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灯草与石头

2016-01-20 02:16:38 来源:53故事网 浏览: 评论: [ ]

  从前,有一户人家,家里有兄弟俩,哥哥是前娘养的,弟弟是后娘生的5+5+5+5+5+3+3+3+c+c。前娘早已去世多年,家里的一切都归后娘掌管。
  
  不用说,后娘很偏心。她安排哥哥每天到石场挑一担石头回来,弟弟呢,每天到草场挑一担灯草回来。草场与石场比邻而居,哥哥的辛苦可想而知。刚开始挑担的时候,弟弟挑上灯草健步如飞,很快就回到家里;哥哥呢,一担石头压到肩上,几乎将他压倒,他只能踉踉跄跄地往前走,走上几步,就要放下担子歇一歇5~5~5~5~5~3~3~3~c~c。没过多久,肩膀就变得又红又肿,只能换肩再挑……待他精疲力尽地挑着担子走进家门时,往往已是深夜了,弟弟呢,早已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连着几天下来,哥哥的肩膀溃烂化脓,担子一上肩,疼得钻心,可只能咬牙忍着,否则,不把担子挑回家,他连饭都吃不到。
  
  就这样熬了一段时间后,哥哥的双肩结了厚厚的一层茧子,担子压上来,不再沉重如山了;他的脚步,也变得从容不迫了。挑上担子,他可以和弟弟一起往前走了……
  
  有一年夏天,兄弟俩挑着担子走到大河边时,忽然狂风大作,天昏地暗,无数的树木被狂风连根拔起。可怜的弟弟,肩上灯草早已被狂风席卷而去,就连他自己,也立不住脚,踉踉跄跄地随着狂风乱转,最终跌进河水,淹死了5 3 故 事 网。而哥哥呢,肩上的一担石头使他稳如泰山,狂风丝毫也奈何不了他。他像平时一样,挑着担子一步步地走着,平安地回到了家里……
  
  这是流传在我家乡的一个故事,从小到大,我听过无数次。年少的时候,每次听完故事,讲故事的人都会点评一番:“你看看后娘不安好心,结果呢,把自己的儿子给害死了。报应啊!”听故事的小孩子,紧跟着说:“活该!”那时候,我一直觉得这是个因果报应的故事,后娘不安好心,自然就不得好报。
  
  成长的岁月里,我一直咀嚼着这个故事,渐渐地,咀嚼出不同的滋味来:故事里的“灯草”与“石头”分明代表着两种不同的35故事原文www.55555333.cc。灯草是轻松的、安逸的,挑在肩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分量,走起路来,自然一路轻松。石头呢,是沉重的、艰辛的,挑一担石头,简直就像挑一座山,走在路上,自然是步履维艰。但挑着灯草上路,一个人虽说轻松,但双肩始终也不会有什么力量,也就是说,他的能力始终没有什么提高。相反,挑着石头上路,一个人虽说举步维艰,但在天长日久的磨砺之下,他的力气会不断增长,也就是说,他的能力在不断提高。寻常的生活里,挑灯草的人当然活得轻松,可当灾难猝然降临后,他却不堪一击;挑石头的人,平时固然活得沉重,却能在灾难里进退自如,最终平安度过推荐www.55555333.cc
  
  芸芸众生,尽管生活方式千差万别,但说到底,大多数人的生活不外乎“灯草”或“石头”这两种。在故事里,“灯草”与“石头”是后娘分配的,但在现实生活中,“灯草”与“石头”却是个人的选择。有人贪图安逸,就想挑着“灯草”过一生;有人不畏艰辛,挑起“石头”上了路。不同的选择,带给他们的自然是不同的35故事。
  
  而我,一个听着故事长大的女子,愿意挑担“石头”上路5.3.故.事.网

推荐信息:
>>> 电脑“罢工”的日子
>>> “口的文化”与“耳的文化”
>>> 图书馆里的将军
>>> 再好的关系,也要有分寸感
>>> 包菜与洋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53故事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书香飘四季

    春暖花开,把心事放下,那满页的文字,也似刚发的绿芽,使得春心萌发。阳光暖暖地照在书上,它也要与人抢读吗?书里的世界,就是窗外的世界。大地解冻,农民们正在春播,他们播下的何止是作物的种子,也是一篇篇春日的妙文。老农笑得满是褶皱的脸上,藏着多少酸甜苦辣与悲欢离合,白胡子一抖,往日的苦痛尽皆落地,那是庄稼最需要的肥料。潺潺流溪,一叶小舟,渔民的网里不尽是鱼,也有河底的传说,也有溪水的韵脚,还有鸭子歪歪扭

  • 秋天的心

    秋冥何家英绘我喜欢两句诗:“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山上的和尚不知道如何计算甲子,只观察自然,看到一片树叶落下,就知道已是秋天了。现代都市人正好相反,可以说是“落叶满天不知秋,世人只会数甲子”。对现代人而言,时间就是日历,有时日历犹不足以形容,就只剩下钟表了。城市不是没有秋天,我们静下心来就会知道:本来从东南方吹来的风,现在转到北方了;旭日与晚霞,都与夏天时大不相同了。变化最大的是天空和

  • 岁月的留白

    闲时翻书,遇见南宋马远的《寒江独钓图》。整个画面寥寥数笔——茫茫天地间,仅一孤舟,一钓叟,几点水纹。除此之外,满卷皆虚空。整幅画落在眼里,全是清寒之意。想来那作画的人,将笔墨收住,又将境界铺开了。这观画的人,一点点地,循着深深浅浅的墨痕,循着升腾的幽寂之气,心中的山水,也一点点地跑出来了。那跑出来的,全是自己的山川、自己的流水、自己的巍峨俊秀,空山俱寂,自己的烟波浩渺,水月俱沉。这是留白。悠然一境

  • 淮南王的故事

    读《史记》如读小说,轻松、好玩,而且耐人寻味。沛县的混混刘邦得了天下,分封诸王,异姓的倒有几个有名的,还都让他给废了,从此立个臭规矩,非刘氏不王。可是,自家孩子封的王,大抵籍籍无名,都是混吃等死的主儿,唯一例外的是淮南王。第一任淮南王刘长,说起来有点来路不明。他的母亲,原是汉初异姓王赵王张敖的美人,诸姬妾之一,后来刘邦过境,张敖为了拍刘邦的马屁,把美人送给刘邦侍寝。这样的事,此前有,此后也没断了。

  • 母子之间

    我入宫过继给同治和光绪为子,同治和光绪的妻子都成了我的母亲。我继承同治、兼祧光绪,按说正统是在同治这边,但是光绪的皇后——隆裕太后不管这一套。她使用太后权威,把敢于和她争论这个问题的同治的瑜、瑨、珣三妃打入了冷宫,根本不把她们算作我的母亲之数。光绪的瑾妃也得不到庶母的待遇,遇到一家人一同吃饭的时候,隆裕和我都坐着,她却要站着。直到隆裕去世那天,同治的三个妃和瑾妃联合起来找王公们说理,这才给她们明确

  • 书香女人

    “我心目中的女性形象是闻过书香的鼻,吟过唐诗的嘴,看过字画的眼。”这是台湾著名诗人痖弦说过的一句话,在他心目中,美丽的女性应是典雅、娴静,有修养有格调的,浑身上下透着灵气、文气和雅气。稍有闲暇,泡一壶茶,捧一册书,任由茶和书交融的清幽之味沁入心扉,游走在优雅的文字之间,是我最大的爱好和趣事,也是从小形成的不可更改的习性。一直固执地认为“腹有诗书气自华”。一个人,特别是一个女人,内在的东西是不可淹没

  • 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夜

    我的大都市里一片黑——夜。我从昏沉的屋里走上——街。人们想的是:妻,女——而我只记得一个字:夜。为我扫街的是七月的——风。谁家窗口隐约传来音乐——声。啊,通宵吹到天明吧——风,透过薄薄胸壁吹进我——胸。一棵黑杨树。窗内是灯——火,钟楼上钟声,手里小花——朵,脚步啊,并没跟随哪一——个,我是个影子,其实没有——我。金灿灿念珠似的一串——灯,夜的树叶味儿在嘴里——溶。松开吧,松开白昼的——绳。朋友们,

  • 幽幽一扇窗

    最美的窗都是古时的,要不,怎会有那么多文人反复吟诵诸如“绿窗人似花”,“竹摇轻影罩幽窗”,“兰窗绣柱玉盘龙”,“佳人当窗弄琴音,碧纱如烟花如许”等优雅美好的诗句。窗原本只为采集光线、通风透气而设,饱学的古人根据形状不同创造了诸如长窗、半窗、空窗、横风窗、花漏窗等如词牌名一般凝练雅致的窗名,给原本简单冷硬的窗赋予了生命内涵。形状不一的窗户有着说不尽的意境与情趣,其中若论精致、情趣与意境,恐怕要数长窗

  • 传家金簪

    很多人都以为来当铺的客人都是经济有困难的人,其实这是错误的。他们中不乏富裕的人,他们上门不一定是要周转,往往是别有所求。例如我的邻居黄老太太,她家从上一辈开始便累积了不少房产,晚年生活优渥,在地方上小有名气,她的儿子黄先生则在市场里摆了个菜摊。其实以黄家的经济状况,黄先生根本不需要赚钱,与其说是做生意,倒不如说是打发时间。不过有一天,黄老太太却上门来找我,小心翼翼地说:“我有样东西不能放在家里,放

  • 人生是一场没人相伴到底的旅行

    我很喜欢《千与千寻》中的一个情景:在浩瀚无边的宁静的水世界中,千寻坐在一列夜行火车上,从一个车站到另一个车站。天空中繁星点点,大地上,是无边的水和看不到头的铁轨,还有比铁轨还遥远的未来……我以为,人的一生,就是这样一列火车上的这样一次旅行。通常,我们是从医院这个站台走上35故事这趟列车的。这个迎来新生命、送走老生命、连接生与死、纠集欢乐与悲伤的地方,很像迎来送往、见证悲欢离合的车站。接生员一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