你是那个庄园主,你会选谁呢?相信,你和我一样,一定会选择老二来源www.55555333.cc。老二的那半袋桃子,不用看,一定是又红又大的。从那半袋桃子里,我们看到了老二思维的缜密和审时度势的机智。另外,从“半”袋桃子中我们还看到了老二留有余地的大智慧,他完全可以摘得满满一袋,可他不,袋满了,量虽足,却难保桃子又红又大的质,宁缺勿滥,反显珍贵;袋子装得满满的,人们的视觉空间被塞得严严实实的同时,立刻就会心生疑窦:这么多?这会是“又红又大”的吗?说不定还会有更大更好的呢!让袋子虚出一半,反而能让人确信无疑:这半袋桃子就是“又红又大”的。他“半”得多么聪明!“半”得多么有学问!
  
  我有一次买花的经历。一天,看到花农推着满满一车盛开的杜鹃,不胜欣喜,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一盆花开得最艳最美的杜鹃买了回去,心里还挺得意的。可时隔不久,杜鹃花便蕊残瓣枯,凋落殆尽了。本想多欣赏一下杜鹃的美艳,可短短几天工夫,它便零落成泥了,好不失意。事后,我拿此事去询问花匠,花匠说:“外行啊,外行!你一点也不懂‘泰极而否’的道理?事物发展到一定程度,就会向它的对立面转化了。水满则溢,月盈则亏。花儿美艳盛放之时,就是残败零落之日推荐55555333.cc。买花,你不如选只长出了花蕾的植株,那样,你不仅可以观赏到花儿开放的全过程,而且可以长时间地欣赏花儿的漂亮美艳了。”也许,这就是“花开半时偏妍”的道理吧。原来,自然界中也存在着“半”中隐美的生成哲学。
  
  大凡有爬山体验的人都知晓,爬山的过程最美,半山腰的感觉最好。在一路爬行的过程中,我们一边贪婪地摄取眼前身边的美景,一边无限向往地希求看到更美的景致。一旦爬到了山顶,一切景色尽收眼底时,一丝失落感便隐隐而生:原来,也不过如此。半山腰的感觉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它掺进了人们对美景无限向往的想象,虚实相生之间,美便无限扩伸与延展。
  
  “半”,有时可以叫它“留白”的艺术。齐白石一幅名为“蛙声十里出山泉”的水墨画,就是国画中“留白”的经典之作。我们知道,对自然界可观可触的有形之物进行描摹,不是什么难事,要让抽象无形的语言、声响、思维等入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5 5 5 5 5 3 3 3 c c。然而,齐白石用几只蝌蚪在急流的山泉中游动的画面,为我们展示了“蛙声十里出山泉”这一蕴含极丰的神奇意境——看到几只小蝌蚪,我们似乎隐约可闻山泉上游、十里之外轰鸣山涧、响成一片的蛙声。“蛙声”在整个画面中,难觅踪迹。也可以说,齐白石只画出了一半,但妙就妙在画面通过虚出的一半,撩拨起观众“二度创作”的强烈欲望与冲动,在丰富的意念中填补另一半,使“蛙声”这一难以描摹的意象,在人们的想象中得以生动而鲜活地再现。有限的画面与观众无限的想象形成珠联璧合的完美融合,作者与观众的共同创作水乳交融成无法言说的审美愉悦。多么高明的“一半”,多么艺术的“留白”!
  
  “半”,还可以理解为一种为人处世的修养。人们常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事情不要做得太绝,得饶人处且饶人。无理勿争,有理也让人三分。这些讲的都是为人、做事应留有余地,应多替他人着想,应多想想事情的后果。这种不把事情做得太过、留有回旋余地的“半”,是一种需不断修炼的高深修养来源www.55555333.cc
  
  恩格斯曾说,人是尚未完成的存在。上帝造人,只造出了一半,留给了人许多空白,让人不断地填补,从而修炼自身,完善自我。一旦35故事的空白被填满,一旦修炼得十全十美,人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所以,聪明的上帝总是让人的一生处在“半”的状态中。
  
  李密蓭诗云:帆张半扇免翻颠,马放半缰稳便。半中岁月尽幽闲,半里乾坤宽展。看破浮尘过半,半之受用无边。
  
  愿我们知晓“半”的哲学,掌握“半”的艺术,达到“半”的修养,无边受用“半”的恩赐与大智慧。

小编推荐:
>>> 老板扳鱼
>>> 回馈你的热情
>>> 你一定也做过老土又深情的傻事
>>> 花200元吸引十万粉丝
>>> 脱不得的良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错推了季节之门

    也许是暖冬的缘故,山坡上那片梨树依然挂着稀疏的树叶,一眼望去,像寒风中翩跹的蝴蝶。而往年这个时候,树叶早已被时令这根魔杖一扫而光,嶙峋的枝丫伸向天空,安然地等待来年春天那声绽花吐艳的集结号。我踩着山地的寂寞,踏进梨园坎坷的小径,独自向梨园深处走去。那座护秋时搭的木屋形单影只地立在路边,里面的家什早已随同秋收的果实一起运走了。这座果农曾经睡过的温馨木屋,给了梨园一丝安慰。我好奇地钻进木屋,发现屋后竟

  • 天堂里人人都有皮鞋穿

    父亲给儿子东西的时候,儿子笑了;儿子给父亲东西的时候,父亲哭了。小的时候,没有文化的父亲教育儿子:长大了穿皮鞋,当城里人。父亲说,他早年间到城里人家要饭,狗咬他,他拿打狗棍往狗嘴里戳,主人就拿穿皮鞋的脚踢他。在上世纪80年代的鲁南农村,皮鞋是个稀罕物。“大皮鞋,呱呱叫,上火车,不要票。”小孩们几乎都会唱这段顺口溜。而对于像父亲这样穿了半辈子草鞋、布鞋的泥腿予们来说,皮鞋就是吃香喝辣过好日子的代名词

  • 闻着书香入眠

    不知从何时起,睡前看书成了我每晚的必修课。说来也怪,自从养成了这个习惯,她便像鸦片一样注入了我的血液——想戒也戒不掉。不看书,心里总不踏实,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些烦心的琐事便乘虚而入,接踵而至……可是,一捧起书就不同了。书中隽永的文字、曲折的情节、深刻的哲理,就像是镇静剂,使我很快沉静下来,渐渐地进入甜蜜的梦乡。关闭吵闹的电视,慵懒地斜倚在床头,拧亮粉纱罩的台灯,温馨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打开一

  • 粉红色大车

    自从有了粉红色大车,我们去县城就再也不坐小面包车了。小面包车一个人要收二十块钱,粉红色大车只要十块钱。带稍微大点的行李的话小车还要另外收钱,大车随便装。最重要的是,大车发车有个准点,不像小车,人满了才出发,老耽误事。粉红色大车其实是一辆半旧的中巴车。司机胖乎乎、乐呵呵的,每当看到远处雪地上有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公路跑来时,就会快乐地踩一脚刹车:“哈哈,十块钱来了!”车上的小孩子们则整齐地发出“吁儿—

  • 这世上有个人,永远宠你如昨

    去医院探病,下楼时,电梯里进来两个女人,一个是七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一个是五十多岁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老太太一进来,就很小心地牵着中年妇女的手,护着她在电梯里面靠角落站着,安顿好后,开始为她系扣子。中年妇女也笨拙地模仿老太太的样子系扣子,但很久才系上一个,然后傻傻地笑了:妈,你看,我能系上了。老太太没接茬儿,继续将剩余的扣子系好。旁边有人询问,她就说:这是我闺女,刚做完小脑手术。中年妇女的后脑

  • 河在峰头上流过

    秦岭历来是隐者的去处,现在仍有千人在其中修行。我去拜访了一位,他已经在山洞里住了五年。对我的到来,他既不拒绝也不热情,无视着,犹如我是草丛里走过的小兽,或是风吹过来的一缕云彩。他坐在洞口一动不动,眼看着远方,远方是错落无序的群峰。我说:“师父是看落日吗?”他说:“不,我在看河。”我说:“河在沟底呀,你在峰头上看?”他说:“河就在峰头上流过。”他的话让我大为吃惊,我回城后就画了一幅画。我每每写一部长

  • 那一年我们十八岁

    你还记得我吗?十二年前,我们在一所学校,虽然你学的是吉他,我学的是舞蹈,但每周我们都有一节乐理课是一起上的。那时候你好骄傲啊,每次找你说话你都爱答不理的,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是有骄傲的资本的,我们那批同学里,数你最有出息了,每次聚会聊到过去,他们都以跟你是同学为荣。在翻看微博私信的时候,意外看到了这样一条留言,我打开留言者的资料去看,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生,她微博上发的照片,并不能让我想起十二年前的任

  • 人生如汤

    我喜欢喝汤。不仅是因为它能增加食欲、健体益寿,还因为这汤在餐桌上有着画龙点睛的作用,也有着结局圆满的祝福。我以为,汤是餐桌上一道充满温情也令人心悦目爽的风景。我喜欢的汤自然是我的掌勺之作。虽不登大雅之堂,却也别有一番景色。因为这汤里有我的所思所想,有我的所欲所求。因而,我做汤时总是求其清淡和纯雅,还要根据季节时令的不同,调配出各种缤纷的色彩。有时,还会因了那色彩使我想起几句古人的诗词佳句来,像“风

  • 采一垄生命的花香

    我每天都在写作,像园丁,种下花儿,采一垄清香。喜欢写作,还是上高中的时候,那时候的心总像无根的风,旋来旋去,不知在哪里落脚,于是稿纸便成了我的园地,文字则成了园中的芽苗,一枝一蔓,摇曳芬芳。尽管不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是对她,我亦如园丁一样呵护。我们挽着手,行走在岁月的35故事路上,春来秋往,那些文字便盛开在梦里。我写幸福,写烦恼,写无边的遐想,她们承载了我的理想。我想,总会有那么一天,当我老了,坐在

  • 删繁就简的人生

    “多一繁华,即多一寂寞”。曾经以为,繁华处尽是风流热闹,人在其中怎能寂寞?现在懂了,繁华皆是身外之物,如果不能握一把繁华在心里,心自然会感到寂寞。繁华之上有繁华,小繁华在大繁华面前,只有落寞,只有苍凉。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繁华,除了给人失落和寂寞外,还能怎样?又能怎样?因开落迅疾而愈加绚烂的烟花,当它落地成灰,曾有的刹那光华将夜空衬托得更加暗淡空旷,叹息着,伤感着,心里便缠绕了寂寞。曾经认为身处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