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列表
  • 顺义镇的小伙子赵方是个山货商,一年四季泡在边境商贸市场做生意。赵方头脑活络,待人也实诚,一来二去,不仅结交了不少俄罗斯、阿塞拜疆的商人朋友,还把一个出生在土库曼共和国、名叫珍莎的洋媳妇领回了家。第一回合土婆婆初试“下马威”赵方本事不小、娶了个洋媳妇的消息,一阵风似的传遍了顺义镇的犄角旮旯。一时间,四邻八舍的婆姨姑嫂们纷纷拥进家门瞧新鲜。大伙儿心里清楚,赵方的娘宋翠花可不是一般的主儿,性子泼辣,说话...

  • 一、北靠龙背山柳成山是赣南市新城区的开发商,这几天他愁得就差找绳子上吊了!前年赣南市市政府开发龙背山新城,吸引了省内十几家房地产的精英,经过激烈的招标血战,柳成山只得到Z10那块最偏僻的地皮。现在更令柳成山上火的是,他本以为凭他这些年在地产界的口碑,在那块地皮上建好的柳氏房产应该不愁卖,可那十多个对手太强劲了,柳氏小区已经开盘一个月,他的宝贝女儿柳芊芊却连一套商品房都没卖出去。柳芊芊从洛阳美术学院...

  • 06月21日就想洗个澡

    今年,西南五省市遭受百年一遇的严重干旱。爱美的小姑娘小丫只想洗个澡,在痛快地喝口水都是奢望的干旱灾区,小丫的愿望能实现吗?凤凰山的山窝里有一所龙山小学,学校不大,却是方圆几十里山村孩子求学的唯一选择。山道弯弯,龙山小学的孩子们大都住校,只有休息日才能回到家里。一天晚上的“卧谈会”上,六年级女生寝室的几个女娃谈起了自己的理想。杨梅说,她将来要当一名教师;蔡琴琴说,她将来要到城里工作,当个白领;周雪莲...

  • 惧内桃花镇镇长庞龙越,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二百出头,往那儿一站,就犹如一座黑铁塔。因为他胖,人们就直称他为胖镇长。别看胖镇长形象不好,却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他老婆玉珍,是个会计,身高连一米六都不到,体重不足一百斤。风一吹,就能飞上天。但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这胖镇长在外呼风唤雨,人五人六,可一到老婆玉珍面前,那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大气都不敢出。而且,现在哪个男人没有私房钱呀,可是胖镇长却是一分私房...

  • 牛小五从县纪委下派到大河村任挂职书记,第一天上任,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村里育龄妇女体检,牛小五和村里另外两个男干部,吆喝了一上午,全村几十个育龄妇女,总共来了两个人,还是那两个村干部的老婆。牛小五傻了眼,照这样下去,一个月也查不完啊。就在牛小五一筹莫展时,来了第三个妇女,叫刘彩霞,体检完,她说她有办法解决这事。牛小五看眼前这个女人,三十来岁,漂亮大方,听话听音,感觉有点水平,就是不知道眼前这事,...

  • 带着块普通的石头游遍桂东南,吃苦受累不说,还被人误以为神经病。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神秘旅伴※巴定到桂东南旅游,跟的是旅行团。上了大巴车后才发现,除了他和一平头男,其余全都成双成对。都是孤家寡人,他便跟平头坐到了一起。平头好像长有头癣,巴定坐下后扭头细看,不是,是故意剪出来的两个数字——09。巴定笑问:“你这是为了纪念刚过去的2009年吗?”平头说:“你看反了,是60,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后...

  • 06月20日丢失的羊

    这天清晨,魏家庄的李凤玲打开大门,突然发现一只大绵羊从她家门前经过。本来她对这只绵羊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绵羊拐了个弯直接向她家门前的菜地奔去。李凤玲一见,立刻从地上摸起一块石头,朝大绵羊扔了过去,石块不偏不斜一下砸在了大绵羊的屁股上。不过,由于大绵羊的皮毛很厚,被石块一砸虽然吓了一跳,但大绵羊看了看,仍然朝菜地里奔过去。这下李凤玲没别的办法了,只好从地上摸起一根木棍来,一边挥舞着,一边大声喊叫着...

  • 坐牢、赔钱、挨打,这一连串的倒霉事,谁能相信,仅仅因为蹭吃了一顿城里的喜酒?!蹭吃还有大礼包阿达有个绰号,叫“晦气鬼”,他干什么事都不顺,处处遇绊子。这不,阿达到城里打工,在建筑商刘成手下干了近一年,一分钱都没拿到手。眼看到年边上了,身无分文的阿达,连回家的路费都筹不到。这天,他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瞎逛着,无意中来到一家大酒店门口。这家大酒店的大堂内,正在举办一场热闹非凡的婚宴。一阵阵东坡肘子的...

  • 感动中国的小举动,居然是个误会!媒体炒作的背后,却有更动人的真相!大地震发生后,仇石以晚报记者的身份,来到了灾区。这天,他所跟随的救援小分队又一次听到了呼救信号。从声音上判断,被废墟掩埋的是个小男孩。分队长与小男孩简单对话过后,随即展开营救。这是一场真正的没有炮火与硝烟的战斗,眼前的敌人就是那一层层坚硬的石块和瓦砾。而唯一能够使用的武器和工具,就是战士们的血肉之手。谁都清楚,此刻,每搬动一个石块,...

  • 三样压箱底的宝贝,挽救了一个面临破产的小古董店,奇吧?但更奇的是,救完急后,它们还能老“宝”识途,回归旧主!上篇:举步维艰宝贝救急德宝斋古玩店坐落在天江市老城区,是刘睿的岳父给他留下的产业。其中堂的墙壁上,就供奉着一个斗大的“诚”字。随着城市的发展,德宝斋两间不起眼的小铺面已是举步维艰了。刘睿和老婆小凤反复商量后,决定在西城区临街的地方买块地皮,然后建个像样的古玩店。可是买地盖房最少也得10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