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列表
  • 09月27日楼上楼下

    “你不许再搭理大刘了!我警告你!”昨天大刘敲开门把东西交给我走了之后,丈夫终于忍无可忍了,龇着牙恶狠狠地对我说。“为什么?”我满头雾水地问。丈夫一把拉我过来,低头对我说:“你太善良,我怕你上当。”我扑哧一下乐了,对他说:“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坏人啊,再说了,大刘跟咱楼上楼下的,互相帮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可是,他三番五次找上门来献殷勤。我马上就要出海了,这一去可能又要三五个月才能回来。这个大刘,我不放...

  • 胖子李是大学四年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不到一米七的身高,体重竟有八十公斤,走起路来身上的肉一颤一颤的。起初我们对胖子李实在没什么好感,虽然他性格开朗、健谈,有时还带点小幽默,但是他的外形永远是那副样子:大号T恤衫、大号牛仔裤、脏球鞋、鸡窝头,吃饭的时候嘴巴老是“吧唧吧唧”响个不停,跟我们其他三人比起来,他实在毫无形象可言。所以平时但凡有跟女生寝室联谊的活动,我們都不带他。原本以为以胖子李的尊容,他的生...

  • 我是在一趟绿皮火车上认识这对夫妇的。女人五十多岁的年纪,脸在冬日的寒气下冻得有点红。男人显得更苍老一些,头发都斑白了,他一直在用一根熏黑的烟斗抽着烟叶。我的座位正好在他们对面。等我放好行李坐下来,发现女人正用一种奇特的眼光看着我,并在男人耳边悄悄说着什么,男人听完女人的话,似乎很认真地打量了我一下。我听到男人开口问,你乘到哪一站?我便回答,到终点站。正好,我们也到终点站,女人高兴地抢着说。我们开始...

  • 09月25日一只蚊子

    黄局长办公室里有一只蚊子,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听说这只蚊子很厉害,专门白天咬人,而且一咬一个红包。这不,黄局长的前额,已经鼓起了一个显眼的小红包。办公室刘副主任第一个来到了黄局长的办公室,手里拿着一瓶蚊香液。刘副主任满怀歉疚地说:“都怪我们的后勤保障工作没做好,让您受苦了,这是我刚买的蚊香液。”办公室暂时还没有主任,由刘副主任主持工作。最近,局里拟提拔一名办公室主任,刘副主任是最佳人选。偏偏在这个节...

  • 09月24日难戒的酒瘾

    宋大宝是铁路道口看护员,平日特别贪杯,这天他喝了一斤多白酒,迷迷糊糊睡着了,结果火车来的时候没有封闭道口,一辆抢行的卡车被当场撞报废,司机也身受重伤。宋大宝因为玩忽职守罪被关进了监狱。宋大宝悔恨不已,整个35故事都被酒毁了!监狱里的张队长总找他谈心,鼓励他趁着服刑期间戒掉酒瘾。宋大宝很感动,拍着胸脯保证好好改造。宋大宝酗酒多年,有严重的酒精依赖症。冷不丁断了酒,整天跟丢了魂似的,白天出工干活还好些...

  • 劝我同良话当真,郎是一心来结情。若是有心就趁早,趁早结伴送把凭。这首山歌是黔东南一带浩瀚“歌海”里的一朵小浪花。黔东南少数民族地区玩山一般需要经历“初相会”“架桥”“放把凭”“相思”“成双”等几个阶段。“把凭”是“架桥”后男女双方互相赠送的信物,表示信守爱情的承诺。“把凭”一般是头巾、布匹、银手镯、红头绳、鞋垫、衣服等,在贫困年代,这些东西已是上好的物品了。我耳闻目睹过很多“把凭”,然而,我看到过...

  • 09月23日婆婆和媳妇

    村里的何四娘近段时间来心情特别好,因为她儿子覃大壮刚娶了新媳妇韦金花。何四娘逢人就讲,遇人就说:“之前有人跟我说,我儿媳妇五谷不分,好吃懒做,泼辣固执,叫我别让儿子娶进门。其实,我儿媳妇才不是那样的人。我儿媳妇美丽、勤快,嘴巴又甜,早晚喊我‘妈妈’。扫地、洗衣、煮食样样抢着干。还叫我少劳动,多休息。这样的儿媳妇,就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呀。哈哈……”何四娘说完,笑得合不拢嘴。后来,何四娘的儿子去外地做工...

  • 09月22日应龙重生

    远古时候,天下洪水泛滥,舜帝命大禹去治理洪水。大禹治水的坐骑是一条长着翅膀会飞的龙,名叫“应龙”,它不但会腾云驾雾,还是大禹开山劈岭的好帮手。大禹在应龙的帮助下疏河导流,使得九州的水患渐渐平息,四海日益安定。这日,大禹驾着应龙来到一个叫录葭浜的地方视察。这儿山清水秀,湖边绿草茵茵,应龙觉得此地的安定与它有关,一时得意便低头往下俯冲,想炫耀一下。岂料此时大禹正在龙背上欲往东察看,没想到应龙竟有此举。...

  • 这天是柳小丫的二十八岁生日。下班走出公司后,她直接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饭店。她刚找到一张空桌子坐下,手机就响了。电话是老爹打来的:“丫头,今天是你生日,没忘吧?”“没忘没忘。这不,我刚进饭店,打算好好吃一顿呢。”说话间,服务员走了过来,问需要点什么?柳小丫说:“麻烦你把菜单拿过来,我先看看。”“爹,您的腰椎病最近没犯吧?没犯就好,您先等等。服务员,来个松仁玉米、可乐鸡翅,少放点酱油。爹,您说,我过生日...

  • 09月22日只认一个字

    方正是一位屡试不第的穷秀才,家住淳安县城。因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又找不到其他谋生的门路,他只好托熟人介绍到财主冯仁家里去教书。冯仁名字里带个“仁”字,实则是个典型的为富不仁的家伙。他为人奸滑,常常自吹内阁首辅严嵩是他的远房表舅。借助严嵩的威势,他在城中任意欺压百姓,经常挖空心思设下圈套,引诱别人上当受骗,令别人为他费心卖力得不到报酬不说,还得倒赔一笔,事后还敢怒不敢言。这一回,他看到又有一个大傻冒主...