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青年 > 热读 > 列表
  • 美国著名女作家赛珍珠,生命中有40年的时光在中国度过,著译过107部关于中国社会的著作,最终凭小说《大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被誉为中西文化的桥梁。由英国传记作家希拉里·斯波林所著的《埋骨:赛珍珠在中国的生活》一书中,首次揭秘了赛珍珠寓居南京时,曾与风流才子徐志摩邂逅,演绎了一段隐忍而痛苦的恋情……1924年4月,受孙中山邀请,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印度著名诗人、哲学家泰戈尔从印度乘船东来。徐志摩精通...

  • 军权在握的徐达,是朱元璋从小一起放牛的伙伴,跟随朱元璋造反后,忠心耿耿,屡建战功,名列明朝开国功臣之首。徐达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每年出征应诏复命后,马上帅印上缴。他虽然处处小心,但朱元璋对他还是不放心,时常用酒去灌他,以试探他的忠诚度。一次,朱元璋收下徐达的帅印后,留徐达一起喝酒。酒至半酣,兩人回忆起当年亲密无间在一起玩耍和战斗的情景。朱元璋放下皇帝的架子,拉着徐达的手,十分动情地称兄道弟。...

  • 历史上,有不少拔尖人才,如屈原、贾谊、伍员、黄歇等,都因小人的嫉妒和诽谤,或是遭贬谪,颠沛流离,或是被陷害,死于非命。明代首辅夏言,就是死于奸臣严嵩的陷害。夏言本是正直敢言的贤相,自登进士第授官及至入主内阁。弘治年间,考中进士的严嵩得知礼部尚书夏言是同乡,便想尽办法去结交,博得夏言好感。此后,在夏言的举荐下,严嵩步步高升,在夏言升为首辅后接任了礼部尚书。没想到,严嵩仍不知足,开始算计着如何取代夏言...

  • 论交谊在师友之间,兼亲与长,论事功在唐宋之上,兼德与言,朝野同悲惟我最;其始出以夺情为疑,实赞其行,其练兵以水师为着,实发其议,艰难未与负公多。同治十一年(1872),曾国藩在两江总督衙门里去世,他的朋友、亲家(曾的女儿嫁与郭的儿子)郭嵩焘送上这副情深意切的挽联。此时郭嵩焘已罢官回到湖南,讲学于城南书院。挽联的看点是郭嵩焘提到自己对曾国藩所建功勋的贡献:曾国藩奔母丧回乡守制时,是郭嵩焘游说曾国藩打...

  • 清朝统治者满族人,在还未入关时,主要以畜牧、游猎为生。所以,他们当时极其重视骑射技艺,对于骑射的根本要素——马匹,更是挑选严格。因为良马大多是烈马,所以,对于难以驯服的烈马,他们尤为偏爱。他们的首领努尔哈赤、皇太极等人亦是如此,其胯下的良马大都是自己驯服的烈马。满族人入关后,依然视骑射尚武为“满洲根本”“先正遗风”,甚至在紫禁城中立起了“下马必亡碑”,时刻向后代传递着“如果丧失了马上的技艺,就离灭...

  • 欧阳修的《朋党论》说“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进一步推论出为君者“当退小人之伪朋,用君子之真朋”的道理。而在真实的历史中,领导者很难以“同道”或“同利”来对“朋党”进行道德判断,进而做出升降进退的决策,相反,正应抛开简单的道德评判,正视“历代人臣植党,因之遂致乱亡”的客观事实。且看雍正皇帝如何使出“组合拳”,打破朋党板结,消减官场积弊。古时官员在位日久,阶级便易固化——你升到...

  • 当时19岁的安妮在林肯心中就是女神,每次林肯进入安妮家中,都会脸红心跳。安妮是个安静的女孩,林肯是个幽默风趣的男孩。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是林肯在说,安妮微笑地听。每当林肯心情郁闷的时候,他都会向安妮倾诉,安妮总会认真听,然后温柔地宽慰他。当时,安妮在一个富人家做厨娘,林肯则就近找了一份工作。那时候,在林肯心里,他活着就是为了陪伴安妮,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只想与安妮幸福地过一生。也许...

  • 开元十五年(727年),吐蕃率兵六万余人进攻河西地区的瓜州(今属甘肃酒泉)城,吐蕃元帅甚至放出豪言,要在一周之内拿下瓜州城。而当时的瓜州守军还不到一万人。一时间,瓜州百姓人心惶惶。?一天,瓜州城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代表百姓来刺史府求见瓜州刺史张守珪,希望能说服张守珪与吐蕃和谈。当他们走进刺史府时,却看见张守珪正在庭院里种花。?大敌当前,张守珪不想退敌之策,却有闲心摆弄花草,老人们十分气愤地质问道:“...

  • 从小到大,我们一直会认为刘备是一代雄才。《三国志》评价他“弘毅宽厚,知人待士”,认为他“有高祖之风,英雄之器”,曹操也对刘备说:“今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孙权说“非刘豫州莫可以当曹操者”,孔明评价刘备是“英才盖世,众士慕仰”(有拍马屁之嫌)。大家公认刘备最能以德服人,善于征服人心,这样的例子也数不胜数。比如刘备用自己曾经感化过来杀他的刺客,来教育儿子,要他“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 大人物出场,往往有些三顾茅庐类的佳话。一则轶事说,左宗棠本想笑傲山林,老死南山的,却被湖南巡抚骆秉章连哄带骗弄出山来。骆巡抚以莫须有罪名拘了陶公子,也就是左宗棠的乘龙快婿,惹得左宗棠裤带子都没系好,到骆秉章府上大逞辩才,骆秉章目的达到,“于是笑谈甚得,文襄遂出佐戎”,才子做了师爷。这故事的真假难说,而骆秉章求才若渴的心思可见一斑。骆左之间,名义是上下级,骆是左的领导,左是骆的幕僚,实际上骆屈从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